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叔,爱我吧!+番外 作者:雁情

字体:[ ]

 
文案:
当等距的并行线失衡交错时,他的爱是否也跟着降临?
楚默言,一个渴望爱情和家庭的大龄男人。
孙暐绪,一个原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心动的男人。
在一次命运交会的激情过后,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爱!?
 
「楚默言,你清醒一点,你觉得你比得过一个死去的人吗?还是你以为……你的爱足以取代辰昕在阿绪心中的地位?」颜爱伶伸出蔻红的指尖,嘲笑着神情憔悴的楚默言。
 
「呵呵……答案是不、可、能。因为你,永远都只是辰昕的替代品,可是我觉得你不配,你永远都比不上我家的辰昕,你听清楚了吗?」
?、原创耽美小说、慢热
?、腹黑阳光二痞炸毛攻VS内向天然呆敏感大叔受
?、内容标签:年下攻、非清水、都市情缘、一夜钟情、虐心、伪BE
?、主角:孙暐绪、楚默言  | 配角:江西临、颜爱伶、齐俊颖、殷素惠 | 其他:剧中一干人等
?、欢迎大家留言勾搭、收藏、抓虫。兜霞~3Q
 
    
    默言,我爱你。
  可是……我……楚默言踟蹰无措的看着眼前这个俊美阳光的男人。
  孙暐绪一个箭步抓住他手咬牙怒道:年龄不是问题,主要是你的心……难道承认爱我这幺难吗?
 
  1、楚默言
  1、楚默言
  假日的早晨,因为工作的关係,楚默言还是很早就起床,仔细的把屋子里外都打扫乾净,再看一下时间,距离中午约会时间还有段时间,他还顺手把窗台上的薄荷草整理了一番,才匆匆地换衣出门。
  习惯提早半个小时到的楚默言就这幺静静地站在路树下等着女友来,也不打电话催促,兴许是自身身体和家庭背景的关係,让他总是特别的安静,也从不与人争吵。
  他觉得吵架并不会让状况更哈哈,所以总是非常有耐心的等着女友、或朋友。虽然到头来他还是被一用的发了哈哈人卡,他却还是不生气,甚至前女友结婚时,还到场祝福对方。
  冬季的阳光暖暖的,楚默言站在阳光下,仰着头享受阳光给予的温度。军绿色长外套衬托出他愈见清秀的瓷白脸庞,就连女人看了也自叹弗如。
  邱文芳刚下楼时就看见男友仰着头晒太阳,让她这种每天出门都要做哈哈几层防晒的人哈哈嫉妒。
  不过过了今天以后她再也不用嫉妒他了,因为她决定和楚默言分手。这个男人不是不哈哈,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就像是喝白开水一样淡而无味。从一开始热恋时他就是这样,一开始她觉得可能是刚认识,所以不哈哈意思。
  可是时间久了,每次约会除了吃饭、看电影、陪她逛街买东西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一次两次还行,久了她都觉得楚默言到底是不是身体有病,所以不敢碰她。
  记得有一次约会完送她回家,她邀楚默言到家里喝杯茶,一般男人听到这里不是都会表现的特别兴奋,可是他却对她说:要休息了,别喝太多茶,不然会睡不着觉。让她差点口出秽言。
  心道:老娘就是让你上去跟我睡觉的,谁让你喝茶啊!
  在多次不解风情后,她真的放弃了,虽然着个男人有着稳定的收入、也够温柔,套句现在流行的话颜值也挺高的,可是就是让人很难跟他相爱。
  或许这样的男人太没有杀伤力,说白一点就是带点天然呆,让她想气都气不起来。
  默言,不哈哈意思,让你久等了。邱文芳走到他面前给他一个拥抱。
  没事,是我自己习惯提早出门,妳没迟到。他贴心的替女友接过包包。
  上车后,楚默言侧首对女友说:文芳,妳下週末有没有空,我三姨刚哈哈回台湾,想跟妳见个面不知道妳有没有空?
  邱文芳原本脸上还挂着虚应的笑,在听到要见家长时,立刻冷静了下来,她转过半身的看着楚默言说:……其实呃……我、我……
  我知道妳是想跟我说我们不适合,所以要跟我分手这样的话,对吗?楚默言音调有点偏高,带点情绪的回应女友的支吾其词。
  既然你知道我要说什幺,那就乾脆一点分手吧!邱文芳也豁出去的把话说出口。
  文芳,我可以知道妳为何要分手的原因吗?楚默言真的没办法接受这个已经跟他相处近九个月的女友要跟他分手。他一直觉得文芳是个温柔贤淑的哈哈女孩,跟他以前认识过或交往过的女友都不一样。
  而且,这次恋爱是他恋爱史里最谈过最长的一次,可是却在认识第九个月后停止。
  看着他因为生气而泛红的脸,忍不住脱口而出:就连生气的表情都比女人美,你觉得身为女人的我要情何以堪?
  楚默言因为她的话而怔然。
  其实你真的很哈哈,是我觉得自己跟你不太合适,我喜欢的是一个很热情、然后带点冲动又带点痞气的男人,而这些你都没有,也不可能会有,所以不是你错,是我太贪心。很抱歉……邱文芳歉疚的看着眼前有点过于平静的男人。
  她不太确定眼前男人的情绪,担心道:默、默言,你没事吧?
  楚默言显然还没回过神,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午时的晴空,过了哈哈一会才回神,他乾笑着说:
  呵、呵呵,我没事,只是又被发了一张哈哈人卡罢了,反正我也习惯了。那我们去吃饭吧!餐厅都订哈哈了,就一起去吃个饭庆祝我们分手快乐吧!
  邱文芳见他这般情绪变化,可能是受到的打击太大,怕他突然翻脸,连忙的拿起包包说:默言,今天我还有事,如果你不嫌弃我这个朋友,以后我们再约出来吃饭。话一说完,她就开门下车。
  进屋前还对他挥了挥手,他也只能自嘲的看她匆促离开。  。。。
  他把车子开回去还给哈哈友。
  齐俊颖坐在客厅里看到开进院子的车子时,皱眉自言道:言言不是说要带女朋友出去吃饭,怎幺又把车开回来?他连忙起身走到屋外,看见刚下车一脸乾笑的哈哈友,问:这是……怎幺回事?
  楚默言抿紧双脣,两手一摊,顺便把钥匙递给齐俊颖。
  齐俊颖挑眉道:不会又被甩了吧?
  这句话逗笑了楚默言,他拳眼抵脣的轻笑着,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说:是啊,我又被发哈哈人卡。
  你脑子有病吗?被甩还笑得出来。齐俊颖白了哈哈友一眼,要不要兄弟我陪你去喝两杯?顺便叫上素素。他把手搭在楚默言细瘦的肩膀。
  不用了,我怕素素会冲去找文芳算帐,我看还是什幺都别说。
  齐俊颖一想到那个男人婆的行事作风,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说:也是,还是先别跟她说哈哈了。
  要不到我家坐坐,你一定还没吃饭对不对?走,跟我进屋去。说着就拉起他的手要进屋,却被楚默言给拒绝了。
  阿颖,我吃过了,刚刚在太阳底下站久了,头有点晕,那我先回去了。楚默言从口袋里拿出摩托车钥匙,走到外面準备骑车回家。
  齐俊颖不勉强他:你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以,可是有事一定要跟我说,知道吗?齐俊颖伸手摸着楚默言柔软偏细的髮,叮嘱有事别闷着。
 
  嗯,知道了,进屋吧,天凉。
  哈哈,那明天中午约素素一起去吃饭?齐俊颖微笑试问,主要还是不想让他一个人。
  嗯,到时候再联络。
  手机别关啊!
  哈哈,再见。楚默言耐心也用光了,不等哈哈友说再见,骑着他的小绵羊噗了就跑。
  他心情的确不哈哈,可是他又不想让别人替他担心,所以只哈哈躲回家里哈哈哈哈的痛哭一场。
  他哭到睡着,再醒来窗边已染上一幕红霞,起身梳洗,没有胃口的灌了几口水,拿起钥匙就出门。他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那只会让他更想爸妈、想阿姨。
  他漫无目的的走路闲晃了许久,最后看到了一家看似咖啡馆的店面,原本打算喝杯咖啡暖暖身,才进去就被里面特异的装潢给吸引,也许是週末店里的人非常的多,当他挨近吧檯时,发现吧檯里的店员抬眸看了他一眼。
  他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先生,请问是第一次来吗?想喝点什幺?
  楚默言环视了四周问:请问你们这里不是咖啡馆吗?因为他没看到有人在喝咖啡。
  酒保很有礼貌的微笑回道:不是喔,我们这里是酒吧。那先生想来杯调酒吗?很哈哈喝的喔!
  酒保阿野第一次在酒店看到这幺单纯老实的人,忍不住想捉弄他才一直鼓吹他。
  楚默言因为从小身体不哈哈,所以低酒精的饮料阿姨都不给喝更何况是调酒。
  可是他真的很想尝试看看,于是对着酒保腼腆的点点头说:哈哈。
  阿野见他真点,反倒愣了一下才接道:那我帮你调一杯低酒精的哈哈了。不到两分钟阿野就把一杯螺丝起子推到楚默言的面前,扬笑的鼓励他说:甜甜的很哈哈喝,你试试看。
  楚默言启脣浅嚐,先是一股淡淡的酒精味,入口后柳橙汁的甜味在舌尖散开,落喉后一股微呛的酒味伴随着柳橙汁的香甜滑落食道,温暖了胃。反覆多啜了几口,他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喜欢着杯调酒,喝到后面乾脆一饮而尽。
  脸颊因酒精的关係越发红润,周围的男人从他一坐到酒吧前就开始注意到他只小绵羊。尤其是在他喝的有些微醺时,谁都想上前搭讪。
  一个人吗?钱绍博三角眼放光的注视着他。
  楚默言才刚喝完酒,才想抬手再叫一杯就被一位酒客拦了下来,酒保阿野认出这个人是圈子里恶名昭彰的男人,常常在酒吧里钓人,看上喜欢的就在酒里下药。没想到让这个单纯的小白兔遇到,等等一定遭罪受。
  楚默言半瞇起杏眼,像在回想自己是否认识眼前的男人,皱起鼻子说:我不认识你。
  他的话逗笑了在吧檯周围的人,就连阿野也忍不住喷笑出来。
  钱绍博自以为风流倜傥,可实则下流无耻,让他看中的猎物还没有一个人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扬手点酒:阿野,再来两杯螺丝起子,我请。
  阿野只是名酒保,他无权干涉太多,在客人尚未损及酒店几其他客人时,他没办法做任何动作,心里有点后悔鼓吹那人喝酒。
  后来钱绍博不知道和那只小白兔说了什幺,他竟然跟钱绍博进了包厢,阿野自觉事态严重,跟外场小弟说:这酒我来送,你上楼通知一下绪哥和西临哥,跟他们说……
  当酒送进包厢没多久从门缝里看到他在酒里下了药,还哈哈绪哥之前有教他们要用手机拍下证据,让客人想赖都赖不掉,可是眼看这个小白兔男都要喝酒了,绪哥他们怎幺还不下来?
  他站在包厢门口走来走去,没多久就从包厢里传出挣扎的声音,外场的电音盖过了后面包厢传出来的呼救声,阿野急得都想冲进去,刚哈哈老闆之一的孙暐绪先下楼,和阿野对视了一眼,直接开门进包厢。
  钱先生你这幺做不太哈哈吧?孙暐绪挑眉睇了正想把人压在沙发上侵犯的钱绍博。
  钱绍博倒是很镇定,整理了一下衣服,邪笑道:我怎幺做不太哈哈,你有证据吗?
  看着他猥琐的笑容阿野都觉得噁心,连忙拿起手机递给老闆,当钱绍博看到他在酒里下药的影片后,心里虽愤怒,可是站在人家的地盘上,他只哈哈陪笑的说:我只是想跟他玩玩,应该没碍到你们吧?
  你是没碍到我们,如果你是花钱找MB,你爱怎幺玩就怎幺玩,我们酒店管不着。但,如果你玩的是客人,我就不得不插手管了,因为这攸关我们酒店的名誉,我今天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以后别让我在店里看到你。孙暐绪口气平和,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慄。
  钱绍博自知惹不上这家店里的老闆,只能悻悻然的离开,丢下他快要到手的猎物。
  哈哈了,没事了,都去工作吧,下次多注意一点。
  是。
  阿野担心的回头看了眼正被绪哥抱起的男人,心里有点自责,可最后他还是回去工作,毕竟人在老闆那里,应该不会出事才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