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喜欢我的样子真好看+番外 作者:柚子成君

字体:[ ]

 
【文案】
本文将于7月8日入V,入V当日三更。
他俩不过一时情投意合,然后一起睡了个觉。
 
他俩的心态也差不多,不撩不折腾多没劲啊,但只要睡对了人,什么都好说。
 
 
固定一下更新时间
周日、周一三五六晚上七点二十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酒果然是不能混着喝。
    易泊文一睁眼就发现胃里火辣辣地疼,对着马桶费半天劲,光顾着恶心啥也吐不出来。
    “哥,你要喝水吗?”
    易泊文回头,发现他身后站了个年轻男孩,眉清目秀,干干净净,手里拿着杯水,水杯里还贴心地放了两片柠檬。
    “你谁啊?”易泊文皱着眉看了看周围,没错,他的家他的房间甚至是他的洗手间……
    “我叫花花。”
    “花花?”易泊文晃了一下脑袋,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人,使劲回忆了半天才想起这么个人。
    昨晚是林乔的生日,林乔是他哥们,过命的交情,他免不了得多喝几杯……
    花花是快散场了才出现的,林乔让他送易泊文回家。
    易泊文看了一眼花花身上那套睡衣,很想开口让他立刻脱下来,但还是忍住了。
    “你手机给我。”易泊文扒着马桶站起来,身上的酒味他自个都能闻到。
    花花把手机递给他。
    易泊文拿了手机就往外走,花花跟了上去,易泊文转身指着他:“你站那别动弹!”
    易泊文去了阳台给林乔打电话。
    林乔笑呵呵地接起,“怎么样?你文哥猛不猛?”
    易泊文黑着脸,“是我。”
    林乔大笑,“知道,逗你玩呢。”
    易泊文没心情跟他逗贫,他这会还在遭受酒精的折磨,“你什么意思?”
    “易少,你这就没劲了啊,人都给你洗干净送上床了你该干嘛干嘛呗,我这弟弟家里挺困难的,比你小四岁,哥们好不容易给你找着的,”林乔说得挺兴奋,“怎么样?”
    易泊文捂着肚子,这一下是真喝猛了,胃里疼得直抽气。
    林乔完全没知觉,“怎么了哥们,折腾狠了?”
    “别吵,”易泊文蹲了下来顺势坐到地上,“你打算让我包了他?”
    林乔知道易泊文干不出这事,故意退一步说:“你尝尝鲜,满意了再留下。”
    易泊文:“不用了,我嫌脏。”
    林乔急了:“他是个雏!”
    易泊文:“那我也嫌脏!”
    林乔给他气得不行,口不择言道:“就你那纪师尧最好呗!”
    易泊文最不耐烦林乔提纪师尧,索性顺着他说:“还就他最好了!我没他不行,怎么了?”
    林乔愣了一下,“没他你不行了啊,硬不起来?”
    易泊文不想再跟他废话,“把人给老子弄走!”
    易泊文当初怎么能看上纪师尧,这事林乔一天能问他八百遍。
    易泊文一开始还能好好说话,后来真是懒得搭理他。林乔喜欢肤白貌美大长腿,纪师尧哪样没占?
    纪师尧这人就一点不好,哪怕易泊文把心掏出来捧手心里给他看,纪师尧还是不爱他。
    可就纪师尧摆明了不爱他,自个儿还是腆着脸要跟他好。
    这cao蛋的感觉真是没治。
    易泊文一个人在阳台坐了半天才回房间,花花还坐在床边等他。
    “你怎么还在这?”易泊文看他身上穿着那套睡衣,心里就觉着膈应。
    花花站起来,“哥,我真缺钱。”
    易泊文被他这坦诚劲给逗笑了,“你挣学费啊?上大学?”
    “大三。”
    花花说完伸手推了推眼镜。
    易泊文沉默了一下,笑道:“你真不错。”
    “那我可以留下吗?”花花伸手就去解睡衣。
    易泊文冷笑一下,伸手阻止他,“这件睡衣,不是给你这样用的。”
    “是吗?”花花语气轻佻,语气里似有若无的失望拿捏得恰到好处。
    易泊文眯了眯眼,就这还是雏呢?
    骗鬼!
    易泊文不耐烦地收回手,“把衣服换回来,我在客厅等你。”
    花花在身后不可置信地喊他:“哥?”
    易泊文没再回头。
    易泊文还得开车把这祖宗送回学校,默默地把林乔骂了八百遍。
    他俩一路上都没说话,车里安静得只能听到轮胎压过路面的声音,花花耳朵里塞着耳机,摇头晃脑地坐着。
    易泊文把车速刚好控制在限速内,直奔目的地。
    “到了,下车吧。”易泊文甚至没有换挡。
    花花却没动作,他摘下耳机,“哥,我听到您跟林哥打电话了,我穿的睡衣是那个人的吧?”
    易泊文对他没什么耐性,指了指车门,示意他赶紧滚蛋。
    花花像是没看到,接着问:“我能知道他的名字吗?”
    易泊文这才转过头看他,笑了笑说:“你不配。”
    花花干净利落地下车。
    回程的时候,易泊文心里五味杂陈。
    人都洗干净给你送到床上了,你还能好好地开车给人送回去,真是没治了。
    这还能用洁癖来解释?
    纪师尧这会飞机刚落地,累得一闭眼就能睡着,这又是大半夜的不好找人来接,只好自个打车回家。
    回到家直接倒床上睡了个够本,睁眼开手机一看,十三个未接来电,分别来自不同的亲朋好友。
    纪师尧把手机丢到一边,重新闭了会儿眼才起床去洗澡。
    洗完澡也不回电话,直接去了事务所。
    这间会记师事务所是纪师尧跟前公司的上司一块搞的,总共也就二十来号人,忙起来每个人都得身兼数职,他最近这一周连轴转,欧洲跑了个遍。
    “纪哥,”纪师尧刚坐下就有人拿着文件过来找他,“郑总让我拿给您签字。”
    纪师尧这会脑袋还疼着呢,敲了敲桌子,“放着,我一会看。”
    “咚咚咚……”没过一会又响起敲门声。
    纪师尧头也不抬,“郑总,有事赶紧说。”
    “哟?”郑晓铭拉了椅子过来坐到他对面,“宝贝儿,还累呢?”
    纪师尧捞起文件就往人身上砸,“别恶心我,有事快说。”
    郑晓铭身子一偏刚好躲过,“你前几天不是说想试一试做ipo?咱们接不了这个活,碰巧我朋友那儿需要个搭把手的,你去试试?”
    纪师尧乐了,“我真能去啊?”
    郑晓铭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先别激动,这案子是诚达地产的。”
    纪师尧顿时愣了。
    诚达?
    易泊文他爸的诚达?
    这可真是……
    郑晓铭看着他笑,“你不是吧?你俩还没和好呢?”
    纪师尧苦笑着摇头。
    实在是这回吵得太凶,到这会他连开始为了什么吵起来的,都给忘了。
    纪师尧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定去做了。
    按他跟郑晓铭那事务所那规模,做ipo这事估计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到时候他上哪后悔去?
    郑晓铭说这项目需要个搭把手的,他真是说得太委婉了,就连纪师尧这么个打杂的也能每天都忙到半夜才回家。
    诚达挺豪气,专门开了个办公室给他们,纪师尧这几天忙得连办公室都没怎么出过,别说是见到易泊文了,连个姓易的都没见过。
    纪师尧渐渐放心下来,这天下了点小雨,他车开得慢上班迟了就索性在楼下买了咖啡才去办公室。
    “小纪,晚了十分钟。”
    陈秘书一眼就看到他手里的咖啡,“手里的东西交上来。”
    纪师尧笑笑,“少不了你的。”
    办公室里的人很快就把咖啡瓜分完,也没人计较纪师尧迟到的这十分钟,可他却不敢轻视,只好在大家喝咖啡的时间里赶紧把工作做起来。
    快到饭点时大伙依旧忙得连喝个水的时间都没有。
    “各位,”来人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辛苦了。”
    纪师尧抬头,才刚说过没见过姓易的这会就来一个,还是个不好对付的。
    易泊文的大哥,易泊霖。
    大伙都站起来打招呼,“易总。”
    易泊霖微笑着点头,眼神扫过纪师尧的时候顿了顿,“小小心意,请各位务必继续努力。”
    身后有人推了餐车进来,土豪公司就是不一样,午餐上牛排!
    易泊霖那个短暂的停顿并没有影响到纪师尧,他原本就是编外人士,他也乐得轻松不愿多想,只打算去餐车拿一份牛排。
    也不知道这牛排比起易泊文的手艺如何,可他没走两步就不敢再动了。
    易泊霖身后的人是易泊文!
    他难道不应该在家赶画稿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纪师尧反应了一会,发现他自己其实没在怕的,不过就是尴尬了点。
    然而人生何处不尴尬……
    不过他也不会上去打招呼,这种除了“好久不见”就没什么话好说的关系,假装不认识,玩最熟悉的陌生人那一套才是最基本的礼貌。
    纪师尧上前拿了份牛排回来,切的时候突然觉得想笑,给员工送牛排这事该不是易泊文想出来的吧?
    有人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每一次相逢都是久别重逢。可纪师尧跟易泊文这段时间真是没有重逢过,哪怕他们一直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哪怕是在他们最熟悉的那一条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