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八号风球 作者:卡比丘

字体:[ ]

 
  文案: 
  霸道总裁接手了亡弟养的失明菟丝花的故事。 
 
  Day 0.
  
  香岛的台风天来的又快又急。
  霍长治那一班机在离岛机场落地时,雷鸣电闪打在机翼附近,一条长长细细的蓝白色电光劈在空气层里。
  他抬手关了阅读灯,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霍长治接到医院电话时,正在谈判桌上与人斡旋缠斗,精疲力竭之际,秘书推门而入,说有紧急的事情,必须要他亲自接听。院方告诉他,他的弟弟霍久安在跑全程马拉松时突发急性心肌炎,病情很严重,请他尽快来香岛一趟。
  这一切都显得不真实。
  霍久安与他很长一段时间不曾联系。他们的父母在二十年前就和平分手了,霍长治跟着父亲留在海市,霍久安则是跟着母亲去了香岛。
  霍长治是个性格冷淡的工作狂,几年前母亲去世时,他来了一趟香岛参加葬礼,后来因为公事来过几次,都未曾约霍久安出来坐过,没有料到这次见面,会是这么惊险的状况。
  霍久安比他有人情味许多,与父亲来往的比他勤快,也知道父亲不久前发现恶性肿瘤,做了肺局部切除手术,强烈要求霍长治先不要通知父亲。
  “多事之秋。”
  霍长治心中突然跳出这个词。八月还不到秋天,这雨却让香岛的气温有了秋天的态势。
  机身在降落时剧烈地震颤了几下,重重敲在地面上,滑行时还在左右摆动,旅客们悬着的心也随着飞机落地了。
  
  霍长治赶到仁安医院,霍久安戴着呼吸面罩睡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
  医生简单和他介绍了霍久安的情况,一言概之,情况很不良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霍久安意志力坚强,求生欲强烈,但和死神搏斗,更需要的是他缺乏的那一点运气。到了五点,他醒过来,坚持要见自己的哥哥。
  霍长治穿着隔离衣,走进这个冰冷的病房。
  “哥,”霍久安叫他,声音很微弱,逻辑清楚,“你听我说。”
  霍长治仔细听着。
  “如果我撑不过去了,你帮我做一件事,去找一个叫做许初的人……在海昌大楼B座1603室,一定要快,他一个人出不了门,我要把我的角膜捐给他,”霍久安说得很急,因为探视时间只有短短五分钟,“……你要帮我看着他,看他把眼睛治好……先别告诉我他我……就说我去海外工作了。钥匙,房门钥匙在我包里的内层,我办公室里有一个保险箱,密码ucs85d36,里面有……设计图,你要一起带去,否则……”
  霍长治看着霍久安焦急的神色,最终点了头。
  “谢谢你,”霍久安想伸手握着霍长治,最后只稍稍移动了指尖,方才急切地说了一连串的话,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气力,“海昌……海昌大楼……密码……”
  他想再重复一遍,胸口闷得窒息,只得嘶嘶地吸气。
  “海昌大楼B座1603室,许初,”霍长治替他复述道,“密码ucs85d36,把设计图带去,我记住了。”
  “你要……看着他……”霍久安担心自己说得不够明白。
  “我会看着他把眼睛治好,”霍长治道,“我不会食言。”
  霍久安这才放下心来,整个人都好像耗空了最后一分生命力,手软软地垂在床边,闭起了眼睛。
  如果不是心电仪的线条还一跳一跳,暗示着他的体征,霍长治几乎要怀疑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探视时间到了,护士礼貌地带着他,即将走出重症监护室时,霍久安又叫住他:“哥……帮我告诉他……对不起。”
  霍长治在走廊里等了一会儿,想着霍久安提出的要求。
  都是不难的事情,合在一起就有点奇怪了,霍久安说住在1603室的人叫许初……
  霍长治觉得这个名字有一点耳熟,记不清是哪里听见过,就不回忆了,去看一看便知。
  
  
  Day 1.
  
  2:00 p.m.
 
  霍久安没能熬过这个晚上,九点钟时断了心跳,没有救过来。
  霍长治和霍久安没有许多感情,更像陌生人,因此不过有些遗憾罢了。他联系了父亲,父亲正在从澳洲赶来的途中。
  他把霍久安的后事交待给助理去安排,想到对亡弟的承诺,霍长治去了霍久安口中的海昌大楼,顺道经过霍久安所在的科技公司,去他办公室里取了图纸。
  霍久安怎么也算是公司的一个中层,尸体都没凉透,快节奏的科技公司已经将他的东西都打包完毕,准备还给他的家里人了。他去年获得的设计大奖的奖杯,也被带子捆在打包箱上,再不见放在壁橱里时候的风光。
  唯有他镶在墙里的保险箱,没人知道密码,便无法打开。
  
  霍长治身份和霍久安不同,自是得到了公司老板的热情招待,他没空和他们多谈,开了保险箱,里边只有一份厚厚的文件袋。公司老板原本想阻拦,可对方是霍长治,他不敢开口,只得眼睁睁看着霍长治拿了就走。
  霍长治下了楼,招了辆的士,直奔海昌大楼。
  海昌大楼在佐敦道附近,位置还不错,一栋修了十多年的公寓楼,分A、B两座,密密麻麻排着小小的窗户,一看便知都是狭小的公寓套房。
  B座楼下的小隔间中,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安保人员,驾着老花镜,读花花公子杂志,看到霍长治走进来,将眼睛从杂志上抬起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去:“电梯左拐。”
  霍长治进了逼仄的小电梯,按了电梯上十六楼,1603在走廊的最深处,霍长治看着昏暗的走廊,皱了皱眉,往前走。
  他手里是从霍久安包里取的一串钥匙,霍长治也不知是哪个,都拿了来,停在1603室门口,试了两三个,就开了。
  屋里很昏暗,窗帘半掩着,房子比他想象的要大,约有一百多平米,设计的很简单,房里只有客厅的环灯开了,暗暗的一圈,打在家具上。
  房子里没一处有尖角的地方,全是柔软的弧线,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照理说该是很温暖,却因为昏暗的室内光线,而显得不伦不类。
  
  霍长治脱了鞋,走进去,正站在沙发边打量房间的摆设,背上突然按上了一只手。
  霍长治身体反应迅速地转身扣住了对方的手,往沙发上推过去,对方发出了小声的惊呼,被他按在柔软的座椅上,小幅度地挣扎。
  “霍久安,你放开我!”对方的声音音质很冷,霍长治低头看,被他压着的是一个青年,刘海很长盖过了眼睛,只能看到削尖的下巴和和抿着的唇线,这应该就是许初。
  霍长治松开手,站起来,许初立刻抽回了手腕,霍长治注意到他手腕上绑着一个两指宽的黑色塑胶环,正一下一下闪着绿光。
  “抱歉,我是霍长治,霍久安的哥哥,”霍长治介绍自己,依照霍久安的嘱咐,告诉许初,“他有急事去海外工作了,让我来看你。”
  许初闻言一愣,看不出多余的表情,隔了一会儿,许初发出一声轻笑,道:“海外?”
  “紧急援非,去了通信很差的地方。”霍长治讲起预先想好的说辞,观察着许初。
  许初呆坐片刻,见霍久安不动,起身送客:“看完了,你可以走了。”
  许初没穿袜子,赤足踩在地毯上,他左脚的脚踝上也带着一个闪着绿光的塑胶环。
  霍长治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霍久安和许初的关系似乎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你——”出于对霍久安的承诺,霍长治还想说几句,却被许初打断了。
  “你怎么还不走?”许初突然转过来,跌跌撞撞地推搡着霍长治,要将他推出门,霍长治不明就理地被他推着,接近门口时,突然间,许初脚步一顿,房内响起了警报声,警报声不响,也不快,像是在告诫房子里的人:不要越界。
  许初手上和脚上的脚环也发出了橙色的光,不过他自己是看不到的。
  他往后退了一步,警报就停了。
  霍久安的温和的嗓音从音响里传出来:“小初,不要乱跑。”
  “你走吧。”许初慢吞吞地走回沙发,他穿着宽大的居家服,左脚有些跛,霍长治只能看见他黑色的头顶,头发长了,遮着一半的细白的后颈。
  霍长治皱着眉问:“这是怎么回事?”
  “你紧急援非的弟弟没有告诉你吗?”许初不带情感地叙述,“就是你看到的样子。”
  “我替你报警。”霍长治掏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
  许初好像知道他在做什么,发出一声嘲笑:“霍久安,你这次又是在玩什么,角色扮演?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哥哥。”
  “……”霍长治有点无奈,“你等我一下,我去有信号的地方报警。”
  随即便转身要走,近门口时,突然又响起了警报声,这次的警报尖利了不少,螺旋音撞击着了两人的鼓膜,霍长治退了回来,警报依然不停,他靠回许初身边,大声问他:“怎么回事?”
  许初捂着耳朵,一脸难受地摇头。
  过了一分钟,警报声才停。
  “小初,为什么要带别人回家呢?等我回来。”
  霍久安的声音又传出来。
  霍长治看了许初一眼,深感自己低估了弟弟的变态程度。
  “我走出去会有什么后果?”他询问许初。
  许初微微一扯嘴角:“高压电击,不会致死,可能会失禁,你可以试试看。”
  “好了,现在我也出不去了。”霍长治有些后悔替霍久安办这份差事,他以为最多是两个小时的事情,连助理都没有知会。
  等助理发现他失踪,到报警,再到警察找到他们,至少也得一两个整天了。
  许初不接他的话,坐在沙发上,蜷着身体靠在柔软的皮椅背上,手放在玻璃面的茶几上用指尖敲击,发出脆响声。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许初道:“霍久安这走的真够急的,什么都没告诉你。”
  霍长治突然想起自己包里的图纸,便取出来,他告诉许初:“他给我留了一份图纸,或许建筑安保系统的设计图。”
  
  3:30 p.m.
  
  霍长治把图纸摊开在餐桌上,是两张A0图纸和几张A3,扫了一眼便犯了难,霍长治是学金融的,只懂得看最基本的电路图,像这么复杂的图纸,他就完全抓瞎了。
  许初听着霍长治突然没声了,问他:“你不会是看不懂吧?”
  “……”霍长治很难得地有些尴尬,“我不是工科出身。”
  许初磨磨蹭蹭站起来,挪到霍长治边上:“我懂,你说给我听。”
  霍长治看着纷繁复杂的线路,不知从哪开始说。
  “不,我还是要先确认你不是霍久安,”许初改变了主意,后退一步,“万一你是霍久安,装别人来骗我,我这么认真读图,不是很可笑吗?”
  霍长治公司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决策,眼下被锁在房里,身边还有个瞎子一直说自己是霍久安,这才是可笑。霍长治不耐烦地抓着许初的手摸自己的脸:“那你确认吧。”
  “你干什么!”许初缩回手。
  “盲人不都是这样?”霍长治见许初还不配合,压低了声音,怒气涌上来,大有平日里训斥下属的架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