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要叫我少爷+番外 作者:迷路的坏小幻(下)

字体:[ ]

☆、121.将心比心
 
  萧诺对房子说过,自己绝不会轻易放弃,房子的姥姥虽然和他爸妈说了,但他们的确没有埋怨房子,看上去只是心软了一些。周六日,房子的爸妈轮流上班,就是为了彻底看住房子不让他出门。
  “爸妈你们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房子快受不了了。
  “你和他分开,正常的朋友关系,或者干脆断绝来往。”
  “唉。”房子的心里抽痛着。房子实在没办法,只能每天趴在床上看书。以前无论萧诺怎么说,他都不会去主动看书,这次倒是去做了,是因为失去了之后才懂得珍惜吧,那时没做的,现在却想办法去补偿。
  “诺,我做不来了,到现在我已无计可施,你也和我爸妈说了,不再来我们家里烦他们,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对不起,如果这就是我们爱情的终点,那我也只能选择去接受。”短信就这样发去了,外面的春光很暖,可是却隔着玻璃,根本暖不到房子的心,一点点的煎熬。因为二人都必须上课,教室离得也不近,所以房子只能下了课后偷偷的看萧诺一眼,便要匆匆赶回教室。
  “别忘了,我还有杀手锏。你知道我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还是一样的坚定。可是刚过了一会儿,房子又收到短信。
  “小煜,我知道你们的事情了,一会儿我会去找你,虽然萧诺不愿意让我们插手,可是老人说什么也要我去和你爸妈谈谈。”发短信的不是别人,正是杨萌。
  “是萧诺叫你来的么?”
  “不是,那天我叫琪琪去看萧诺,还住了一天,萧诺叫琪琪瞒着我们,可是琪琪还是和我说了,他只是希望他的哥哥能幸福。”短信发完,门铃就响了,周岚去开了门。
  “您是?”
  “我是萧诺的妈妈,您是周岚吧?小煜的手艺这么好,都是您和他爸爸教教导有方啊。我们来谈谈吧。”房子听到外面的声音,原本端着杯子喝着水,另一只手拿着书正在看,听到我面的对话,水差点没喷到书上,看来是杨萌站在门外发的短信,然后直接按了门铃,萧家人怎么都这样?自己也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出去。
  “阿姨,您来了啊。”
  房子老爸斜了房煜一眼,示意他回自己屋子里去。房子也很识趣,乖乖回去了,可是故意把门留出了缝,偷听着对话。
  “二位,你们可以跟我说说想法吗?我不觉得他们两个人很不合适,或是你们觉得那样不堪。我们家三位老人也同意二人的关系,很喜欢他,认他做孙儿了,所以也特地叫我来和二位谈谈。”
  “您怎么能同意呢?”房子的老爸语气十分不友善。
  “我说句实话,我和萧诺爸爸在他小的时候,对他很不好,现在真的希望可以好好补偿他,萧诺脾气古怪,所以很多人都远离他,嫌弃他,我们做父母的愿望不就是让自己的儿子都过的幸福快乐吗,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所以我才同意。”
  “可你只是站在你们家萧诺的立场上说这样的话,况且他们都年轻,他们知道自己的选择在将来是否会幸福吗?”房子的老爸点起一支烟,抽了一口。
  “我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们都已经比孩子大很多,我们真的应该用我们那个时代的标准去衡量现在这个社会的幸福吗?这个时代的幸福,可能只有他们这个时代的人才知道吧?就比如我们当年听歌,不都被称为靡靡之音,跳舞染发也会被自己的父母说成不务正业,混混吗?”杨萌的话十分精明,因为只有一个时代的人,对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才会产生共鸣,房子爸妈的心里颤动了一下,这些话,的确说到心坎里了。
  “我们当年那样,可我们并不出格啊?我们也是正常的男女关系,可是他们呢?”房子的老爸反问。
  “那不是一样吗?在那个年代,我们觉得这样做幸福,快乐,并不出格,可我们的父母怎么看的呢?觉得我们不务正业,过分出格,生活糜烂。我真的只是觉得,他们二人的幸福,是他们才会懂得的。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尊重他们的选择,而不是和那个年代,我们的父母一样,你们说呢?他们都成年了,也肯定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将心比心,做父母的谁都愿意看着孩子过的幸福。”
  “唉,可你们不想抱孙子吗?”周岚终于主动了起来。
  “我们应该相互换位思考。我们家,到现在为止,还都不敢相信,萧诺会有他自己喜欢的人,我们家,包括他爸爸虽然反对两个人,但是却都一致认为萧诺会孤独一生。我觉得对于你们也是一样,二位教育孩子这么久,很多重大决定都是您二位代他来做的,为了保护让小煜尽量不受伤害,可我们不能保证他永远都这样,难道不应该放手,让他们活出自己想过的生活吗?这样安排一切,早晚都会被挣脱的。任何人都不能活在他人的阴影下,虽然你们是小煜的爸爸和妈妈,可他再怎么做,也根本无法成为你们。”简直妙语连珠。
  房子的老爸开始重新打量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很有钱,但是衣着搭配很有气质,个子高挑,身材不错,没有那种喜欢把所有金银首饰都带在身上的俗气。而且思维敏锐,表达的也很准确,有些话甚至真的说动了自己和周岚。
  “唉,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做才是真的为他好了,我们这样逼他,不让他见萧诺,你刚才也看到了,这几日面色憔悴的,瘦了不少。”周岚有些心软了,毕竟儿子再怎样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我尊重萧诺的选择,我希望你们也一样可以尊重房子的选择,哪怕选择的终生伴侣是个男孩子。我的话也希望你们可以想想,萧诺的爸爸也是不明白这点,我会回去做他的思想工作。”杨萌站起身,选择离开。
  而那边屋子里的房煜,却是让窗外的春光照在脸上,温度穿过玻璃,透过面颊,暖到了心里,自己的老妈周岚也是终于微微松口了,自己的心里一股慰藉的暖意涌了上来。
 
  
 
  ☆、122.遥远的分离
 
  “我给你订了下午的机票,一会儿我会送你去机场。”房子老爸的命令。
  “干什么?”
  “我给你请好假了,这事情弄的我们心里也乱的不行,我们没办法、抽不开身,这几天你也为这些事情茶不思饭不想的,我跟学校请假了,你去找你二姨,她在比我们更发达的城市工作,你去她那里,算是放松一阵子,不要再想这样的事了。”
  “你这分明就是想让我离开而已,我才不去。”房子的反抗。
  “你不去试试看?你又皮痒了?我都跟你二姨说好了,你必须去。”房子的老爸其实还是打了算盘的,让房子消失一阵子,对萧诺就说房子要和他分开了,去追别人了,让萧诺死心。
  “你们真可以。以为这样就能分开我们了。”房子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可房子的老爸却不让房子自己收拾行李。房子老爸叫了车,去了机场。自然交代了一些不能说的事情。
  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安全落地,见到自己的了二姨,穿着十分的时尚,戴着墨镜,三四十岁的人,却一点也不显老,气质和他们根本不一样。房子被接上车,去了住处。
  还好手机没有被发现。房子原来的手机早就被爸妈收走了,而且也开始监视他的生活费用。可房子的爸妈怎么也想不到,房子那几天去学校的时候,用了萧诺爷爷奶奶给的银行卡,买了新手机,办了新卡,并告诉了萧诺,每每只是在深夜,父母都彻底睡下之后,才从自己柜子里那个生锈的铅笔盒中拿出来,给萧诺通风报信。这次临走,把手机藏在了最私密的地方,当然是内裤里了,虽然很不卫生吧。但是为了萧诺早已不顾一切了,上飞机前候机时,去了厕所才拿出来。房子老爸亲自给房子收拾的行李,什么都仔细检查过了,都是自己亲手装进去的,自以为天衣无缝,萧诺遍无法联系上房子了。
  “怎么?惹你爸妈生气了啊?把你送来了。”
  “二姨……”
  “虽然和你爸妈不亲,但是我们毕竟是一奶同胞,你爸那臭脾气,出了名的让人讨厌。”二姨说话从来快言快语。
  “和以前一样呢,真是的,二姨。”
  “行了,你小时候爸喝多了的时候我和你大姨都没少照顾你们,你呀,要是不想受他们控制,就早点立业,摆脱他们二人得了,如果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发展,我们也没意见。”
  “您这说的是哪的话?立业也摆脱不了他们,算了,二姨,我心里不舒服,不说这事情了。”叹口气。
  “行了,别瞒着我了,他们不就不让你说么?我要是你,我肯定现在说出来,都离开他们几千公里了,还怕什么?”激将法。
  “唉,你们不理解的,说了也是一样,现在这事情根本解决不了。”
  “快说,你有什么事情,都写在你脸上了,以为二姨一点儿看出不出来么?是你喜欢的人,女朋友吧?他们不同意吧?肯定的。”
  “男……男朋友。”
  “哈哈,我说外甥啊,口味挺独特啊?”
  “二姨,您就别拿我打趣了,您不同意也别这么说我和他。”
  “我打趣?我从没说过不同意。在这里生活很多年了,只有过年才回去看看你们,我接触的多了,和你一样的我们是公司也有啊,我作为人力总监,还有所有的员工,都是知道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歧视。你不是看到了么,你堂哥不是比你岁数小么?”
  “是啊,按说你的孩子比我大才对。”比自己岁数小的人叫哥哥,真是不自在。
  “外甥啊,你得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才是好的,我结婚比你爸妈晚,是因为你姥姥说了那么多对象,我也不想去处,没有遇上真正愿意和你过一辈子的人,你选择别人之后又怎么会高兴呢?人活着如果总是痛苦,那就干脆选择去死,有些我们不能改变或者选择,有些我们可以选择,就应该选择自己想要的。你又何必在乎那么多?对于很多人来说,包括我在内,不影响正常生活就行了。”这种话只有在大城市打拼很久的人才明白。
  “唉,我选择有什么用,他们不会同意的。”
  “行了,你就陪着我们吧,是你的,总也跑不掉的,心情别那么沉重,既然来了,就放松放松吧。”
  到了家,安顿下来了,对于这个陌生的城市,他觉得很不舒服,一切都格格不入。倒也还恰好,二姨的住处外就是饭店,人力总监的职务实在太忙,房子心情也不好,自己跑出去吃了饭,这次点的菜,全都是萧诺爱吃的,却没有自己爱吃的,一边吃一边觉的有些难受,心里的感觉一涌而上。真是的,萧诺,即使你知道我在哪,也不可能来找我吧?简单吃了一些,便付钱离开了。
  走出饭店,街对面是一座酒吧,想都没想,飞快的过了马路,又是故意的,房子想让自己麻木,点了自己和萧诺出国时候喝的酒,蓝色玛格丽特,那时候觉得喝下去胃里在翻腾,现在却觉得这像是麻痹自己的药剂一样,几杯下肚,虽然现在看起来杯中的酒仍然鲜艳诱人,里面的烈酒却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
  唯一清晰的还是自己内心的痛楚和孤独,倒也好,一醉方解千愁。喝了不少,觉得吧台旁边的座位上坐着萧诺,陪着他一起喝酒,就像是在国外那样,伸手去摸,触碰到的却是实在的虚空。可又觉得那么真实,那边的萧诺诱人欲滴的嘴唇微微触动,可自己却根本听不到任何语言,旁边只有嘈杂的声音还算清晰。
  倒是自己,最后跌跌撞撞的走回了自己二姨的家里,倒在床上,一切都已模糊,却只有眼前萧诺的幻觉,是如此清晰。可望而不可及,房子面色微红,皱着眉头,心里,脑子里全都是不可抹去的爱人。
  可就连今天躺在床上做的失落的梦,也全都是萧诺,全都是二人的点点滴滴,只是醒来后,泪早已打湿了枕头。
  中了萧诺的毒,眼前的幻,那样飘渺却又那样真实。
 
  
 
  ☆、123.萧诺的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