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就是来借个火 作者:巫哲(下)

字体:[ ]

 
    第31章
    
    元午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看着他好半天都没说话,然后偏开头就笑了起来。
    “很好笑么?”林城步扯扯他袖子,“哎,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我就陈述个事实。”
    “嗯。”元午点点头,还是笑着。
    “算了,”林城步叹了口气,“笑吧。”
    “笑完了。”元午收了笑容,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林城步看了他一眼,本来想说那约个时间上个床,但想想又没开口,这种话题要不是元午开了头,这样的话他说不出来,也怕说完了元午又一通笑。
    也不知道是单纯就觉得可乐呢,还是在嘲笑。
    元午笑完之后也没再说话,就靠那儿闭目养神。
    林城步在旁边愣了能有半小时,实在是忍不住了,轻轻推了元午一下:“哎,你上这儿来睡觉的啊?”
    “没,”元午皱了皱眉,“我就是还……没想好。”
    “没想好什么?”林城步问。
    “没想好怎么处理元申的东西,”元午捏了捏眉心,“你是不是没吃午饭?”
    “……嗯。”林城步应着。
    “饿得厉害吧?”元午问。
    “还……成,还成,”林城步看了看表,“反正你再眯会儿就可以吃晚饭了。”
    “我都听见你肚子叫了,”元午睁开眼睛,偏头往外看了看,“哎?有个奶茶店,看到没,有个奶茶店,虽然不是贡茶……”
    “干嘛。”林城步斜眼儿瞅了瞅他。
    “走,”元午打开了车门,“叔请你喝奶茶。”
    “一会儿警察来拖车了。”林城步坐着没动。
    “拖拖呗,”元午下了车,前后看了看,“这儿也没说不让停,只是没划格子,前前后后这么多车……你烦不烦。”
    林城步下了车。
    “跟个小老太太似的,”元午往奶茶店走过去,“也太能cao心了。”
    “说实话,得亏我跟个小老太太似的,”林城步跟在他身后,“要不就你那样,谁管你啊。”
    元午停下脚步转过了身,胳膊猛地扬了起来。
    “哎!”林城步吓了一跳,赶紧抬头护住了脑袋。
    元午过来搂住了他,在他背后拍了拍,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林城步愣在原地,一直到元午都走进奶茶店了,他才放下了一直举着的胳膊,慢慢走了过去。
    元午买了两杯奶盖一盒蛋挞在门口的小桌旁边坐下了。
    “你干嘛呢,”林城步走过去坐到他对面,拿过一杯一气儿喝了好几口,“突然这样,弄得我都那什么……”
    “没干嘛,”元午拿着吸管在杯子里来回搅着,“就是想让你知道,你做的我都知道。”
    “你不知道也没事儿,我也不是为了让你知道才这么做的,”林城步看着他手里的吸管,过了一会儿没忍住,按住了他还一直在搅的手,“哎别搅了,这样都不好喝了。”
    “又没让你这么喝,”元午说,“那你想让我怎么喝啊?”
    “这样,”林城步把吸管往上抽了抽,“就喝奶盖和茶交界这里,这样最好喝。”
    “……好吧,”元午按他说的喝了两口,“小姑娘。”
    “滚蛋。”林城步说。
    喝完奶茶,又把一盒蛋挞全吃光之后,林城步觉得总算是踏实下来了。
    不过元午似乎是还没有想好,坐在奶茶店的桌子旁边又没动静了。
    “要不就先回去,”林城步说,“想好了再过来也行的。”
    “这房子租的,下周就到期了,这两天就得收拾,”元午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站了起来,“走吧,进去收拾一下,你正好帮我。”
    “我收拾吧,”林城步说,“我这阵儿尽收拾了,熟练工。”
    “这回得我自己收拾。”元午笑了笑。
    这小区老旧,物业估计都没有。
    元申租的房子在一楼,窗户对着一小片草地,养着不知道谁家放养的鸡,边儿上还扔着几个破花盆,花的根都已经长进了下面的草地里,开得还挺好。
    本来林城步觉得环境虽然不整洁,但还挺接地气儿的,站窗户那儿往外看也还能假装有点儿田园风光。
    但是元午把房门打开,他往里看了一眼之后,就觉得原先住这儿的人未必会站到窗口往外看。
    屋里有些乱,不知道是原本就乱还是让元午给住乱了。
    乱点儿还能接受,让人有些压抑的,是满墙乱七八糟写着的字和那些跟旧厂房墙上很相似的画。
    “这房子退的时候是不是要给房东赔钱,”林城步说,“人家还得费劲铲墙皮。”
    “跟房东说了,押金不退了。”元午站在屋子中间。
    “有东西装吗?我车上有个空的收纳箱。”林城步问。
    “好,拿给我吧。”元午说。
    林城步把车上的收纳箱拿到了屋里,元午把箱子放地上,从屋子这边慢慢踢到那边,又从那边踢回这边,似乎是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林城步也没催他,点了根烟坐在一边看着。
    过了一会儿,元午开始整桌上的东西:“我是这么想的。”
    “嗯。”林城步应了一声。
    “有些我觉得能让我想起来觉得舒服的东西,我就留着了,别的那些就留着不动,”元午一边说一边拿起一个本子翻了翻,又放回了桌上,“像这本子,里面全是……不知所云,我觉得我就不留着了。”
    “嗯,”林城步点点头,“留着的怎么处理啊?”
    元午拍了拍口袋,里面的钥匙响了两声:“让我爷爷奶奶处理。”
    “啊?”林城步愣了,感觉除元申,爷爷奶奶也是让元午承受了巨大精神压力的人,他有点儿担心。
    “没事儿,”元午说,“他们什么态度我都无所谓,反正也都习惯了,只是想把这事儿解决掉,生活里不再有他们……当然,不再有是不实际的,就是想着……关于他们的那些事能不再干扰我。”
    林城步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元午这些话不像自言自语,但林城步觉得更多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从那天在酒吧里撕开伤口到现在,这段时间里元午经历了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连梁医生也不可能了解全部。
    林城步以前觉得元午总是逃避,急起来的时候他都想骂元午是个废物,但知道了元午些许过去之后,他又觉得现在元午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
    “知道么,”元午慢吞吞地一样样拿起桌上的东西,大部分看了看之后又都放回了原处,“我跟元申感情并不好,起码我不觉得有多好。”
    “因为小时候没怎么在一起吧。”林城步说。
    “大概吧,说是他大脑受过伤,但我觉得我可能脑子也不怎么好,我差不多最早的记忆就是我俩换名字,”元午笑笑,把一张夹在书里的照片放进了收纳箱里,“再往前就没什么记忆了,可能也没什么值得记的东西。”
    “我最早的记忆是我在幼儿园尿裤子被老师罚拎凳子上站着,让全班小朋友参观,”林城步啧了一声,“感觉当时自己心都碎了。”
    元午回头扫了他一眼:“光着屁股啊?”
    “可不么!裤子尿湿了,老师给脱了,拿干净裤子过来的时候把我搁凳子上,”林城步叹了口气,“那滋味儿,简直跟邻居老太太成天没事儿就弹我小ji鸡有一拼。”
    元午背对着他手撑桌上没说话。
    林城步盯着他的肩看了一会儿:“你是不是在笑。”
    “是啊。”元午说,声音里带着笑意。
    “笑就大声笑吧,没事儿。”林城步说。
    “不是总笑你怕太打击你了么。”元午说。
    “你打击我次数还少么,”林城步掐了烟,“能笑笑也挺好的。”
    元午笑了一会儿,继续收拾,桌上的东西他基本没怎么动,拿了几支笔,一张照片,和一个看上去没用过的小本子。
    元申屋里挺乱,但其实东西并不多,主要是扔得没个正经样子。
    林城步看着元午往收纳箱里放东西,除去桌上那点儿,就几乎没往里再放过什么,沙发上拿了把折扇,抽屉里翻了个护腕……
    他凑过去看了看,折扇全黑的,还挺酷,上面用银色的墨写着字儿,写的是什么他也看不懂,挺草的。
    “这扇子我的,”元午拿过来扇了两下,“怎么样。”
    “……你还用这种老头儿折扇啊?”林城步愣了愣。
    “有年头了,”元午唰一下把扇子收起来,又一抖手腕唰地一下把扇子打开了,“这是我没换风格以前喜欢的。”
    “你没换风格以前什么风格?”林城步很有兴趣地问。
    “褂子黑布鞋,”元午把扇子放进箱子里,“就那种老头儿布鞋,非常舒服。”
    “……哦,”林城步看着他,“我要那会儿认识你就好了。”
    “嗯?”元午瞅瞅他。
    “那种真·老头儿风格不是我的菜,”林城步说,想想又有些感慨,“要是真那样,我也不用跟你这儿折腾这么些年。”
    “挺亏的是吧。”元午说。
    “也不是,要真老觉得亏得慌,我也不会这样了,我看着傻,也不真的傻,”林城步笑笑,仰头靠在沙发上,“不过吧,我看上你,就是凭感觉,说明我对你就是有感觉,没准儿你趿个老头儿布鞋我还是有感觉,你要是个女的没准儿我就能给我们老林家传宗接代了。”
    元午看了他一会儿,转身继续慢吞吞地收拾:“小华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