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温柔如刀 作者:灯枯

字体:[ ]

 
文案:
 
     温柔冷淡倔脾气明星攻和傲娇别扭真忠犬少爷受。 包养梗? 失忆前我爱你你嫌弃我,失忆后我不爱你你却粘我的梗 口是心非受,和失去才知道珍惜攻。短篇,应该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染,陈回 ┃ 配角:林霖,陈辉 ┃ 其它:灯枯
==================
 
  ☆、一、什么叫做失忆?
 
  1.
  陈回是被惊醒的,一睁眼,眼前便是白茫茫的一片,还有些昏沉的大脑艰难地转了几转,才反应过来,这是病房。
  自己怎么会在病房?
  陈回表示这个问题很深奥。
  另一边大明星叶染,片场刚收工,喝了一口助理递来的矿泉水,就看见自己的专属经纪人林霖拿着手机走过来。
  林霖对他说了两句话。
  “陈回醒了。”
  “他失忆了。”
  “……”叶染看着林霖严肃的表情,再一次觉得人生真是比他拍的戏还要荒诞。
  叶染到医院的时候,陈回正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因为昏迷多天而惨白的脸上尽是茫然。
  叶染很少能够看见陈回这样无助的模样,陈回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锋利的,就像是淬了血的刀锋一般,非要见血才能舒坦。
  他敲了敲房门表示礼貌,陈回回过神来看着门边。
  叶染对上了陈回的视线,叶染平静地审视他,想从陈回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然而陈回却开口了,“你是谁。”
  眼神里带着对陌生人的警惕,大概是叶染审视的目光让他有些反感,莫名地让叶染觉得,陈回有些针对地抗拒他。
  叶染走近了些,坐在陈回床边的椅子上,仔细地盯着陈回,他说,“我是叶染。”
  “我认识你?”
  带有陈回式的问话语气,叶染很熟悉。就算失忆了,也还是这般高高在上的样子。
  “嗯。”
  接着俩人便沉默了,叶染平时跟陈回便没有俩句话的时间,今天这几句加起来怕是他们几周的对话分量了。
  沉默了一会儿,叶染还是忍不住了,“你……你不继续问问?”
  “你如果愿意说,用得着我问?”陈回将自己的视线从窗外拉了回来,淡淡地反问了回去。
  叶染被噎了一下,不由得想,看来陈回是真忘了。
  如果没忘的话,怎么着也会记得自己是他口口声声里最爱的人吧。
  叶染的目光忽然有些复杂,原来失忆还真能将一个人的感情都给带走?
  打破了病房里的尴尬局面的,是刚刚从医生那里问完病情的林霖。
  “医生怎么说?”叶染起身。
  “医生也不清楚原因,大脑拍出来没什么问题,医生猜测也许是因为撞击而造成的失忆,也有可能因为心理创伤造成失忆,智力没问题,就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
  “……”叶染看着陈回扭头看着窗外的样子,问,“恢复得了么?”
  “有可能恢复,有可能不恢复。”林霖耸肩。
  2.
  陈回出院的时候,是叶染来接的。
  陈回一言不发,顺从地坐上了车,叶染想了想,陪着陈回一起坐了后车座。
  林霖在后视镜看着陈叶二人,不为人知地摇了摇头,踩了一脚离合器,车便开出去了,
  陈回依旧看着窗外,左手无意识地摩挲着右手的中指。
  叶染坐上车便一直关注着陈回,自然发现了陈回的小动作。
  “你的戒指呢?”
  叶染知道,陈回一直戴着那枚戒指。
  陈回摩挲手指的动作一顿,将手□□了口袋,并没有回头,“大概是车祸丢了。”
  陈回住院的原因是车祸。
  酒后驾驶,直接撞上了一辆对面的小轿车,车头凹进去了,挡风玻璃全碎,车上一塌糊涂,救出来是奇迹。
  叶染轻轻皱了皱眉。
  到了家后,叶染指着一扇门道,“你的房间。”
  林霖将陈回的行李放了进去,陈回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叶染看着家里寥寥无几的家具,毫无人气的摆设忽的心里有些不爽,这只是他一个月住不上三天的房子而已。
  陈回进了房间,卧室很大,主卧。
  然而双人床上,只有一个枕头,陈回站在床尾看着床一动不动。
  察言观色如林霖,将陈回的行李放好,对陈回笑,“当时您和阿染有点小矛盾,阿染才搬到了隔壁去的。”
  林霖觉得虽然说谎话很不好,但是必要时,善意的谎言还是需要的。
  “我和他是夫妻?”
  陈回终于问出了他的第一个关于自己记忆的问题。
  “是啊。”林霖点了点头。
  “像么?”陈回的眼睛黑白分明,看着林霖的心咯噔了一下,原本想要顺杆往上的好话全部被这两个字打散无法汇成一句完整的话,连一个字“像”都没办法说出来。
  陈回哼了一声,也并没有和林霖做多纠缠,转身出了房间,而叶染正呆在门边,陈回和他擦肩而过。
  林霖抹了抹头上的汗,觉得失忆的陈回比起之前更难相处。
  叶染看着陈回的卧室,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间卧室里面,从搬进这个地方开始,他便是偶尔睡在隔壁的客房,很少在这套房子里逗留。
  看起来,林霖比他都要清楚陈回的卧室。
  想到这里,叶染有些不太高兴,却又不知为何。
  就在这时候,林霖的电话便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林霖知道大概是片场要开工了。
  简单在电话聊了几句,林霖便告诉叶染,二十分钟后就是他的一场戏。
  走到客厅,陈回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专注地看着电视上的法制节目。
  “我们要走了,帮你叫了外卖,注意门铃。”叶染交代着。
  陈回没有回头,叶染看着无动于衷的陈回,从知道陈回失忆开始憋着的那口气就没再顺过。
  门被带上,陈回看着节目里正在上演的人生百态,觉得屋子里的空调似乎开得有点太低了。
  冷的发抖。
 
  ☆、二、传说中的大哥?
 
  3.
  叶染又恢复了几天都不回一次家的常态,载着叶染去酒店的林霖不由得叹了口气,“今天,陈辉去了你家。”
  陈辉,陈回名义上的大哥。
  同父异母的亲哥。
  到了楼下林霖笑容可掬,将钥匙递给了叶染,“我便不上去掺和你们的家事了。”
  叶染看着钥匙愣了一会儿,接过来问,“你打算开车走?待会我怎么走。”
  林霖腹诽了一句,你今晚是绝对不走的。嘴上说着,“你要走之前给我打个电话,随叫随到。”
  叶染一回来,便看见陈辉正坐在陈回的对面抽烟,陈回目不斜视地吃着一碗面条。
  陈辉看见叶染进来,将烟头往烟灰缸里狠狠碾了一碾,站了起来。
  叶染闻着这满屋子的烟味,看着烟灰缸里不少的烟蒂,不由得皱了皱眉,“你没事跑来这里抽这么多烟干什么?”
  陈辉拉着叶染进了客房——叶染的卧室。
  啪地一下把门关得惊天动地的响。
  “他真失忆了?”陈辉问。
  “……”叶染耸肩。
  “怎么和失忆之前一样讨厌!”陈辉想掏盒烟,就发现自己刚才把空烟盒扔进了垃圾桶里,啐了一声,“不,比起失忆之前更讨厌了。”
  叶染递给了他一包烟,“别点火。”
  陈辉白了他一眼,接过那盒烟,忍不住道,“他现在连门都不给我开了!”
  “……”叶染看着陈辉天大的委屈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那你怎么进来的。”
  “我让林霖给我开的门”陈辉将烟盒打开,抽出了一支烟。
  “哦。”难怪林霖知道这祖宗过来了。
  “我说我是他哥,他不信!”陈辉狠狠吸了一口烟的味道,继续道。
  “你不是不认他么?”叶染沉默了一下,问。
  陈辉被这么一噎,半天没回复过来,瞪了叶染一眼,“奇了,你这是护着他?”
  “我是实话实说。”
  “哼!”陈辉冷哼了一声,“你打算怎么办?”
  叶染看着陈辉,没有说话。
  叶染这人平时看着无害,其实就是个披着斯文外套的禽兽,然而伪装太好,不然怎么能骗了一大帮粉丝呼天抢地喊着“叶染王子”。
  他那便宜弟弟也就是傻逼粉丝大军里的一个,还是傻逼中的战斗机类型的。
  陈辉被这双凌厉的眼睛看得心里发毛,暗自唾弃了一下自己一个老板居然能被员工看得害怕,“你不是要和他分么?”
  叶染说,“急什么。”
  “……”
  陈辉无语,到底是谁急了?那时候到底是谁把底牌都亮出来明确和陈回说要分的,连离婚协议书都拟好就等陈回签字,逼得人家醉酒驾驶疑似自杀的。
  “陈老板今天百忙之中抽身就为了这个么?”
  “……”陈辉觉得自己今个来,被这两口子连番当成了傻逼耍。
  “我来是想知道,失忆了的人还记得当时把合同放哪了么。”
  “……”叶染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为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还真是cao碎了心。”
  “好歹也是陈家的股份,虽然我们架空了陈家,到还有那么个空壳公司在。”
  陈家人大概骨子里都有着病态的独占欲,不管俩人承不承认,他们确实是流着相同的血。
 
  ☆、三、一碗清水面?
 
  4.
  送走了陈辉这尊大佛,陈回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看他的电视。叶染在房子里转了一圈,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以前陈回将他的行程知道个一清二楚,每次回来都找着话题跟他聊,现在他想找个什么话题开口,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头。
  “……我饿了。”叶染觉得自己的智商大概是欠费为负了。
  “只有面条在锅里。”短暂沉默后,陈回的声音传来。
  叶染第一次在这里吃饭,听得回答,不由得怔愣了一下,转身走向了厨房。
  叶染一直遵从着君子远庖厨的理论,进了厨房看着这么日常的地方有点恍然,锅盖好好地盖着,叶染将锅盖打开,一阵热气扑面而来。
  叶染觉得自己有病,好好的酒店不住,好好的电话不打,跑到这里来,吃一碗连肉都没有的清水面。
  但是出乎意料的,面还不错,虽然寡淡,但是吃多了山珍海味,一碗清水面正好调味。
  刚放下筷子,陈回就站了起来,将电视关上,对叶染道,“自己洗碗。”
  说完便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将卧室的门关上。
  叶染觉得,自己要找个时间也去拍个大脑的照片看看脑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