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复制品+番外 作者:熙羽爱

字体:[ ]

 
 
文案:
 
     绝爱之 后续两个人 兜兜转转 别离 重逢....   
 
     
 
  ☆、第二章
 
  江昕语在等,韩翊前脚刚到家,她随即就给警厅的局长打了电话,询问韩翊在警厅的情况。
  警厅的局长其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但又不好直说。只能回了一些做笔录时,常规的问题。
  江昕语听着,见笔录的内容也没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悬着的心才稍微放松下来。今天韩翊的母亲给她打了电话,催促她花点心思,早点和韩翊结婚。
  她是当事人,她比韩翊的母亲更着急。可韩翊自从醒来之后,这三年从来没有提过一句有要结婚意思的话语。她能感受到韩翊的爱,虽然韩翊从来不说出口。
  只是这爱原本是属于谁的,她清楚。
  不能再拖了,夜长梦多。
  江昕语走到卧室里,想和韩翊说清楚,只见韩翊躺在床上,已经安稳的睡觉了。孩子般的模样,她不忍打捞。她惹不住的轻轻靠近,依偎在一起。
  韩翊醒来的时候,感觉胸口被压着。他抬头,眼前的是他的爱人。他温柔地,伸出手摸摸那人的眼睛。他记不清从何时开始,他十分着迷,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那双眼睛,异常的美丽。
  四年前的一场晕迷,已经模糊了他一些回忆。有些偶尔突然涌现的,却又不像是他的记忆。他知道,这几年来,辛苦了他的爱人。
  只要他稍有不适,江昕语的脸色便会煞白,颤抖的手紧抱着他。有时得他安慰,江昕语才能回过神来。
  他的爱人有些太紧张,不过,他的爱人一向如此,过去也是这般。
  韩翊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将他的爱人抱上床,盖上棉被。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出了门。
  那个警厅的探长,告诉他,让他去当初的酒店看一看,说不定能记起一些重要的片段。他的脑袋里,也有个声音在诱导他,告诉他,他该去那。
  韩翊下楼,开了车。他凭着一些支离片段的印象,真找到了酒店。
  酒店的外观,跟之前相比,变化了许多。
  站在门口的警卫,像是认识他,朝他礼貌地鞠了一躬。他回笑,好似熟门熟路地,往楼上他订婚的宴厅走去。
  他昏迷的事情发生之后,这宴厅便空了下来。没有人敢进,也没有人敢动。宴厅里面的布置,还一如当年的模样。
  韩翊在宴厅里,在当时坐的宴台上,坐了下来。
  他不由地,伸手去触碰宴台上,还摆着的话筒。
  他的耳边,突然响起当时的订婚进行曲。他就在这种欢乐的音乐声中,等着他的爱人从宴台的另一端慢慢走过来。
  阳光透过窗,洒在他爱人的脸上,他一时间看不清爱人的模样。
  很美好,就像是他一直渴求的场景。
  他想看清楚,韩翊费力地回想,他迫不及待地想看清。
  那人是他想要的,能让他血脉喷张。
  忽地,头开始涨得疼。韩翊不死心地放下话筒,头贴着双臂,手纹的青筋直冒。
  还是模糊的人影,可他能感觉到,他当时是何等地期待着,他想和那个一步一步朝着他走近的人一起。
  为何他就是看不清。韩翊负气地,朝着旁边的座椅便是一脚。
  头靠着座椅仰着。
  半响,转念一想,那个人不就是昕语吗。
  韩翊深吸一口气,自嘲的一笑,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坐在宴厅许久,韩翊看了眼时间,已经快接近中午,江昕语应该醒了。
  果然,韩翊回到家,便看见爱人着急的脸色。
  江昕语快步跑来,问,“翊,你去哪了?”
  韩翊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朝着江昕语温和地笑笑,“我早上见你没睡醒,出门去了一趟“皇廷”。”
  “皇廷”是酒店的名字。
  江昕语一惊,“你去“皇廷做什么?”
  韩翊听出爱人语速的不对劲,“你怎么了,紧张什么?”
  江昕语立即控制住脾性,平缓心情。松开皱紧的眉,她不能让韩翊看出什么,“没有,我就是担心你。我醒来的时候,你不在身边,我怕你身体”
  接着的话,江昕语不说,韩翊也能猜得到。
  韩翊说,“别担心,我的身体并没有大碍。”
  江昕语听话似的点点头,“那你以后去哪,能不能先告诉我一声。”
  在爱人殷切地眼神下,韩翊不好拒绝,应了一声。
  江昕语满意地笑了,随而又问,“你怎么想到去“皇廷”的?醒了的这三年,你都没有去过。”
  不知为何,韩翊莫名抵触,并不想让江昕语知道原因,“没什么,只是好奇,想去看看我们订婚的地方。”
  “嗯,这样啊。”
  江昕语将韩翊拉到沙发上坐下,她也坐下,认真地看着韩翊。
  韩翊笑了笑,问,“怎么一下子搞的怎么严肃。”
  江昕语真的不敢再等了。
  当年韩翊的母亲向她保证过,韩翊的记忆力,不会再有那个人。可她最近越来越不安,女人的第六感向来是准确的。
  韩翊和那个人一起那么久,肯定发生过关系。可她和韩翊一起的四年,韩翊待她,相敬如宾。
  她是那个人在韩翊记忆里的复制品,可韩翊却渐渐地像是那人的复制品。
  她每天都在煎熬,生怕露出了端倪。
  韩翊刚醒的那段时间,江昕语就劝过韩翊离开。可韩翊却说,这里有他们的家,不愿在记忆空白的阶段,离开熟悉的地方。
  因此,她要快些和韩翊结婚。好找个理由,离开上海,去哪里都行。
  江昕语说,“翊,我们认识已经十二年了,结婚好不好?”
  韩翊目光一顿,“怎么这么突然?”
  江昕语说,“不突然,早在四年前我们就订婚了。翊,你不愿意娶我吗?”
  韩翊摇摇头,摸向他爱人的眼睛,“傻瓜,在说什么傻话。你之前没从提过,我以为你并不着急。”
  江昕语報羞,不作声。心在无言的痛楚,眼神却满是欣喜。
  韩翊的口气,是答应了。
  她慢慢地依身过去,靠在韩翊的胸口。
  她能感受到韩翊一起一伏的跳动。
  她是在偷那个人的幸福,可那又怎么样,她只是在渴求,她的爱情。
  
  
 
  ☆、第三章
 
  刚下过雨的天空,灰灰蒙蒙。
  韩翊坐在婚纱试衣间的沙发上,等着他的爱人。他闲着无事,随意地翻了翻茶几上的杂志,都是各类名人的周边新闻。
  他并不感兴趣,很快便翻到一堆杂志的最后一本。翻着,翻着,韩翊的脸色微微一沉。他发现这本时隔几年的杂志里,竟有他自己的新闻。
  杂志上附着他的照片,看着像是几年前的他。他不知正和谁一起,被一些记者偷拍。看照片里,他的神情,韩翊知道那时的他应该非常紧张。
  这具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韩翊倚在沙发靠垫上,想了想,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仔细地看着新闻上的报导:知名体育明星韩翊,在上海偷会恋人。
  “呵,”韩翊冷笑了一声,将杂志扔到一旁。
  他和他的爱人早就在一起,社会舆论,总是无稽之谈。
  “翊,漂亮吗?”
  韩翊突然听到爱人的声音,寻声望去。在银白灯光的照应下,江昕语白皙的皮肤,更显得纯洁。
  韩翊笑了笑,不住地拍手,“漂亮,人间的天使也不为过。”
  江昕语羞得一笑,双手挎着两边长长的裙摆,朝韩翊走去。
  本就是他的爱人,可韩翊凝望着,却感觉他的眼前好像产生了幻觉。他的爱人正慢慢走来,仿若多少年前的学生时期,一个穿着纯白纱裙,在舞台上也是这样缓缓而来的女孩。
  一时间,这两个身影有些重合,又好像无法重合。
  他记得,他当时第一眼就看上了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的眼睛很明亮,很干净,哪怕在黑夜里,也无法忽视。
  他那份年少的心悸,在此刻很是清晰。
  “翊,”看着韩翊的眼神有些出神,江昕语的手搭在韩翊的手臂上,轻轻地推了推。她最怕韩翊闷不作声的模样,只有过去的韩翊才会这么对她。
  江昕语问,“翊,你怎么了?”
  “嗯,”韩翊回神来,邪意地贴着江昕语的耳边,耳语:“没事,只是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你。也是这样的迷人,让我无法自拔。”
  江昕语耳边一红,她的手忽地松开韩翊。她忍着,佯装幸福,娇羞的笑脸,稍微和韩翊分开些距离。
  江昕语说,“翊,既然你喜欢,那就选这一套吧。你的衣服,你现在要选吗?”
  韩翊瞥了一眼试衣间,满是各式各样的衣服。他说,“不了,你来做决定吧。只要你喜欢,都可以。”
  江昕语点点头。
  选完衣服,韩翊正开车,江昕语说,“翊,阿姨说她希望我们的婚礼在美国举办。因为这段时间,她也在美国。”
  韩翊看了眼江昕语,“你想在哪里办?”
  江昕语说,“你的父母,我父母,他们都在美国。我想我们结婚,肯定是要邀请双方的亲属。这样的话,我也想在美国举办。”
  韩翊默认地说,“好,那就在美国。”
  江昕语称心的莞尔一笑。
  婚纱已经订好,结婚的地点也选好,万事俱备。只要韩翊的母亲安排好结婚的时间,她能顺利地和韩翊结婚,那她这一生,便足够了。
  想来,也是一件甜蜜的事情。
  隔了几天,江昕语选好的婚纱已经定做好,从法国直接空运到了美国。接到婚纱店打来的电话后,江昕语迫不及待想告诉韩翊。
  她往卧室走,却发现韩翊在她不注意的时候,离开了家。卧室里,空空无人。
  她吓得赶紧给韩翊打电话。
  一次,两次,三次,都是无人接听。她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发抖的手给私家侦探拨了电话。这位私家侦探,是韩翊醒来之后,她怕韩翊不知何时再次昏迷,请来保护韩翊的人。
  这时,倒成了她寻找韩翊的救命稻草。
  她将事情告诉私家侦探,要求对方必须在十分钟内给她回复。
  私家侦探的效率确实不一般,很快便告诉她韩翊又去了他们订婚的酒店“皇廷’。
  其实,韩翊一起床便去“皇廷”,连江昕语都没有通知,是因为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在四年前订婚典礼上,他等着的恋人好似在呼喊他。
  他还是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他能感觉到,对方在十分着急,在拼命地想靠近他。
  他更是心急,想朝那个人靠近,他想紧抱,渴望触碰。
  韩翊惊醒的时候,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他想去,他必须要去“皇廷”再看一看。换好衣服,他急匆匆地出了门。
  等韩翊到“皇廷”时,不知哪家在办婚宴。人堵在酒店门口,他急躁地挤开人群,往当时他的宴厅跑去。
  他气喘吁吁地到了宴厅门口,先是冷静了一会儿,缓口气,而后“噔”地推开宴厅的朱门。
  依旧是那样的布置,那样的冷冷清清,黑漆漆的一片。
  韩翊打开所有的灯光,他站在宴台下,往下方俯视。每一个座椅,他都不放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