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缘起缘来+番外 作者:夏白白

字体:[ ]

 
  
 
【书籍简介】
     身为汽车维修员的楚行原本只是想偷一辆车,一辆应该对于车主不算什么的车。可是为什么会被当场抓住?为什么那车主长得挺帅却那么坑爹吝啬?为什么他会成为那人的跟班?为什么他会受尽摧残?简直天杀的!
    他——楚行,发誓一定要翻身把他欺!咱们就看看谁行!
 
第一章 黑色奥迪里的人
 
    夜晚的西利市,灯红酒绿,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四处闪耀着。到处可见的酒吧,嘈杂的音乐声,来来往往的行人嘻笑着走进走出,这是独属于这个城市的喧嚣与繁华。夜,才刚刚开始。
    底城高级会所。
    “来来来,陆少,这杯酒你必须干了……嗝……不然就是不给我面子。”一位年轻男子摇摇晃晃走过来,而他手里的酒也跟着摇晃,好几次差点溢出来。
    “喝,不管谁给的……我……都喝……”已呈现出醉意的陆兴安,一张冷俊的脸上升起两团红晕,平添了几分孩子气。
    “来,干,今晚……不醉不归。”陆兴安起身对在场的人说道,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陆兴安,你醉了,打电话叫司机送你回去吧。”一位俊俏男子微眯着眼说道。
    “送……什么送啊,我……能够……开车回去的,不信……等着瞧。”说罢,陆兴安便踉跄着向门口走去。
    “喂,你……这是酒驾,要……出事的……”季宇楠想去拉他,但眼前一阵眩晕,胸口极度难受。“不行了。”说着便步子不稳的走去了洗手间。
    陆兴安艰难地出了会所,此时已是凌晨,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只有奔驰而过的汽车发出的引擎声。
    他用尽力量睁大眼睛判断着方位,随后踉踉跄跄地走到一辆黑色奥迪车前。头好痛,喉咙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呕……”陆兴安扶着一棵树吐了起来。
    呕吐过后,他还是觉得不舒服,感觉好困,好想睡觉,于是打开后车门,爬了进去,一躺下,就陷入了酣眠。
    迷迷糊糊中陆兴安地翻了翻身,谁知翻到了座位下,他也不起来,索性就沉睡过去,不一会儿,只听见均匀的浅浅的呼吸声传来。
    
    深夜,一个男子看着手机显示屏,清俊的脸庞在淡蓝色的亮光下显得更加轮廓分明,只是眉毛深深地拧着,一张薄唇也紧紧地抿着,脸上透露出无限悲伤与愁绪。
    怎么办,只有几天时间了,还是没有筹到,难道坐以待毙吗?不,他绝不,不管怎样他也要做到。他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指甲掐进了肉里,也浑然不在乎。
    可是他应该怎样弄到这笔钱呢?该借的也都借了,没有办法了吗?哎!楚行重重的叹了口气。
    楚行原本是一名汽车维修人员,虽说没有高薪,可除去日常开销后,却也足足有余。本以为他的生活就要一直这样平凡地过下去时,谁知一个晴天霹雳打破了这一切。
    楚母最近一段时间内都感觉头隐隐传来一阵痛,而且有加强的趋势。某天她做饭时,一阵晕眩,眼前发黑,她想走回房间休息下,结果还未跨出,便晕倒在地。
    “妈,我回来了,今天我发薪水了,又有钱了……”回家看望母亲的楚行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向母亲分享着喜悦事。
    “咦,人呢?妈,妈……不会出去了吧!”久未得到答复的他看了看房间,没有,又找找厨房,推开门,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停止了。
    “妈,妈,你怎么了?”看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母亲,他一阵心慌,赶忙拨打急救电话。
    经检查,楚母患有脑部肿瘤,索幸是良性,楚行松了口气。但同时一颗心复又重新悬起,虽说目前为止是良性肿瘤,但那颗瘤子有增长的趋势,若不及时手术,日后会压迫神经,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可手术就需要高额费用,他将这两年的存款以及向亲戚朋友借的加起来,手术费也还差二十万,二十万他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到啊。医院了解情况后,宽限十天将费用交齐,否则手术将延期,时间拖得越长对她就越不利。
    楚行一脸忧愁地向前走着,他还在想着如何凑齐费用,卖车?算了,就他那二手奥拓车白送人都不要;那求助好心人士?算了,人家说不定以为他是骗子……一次次的灵光一现,又一次次的否定,他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突然,他看到了什么,眼睛里精光一闪而过。
    一辆黑色奥迪映入楚行的眼帘,身为汽车维修员的他清楚知道这辆车值二十万,而且还不止,为了母亲,坐牢也值了。只是对不起了,那可怜的车主,不过看他的车,人应该有点钱吧,也应该不急那点钱,等他出狱后再慢慢偿还他的债。
    此时街上早无人影,除了些从酒吧出来的一些人,不过醉得早已是不省人事,没走几步,就倒了。这给了楚行极大的便利,他慢慢走向车。
    他拉了拉车门,惊奇地发现门没锁,谨慎的他往里看了看,黑漆漆的车内看不到一丝异常。他放下心来,钻进车内,专心地解着中控锁。对于楚行来说,这些都不算事儿,自己可是高级维修员,还能难倒他?
    很快,解锁完成,他发动引擎。不过他却并没有马上转动方向盘,刚上车的时候他就感觉车上似乎有人,不过刚刚注意力都被放在了解锁上,现在那种感觉更明显,他向后望了望,后座看不到一人。看来自己是做贼心虚,变得敏感了吧。
    现在没法把车转让出去,还是先开到我住的那里去吧。
    街上飞速驰过一辆黑色奥迪车,车内楚行专注的开着车,完全没注意到后面陆兴安翻了个身。
    
 
第二章 真假车主
 
    半个小时后,青立小区。
    青立始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年代久远。这栋有着西方元素的建筑自建成就受到了众多富人们的青睐,于是纷纷搬进青立。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无数作家学者受到批判,人们拒绝外来文化,曾经争相搬进青立的富人以最快速度搬离了出去,拥有外来元素的青立也遭到了红卫兵的大肆破坏。
    文革结束后,政府重新修缮青立,一些住户重新搬进来,只是当年人人争之而住的青立已不再辉煌。现在只是一栋即将拆迁的老建筑物。
    楚行将车停在小区里,下车后望了眼他所居住的青立。这里离维修店不远,交通也挺便利,而且收租便宜,他很喜欢栋建筑,有种怀旧的感觉,只可惜再过不久就要拆了,一声轻叹在心中响起。
    他锁好车门后,便上楼休息去了。
    
    早晨一缕阳光暖暖地射进车内,金黄色的光柔和了陆兴安的脸庞,他用手遮住了眼睛。该死,好刺眼,头好痛。
    他睁开了惺忪的双眼,起身打开后车门,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是哪里,还有他的车怎么会在这里?他微眯起狭长的眼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可除了喝酒外,他想不起其它,难不成他醉酒加梦游将车开到这里来的?
    正思时,他看到一个男子从楼梯走下,那男子长得倒也挺清俊的,正慢慢向他走来。
    “喂,请让让,不要站在我的车前。”楚行有些紧张道,生怕别人看出点端倪。
    “哦,这是你的车?这辆奥迪是你的?”陆兴安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是啊,怎么了!不服?快让开!”楚行推了推他,想将他推开。这车可得快点转让出去才行,否则等失主发现报警,这辆车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啊……啊……”楚行被陆兴安一个反擒给控制住。
    “噢,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车有了新主人了,恩?”他又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你凭什么说车是你的?明明就是我的。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啊……”
    “我可是有汽车购买单,还有……”陆兴安靠近他,温热的气息喷到耳边,却让他一个寒颤,“车上有行车记录仪,要不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你……你逗我呢,那么黑能拍清楚?”楚行在心中暗骂自己,太粗心了,竟然忘了还有这茬,不过就算有也拍不清嘛。一抹笑慢慢爬上他嘴角。
    “听你这话,是承认了车是你偷的,对吧?”
    “你不要污蔑人啊,小心我告你诽谤,要拿出证据来。”楚行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如果我告诉你,记录仪是采用的是高像素高识别性的DOD呢?这算不算证据。”陆兴安松开了钳制对方的手。
    楚行一听就知道完了,默默地在心里点了三只蜡烛。妈,我对不起你啊?原谅儿不孝啊。
    
 
第三章 被威胁了
 
    “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好简陋。”陆兴安观察着房间,眉头皱了皱。
    “我又没叫你来。”楚行没好气地看着他,想他是有多霉啊,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人竟然睡在车座下,看来昨晚的感觉是真的,哎,为什么自己没有重视呢?也不会变成这样。
    “姓名。”陆兴安拿起一个本子记录起来。
    “楚行。你呢?”
    “年龄。”
    “24。”
    “性别。”
    “我擦,这也要问?你看不出来吗?”楚行很是无语。
    “性别。”陆兴安又重复了一遍。
    “男。”
    “职业。”
    “汽车维修员。”
    记录好后,陆兴安说话了:“我呢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想让我饶过你也不是不行,只要……”
    “只要……”楚行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后面的话。
    “只要你做我的跟班,服侍我听我说的,就不报警了。”
    “大哥,现在什么社会了,还服侍你,我又不是丫鬟。”楚行白了他一眼。
    “还有理瞪我?信不信我把证据交给警察?你就等着被刑拘吧。”陆兴安找了个勉强能够坐的地方坐下来。
    “别啊,我这不是未遂吗?帅哥,你那么帅的一个人怎么忍心让我蹲牢呢?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孩,你就忍心吗?”楚行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盯着陆兴安。
    “得了,好浮夸的演技。”陆兴安一脸鄙视。
    “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控告你,要么你做我的跟班,要么警察局见。”他翘起二郎腿,嘴里叼着烟,大片大片的烟雾使得他有些朦胧看不真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