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倒是把老子追回来啊 作者:贺一天

字体:[ ]

 
文案:
 
     “章简,老子就这么点真心,全给你一人了,你特么还能给老子往地上扔。老子陪了你五年,他回来你还是头也不回的跟他走,我说你这人是特么的没长心吧。”
 
   向淮林两条长腿交叠着放在茶几上,慵懒的靠在沙发里抽着烟。
 
   烟雾缭绕,章简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微微颤抖的手指还是出卖了他所有情绪。
 
   张扬放肆的向二少在他面前永远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懒散样子,人前骄傲得像只孔雀,在他面前却总是妥协的那个。
 
    人这辈子总得兜兜圈子才知道自己爱谁。
 
    章简当年走的多痛快啊,那你知道自己走错了后悔了要回来的时候,你还找得回来吗。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向淮林,章简 ┃ 配角:宁贤城,李豫川 ┃ 其它:先虐受后虐攻
==================
 
  ☆、第一章
 
  “上次那合同直接拿给王秘书,还有啊晚上跟陈局的那个酒桌儿你帮我推了吧,说我家宴实在脱不开身下次一定当面赔不是…..”
  向淮林噼里啪啦的交代了一堆,也不管人新到的小助理听清了没有就拿了车钥匙闪人了,完全不理会小助理在身后无助的呼唤。
  “向总….那…..那一会儿李少不是要来找您呢…..”最后小助理只能不甘的对着向淮林消失的背影喃喃,却被身后传来的哼笑吓了一跳。
  得,说谁谁到,身后这一脸嘲讽的可不就是李少么
  “你家向总今儿个可赶着回家陪媳妇儿呢,啧,还是太高估他了….你明儿把这个交给他就成,早点儿回家哈。”说着撂给小助理一串钥匙晃晃悠悠地走了。小助理边脸红边细细体会李少刚才说的话
  …..向总….结婚了啊…..
  这边儿向淮林刚到家,蹑手蹑脚的开了门先把脑袋往屋里探,灯开着啊,人呢?
  正想着就被人领着领子摔在了沙发上,紧接着一个修长的身子就压了上来,章简黑着张脸冷声质问“昨天你在哪儿睡的?”。
  向淮林其实已经冒了冷汗,但还是佯装轻松的调戏道:“嘿呦这谁家的小醋壶啊,昨儿我不在没睡好觉吧,看看这脸色差的,我给你说啊..嗯..”剩下的废话被章简生硬的堵了回去。
  向淮林不禁发出了一声闷哼,这个明显带着惩罚性质的吻几乎让向淮林窒息,他伸手推了推章简结实的胸膛,却被章简捉住手腕按在了两侧。
  似乎十分不满向淮林的抗拒,章简照着那被自己吮的红肿的唇不轻不重的啃了一口,听着身下这个张扬的男人吃痛的呻*吟觉得格外舒心。直到向淮林被吻的晕都转向章简才松了口,抬手擦去身下人唇边晶莹的液*体,拇指细细磨砂着水润红肿的下唇接着问:“这回说吧,昨天在哪儿睡的?”
  向淮林忍不住低声骂了句cao,喘着气嚷嚷“我说…你…你丫啃都啃完了…怎么还没消气儿呢。”看着章简稍有好转的脸色又有变阴的趋势,立马又伸手勾了章简的脖子讨好道:“诶诶瞧你这小暴脾气我这不正跟你解释呢么。上次在南海买的那块地不是出了点问题么,李豫川那小子联系了土地局的人一起吃饭,那刘局长都亲自来了我不去能行吗,这可说不过去不是?你也知道我这段时间就忙南海那边的事了…..”
  “说重点!”
  “喝大了被李豫川那傻*扔酒店住了一晚上。”向淮林看着章简的眼睛说的无比认真。
  知道章简接下来的套路向淮林十分自觉的继续招供
  “手机没电了李豫川那小子记恨我上次在秦扬的场子上拿他当酒不给我借电话还有土地局那几个老头实在太特么能喝了卧*槽。”
  章简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向淮林紧张的大叫“真的啊!不是你相信我!句句属实啊老婆!”
  “那怎么不用酒店的电话?”
  趁着向淮林愣神的时候章简低笑着在他微张的嘴上啄了一口,抱起向淮林往卧室走去
  “所以不原谅你。”
  回过神来的向淮林着急地大喊“我那不是喝醉睡着了吗?!卧*槽章简不带你这么….嗯….啊啊轻点…艹都说轻点…嗯…”
  完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章简看着趴在床上缓不过劲儿来的向淮林笑的很开心。
  亲昵的拍了拍向淮林白里透红的小脸下床穿上了衣服问道“饿了吧,宝贝儿想吃什么啊?我今天买了点鸡脯肉给你煮咖喱吧,这个做起来也快点儿。”
  说着弯腰亲了口向淮林的侧脸,神清气爽心甘情愿的去厨房煮饭了。向淮林听着章简声音里都透出的愉快心口暖的发烫。
  
 
  ☆、第二章
 
  向淮林躺在床上听着厨房传来章简熟练的切菜声,回想着第一次见到章简的情境。
  那是他们还都是刚上大一的毛头小子,向老爷子不好崇洋媚外那一口,任由向淮林报了本地的大学。
  B大算是全国的名牌大学,但皇城根下长大的□□们还是出国镀金得多。所以向淮林和李豫川放在B大也算是半个名人。
  那时候金融系和管理系的一场篮球赛打的轰轰烈烈,直到现在也时常被B大的后辈们提起。
  那时候向淮林一米八几,是管理系的主力。还剩最后30秒的时候队友把球传给了向淮林,按说向二少运的球可是很少有人能拦得住,偏偏那天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不但截住了向二少的球还差点把向二少撞得飞出去。
  场下爆发出热烈的尖叫声。但对方截了球后没有上篮也没传给队友,而是扶住了险些人仰马翻的向淮林。对方身上清新的沐浴露味儿让向淮林一瞬间有些愣神,这时哨响,管理系最终一分只差输给了金融系。
  “cao的。”向淮林低骂了一句,推开对方扶着自己的手,边扯下身上被汗水浸透的球衣边晃晃悠悠的往场外走去。
  白皙的皮肤渗出细密的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腹肌匀称结实却带着些柔美的感觉,场下的气氛随着向淮林骚包的动作再次达到了□□。向二少却还嫌不够似得,笑着将手里的球衣扔向了观众席,在女生们更加凶悍的尖叫声中和队友们勾肩搭背得离了场。
  走了没两步向淮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那个截了他球的金融系男生说道:“唉那边的,对就你,球打得不错,什么名儿啊。”
  章简正低头收拾包,听见向淮林问他,便抬头笑道:“我叫章简。”
  完全没注意到向二少被他这个笑容闪的晃了又晃。
  向淮林不是没见过好看的男生,这些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太子爷们中有专门好这口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跟那些狐朋狗友们去了夜店来了兴致点两个小鸭子消遣的事向淮林也不是没干过,但不得不说跟章简比起来那些个倌儿们都算不上事儿了。
  那时的章简长得确实好看,但让向淮林心颤的却是他那份干净。黑曜石般的眼睛,皮肤白但不像向淮林白的那么不健康。
  李豫川总嘲笑向淮林死人白,宽肩细腰,那时的章简和向淮林差不多高,只是后来章简继续抽条向淮林却再没怎么动静,以至于现在比章简足足矮了半个脑袋。
  从那以后向淮林天天拉着李豫川往学校食堂钻,委屈我们极度挑剔的李三少吃了半年的食堂,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那时章简只要去食堂就一定会看到这样的景象,李豫川在女生们小心又仰慕的眼神中冷静的嚼一根胡萝卜然后把嚼一半的胡萝卜吐进垃圾桶开始嚼另一根芹菜,向淮林则嘴里含着一整块排骨含糊不清但声音洪亮的喊自己的名字。
  总之各种“巧遇”之下向淮林总算和章简成了朋友,却没注意到章简身边一直带着另一个不怎么起眼的男生——宁贤城。
  当初章简也只是介绍说这是他高中就玩得很好的朋友,向淮林虽然发现章简对这个朋友很照顾但一直没怎么放心上,只是觉得这该是章简很好的朋友那自己也该多关照人家。
  于是给章简提夜宵的时候会顺带给宁贤城拎一份儿,章简帮宁贤城进学生会拉票的时候他没少请学生会的人吃饭,章简想给宁贤城买他喜欢的匡威限量但店里又缺货的时候向淮林开一夜的车当免费的调货员,第二天高数测试交了白卷儿…..于是大二的时候章简跟宁贤城表了白宁贤城也没拒绝向淮林功不可没。
  
 
  ☆、第三章
 
  第二天向淮林揉着腰走进公司,小助理赶紧递上茶开始报告今天的行程:
  “向总您前天午饭约了盛华的张总今天张总回话了,下午王总约您打球还有…..”
  小助理念了两页纸脸不红气不喘可见素质过人,临了递给向淮林一串钥匙,道:
  “这是昨天李少来交给您的。”
  向淮林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小助理轻轻带上门出去。
  向淮林看着桌子上的钥匙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心说李三儿行,交代的事儿这么快就办好了。
  他和章简现在住的那所公寓是向淮林他妈留下的,小区环境设备物业服务那是没的说,这么多年向淮林住的称心如意,就是离章简上班的地方太远了。
  毕业后向淮林理所当然的帮家里打点公司,向二少确实也有这方面的天赋,干了4年掌握了不少人脉资源,便从家里出来以自己的名义重新注册了公司,两年时间内将这个小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颇具规模。
  尽管向淮林的父亲和大哥都是京城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大家冲着这点也要对向淮林关照几分,但没人否认向淮林虽年纪轻轻但行事果断目光毒辣,确实有点儿手腕。
  向淮林在章简上班的地方重新置办了一套公寓,去年才完工的高档小区,现在还没什么人落户,倒也图个清静。
  这不,晚上一开完会向淮林就急着去跟章简邀功了。
  他把车开到楼下,看见家里亮着灯,脑子里立马浮现出章简穿着家居服低头切菜的勾人样子。
  向淮林嘿嘿笑了两声掏出手机拨章简的电话,没过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章简温润如玉的声音,只是话却说得不怎么温柔:“向淮林,老子可是米都下锅了,你敢说个不回来吃了试试。”
  向淮林黑着脸扯了扯嘴角,道:“吃啊谁说不吃了,不过不是现在,你赶紧把手里的活先放一放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赶快下楼啊别换衣服了。”
  “你意思是你现在在楼下了?”
  “是啊你赶紧的啊别墨迹,这儿可不让停车。”
  不一会儿章简就下来了,果然身上还穿着家居服,怎么看怎么贤惠怎么看怎么顺眼,向淮林越看越舒心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口白牙笑的像个傻*。
  章简一上车白了直冲自己傻乐的向淮林一眼忍不住笑着挖苦道:“把您那嘴牙收一收成么,就这么咧着不酸啊。”边说边系上了完全带。回头看见向淮林一手开着车一手支着脑袋,精致英俊的侧脸在斑斓的路灯下美得像幅画。
  但章简现在可顾不上欣赏这美人香车图,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凑近向淮林,修长的胳膊环过向淮林前胸像是将人整个半圈在怀里,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明显僵了僵,于是强忍着笑意,故意严肃地说道:“给你说了多少次了开车的时候把安全带系上,非得我揍你才肯听是吧。”说着吧嗒一声替他扣上了安全带,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向淮林居然老脸微红,但嘴里还是一贯的狡辩:“系着呢系着呢,你的话我那句不当圣旨似得听啊?今儿不是见着你高兴给忘了么,平时绝对没有这样的事儿。”
  章简看着向淮林认真的侧脸心想,这个男人总是像哄女人似得哄自己,每次做错了什么事,自己还没逼供呢就紧张的不得了,丫的真把自己当他老婆了啊,明明床上自己才是上面的那个啊,但章简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很喜欢向淮林哄自己时那种“我家宝贝儿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无赖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