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抚养 作者:糖炒年糕

字体:[ ]

 
文案:
 
     文案3.0
 
挣扎版:
 
北溪山的普通村民张措捡到了一只狗崽
 
这狗崽通人性,想不到还能变成人(づ ̄ 3 ̄)づ
 
 
狗崽说自己是狼∑( ° △ °|||)︴
 
建国后狼都成精了∑( ° △ °|||)︴!
 
怎么办,人妖恋犯法吗→_→
 
文艺版:
 
这百年,待你而活。
 
后来有许多次,我都被张措这样塞进怀里,张措问我后悔吗,我其实不太懂后悔到底该是何种情绪。
 
但我时蒙,这百年来,最无法也不能后悔的事,便是在寒冬腊月的雪天里,在奄奄一息时,被张措抱进怀里。
 
忠犬励志攻X小心眼狼妖受
 
食用指南:
 
1、受通常正太体型,身高不过一米二,能恢复成人一米八。
 
2、妖怪受没有乱七八糟的法力或者异能,只是为了变大变小,恢复原形能咬人,就酱
 
3、或许有虐,上一人称主受,下换上帝视角,前排先提醒,总体温馨
 
4、非恋童拜谢,四体型依次:幼狼,孩童,成人,原型
 
5、脑洞清奇,画风梦幻,结局有毒
 
6、文案废挣扎起来自己都害怕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乡村爱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措,时蒙 ┃ 配角:张顺,纪离,袁馨 ┃ 其它:现实主义的童话,狼妖
==================
 
  ☆、初遇
 
  我醒来那天天上正下着大雪,山林四处都掩盖在白茫茫的雪中,冰冷的扑在身上,积了一层又一层,我尝试着动了动前肢,才发现自己还是幼狼原形,连发出的求救声也是细碎的,不那么有气力。
  我睡了多久?爹娘呢?哥哥呢,小青他们都去哪儿了?
  我拼命刨动两条前肢,太久不进食,大脑发蒙,没刨动几下,浑身便跟散了架似的。我默默地藏在雪跺中,想等力气恢复些再继续。我不能一直呆在这儿,我要去找我的家人。
  我记得爹娘将我藏起来,然后喂了我大堆丹药,爹化成原形,娘在一边紧张地催促他。我看见远方漫天火光,那是家的方向,我问爹发生了什么,爹不说话。
  娘久久地叹气,她说:“墨狼族,没了,时蒙,好好活下去。”
  墨狼族,没了?
  我不太懂她的意思,但火光映天,天将黑时,爹娘抛下我离开了。我只记得意识消失前,眼睛眯起只剩条缝儿,抵不住铺天盖地困倦的睡意,爹娘的身影就消失在层层山林草木后。
  我好饿,也好冷,身上的皮毛在寒意前不堪一击。我枕着雪堆,幅度甚微地滑动两条后腿,但似乎被冻得麻木了,我甚至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天地只余一片白茫茫的幻影。
  在我想要放弃时,我看见了一个男人,他着装奇特,佝偻着脊背,肩上压了一捆干柴,柴上积雪。我尝试着朝他叫了两声,那人类看上去很年轻,两只不算白净的手紧攥肩上的带子,似乎很害怕柴火哗啦散架。
  他长得也不难看,眉目硬挺,也许常年劳作使他看上去充满力气。至少不像我现在这样,饿得一动也不能动。我呜咽着叫两声,男人注意到了。
  我能想象到自己大约只余两只眼珠在雪跺外骨溜溜地转,他加快步伐朝我走来,我估量着他的距离,猜测能否将他一击毙命。我是妖怪,我要吃人,人的血肉是最好的恢复力气的食物,如果幸运的话,我还能重新化为人形。
  有人的身体,也方便掩藏自己。
  男人朝我疾步走来,走得急,还趔趄了下,我紧紧盯住他,越来越近。他大约嫌柴火碍事,将那团看上去不轻的东西卸下来,然后小跑着到我身边。
  那一瞬间,我已经计划好了,将他扑倒,然后露出我引以为豪的獠牙,狠狠扎进他的脖子。
  但我没想到现实会这么残酷,男人刨开压在我身上的、犹如五指山似的雪丘,我拿爪子扒拉他的衣领,拼命要凑上去咬住他的咽喉。男人以为我不过是开玩笑,但我那微如蚍蜉的力气也的确像开玩笑。
  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尽管我一点也不想承认。
  我竟然被一个人类抱在怀里,他以为我向他撒娇要蹭他的脖子,他还主动的低头让我的脑袋能贴近他的脸颊。
  我听得懂人类的语言,人类总以为我们听不懂,他们一定不知道,当他们商榷今天要到哪里打猎时,我的家人就会在那块地安排最机敏的狼做斥候。我听见过许多人类的事,比如十里秦淮,比如西窗剪烛,又比如死生契阔。
  我喜欢他们徒劳伤感的凄美爱情,我听过梁祝化蝶,我喜欢他们晨起征铎,我知道什么叫流落异乡。以前我偷偷溜进私塾听老先生讲课,人间小孩还以为我是小狗崽,但我是一头狼,墨狼族族长的孩子。
  所以我听懂了男人说的话,和我曾经听过的话似乎不太一样,但这不妨碍我摸索出他的意思,他说:“你怎么跑到野山林来了,天正下雪呢,可别冻坏了。”
  我不知道要不要向他解释,我刚醒来,并且完全不明白为何身在此地,我也是一头雾水。他将破旧的染了油印的外衣解开,然后把我塞进他怀里。
  后来有许多次,我都被张措这样塞进怀里,张措问我后悔吗,我其实不太懂后悔到底该是何种情绪。但我时蒙,这百年来,最无法也不能后悔的事,便是在寒冬腊月的雪天里,在奄奄一息时,被张措抱进怀里。
  人类的怀抱比想象中还要温暖,我趴在他的胳臂中,泄气地想,下次吧,等我恢复了,立刻吃了这个人类,我要攒够气力,找我的爹娘。
  男人返回去重新将他的柴火扛在肩上,加了一个我,这使他的行动不那么方便。他缓慢而坚定地行走着,我能感觉他沉稳的步伐,和小心翼翼地,将我揽进他外衣中的轻柔动作。
  就好像,他怕自己过于坚硬的骨头硌到我似的。
  我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的这份好意,尽管他并不知道我更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我说过了,我是一条狼,墨狼族族长的孩子。
  我天生野性难驯,就算我爹曾说过我是他们中最像人类的狼。我讨厌他们这样说,尽管我喜欢往私塾跑,喜欢跟在人间孩童后和他们追逐玩闹,喜欢在收割庄稼时用嘴拾捡他们遗留在身后的稻穗。
  我是一头狼,却向往人间。
  但我一点也不想,根本不想,与人类有丝毫相似。
  我的皮毛隔了层衣料紧贴男人的腹部,那里似乎烧着一团火,太过于温暖,我不由自主地蹭了蹭。他好像察觉到了,便又收拢胳膊搂紧了些。我在心里默默地长吁了口气,昏昏欲睡。
  我再次醒来时,身边正燃着一盆炭火,我的身体被裹在泛着霉湿气的被单中,没有男人的身体温暖,我悻悻地想着。炭火烧得正旺,我没见过这种玩意儿,一个,恩,怎么说呢,放大的铁碗,然后几块黑乎乎的东西灼灼发热。
  下面铺了厚厚的燃尽的灰。
  我抬起脑袋打量四周,很奇怪的建筑,墙还是泥土做的,墙根处刷了□□。头顶吊着倒葫芦似的东西,我发现透明的那层下几根丝线在发光,昏黄的光。有些刺眼,我收回视线,我身下的床贴墙放着,床边安了扇不大的窗子。
  稍微再抬抬头,便能看见外边的竹林,残叶枯黄。
  床脚正对着一台箱型的玩意儿,仔细看,能从上面看见倒映出的自己。人类喜欢用这种效果不怎么样的大镜子了吗?我百无聊赖地想着,一边逡巡四周,房间狭小,矮桌子,几把木椅,乏善可陈。
  肚子好饿。
  我努力扒开裹得严实的被子,踢踏四肢要蹦下床,没想到,贴了画像的门开了。我看见先前捡到我的那个男人,他在门口顿下步伐。有人叫他的名字:“张措!明儿来帮三婶粉个墙,我那儿子不成器,老在外面混不回家,家里没个男人,哎!”
  原来他叫张措。
  这么想着,前肢不稳,扑通滚到床下,骨碌跌进地面,离火盆不过小拇指距离。我面朝上望着天花板,看见几根横梁孤单地架着,房顶挂了干玉米和很少的腊肉。我想吃肉,我觉得肚子似乎更饿了。
  没想到张措比我还着急,虽然我不知道他在着急什么。他三步并作两步走来,把端着的瓷碗搁到矮桌上,将我从地上捡起来,左右翻滚似乎在检查什么。我睁大眼睛看他,不明所以,他想做什么?
  想取我的皮毛,正在研究从哪儿下手合适么?
  我挥动四肢拼命挣扎,我应该相信爹的话,人类都用心险恶,他们从来不会对我们心存善意。张措比我更有精神,他力气也大,强制镇压了我的反抗,我瞪圆了眼睛看他,我想说放开。
  但张嘴便是细碎的不成调子的呜咽。
  我悲哀地想,刚醒来就要被人活剥,时蒙,你真真倒霉到家了。
  所以张措接下来的做法,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只好将它理解为,将我喂得油光水亮,才能剥皮卖个好价钱。
  张措抱着我坐到矮桌前,然后端起之前的瓷碗支到我的嘴边。我低头看了看,一碗稀粥,我猜里面也没有几粒米,清水似的能见着底,水面飘了几粒绿豆。我咽口唾沫,扑上去伸舌头大舔特舔。
  我本应是一头骄傲的狼,应该咬断身旁这人的脖子,饮其血食其肉,但我太饿了,只得先狼吞虎咽吃光他端来的粥。张措轻抚我的脑袋,有些搔痒,我抖了抖脑袋,想示意他拿开手不要再摸了。
  进食时抚摸我的毛只会让我不舒服。
  但张措显然不知道,他仍然固执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抚着,我没什么多余的闲工夫搭理他,实际上,我只顾得上舔干净瓷碗。
  我是一头狼,但我太饿了。
  张措拎着我的脖子将我提溜到半空,我并不恐高,于是摇晃着下肢和他对视。张措眼里神情中满是笑意,他问:“吃饱了吗?”
  你在搞笑吗?
  你给一头吃肉的狼一碗水,然后你问他吃饱了吗?
  我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索性撇开脑袋不理他。张措大约敏感地察觉到我的意见,他笑起来,连带着声音也是温和的,他抵住我的鼻子,逼我和他对视,我忍不住眨了眨眼。
  张措笑道:“家里米不多,存粮都在我爸他们家呢,我明儿上街买些,今天先将就。”
  这还差不多,我点了点头,不过有肉就更好了。张措一愣,眼里闪过讶异,奇道:“你能听懂我的话?”
  我再次点头,张措喜不自胜,脸上的笑容扩大了,抓着我放到怀中,傻乐道:“挺聪明的小狗崽。”
  我其实,也不得不,再次强调,我是一头骄傲的狼。
  可这个叫张措的男人似乎不知道,他捡了一头狼,而我还想吃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坚决不坑!坑了直播吞仓鼠!吞仓鼠!
 
  ☆、这人
 
  天很快黑下来,我缩在被单中,张措坐在煤油灯下翻看着什么。冬夜里寒冷侵蚀骨髓,我百无聊赖地用爪子划拉床单,没多久便划出长长的几根布条。我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床单下铺了厚厚的稻草。
  稻草下一定是孤零零的床板,我挥动两只前爪,接着往下刨,果不其然发现了几条横竖铺成的木板,拿鼻子一嗅,还能闻见发霉的味道。这让我觉得不太舒服,我们墨狼族化为人形时,也喜欢像人类一般,睡在金丝纹云锦被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