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离线世界 作者:狐狸/fox^^/小莫

字体:[ ]

 
 
 
  序
 
  发生了什么事
 
  2016年11月26日上午9点21分,麦德森死于车祸。
 
  他当时坐在一辆丰田商务的副驾驶座上,和他一起在车里的,还有他的父母和姐姐。
 
  当时前方的一辆货车发生了侧翻,虽然他老爹及时踩下刹车,车子还是撞了上去。艾米莉撞到了头,骂了句脏话,她母亲严厉地制止了她,她的语音还没落,后面一辆小货车就重重撞了上来。它拉了一车的建筑材料,一根钢筋直接穿过副座,贯穿了麦德森的胸口。他当场就死了。
 
  没有人知道,麦德森是一个重要人物,是这世界秩序的一个支点,麦德森自己也不知道。
 
  没人知道这种原理是如何发生作用的,不过也不重要,总之,在他死去的这一瞬间,世界在一个人类科技还无法理解的层面上,受到了一次巨大的撞击。
 
  结果在数天之后开始显现,它先是照着惯性在轨道上运行了一会儿,接着慢慢偏离,直到朝着一片未知的深渊,越来越远地滑了过去。
 
  第一章:第一梯队的人们
 
  茱蒂希望她妹妹凯特能活回来。
 
  她三个月前死的,当时是星期六,下午四点,她说要到街对面的冰淇淋店去买雪糕,问茱蒂能不能陪她一起去,可她正忙着跟帅气的夜班经理霍华德聊天,就叫她自己去。
 
  她再也没有回来。
 
  三天后她的尸体在城西的铁道跟前被发现了,他们没告诉她被发现时是什么样子,不过茱蒂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大人们总是假装这件事是不存在的。但邪恶是确实存在的。
 
  凯特死时只有六岁,她活着时,茱蒂谈不上多喜欢她,她比她大十三岁,不知道该怎么该跟小这么多的妹妹相处。她们没有共同话题,而且她总觉得,她的到来分走了父母的一大部分爱。
 
  而现在她希望她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她没想到她真的会回来。
 
  ******
 
  麦克希望能变成超人。
 
  当然也不是真的变成超人啦,他只是希望有些超能力什么的,变得于众不同,人们会用惊叹羡慕的目光看着他,而不是当一个书呆子和失败者。
 
  麦克这辈子都没有招人喜欢过,最好也就是聊胜于无的状态,这还是在他替别人做科学课作业时。
 
  他高中时暗恋一个女孩,她很辣,远非校园食物链的最顶层,有人说她跟全校所有男生上过床——这点麦克可以证明不是真的——只要给她买个冰淇淋,说话甜一点,她就会跟你上床。她整天跟着皇后克莱尔后面转,以赢得校园社会中的地位,不过她也喜欢一个橄榄球队没脑的大个子,看也不看他一眼。
 
  直到最后,他也没敢在她跟前多说一个字。因为他知道,在这样一个有着森森铁则的世界当中,只要他说了,就必然会被她狠狠嘲笑,并传得全校人尽皆知。
 
  他一直希望有一天能脱胎换骨,穿着超级英雄的服装飞到她跟前,看她惊叹和迷恋的眼神。
 
  他猜世上很多有这样的梦想,但这个宇宙的秩序冷漠严苛,拒不为人实现幻想。
 
  至少理论上是这样的。
 
  ******
 
  兰德尔希望能换一种人生。
 
  作为一个CIA探员,他的人生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不过如果你真的是CIA探员,你会巴不得摆脱你的生活。
 
  他在各国公干时,都会幻想不同的人生,最近几个月,他觉得当个书店老板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可以什么时候想开门就开门,不想做了就关门去休息,书店总是很安静,堆满了旧书,人们很少会在空气弥漫着纸墨气味的地方大声喧哗。光临的人不算多,而光临的那些人,也都很安全,不会带枪或是火箭炮,也没有随身带C4炸药,也没有核弹密码要出售。
 
  而他坐在柜台后面,安安静静喝喝茶——他在英国公干五年后,养成了这个习惯——看看书,学富五车,给前来询问的同样文雅的顾客们,提供书藉信息。就是那种“这是珍贵的1900年第一版”啦,“这本书对于存在主义的论述我很喜欢啦”之类的玩意儿。
 
  他的父母死得早,在兰德尔对童年不多的记忆里,记忆中总有书本作伴,这让他养成了一种不切实际的偏执认知,那就是,书能解开世上存在的所有问题。
 
  在这个幻想里,他提供这种服务,为人们解开所有谜底的服务。
 
  ******
 
  埃斯利知道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大概还差个五十天,或能会有四十八小时左右的偏差,他说不准,到那个时候,情况有些太混乱了。
 
  他坐在精神病院的窗户往外看,窗外阳光灿烂,洒在翠绿的草坪上,好一个平静安逸的上午。
 
  末日的混乱,由此开始。
 
  第二章:最初的偏差
 
  这种混乱最初只作用在其中一部分人身上。
 
  克莱尔的父亲突然继承了一笔不知从何而来的巨额遗产,——律师最后也没讲清,不过这无关紧要,她变成了有钱人家的小姐。
 
  那位从她生下来就和她彼此仇视的母亲,在一次SPA后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抢劫,劫匪朝她开了三枪,她当场毙命,视若性命的珠宝被洗劫一空,包括那枚五克拉的婚戒。
 
  劫匪还丧心病狂地脱光了她的衣服,把她赤身裸体丢到街边的垃圾箱里,毫无端庄可言,简直得前一天吵架时,她诅咒她的话一模一样。负责的警探说,一些人就是这么无耻,大概把偷来的衣服拿去卖了。
 
  克莱尔的父亲伤心欲绝,——他是一个金棕色头发,看上去不超过三十五岁,长相英俊的男人,常年在克莱尔和她母亲中间充当和事佬。克莱尔坚强地安慰他,从此世界只有他们两人相依为命。
 
  在之后的半个月内——当时世界已经颇为混乱了——他会发现克莱尔是他此生的挚爱,世上最完美的女人。
 
  一切的伦理道德都被丢进了垃圾箱,变成腐败过时的破烂。
 
  ******
 
  在11月27号的凌晨时分,茱蒂梦到了妹妹凯特,她站在床边,皮肤苍白肿胀,一只胳膊折断了,血和脑浆脏乎乎地流出来,身上沾满了泥土,冷得像个噩梦。
 
  她说道,“就要开始了,茱蒂,就要开始了。”
 
  这感觉太真实,茱蒂吓得僵在那里,虽然她本应该和她说些什么——姐姐很爱你,姐姐不是故意的,诸如此类——或是问她“什么要开始了”,可她就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夜色死寂而且无边无垠,浑身是泥的小女孩站在她床边,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
 
  如果不是闹钟响起来,把她叫醒,她以为要永远困在那个夜晚里了,那是一个冰冷寂寞、坟墓里的夜晚。
 
  可即使在明亮的白天,梦里那种荒诞的质感仍没有退去,从坟里爬出来小女孩的一部分仍留在床前,不断重复一句话。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茱蒂告诉自己这是个噩梦,然后去上班。
 
  不过她的感觉系统并没有失灵,第二天夜里的时候,小女孩真的回来了。
 
  ******
 
  11月26号上午11点,麦德森死亡后两个小时,麦克正在家里画漫画。
 
  他画的内容,是一个普通年轻人突然发现了自己拥有超能力,救了喜欢的女孩,赢得芳心,还破获了黑社会犯罪,跟FBI、CIA的探员们称兄道弟,也许以后还会拯救世界——总归是要拯救世界的——的故事。
 
  他在画出女主角一度迷恋的一个傻大个愚蠢的轮廓时,碰到一枚橡皮,它落下桌子,麦克伸手去抓。
 
  他当然不可能抓住,他并不是那种反射神经很好的人,可就在将要碰到地面时,橡皮停了下来。
 
  它悬浮在半空中,违反了物理规则,麦克僵在那里,仍保持着弯下腰,想抓住它的姿势,就这么过了两秒,它掉了下去。
 
  但麦克的人生从此不同。
 
  当然,他是个理智的人,于是先是思考了一下其实是自己产生产生了幻觉的可能性,不过他也觉得打从有记忆以来,他就在等待超级英雄的宿命落到身上,这也许只能说明世界终于开了眼。
 
  接着他便把稿纸推开,开始练习念动力,一分钟后,他便成功地把橡皮推出了两英寸。
 
  到了夜色降临,茱蒂第一次看到她死去妹妹的时候,他已经能像玩游戏一般,让橡皮在手掌的上方自由旋转了。
 
  ******
 
  三天后,麦克穿过小镇的街道去漫画书店,口袋里放着一把钢珠,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行侠仗义的能力,不过他还是要再花时间计划一下。比如要不要穿个制服什么的呢?
 
  路上时,他碰到了克莱尔和她父亲,她一头金色卷曲的长发,漂亮得惊人。他一直知道克莱尔漂亮,但没注意到漂亮到了惊心动魄的程度。
 
  她父亲——特纳先生——看上去很憔悴,他和他妻子是镇上漂亮的一对,像个真实的浪漫故事。他长相英俊,因为发生的事有种脆弱感,好像大一点的力量就会击碎。
 
  他惊讶于他看上去这么年轻,好像才三十多岁,和克莱尔走在一起跟兄妹似的。他以前从没注意到这点。
 
  他和他们打了招呼,特纳先生朝他点点头,克莱尔看也没看他一眼。
 
  麦克并不介意,他习惯被人无视了,而且他知道,很快地,所有人都会用崇拜和赞叹的目光看着他了。
 
  他这么想着,高高兴兴地前往漫画书店,感到自己脱胎换骨,焕然一新。
 
  ******
 
  在路过学校附近的一处暗巷时,他一眼看到了一个英雄们绝对不会无视的场景:三个小混混正在揍一个男孩儿。
 
  那孩子瘦得像个鬼,架着副厚眼镜,一地的书被踩得散了架。他知道这是附近中学的孩子,他以前也在那里上学,而校园欺凌从来没有消失过。
 
  恶霸们喜欢把弱小的孩子带来这里,有时候会抢点小钱,大部分时候只是为了找乐子,把他们弄哭,吓得半死,留下后半辈子的心理阴影,然后大笑着离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