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亲爱的别跑+番外 作者:狼伢

字体:[ ]

 
 
 
文案:
 
     这里有斜坡,斜坡上有两个学校,一个叫明贤,一个叫明德。
这里有两个人,两人是恋人,一个叫牙狂涛,一个叫伍巧泽。
稀里糊涂就变成了高中生,鲜明如现实的梦境记忆让这两个应该不认识的人熟悉彼此到好似在一起好久好久的情人一样。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你就只能抓住那个明明不是恋人却就是恋人的手,耍赖道:
“亲爱的,别跑。”
 
温馨小日常,偶尔穿插咆哮版吐槽小剧场,欢快节奏w
 
==================
 
  ☆、01
 
  “叮铃铃……”闹钟才响了两秒,伍巧泽就伸手关掉了闹钟,他看了看日历,嗯,果然今天是开学日。
  刷牙洗脸,换衣服背书包,伍巧泽仿佛是自动一样地完成了这些事,出门前随便吃了点早餐,就晃荡着出门上课了。
  九月的早晨带着热气,伍巧泽伸手挡在额头处,透过镜片看了看天空,再看看街上熟悉到做梦都不会梦到的平常日常,他皱眉想了想,然后还是上学了。
  上学路上有一条斜坡,很长很长,顺着斜坡走上去,就是两所在当地相当有名的高中,其中一间就是伍巧泽所在的明贤中学。
  可能是还算早的关系,斜坡上只有伍巧泽一个人,他慢慢地爬上了斜坡,站在顶端,往下看去,干净的路面上一粒尘埃都没有,简直像是天堂的阶梯。
  接着,伍巧泽看到了他。
  最上边被解开的两颗扣子,略长的杂乱黑发,吊儿郎当的表情,还有宛如模特儿般完美的外形,这个正从斜坡下走上来的男生,帅气得像电影里的男主角。
  然后,他也看到了伍巧泽。
  他停下来了。
  两人一个站在斜坡上,一个站在斜坡中间,隔着斜斜的坡度相互对视。
  “涛!”一个人从斜坡下窜出来,一把扑到男生背上,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斜坡上刺耳极了,“你居然这么早?想我了吧?”
  男生的脸立刻就冷下来了,反手就不客气地把人从背上掀下去。
  “滚!”
  “哎哟!”蓄着一头黄色短发的瘦小男生吃痛地喊道,“牙狂涛!你干嘛!”
  男生冷冷回道:“我说过了,别碰我。”
  瘦小男生嘴角抽搐地看着他,“你他妈还以为我乐意碰你吗?是不是朋友了,还……”
  伍巧泽转身走了。
  似乎这跟自己没太大关系,伍巧泽也懒得再在那里浪费时间。
  只是……牙狂涛?对面明德中学的?
  ※
  午休时间,伍巧泽背起书包,打算回家吃饭。
  正午时分的太阳最火辣辣了,伍巧泽才走了几步路而已,背后就全是汗了。
  走下斜坡,拐个弯,公交车站那里,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等车。看他坐在那闭着眼睛听着歌的样子,伍巧泽就忍不住撇嘴了。
  才多大,就知道耍酷。
  走过去,坐下,伍巧泽也要等车。
  他睁开了眼,转过头来,看着伍巧泽满头大汗的样子,皱眉道:“你不会在学校吃饭就好了?”
  伍巧泽也转过头来,冷淡地说:“同学,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会不会管的太多了?”
  他皱眉皱得更紧了,“你再说一遍?”
  伍巧泽很听话地再说一遍:“同学,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会不会管的太多了?”
  瞬间,他的表情变了,那眼神冷的,都快冻死人了。
  “你再说一遍。”
  伍巧泽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你这人耳朵有毛病啊?说两回了还听不清?”
  他的眼神更冷了,冷得像是南极百米以下的万年寒冰。
  “你、再、说、一、遍。”
  “我……”
  “咿呀。”车来了。
  伍巧泽拉好书包带子,站起来就往车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往回看,他还坐着。
  “走啦。”伍巧泽拉起他,“太阳那么大你不热啊?”
  他没回答,但他顺着伍巧泽拉着他的力站了起来,跟在伍巧泽的背后上了公交车。
  滴了卡,伍巧泽推着他往车的后边走,让他坐在靠窗的地方,自己坐在他旁边,接着,头一挨,靠着他的肩膀就打算睡觉了。
  “我困,等会到了叫我。”
  男生的眼神还是很冷,不过他什么都没说,任由伍巧泽挨着他睡觉。
 
  ☆、02
 
  第二天中午,伍巧泽依然从学校里出来,走到公交车站,他又坐在那里了。
  他又是皱眉,冷冷说道:“你不会在学校吃饭就好了?”
  伍巧泽正要说话,公交车却来了,他也懒得斗嘴了,直接拉起那人,一起坐上公交车。
  公交车咿呀咿呀地晃荡过三个站台,快要抵达第四个站台时,他举起手,拍拍伍巧泽靠着自己肩上的头。
  “到了。”
  伍巧泽没起身,反而更加将自己埋进他的臂弯里,咕哝道:“我妈闭关了,回去没饭吃。”
  “那你想干嘛?”
  “去你家。”说完这三个字,伍巧泽就彻底睡着了。
  醒来时,进入伍巧泽眼里的是一张摆放着电脑跟几本光看题目就觉得艰涩难懂的书。
  自身后有一只胳膊横在自己身上,松松垮垮却又不容拒绝地环绕着自己,让伍巧泽没办法下床。
  慢慢地转头,他双眼清明地看着自己,一点都不像是有睡过的样子。
  “你抬我来这的?”伍巧泽问。
  “你睡得那么死,我只能背你过来了。”他说。
  伍巧泽抬起他拥着自己的手臂,翻了个身后再把他的手放下来,困住自己。
  “我做了个梦。”看着那张熟悉到连闭着眼都能画下来的脸,伍巧泽忍不住伸手抚摸,“梦到我三十二岁了,而且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恋人。”
  他挑眉,“这么巧?我也是。”
  “还有更巧的呢。”伍巧泽用指尖描着他的眉,他的眼角,顺着鼻梁,轻触嘴唇的温暖,“我的那个恋人叫‘牙狂涛’。”
  “是吗?”他专心地看着伍巧泽,眼睛的视线全黏在了伍巧泽的身上,生怕漏过一丝一毫,“那还真巧,我的那个恋人叫‘伍巧泽’。”
  伍巧泽的指尖向下,滑到他的下巴处,细细摩擦,“你说,是我做的那个梦是梦呢?还是我现在在做梦?”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都太真实了,又太虚假了。”指尖回到他的眼睛上,沿着轮廓,绘写他的五官,“我都快搞不清楚现在自己是不是还睡着了。”
  “搞不清那就不要想了。”手臂从背脊向上攀爬,摁住伍巧泽的后脑勺,将人拉进自己,“我想吻你。”说完,他就吻下去了。
  这个吻很轻,轻到好似是在触碰天使羽毛般小心翼翼又万分怜惜;这个吻也很深,深到灵魂深处,一切的心情都无所遁藏,唯有倾泻而出。
  “唔……”跟梦中一模一样的温度和触感让伍巧泽本能地闭上眼。
  嘴巴被撬开了,他的舌头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毫不留情地攫取自己所有的气息,却又在自己快要窒息的瞬间,渡些气到自己的口里,让自己只能靠着充满他味道的气息生存下来。
  他翻身到伍巧泽的身上,小心又强势地压住伍巧泽,使得伍巧泽无处可逃,除了拥紧他之外别无他选。
  这个吻很长很长,直到伍巧泽手脚无力地瘫在床铺上时,他才放开。
  “呼——呼——”伍巧泽拼命地吸气呼气,若不是知道这是他激动难耐的表现,自己还真以为他想用吻来杀死自己呢。
  他的气息也不稳,但比伍巧泽好些,好到还有余力扒开伍巧泽的衣服,埋头在伍巧泽的脖颈,轻轻浅浅地继续亲吻。
  “狂……狂。”伍巧泽呼唤他,虽然迷茫着,但除了他的名字之外,什么都说不出口了,“狂,狂,狂。”
  他开始着急了,手急切地在伍巧泽的身上探索,像是在确认般用力地摁住他,随之而到的吻却温柔到不像话,引得伍巧泽止不住地颤抖。
  “狂……”
  “巧。”回应伍巧泽的呼唤,他依在伍巧泽的耳边,喊出那个梦里叫了无数遍的名字,“巧。”
  沉沦了,两人都彻底沦陷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明昨天才第一天见面而已,却仿佛认识了一辈子一样。
  那个真实得过火的梦,真的……是梦?
  “巧。”凝视着伍巧泽渐渐潮红的脸,他低声说道,“我在这。”
  啊,对啊,他在。
 
  ☆、03
 
  再次睁开眼时,床上只有伍巧泽一个人。他掀开被子,穿上床边对自己来说有些大的拖鞋,“哒啦哒啦”的就打开门走出去了。
  牙狂涛正在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见伍巧泽醒了,招呼他过来。
  “来吃饭。”
  伍巧泽走过去,看了看桌上那些菜,全都是自己爱吃的。
  把人摁在椅子上,牙狂涛塞筷子给他,说:“吃。”
  伍巧泽没动,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牙狂涛看。
  牙狂涛注意到了伍巧泽的视线,还以为他怎么了,问:“身体不舒服?”
  伍巧泽脸红了,但嘴巴却不饶人,“你都没进来,只是摸几下而已,哪里会不舒服。”
  这话说的有些露骨了,说的牙狂涛的眼神都暗了下来。伍巧泽一见到这个熟悉的眼神,立刻知道坏事了,赶紧在他动手前转移话题。
  “狂,你说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会做一样的梦?但要说那是梦,又未免太真实了?感觉好像真的经历了十几年到了三十二岁一样,而且……我们现在好像真的很了解对方了,明明我们应该不认识彼此的才对,可现在却……”本只是打算转移话题而已,但说着说着,伍巧泽自己也糊涂了,困扰了他好几个晚上以至于睡眠不足的问题到现在还没解决,他都快被这个问题给逼疯了。
  牙狂涛倒像是没事人一样,夹了一筷子胡萝卜丝放在伍巧泽碗里,漫不经心地说:“你想那么多干嘛?别跟我说你这两天一到车上就睡着就是因为想这个想到晚上睡不着?”
  伍巧泽横了他一眼,“不是我说你,你未免太粗神经了?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牙狂涛瞟了他一样,“那又如何?想不通的事你就算把头发熬白了还是一样想不通,既然想不通,那有干嘛浪费力气?还不如拿这时间做些有用的。”
  伍巧泽泄气了,抱怨道:“有时候还真搞不懂你们这理科生的想法,什么事都以效率来衡量,太莫名其妙了。”
  “说的好像自己是文科生一样。行了,你就给我消停会儿,好好吃饭。下午要去上课吗?”
  说到这,伍巧泽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第一节课开始的时间了,而自己却还在牙狂涛的家里吃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