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道总裁攻陷策略+番外 作者:锦瑟生

字体:[ ]

 
 
 
文案:
     纪清越:老子要独立!
 
齐晨:……
 
纪清越:喂,老子正走在成功腾飞的阳光大道上,你不要以为仗着我喜欢你就可为所欲为!
 
齐晨:……我不知道你喜欢我啊。
 
纪清越:(一脸懵逼)……啥?我去!(捂脸)没脸活了!!
 
齐晨:(掰过纪清越的脸)不过我喜欢你(微笑)。
 
纪清越:(脸红)……鬼才信!哼!
 
腹黑面瘫温柔攻×总裁炸毛受
 
内容标签:强强 商战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晨,纪清越 ┃ 配角:周泽文,薛宁 ┃ 其它:面瘫,总裁
==================
 
  ☆、楔子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纪清越坐在老板椅上,头仰在椅背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在昏暗的空间里看不到一丝光亮。
  他深吸一口气,之后用力地瞪大眼睛,眼珠努力不停地往四处转动,这像是他放松身体的方式。几秒种后他闭上眼睛,身体僵在椅子上,疲惫与烦躁如潮水涌来,他在黑暗中皱紧眉头。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敲门。片刻之后没有得到回应,有人推门进来,“啪”的一声打开电灯开关,刺眼的灯光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纪清越下意识抬起手臂挡住眼睛。
  来人走到他的办公桌前,修长的身躯,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立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纪总,查清楚了,明泉湾竞标失败的原因是有人提前泄露了底价。”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语气却是恭恭敬敬的样子。
  纪清越揉了揉眉心,舒了一口气,道:“人呢,揪出来,怎么办你知道。”
  “是。”
  男人回答丝毫不拖泥带水,微微欠身后转身要走,纪清越叫住他。
  “齐晨。”
  男人转回身道:“纪总还有什么事?”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明泉湾的案子一定要给我拿下,”说到这里,纪清越手肘搁在桌面上,十指交叉支在下巴下面,眼睛恢复了往日的精明难测,盯住对面男人的脸,继续道,“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应该不难,对么?”
  “是。”
  男人脸上的表情隐在金边眼睛后面,用没有温度的声音答道,之后转身,出门。
  他背后,纪清越再次狠狠地皱起眉心。
 
  ☆、同居
 
  纪清越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有一下没一下地摁着,电视里的节目聒噪无聊,他完全get不到笑点到底在哪,几番琢磨无果后,他关上电视,抱着抱枕发呆。
  这是一间不到八十平米的公寓,地方不大,索性所处地段还算繁华。自从纪清越向家里坦白了自己的性向,就搬了出来,自己创业,家里没有拦着他,只派了一个人来监视他。
  说起来,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母亲居然让齐晨来监视他,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弯的。其实与其说是让齐晨来监视他,不如说是让齐晨来拖垮他。齐晨什么都好,工作效率、办事质量都是一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特别听纪清越母亲的话。
  这就牵扯到上一辈的关系了。齐晨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就在纪清越父亲的手下工作,情况就跟齐晨和纪清越现在的状况差不多。后来纪清越的父亲娶了他的母亲,齐晨的父亲也结婚了,但两家的关系一直不错。他们还小时,纪清越的父亲纪海和齐晨的父亲齐茂轩在一次出差的路上出了车祸,去世了,于是纪家这大家大业就落在纪母的手里。或许是自小丧父的原因,纪母对纪清越的管教很严格。
  齐晨和纪清越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哦不,是竹马竹马。
  长大的过程中,齐晨出落得越发帅气,也越来越优秀。纪清越隐隐感觉出不对劲,因为他在高中时甚至因为班里面一个女生对齐晨表白了他便动手揍了齐晨一顿,而且算得上是单方面的殴打——齐晨根本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敢还手。
  那之后,纪清越对两人之间的相处就很小心翼翼了,没想到却导致了他和齐晨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纪清越想了想,从齐晨来了公司之后公司里的一切似乎都变得乱七八糟的,不管是新的项目还是之前早已经谈好的合作,都变得不再顺利,纪清越觉得自己这公司简直算得上命途多舛。
  他抬头,看着天花板,眼神没聚焦,深吸一口气,又开始要瞪大眼睛。可是刚刚睁开眼睛,耳朵里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咔哒一声,大门开了。
  纪清越转头越过沙发看,是齐晨。
  男人正在门口换鞋,身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里面装满了蔬菜、水果、牛奶……显然是刚从超市来。
  纪清越皱眉道:“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这间公寓的钥匙他可是谁都没给过。
  男人走到厨房,打开水龙头开始洗菜,道:“你之前喝醉了,我送你回来时就顺便配了一把钥匙。”
  纪清越烦躁地往沙发上一躺,用抱枕蒙住头。
  虽然他喜欢齐晨,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随意的介入自己的生活,而且显然,按照齐晨的性子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所以他一定是奉了自己老妈的懿旨来全方位监视自己的生活。
  纪清越越想越觉得窝囊。
  满满的一桌子菜。
  自从搬出来之后,纪清越已经很久没吃得这么好了。所谓的创业,其实一开始的资金都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母亲倒没从这方面出手打击他,但是他一直想着等公司走上正轨就把钱还给家里,毕竟拿人手短,何况还有一个绝对不可能妥协的问题摆在面前。
  “这么多菜?”纪清越装作很挑剔的样子说道。
  “嗯,沈阿姨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吃饭,你最近都瘦了。”齐晨说道。
  果然。
  纪清越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地吃饭,齐晨就在一旁看着他吃,一眼不眨。
  好不容易吃饱了,纪清越摸摸肚子,正要问齐晨今晚要不要就留下来,齐晨却率先开口了。
  “沈阿姨叫我来还有一件事,这所公寓是你买下的吧。”
  纪清越不明所以,点了点头。
  齐晨接着道:“因为卓越公司的起步资金是由纪氏企业提供的,最近公司慢慢步入正轨,沈阿姨想收回资金。但是考虑到你可能暂时无法筹到那么多钱……”
  步入正轨?最近公司乱成什么样你看不见吗!
  ……
  “所以呢?”
  “所以沈阿姨同意让你用这所公寓来做抵押。”
  纪清越听完气愤得一下拍桌而起,却没料到吃得太饱,跟着打出了一个惊天的饱嗝。
  ……
  纪清越知道自己老妈的手段其实一点不比男人差,自从父亲不在了之后,她就一直一个人撑着纪氏,这么多年了,她也很苦。
  “我妈想什么时候收房子?”
  齐晨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道:“明天,合同我已经带来了。”
  纪清越瞬间炸毛:“这么快?这大晚上的你让我搬哪去?”
  齐晨:“……”
  “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家先凑合一下。”
  ??
  纪清越瞬间不烦躁了,他在心里咽了咽口水,佯装矜持道:“……你家,够大吗?”
  齐晨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还可以,比这里大。”
  纪清越被噎了回去,没敢再挑刺。
  齐晨掏出合同,对他道:“合同在这,如果没问题的话,你签了,今天晚上就搬吧。”
  “……好,好的。”
  纪清越激动不已,他的东西是齐晨帮忙收拾的,因为自己基本周末都不休假,回家只是来睡觉,所以东西并不多。想到要和齐晨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他心里的小怪兽就忍不住跑出来转悠了。
  齐晨家里确实比他家大……很多,三室一厅,空间很大,从房间的装饰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有控制欲的人。
  咦?控制欲?纪清越还真的没感觉齐晨的控制欲有多强,因为他一贯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纪清越有一段时间甚至觉得齐晨就像自己未过门的小媳妇儿,要不是他这样宠着自己,自己也不至于就这么弯了。
  这次……应该能算得上同居?不管了,住在一起算是让老妈的计划彻底成功了,偏偏他还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真是彻底败了。
  其实他从未觉得自己非齐晨不可,他总觉得齐晨跟自己不会是一样的人,所以从来也没抱多大的希望,但许是没遇更比齐晨更帅更优秀的人,他一直没有移情别恋的机会。
  但当他洗完澡出来,看见齐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如果每天自己回到家里都有一个人等着自己,为自己做饭洗衣,真的挺好的。要是……这个人是齐晨的话,那真的就太完美了。
  “洗完了?”
  齐晨关上电视,朝他走来。
  纪清越浑身上下只有下身裹了一条浴巾,刚洗完的头发上还有晶莹的水珠不断落下。
  看着越走越近的齐晨,他越发紧张起来,心脏扑通扑通地狠劲儿跳,由心跳传达的信息迅速蔓延至面部、耳根直到……整个脖子都红了。
  齐晨从他旁边走过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又出来,手上拿了一条干毛巾,盖在纪清越的头上,开始给他擦头发。
  他靠的很近,身上独特的气息混合着纪清越身上洗发露的味道充斥着纪清越的鼻腔,让纪清越的脸上、脖子上的红慢慢扩散到□□的上半身,变成了淡淡的粉色。
  齐晨突然笑了起来。
  齐晨比纪清越高一些,纪清越抬起已经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脸看他。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齐晨笑了,以前他们的关系确实算得上亲密无间,但是在纪清越的印象里他也一直是冷冷的一派严肃的样子,就连邀请自己来他家里住都是公事公办的口气,而此时此刻的笑,确实让他摸不到头脑。
  “你脸红什么?”
  齐晨问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纪清越感觉他又靠近了一点。
  “我……我自己擦就可以。”说完,纪清越抓起还在齐晨手里的毛巾在自己脑袋上一阵乱擦。
  “好,那我先去洗澡。你的房间和行李就在那里,”齐晨伸手指了指客厅对面的屋子,“困了的话就去睡,不困可以看看电视。”
  “……好。”
  纪清越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他其实是一个十分没有安全感的人,所以即使外面的人是齐晨他也要把门反锁起来,他的心里总是揣着一种不安,这种不安来的看似毫无缘由,细究起来却有十分有理有据。
  年幼丧父的痛苦不是一句话可以带过的,失去父亲的庇护的成长过程变得异常艰辛,至少在纪清越的心里是这样的。所以他害怕失去,然而当他向母亲坦白一切的时候,他却已经做好失去所有的准备。
  他清楚的知道,这事不能敷衍、不能妥协、更不能粉饰太平。但是他却选择了最极端最没有保障的一条路,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后悔过,当初其实不应该用那么激烈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母亲深爱着他,他知道,但这种爱的表现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就渐渐变成了严厉的程度,只有和齐晨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感觉自己是被人爱着的——他那种几乎毫无条件的听从让他误当成了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