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饿了怎么办 作者:肉丁豆角包

字体:[ ]

 
风格: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纤细受  温馨
 
简介:
暗恋男神却始终不敢表现出来的叶白,只能通过私底下画小黄图的方式发泄心底的欲念。然而有一天,他精心藏匿的小黄图却被正主看到了……
饿了怎么办,我来喂饱你。
温柔强势攻x脑补小痴汉受,双洁1V1HE,双向暗恋,双性。第一次写,剧情不强,只想写攻把受玩到哭唧唧求饶的恶趣味。尽量保持日更,非常感谢留言和收藏,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
 
    第一章 、捕捉一只小痴汉
    
    叶白喜欢穆衍很久了。
    他脑补过很多,说好听点叫暗恋,换种说法就叫意- yín -。仗着自己纯良无辜的脸和不太用和别人打交道的工作,叶白自觉那些小心思隐藏的还不错。
    作为叶白的顶头上司和项目直接负责人,穆衍的长相和他的工作能力一样出名。叶白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呆住了,脑子里两个字疯狂刷屏:美人。叶白是日系画风,耽美的稿件接过不少,画出的人物也是经常被舔屏的美型系,然而穆衍却是第一个让他知道原来真人也可以长成这种画风的人。小基佬审美被戳中后,叶白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深陷了。
    穆衍的职位高,评价也不错,打听起来并不费事。其实叶白也很受欢迎,画画好的人本身有技能点加持,他又长了一张白嫩的娃娃脸,多说几句就脸红,自然能戳到人萌点。但穆衍是另一种气场,他沉稳,可靠。学历漂亮到收割众人的膝盖,无论是业务技术还是管理能力都让人很是服气。两人的交集并不多,除了每周例会借假装听发言多看两眼,平时叶白能遇上穆衍的机会并不算频繁,每次正眼看男人时他又害羞,穆衍主动和他打招呼他都回不好,磕磕绊绊回应一下就落荒而逃。
    啊,我在男神面前的形象一定蠢爆了。
    每次叶白都这么哀叹,等到下次碰见,还是烧到耳朵根的脸红。没办法,谁让他只敢私底下偷偷幻想,一旦对上真人,连搭话的勇气都没有。
    泄气地蹂躏一番抱枕,叶白把成稿发给编辑,退掉社交页面重新打开了一个空白图层。
    他要画小黄图了。
    这种私底下偷偷画的小黄图,主角永远是他和男神两个人。
    他坐在穆衍腿上被cao到射*的样子,穆衍扶着他的腰后入深插样子,他软着身子骑乘的样子。一开始他画的时候还会脸红,而且图全放在家用笔记本里,藏的很隐秘。黄图内容也还是正常的*交,顶多姿势花样多了一点。
    次数多了,也就越来越胆大,各种play都画过之后,叶白开始手痒了。
    他尝试画的是穆衍占有欲极强地强势惩罚自己的情节,虽然叶白对SM没什么兴趣,但对于几种施虐的手法有着强烈的好奇。他没有过性经验,从小到大就相中过穆衍一个人,自然把小黄书里看来的情节都脑补到两人身上。
    等到后来男人半哄半骗地把暴露出来的图上所有玩法都试过一遍并且玩出心得之后,叶白只能边哭边射的悔青了肠子。
    招惹谁不好,偏生惹到一个喂不饱的猛兽。
    他只是有一点贼心,不想死在床上啊。
    然而也晚了,男人对于他的脑补表现出很自责的态度,觉得是自己没满足恋人才让他欲求不满地去画图。
    哭没用,求饶也没用,连挣扎都会轻易被一只手制住。只有抽抽搭搭掰开臀缝让男人cao到底,才能平息一点男人的执意。
    而现在拿着板子的叶白,并不能预知以后男人的报复会多严重,他只想偷偷地YY一下。
    叶白打算画的是套图,四张。第一张是男人粗大的*棒抵在他嘴唇上,第二张是*棒齐根没入,第三张是他被颜射,第四张是满脸白浊的他张开嘴巴被男人毫不留情地尿在嘴里的样子。
    叶白对深喉很好奇,细致地把男人*棒画好之后,第二张图上,他专门描绘了自己被撑出柱形凸起的脖颈。
    喉咙里咸咸的,似乎出现了那种被撑到干呕却只能借此取悦粗大龟*的幻觉。
    自己小心翼翼地舔着男人的*器,却因为故意舔弄马眼,被挑着眉毛的男人扣住后脑揪着头发粗糙地直接插到最深处,拽出来再毫不留情地按回去。
    就像被钉在*棒上一样,不能呻吟,不能求饶,自己唯一的用处就是一个会按摩的飞机杯,被男人冷酷残忍地蹂躏着。喉咙胀痛着,下体却因为这毫无怜惜和抚慰的*插起了反应。
    好爽…
    叶白扔下笔拍拍自己红透的脸颊,嫌弃了一下自己脱缰的脑补,一边觉得自己无可救药,一边又拿起了笔挪到下一张。
    等到四张搞完草稿又铺上底色后,叶白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炽热的亢奋中,他咽了下口水,准备把图存起来以后有空再细化的时候,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来电背景正是之前叶白好不容易找机会用前置镜头拍下的,自己和穆衍侧面的强行同框,因为有自己的半张脸,男人的身影又离得远,不仔细看完全可以伪装成普通的自拍照,所以被叶白拿来做了背景。然而现在这个背景上显示的却是刚刚还在脑补的正主的名字,把心虚的叶白吓得不轻,手忙脚乱地最小化窗口显示了桌面,来不及疑惑为什么会打给自己,不想留下坏印象的想法已经让他按下接听键。
    “喂……?穆总?”
    “叶白,你好。”低醇的嗓音近在咫尺,仅仅是叫出名字,就让叶白忍不住打个激灵,他一边唾弃自己的没用,一边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答复着。对方打来的原因很简单,一张之前叶白负责的稿子被他看中,打算出个系列设定,负责对接叶白的责编有事外出,穆衍觉得有必要沟通一下,所以打算让他去公司一趟。拿人工资,特别还是男神老板的工资,叶白自然是心甘情愿跑这一趟,哪怕现在是将近下班的点了。
    叶白挂了电话才想起忘了录音,穆衍的低音炮简直是行走的凶器,懊恼地抓抓头发,他一边平复自己还在砰砰乱跳的心情,一边将选中稿子的原格式找出来存进U盘里,临关电脑时,有最小化的窗口跳出提示是否保存,他顺手按了几下回车,匆匆收拾好东西出门。
    叶白赶到公司的时候,多数人已经陆陆续续下班了,和几个认识的同事打过招呼后,叶白直上了顶楼,拍拍胸口深吸一口气,进了穆衍的办公室。
    交谈很顺利,穆衍按惯例要了原稿,叶白把U盘递过去,道:“在工作文件夹里。”
    然而,当他看着穆衍点开文件夹后呈现出来的缩略图,整个人都惊呆了,原稿是上完色的成图,这个却是大片空白的草图!他瞬间回想起自己在关机时跳出的保存和覆盖提示窗口,目瞪口呆地想要制止,却已经来不及阻止图片的加载。
    老天……
    穆衍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上以他为主角之一的- yín -乱的图,随后将视线移到面色惨败的叶白脸上。“这就是成稿?”
    叶白根本没有应对这种事的经验,他甚至连复杂点的人际交往都做不好。后背被冷汗湿透,指尖打着哆嗦,脑中嗡嗡作响,嘴巴几次开合却始终没能发出一个音节。他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穆衍没等到回复却也没有追问,他翻了翻U盘里的其它文件夹,确认没有稿件就退出了页面,拔下U盘起身朝叶白走去,叶白怔怔地看着他,刚刚还在因工作得来的独处而欣喜,却没想到正是这个任务毁了自己。事情发展的时间很短,他却已经预想到了自己垮塌的以后。
    穆衍将U盘递给他,叶白下意识地伸手,他的动作非常僵硬。穆衍碰到叶白冰凉的手指后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抬腕看了看时间,走到门边讲门反锁,随后上前握住叶白的手腕。两人碰触时,叶白打了个哆嗦,牙齿不受控制地磨了一下。穆衍将人拉到沙发前坐下,叶白侧坐在他的大腿上,眼神还有些迷茫。穆衍用拇指摁压着他的上唇,低沉的嗓音开口道:“为什么要画那张图?”
    叶白想抿唇,却被人用手指阻止了。近距离的接触让他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对方的长相所带来的压迫,唇上的抚摸轻缓而温柔,却带着一种难言的色气,叶白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穆总…”
    穆衍动作着等待他的回答,见人仍是一脸让人想欺负的惊慌和茫然,耐心地再次开口问道:“你想要我那样对你吗?”
    
    第二章 、不能求饶
    
    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叶白所能想象的范围,一个小时前他还在电脑前画小黄图,现在他却跪在穆衍的腿间即将为其口*。
    对方脸上的表情很好的取悦到了穆衍,他低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温热有力的手掌托住叶白的脸颊,形状完美的唇离得很近,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不曾触上。他开口询问道:“想要吗?”
    叶白涨红了脸颊,都已经这种状况了,要他该怎么回答……难不成他说了不,男神还会放他走吗?尽管语气是一贯的温柔,叶白却从中听出了危险的威胁,他有一种预感,假如他真的拒绝,对方也绝不会放过自己。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叶白根本拒绝不了面前这个人。
    他只是还没适应这进展过快的转变,耻于开口的小宅男,只能颤着眼睫,低下头凑近男人的胯间,侧脸轻蹭那蛰伏的物什,用动作代替开不了口的窘迫。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叶白把头埋的更低了些,却不慎正巧撞上了那温热的地方,烧的后颈都红成一片。穆衍终于不再戏弄他,抬着下巴让人抬起头来,慢条斯理地将腰带和拉链解开,腿间人眼中明显却不自知的迷恋和期待让他忍不住失笑,这个人比他想象中还要美味。
    尚处在沉睡状态的*茎就已经足够让叶白吃惊了,饱满的柱体颜色只比男人的肤色深了一些,两个沉甸甸的球袋半隐在衣物间。他艰难地咽了下口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却觉得眼前这物比自己之前见过的所有教科书都要好看。胡思乱想间,硕大的龟*触上唇瓣轻蹭,穆衍捏着他的下巴把嘴唇分开,慢慢地将*茎塞进去,抵在舌床等他适应。嘴里的东西比他想象过的任意一次都大 ,叶白努力张大嘴巴,对方的动作很温柔,让他觉得也许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男人的手指轻缓地抚在他的颈侧,又将散乱的额发拨开,让他脸上的表情能毫无遮挡的显露出来。叶白生涩而卖力地吮吸着口中的巨物,脸颊都有些发酸他比自己想象中更加适应,又或许是眼前的人能让他心甘情愿。
    “舔它。”男人不动声色地指导,叶白带着些不舍的放开龟*,伸出双手扶住巨物,从底部到顶端仔仔细细地舔吮着,抬眼偷觑男人时,却发现对方明显带着纵容而非沉迷,虽然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叶白却奇怪的没有反省自己的- yín -乱,而是不甘于男人的不为所动。他想起自己曾经的脑补,一边用双手轻捏着囊袋,绕着冠状沟仔细的舔过一圈后,略带期待地伸出舌尖,细致地勾舔着马眼。
    穆衍闷哼一声,挑眉捏住后颈迫使他仰起头来,眯起眼睛看着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开口却问了个没什么来由问题:“怕吗?”
    叶白反应起自己反常的大胆,这时才想起害羞,心底不断哀嚎,美色误人!脖颈处收紧的手指拉回他的注意力,索性豁出去地摇了头。
    穆衍眸色一深,重又将手挪回下巴处捏住,这次的力道明显比上次大的多,叶白还没来得及反应,半*起的*茎就已经狠狠撞入他的喉咙!
    龟*借着冲力进入了难以想象的深度,反射性的呛咳被口中巨物堵住,喉咙止不住的咳呕反而成了按摩巨物的震动,叶白被这一下顶的满眼泪花,却不知自己脆弱的表情已经完全激起了男人的肆虐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