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对不起,我污了! 作者:弯弯酱

字体:[ ]

 
【文案】
表面强势实则痴汉金主攻X表面缺心眼实则就是缺心眼明星受
白岑:别人包养有车有房有钱!为什么我除了帮你养狗就是给你收拾情债?
何睿祺不解:我什么时候说过包你了?
白岑:你提裤子不认人……
何睿祺痛心疾首:谈恋爱就谈恋爱说什么包养啊,年轻人思想不要太龌龊,能好好做个社会主义接班人吗?
白岑:对不起,是我太污了!
【最终,白岑卒——于何先生床上】
 
 
 
好好谈恋爱的文,甜甜甜~
1~2日更 有事请假 不坑 欢迎美少女!
脑洞大过天,各种神转折~
流水账小白文,喜欢就收藏一下啦√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甜文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岑、何睿祺 ┃ 配角:段涵、林楚、江冬晨 ┃ 其它:
 
==================
 
  ☆、第1章 一见误终身是什么鬼?
 
      摄影棚内,镁光灯交错。
  “好……对……就这样,灯光再调强一点!”
  段涵是一名新锐摄影师,为人及其挑剔严苛,在他的镜头下就算是对一根头发丝儿不满意,都要全部重新来过,简直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可是现在……
  他看着白岑360度无死角的颜,吞了吞口水,小心地问摄影助理:“他真的不是签约艺人么?”
  助理摇摇头:“他只是兼职拍平面广告的。”
  “兼职长成这样简直有辱职业道德!”段涵声音拔高,愤恨道:“比冯巩变成外卖小哥到我面前送盒饭还要惊悚!”
  “啊?老大,你的意思是说白岑长得像冯巩?”被吸引的灯光师凑上来不解。
  “……”
  于是等到白岑第二天来到工作室,完成剩下的广告任务时,就看到团队的众人纷纷跑到他面前打小报告:“小岑岑~新来的老大说你长得像冯巩!”
  白岑大二就在这个工作室兼职拍广告了,加上本人颜好,性格乖,团队的人都很喜欢他。虽说白岑本人并不自恋,但是从小到大也是接受着众人惊艳的目光长大的。现在难免心情有点委屈,嘴角向下,皱起眉头,无辜的看着众人。
  众人捂住心脏狼嚎“小岑岑不哭!来爸爸怀里!”“麻麻love you啊!”“小岑岑别这么看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救救我!BBU!”“我们爱你一辈子啊!”
  小岑岑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新老大是坏人坏人……大野狼大野狼……扎小人扎小人……
  在这样的怨念之下,段涵一整天都觉得非常的不舒爽,背后老是凉飕飕的,好像一直被人看着一样。他转过头,众人皆是该干嘛干嘛,都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大概是自己敏感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白岑站在段涵面前,有点郁闷:“他们说你觉得我像冯巩。”
  段涵脸黑:“……”
  团队众人搬道具的搬道具,收拾布景的收拾布景,耳朵却竖的跟苏格兰牧羊犬似的,一边时时刻刻关注那边的动态,一边窃窃私语。
  “小岑岑会被大野狼攻了吗?”
  “大野狼看上去更像傲娇炸毛受好吗!”
  “那你是说小岑岑是……攻?”
  “……”
  一群人心里呐喊:苍天啊!你说两只受能有什么前途!
  “这……是个意外。”段涵适时转移话题:“你没和天睿娱乐签约吗?”
  “没有。”
  “为什么?”
  白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大概因为我长得像冯巩吧。”
  “人家冯巩还上春晚了呢。”段涵有意要和他斗嘴。
  而白岑只是笑笑,见好就收,眼睛亮亮的看着段涵。段涵被他看得一怔,不得不承认,白岑是至今唯一一个他觉得长了双杏仁眼还一点都不娘的男生。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干净、清新的味道。一张脸虽然好看到让人惊艳,却并不惹人嫉妒。五官立体却少了些深邃,笑唇一勾,完全给人一种温暖无害的错觉……
  “喂……行,等等我带工作室的人一起去。”段涵挂断了电话,吼了一嗓子:“来来来,快点收工,咱们大BOSS请你们去喝酒。”
  整个团队欢呼起来,手脚麻利地做最后的收场。白岑本想默默溜走,奈何陈姐眼疾手快,长臂一勾把白岑圈在怀里,脸上绽放了母性的光辉:“小岑岑不许跑!一起去!”
  天睿集团涉及房地产、娱乐传媒、电子商务等各种不同领域,尤其是娱乐传媒在A市称得上是龙头老大。天睿娱乐旗下的艺人几乎每年都要将年度娱乐盛典奖杯的半壁江山收入囊中。
  何睿祺年纪轻轻就从他父亲手里接手了三分之一的集团股权,成为了集团的总经理。今天是他三十岁生日,助理早就帮他包下了A市最为奢侈豪华的宴会厅,社会各界名流在聚光灯下觥筹交错,他自然是被灌了不少酒。
  宴会结束后,和几个朋友续摊。此刻,他半倚在Secret Bar的包厢沙发上,卸下了平时冷冽的伪装,眼神微醺的看着前方并无焦点……
  一干人在吧台问何睿祺的助理kate:“少爷今天心情不好?”
  Kate是个可以把嗑瓜子当成吃法国大餐一样优雅的女人,也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在何睿祺低气压状态下还不瑟瑟发抖的助理。早就被当做铜墙铁壁金刚心的存在。
  她优雅的弹了下刚嗑完的瓜子壳,扯了下嘴角:“欲求不满罢了。”
  “少爷这次空窗期也太久了吧,难道陷那楚辞身上了?”
  公子哥们一听这话全都嘿嘿嘿嘿的坏笑起来。像他们这种从小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男男女女前仆后继,逢场作戏,谁不想从他们身上捞点好处?
  又有谁会用真心换真心?
  江冬晨凑上来不以为然:"陷个屁,那楚辞也就一包养的小情人,各取所需罢了,除了萧安,我还没……啊!kate你踩我干嘛!"
  kate看着喝多了口不择言的江冬晨,抿嘴不语。
  谁都知道,何睿祺的禁忌:萧安,提不得,碰不得,更是调侃不得。
  公子哥们担忧地瞄了一眼在在沙发上的何睿祺,确定他没有听到才开始打哈哈。
  “没事没事,要再不包一个得了。听话、省事,省得花了心思养了狼崽长大了还被反咬一口。”
  意有所指,昭然若揭。
  “就是啊!他这几个月回回聚会看到我带伴那眼神都跟阉了我似的。单身狗,怪我咯?!”江冬晨醉醺醺的又上来作死。
  "哼。"kate冷笑一声,朝江冬晨伸手恶狠狠的比了个六,恨不得把两根手指头插进他鼻孔里,"我已经连续加班六百天了!各位!"
  众人齐声"哇哦~",然后纷纷表示我敬你是条汉子!
  Kate妩媚一笑站起身,包臀的红裙衬着惹火的身材,表情却瞬间变得像董存瑞炸碉堡一样英勇正义:“同志们,不要急,有句老话说得好。”
  众人期待:“啥?”
  “人贱自有天收。”
  “……”
  何睿祺对于吧台那边的骚动一清二楚,懒得计较罢了。三十而立,声色犬马,可是却连个可以念想的人都没有。心里空落落的,只想一杯一杯把胃给堵住。
  于是,等到段涵一帮人到包厢的时候,就是吧台那儿一群人聊的热火朝天,何睿祺独自靠在沙发上晃着酒杯,面无表情。
  像个弱智。段涵内心腹诽。
  好像装了雷达一样,江冬晨在一群人中迅速感知到了段涵的位置,发起了酒疯。
  他朝段涵做了一个标准的绅士鞠躬,然后颇有气势的大喝一声:
  "段老二!"
  吧台的一群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自然知道这个外号,个个笑的乐不可支。
  而工作室那边不明真相的众人,齐刷刷地低头,向"老二"敬礼!
  段涵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下意识的并拢双腿,拿手遮住裤裆。
  这画面真是……娇羞无比啊~
  白岑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好奇的心痒痒。在人堆里窜出了脑袋,东看看西瞅瞅。正值冬季,他头戴绒绒的帽子,身着厚重的白色羽绒服,再配上这张精致的脸,立即捕获了公子哥们的目光。
  "弟弟!到这来!"
  "我先!"
  "我先!就是我先!"
  kate:"有仁有朋友,好丽友好基友~"
  "……"
  一直没有开口的何睿祺,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声音低沉地说:"别废话,都到这来。"
  听到这声音白岑一惊,然后看了他一眼,呆住了!心里抑制不住粉红色泡泡"噗噗噗"的往上冒。
  嗷嗷嗷嗷嗷!野生低音炮一只get!
  嗷嗷嗷嗷嗷!这颜值也太逆天太符合我审美了!
  于是声控加颜狗白小岑激动的蹦蹦跳跳,第一个跑过去靠着何睿祺坐下。
  公子哥们心想这孩子可不像表面那么单纯,肯定是个人精,一眼就看出谁是这场子最有能耐的主。冷不防却听到他说:
  "陈姐陈姐,快点帮我合张影!"
  白岑一边把手机递给陈姐,一边在何睿祺旁边乖乖巧巧地比了一个"耶"的姿势。
  这是拿咱家少爷当旅游景点了?就差在脑门上写一个到此一游了啊喂!
  kate为了维护自家老板的颜面,严肃表示这只是犯蠢的吸引。
  而公子哥们面面相觑,心里却迅速把白岑身上"人精"的标签撕了,郑重其事地贴上"缺心眼儿"。
  被当做旅游景点的何少爷却不怒反笑,仔仔细细地打量起白岑来。
  白白的……毛茸茸……好熟悉……
  兴许真的是醉的厉害,他只觉得眼前的身影都重叠在一起,晃来晃去的,真烦!
  何睿祺稳了稳身子,定睛一看,"啧"了一声,一把搂过白岑的脖子,把他往怀里带,抱了个满怀!
  微微的酒气,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的胸膛把白岑弄得彻底呆住了,还有那只搭在他腰上的手,居然变本加厉地慢慢抚摸他的背……
  这算是调情吗?想到这白岑的脸腾的一下红了,用力推开无缘无故抱住他的男人。
  何睿祺察觉到怀抱里不安分的物体,下意识地揉了一把他的脑袋:
  "怪怪,别闹。"
  白岑愣了一下,用眼神询问。
  一直看着老板耍流氓的kate,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难得柔声说:
  "那是老板家养的狗。"
  "……"
  "是只萨摩耶。"
  "……"
  男人的力气太大,推也推不开,动也动不了,白岑苦哈哈着一张脸:"我刚刚还以为一见误终生什么的……"
  大家都被他逗乐了,说:"那现在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