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要叫我少爷+番外 作者:迷路的坏小幻(上)

字体:[ ]

 
 
文案:
 
     “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少爷,白痴。”“那就叫老公算了。”我们都相互变了很多。可我们的爱依旧如此。男的又如何?你只能是我的,只属于我。而你是个怪人,可你的偏执,你的怪异,你的腹黑,我都一一接受,哪怕全世界都看不惯,我也会爱。  
 
 
 
   
  ☆、1.新的兼职 
 
  酷暑已至,窗外的蝉鸣,窗外的树阴也已不在如春天一样清凉。已经考完大二期末的房煜,已经彻底厌倦了前三个寒暑假发传单的兼职,在宿舍里歪坐在两个后退着地的椅子上,无聊的向墙上反复丢着网球,刺眼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耀地他只能眯起眼,朝着背后床上的舍友秦修无聊的说:
  “今年暑假要做什么啊,真是无聊~,前几个假期发传单要么冻死,要么热死,这次打死我也不做了。”
  “如果你还想做兼职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只不过,的确特殊些。嗬~”已是正午,却还躺在床上的秦修翻了个身说道。
  “特殊?”
  “目测你的手艺倒是符合我挑剔朋友的胃口,天前他家的厨师家人离世,回老家,不再做了,钱的事不用担心,不会和以前一样……”啰嗦的秦修从床上爬起来,慵懒的下了床,走到洗漱台前开始洗漱。
  “两年来你这么啰嗦的人还有朋友?真是难得……”房煜讽刺,手还在不停地丢着网球。
  换来的是满嘴牙膏沫秦修的白眼。
  “我倒不是为钱,要的是工作经验。”其实心里却想的是能不回家就不回家,省着听爸妈没完没了的絮叨。
  “那就后天中午吧,到时候我开车带你一起去,我也好久没见我那死dang了,都不知道你手艺这么好学竟然学经管,还有……。”秦修边洗脸变说。
  “你的土豪朋友比你还啰嗦么?肯定各方面都比你强,尤其是打架……”房煜打断他说。
  秦修本来后面还想说继续些什么,但是因为刚才的几句讽刺,自己大一被几个狠角色的人打了一顿的那次被这混蛋知道了啊,所以小心眼的他还是没说出口。擦干脸后,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开始打游戏。
  听到噼里啪啦的键盘和鼠标的声音,房煜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废柴和他的猪窝,从大一分到起住,秦修这货就没收拾过一次屋子,唯一的一次还是被辅导员骂过一次之后,自己帮他收拾的,现在又是满地的外卖餐盒、酒瓶、饮料瓶,还有满地的烟头,在柜子里堆叠成一坨凌乱的上衣和裤子,包括内裤。
  像秦修这种人,虽然是房地产大亨的公子哥,但是嘴里啰啰嗦嗦整天不停地说话停不下来,还算能打架。原因是废话太多容易被人打。爸妈也不指望这个宝贝儿子以后能接替他们的家业,可是没办法就这一个儿子都已经让父母无奈。他长得还算标致,短发,带着耳钉,唇钉,显然屌丝一个,可这种人却能勾搭到妹子,出们前还是会收拾一下自己。
  房煜摇摇头,再看看自己这边,一切都井然有序,任何东西都放的整齐干净,不会抽烟也不沾酒,长相一般,俨然一个受到家教严格的乖孩子。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反而屌丝有个性的更加让女生喜欢,这种一般的不能再一般的孩子满大街一抓一大把。
  而这个四只不如秦修发达,头脑略简单,喜欢讽刺,性格还算开朗,感情丰富的房煜,做的一手好菜,因为最讨厌絮叨的他,是两位特级厨师的儿子,虽然从小就跟着爸妈学做菜,耳濡目染,但在爸妈面前总是打下手,被压得永远也出不了头,永远是爸妈说什么,他只有服从的份儿。
  虽做菜水平不及爸妈,但是出去到不错些的餐馆做个厨师长还是没什么问题,所以才会每个学期的寒暑假都会出来找兼职,在家除了被父母打压,被絮叨,跟着父母的思想走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所以到了大学,也终于算是解脱了,从大一开始,过年的几天,还有暑假回家拿生活费的几天意外,就是个栓不被住的野马。父母整天忙着出去应酬做饭,带学徒,也没工夫照顾他,也觉得快20岁的人了,也应该在社会上闯闯,长长见识了,整日不回家也正中终日忙碌父母下怀。
  在秦修从吃、睡、玩游戏这种单循环生活解脱出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晚上,房煜也背着球拍从网球场气喘吁吁的回来了,都懒得看秦修一眼的他,拿起洗漱的东西,脱了衣服,刚准备进洗澡间,突然一个回头,秦修竟然在收拾东西?
  房煜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和表情盯着秦修,也不管自己就穿这个内裤。
  秦修注意到背后气氛不对,回头看了眼房煜:“我对你没兴趣……”手中的动作也未停下。
  “呵呵,看到你这猪窝,谁都对你没兴趣……”
  “这辈子你都没收拾过东西,打游戏打脑残了?”又是一句讽刺。
  秦修白他一眼:“我要在死dang家住些日子,好久不见了也,顺便再尝尝你的手艺,话说你也收拾收拾,反正他家房子大,有的是地方住,你又不想回家……”还真是说个没完。
  房煜丢下一句:“上辈子遭了什么孽,和你住一起,听你啰嗦,还要给你做饭。”头也不回的进了洗澡间。
  秦修也没说别的,认真的往行李箱里收拾东西。
  洗着洗着,想到回去也要听絮叨还要做家务,在哪做不是一样,还有不少钱,也就没再犹豫。
  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过后,房煜爬上床,带上耳机开始听音乐。盯着对面收拾完打着游戏的秦修,眼皮也越来越沉。秦修打完游戏,把电脑也放进了行李箱,走到房煜的窗前,在确定他已睡熟之后,拿出手机,诡异的打着什么,加了一些文字,加了一番思索后,又加了一文字,按了发送,爬上床,也慢慢的睡去。
  睡到第二天临近中午的二人,被热风吹醒,简单洗漱过后,二人一致的匆匆拉起行李箱直奔秦修的豪车而去,逃离了闷热的宿舍。不想再多逗留一秒。车里的二人秦修抽着烟,开着车,对于秦修这种人来说,虽然啰嗦,但是不是白痴,还记得这么多天来房煜讽刺他的那些话。自己也故意不说出来。
  房煜坐在后座上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尽量少吸入二手烟。
  秦修心情不错,想起自己昨晚做的事情,嘴角微微扬起。只要没什么话题,秦修也不会主动去说些什么,他也知道自己的毛病。
 
  
 
  ☆、2.初次见面
 
  车子停在一所二层别墅前,但也只能看见一部分,剩下被高大的树遮蔽起来,红色别墅的砖瓦,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附近的环境诱人,苍翠的挺拔的树和别墅一般高,清凉的树荫,婆娑,被风吹过的树叶发出莎莎的响声。房煜立刻跳下了车,无视秦修,看着这环境,被震撼了,嘴角扬起,盛夏能在这环境里做兼职,真是一种享受。
  秦修门也没敲,钥匙打开硕大的白色木门,进去后就大喊一句:“死dang,我给你带厨子来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这么老远都不出来迎接我?还是和高中一样那么冷漠?小心你哪天死了都没个人来给你收尸……”房煜跟在后面,毕竟陌生的地方,而且没想到里面设施虽然简单,但是件件精致,整个客厅也大的像个宫殿。几个圆扁形的扫地机器人从地毯上走过。
  楼上的红木门开了,房煜向上望去,出来的人,修长的头发,深邃锋利的眼眸,高挑的鼻梁,诱人的唇,冷峻的面庞。身上细碎白蓝格子的衬衫,给人说不出的感觉,藏蓝色的修身牛仔,淡蓝色的帆布鞋,房煜彻底的看呆了,这完全不是他想想中的富家公子,竟然如此文静,此刻空白的脑子在搜索一句话,却又根本无法思索……,心想这是谁家的少爷?眼睛直直盯着楼上的人不放,楼上那人的人沉默,但是显然被他看的不自在,缓缓走下楼梯,秦修刚要重复刚才的话,就被冷冷的两个字砸下:“闭嘴!”。看来不只是房煜嫌弃秦修啰嗦。秦修耸耸肩,推了一下傻在当场,并且正在思索用哪句来形容眼前这个人的房煜,房煜回过神来咽了口水:“我,我叫房煜,秦修的舍友,爸妈是特级厨师,所以……”后面根本不知说些什么了。
  秦修很煞风景的打断了他:“都快到中午了,你要编自我介绍到什么时候?想饿死我们两个?厨房在那边。”
  房煜飞快的跑进了厨房,用来化解刚才的尴尬。
  厨房也很大,而且设备齐全,洗碗机烤箱各类东西都有,长长的厨房尽头是个储物架子,食材都摆在上面,今天的食材是很多鱼腥草和各类鱼。房煜觉得不对劲,这家公子是有多爱吃鱼?
  可是想起时间的确不早了,就开始干起活来。厨房离得很远,也听不到秦修和哪位少爷在说些什么,声音模模糊糊的,但是大部分都是秦修的声音,在房煜用开水焯过鱼腥草,把各种鱼处理干净。秦修很不合时宜的大吼一句:
  “还多久?你真想饿死我么?再不上菜现在让他辞了你啊!”
  “饿死你倒好了,还能少做几道菜”嘴不饶人的房煜,房煜也知道,第一次到新地方,自己最好大显身手一下,抓住他的胃,到时候才能留下来,待遇肯定不错的,可是到了后面,自己当初所想就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所以在厨房里热情满满,忙的热火朝天的房煜,终于在半小时过后,各类菜品终于上桌子了,尤其是那道凉拌鱼腥草十分扎眼,剩下的各种烤鱼,炸鱼,鱼汤。谁让今天的食材除了这堆没别的。
  摆到黑白花纹的大理石大餐桌上后,秦修二话没说,搬了个凳子坐下来就开始吃菜,完全感觉像在自己家一样,不拿自己当外人。可那位少爷,慢悠悠的关了那60寸的液晶电视,慢慢的走到桌前,拉开凳子,刚准备坐下,看了眼桌上的菜,冷冷的说道:“你就只会做这种东西?”脸上明显的鄙视与不悦,盯地房煜脊背发凉。
  可房煜的鼻子里挤入一股淡淡的芳香,说不上来,无法用语言形容,在他想这是什么味道的时候,却被他的话拽了回来,那种冷漠冰冷的语气吓到了他,怔怔的回答道:“我,我做的,不,不和你的口味么?食材也就这么多,着急吃饭所以……”
  他无视掉傻站在那,在思索一些无意义问题的人,已语无伦次的房煜,冲着旁边低头猛吃的秦修冷冷的盯着,秦修也不看他,还在吃着。
  “给我吃光,敢剩下试试看!”
  说完便走进厨房,半分钟后,端着杯咖啡,上了楼,脸上还是冷漠的表情,扫了下面两个人一眼。左手第四扇的红木门关上了。
  房煜心想:完了,本来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讨好一下,反而弄巧成拙了。看来还是吃完饭走吧!唉……
  一旁的秦修撇撇嘴:“看来被发现了啊,本以为会成功。”
  房煜似乎明白些什么东西了:“你刚才说什么?”
  “他这辈子最讨厌腥的东西,鱼腥草还有各种鱼,他只吃一种鱼……昨晚我给送菜的师傅发了个短信……”
  后面的话没说完,杀气腾腾的房煜看着还在若无其事吃着饭菜的秦修:“你特么的,整我!”
  “本来想带着你和他一起整的,楼上那从高中毕业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还哥们?还有你……谁让你嘴贱,整天讽刺我的?”秦修满嘴饭菜,边嚼边说。
  自己准备给他一个好的印象的行动,就这么被毁了,也不能怪秦修,谁让房煜嘴也贱了些。房煜现在也是欲哭无泪,也打不过秦修,唉。手按着自己的额头:“唉~”
  “唉个屁啊,赶紧过来吃饭,你也听到楼上那个说的话了?一会下来看到有东西剩下,谁知道会做出什么变态的事情。”秦修朝着楼上翻翻白眼说道。
  可是房煜做了一大桌子,把这俩人吃死也吃不完。根本也不是三个人的量。经过俩人一通打扫过后,也只剩下那盆凉拌鱼腥草和几道鱼了。秦修摸着肚子:“这辈子我也不想吃鱼了,太多了,那鱼腥草和另外的鱼拿去倒掉吧,不过你手艺还是不错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