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外地刚好(双性) 作者:百日邪

字体:[ ]

 
 
《意外地刚好(双性)》作者:百日邪
 
风格:原创  男男  古代  高 H  正剧  美人受  高 H
 
简介:
高 H 双性 美人受 生子有,产乳有,各种play有。
腹黑大JJ鬼畜攻VS床下高冷床上YD美人受
 
    第一章
    
    熙熙攘攘的码头上,人来人往,叫卖声、吆喝声,间或夹杂着几声叫骂,上船的,上岸的,摩肩接踵,热闹非凡。
    远处驶来一艘豪华的船,一个少年站在船头甲板上眺望着远方。看到岸以后,兴高采烈地向着船舱奔去,嘴里面还直嚷嚷:“公子!公子!到啦,咱们快要靠岸……了。”少年被眼前的景色所惊艳到了。
    只见船舱里面的榻上侧躺着一个15、6岁的少年,穿着月白色的直裾深衣,手中拿着一本书,白皙的脸庞被屋内火炉的热气熏出了滴滴热汗,一小颗一小颗,圆滚滚的,让人想要俯下身,轻轻地啄吮掉。榻上的少年被咋咋呼呼的仆人所惊到,轻轻地抬起眼帘,缓缓坐起身。
    看着眼前走神的仆人,许慕言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经历了这么多事,青和还是这么的孩子气,这以后到了姑母家,别一不小心行差踏错,徒增麻烦。
    “青和,既然快到了的话,整理好行囊,姑母派来迎接的人应该也已经到了。”清亮的声音清脆悦耳,就像诗中所说的那样“大珠小珠落玉盘”。
    青和连声应答,说:“好,不用公子吩咐,青和早就准备好啦。”
    许慕言点点头,接过青和手中递过来的帕子,擦干净脸上的汗水。虽然青和整个人看起来冒冒失失的,但毕竟是许府花了十来年精心培养的人,做事还是比较周全的。
    等船靠了岸,许慕言带着青和和一干杨府(许慕言姑母的婆家)早先派到通州接他的人,拿着为数不多的行李,结束了长途的舟车劳顿。
    杨府的管家早已等待多时,看到许慕言等人下船,立刻迎上前去,打了个千以后,恭敬地对许慕言说:“表少爷,这边请,小人已备好轿子。”
    许慕言轻轻颔首,“劳烦你了”。
    管家惊讶了一瞬,然后又恢复了常态,他没想到表少爷为人处世这方面还比较周到,不过也是,许家虽说比不上杨家,但也是书香门第,教养也是极好的,难怪夫人要把表少爷接过来。
    坐在轿子里,一路摇摇晃晃的,许慕言都有点想睡觉了。毕竟,坐了这么久的船,也是很累的了。反正轿子里面也没有人可以看到,可以小小地打个盹儿,不用在乎姿势仪态。放松了自己以后,许慕言感觉困意阵阵袭来,就靠着轿壁睡了一下。
    轿子落地的时候,许慕言惊醒了过来,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管家在外面恭候,“表少爷,到了。”
    杨府开了正门,迎接这位从通州远道而来的表少爷,丫鬟小厮们早已列好队,在旁边等候。只见一只白皙纤长的玉手扶住轿门,然后探出一张让人惊艳的脸。
    管家领着许慕言在前面走着,并吩咐一个八九岁的小童去通知杨府的人,告知许慕言已经来了。“表少爷,这面走。夫人他们已经在等着您了。”
    穿过弯弯曲曲的回廊,来到大厅,许慕言的姑母、姑父杨彦元和二表哥——杨祯临和二表嫂已经在等着了。
    许氏看着少年老成的侄儿,想起了失踪多年不见的兄长,内心十分难受。用帕子擦擦眼角的泪,许氏拉着许慕言的手,向他介绍杨府的新成员。
    “言儿,这是你二表嫂,才刚过门不久。”二表嫂张氏是个温婉娴静的女子,见过礼以后坐下后就一直保持着端庄的姿态。
    二表哥杨祯临还是一贯的做派,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杨祯临是许慕言的姑母许氏的亲生儿子,自小在通州许家待过一段时间,和许慕言的感情也很好。大表哥,杨震轩则是杨彦元过世的第一门妻子所留下来的孩子。虽说许氏没有苛待他,但由于不是亲生的缘故,许氏对杨震轩也关怀有余,亲近不足。在杨震轩十六岁的时候,就随兵出征,立下汗马功劳。才弱冠之年就为自己夺得了爵位。杨祯临和杨震轩之间倒也不存在爵位上的争夺,兄弟之间倒还算亲近,不存在阋墙之争。
    “言儿,你就安心地在这里住下,多留些日子,陪陪姑母。你爹的事你也别太担心,哥哥他一向有主意。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拉着许慕言坐下,许氏柔声安慰着侄儿,本来在哥哥失踪以后,她就想要接侄儿过来常住。可是许慕言别看着温温吞吞,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却脾气很倔,坚持要守住家中。劝了这么久才答应来住上一段时间。
    “我打算住上两个月就返回通州,家中的大小杂事还需要我去打理。姑姑,你的好意我就心领了。”
    “哥哥不是留下了一批忠心能干的人吗?他们都跟了哥哥多年,可以信任,多呆一段时间吧。”难得来一次,许氏想尽办法地多留许慕言一段时间。
    旁边的杨祯临和张氏也在帮腔。“是啊,表弟,我都多年不见你了,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吧。哥哥带你吃好的喝好的。”杨祯临吊儿郎当地说道。
    许慕言为难了,衡量了一下,反正家中他出门的时候已经安排妥当,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便点头答应了。
    许氏高兴坏了,拍着许慕言的手含笑地望着他。
    “慕言一路舟车劳顿,累坏了吧。莲香,踏问阁收拾好了吗?”
    许氏旁边的一个丫鬟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夫人,按您的吩咐,已经全部都准备充分了。就等表少爷入住了。”
    “慕言,先去休息一下吧,等下晚膳的时候我再差人叫你。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咱们一家人好好地吃顿团圆饭。”然后转头吩咐道:“管家,差人去军营里面告知大少爷和老爷,说表少爷已经到了,叫他们别在外应酬了,回来一起用晚膳。”
    跟着领路的仆人,许慕言来到了踏问阁,环境、装饰都能看出来下了很大功夫,环境清幽,适合许慕言这种喜静的人,装饰精美而不夸张。
    躺下后许慕言在檀香缭绕中很快就入睡了。
    
    第二章
    
    睡了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经快要黑了。许慕言睁开眼睛,看到床头坐了个人,他一下子就惊醒过来,一骨碌翻坐起,戒备地瞪着眼前的人。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黑影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许慕言,眼睛深邃幽深。两人对视了许久,许慕言眼睛都有些累了,很想眨眼,可是为了不输气势,他硬生生地忍住了,眼角流下点点泪花。
    黑影俯下身,用大拇指轻轻地拭去他眼角的泪珠,然后声音低沉地说道:“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许慕言很茫然,他应该认识?是谁?
    看到他眼中的困惑,黑影忽然间很愤怒。他一直记着许慕言,一直记着他说过的话,可是许慕言竟然全忘了,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他抬起许慕言的下巴,俯下身,含住了许慕言的嘴唇,深深地吻住许慕言,在许慕言的嘴上辗转啃噬,仿佛要把许慕言整个人吞吃入肚。
    许慕言伸出双手去推他,却被他用一只手紧紧攥着,动弹不得,只能被迫接受他霸道而热烈的吻。
    渐渐地,许慕言沉浸在这个吻里面,慢慢地软了身子,感受着黑影给予的热情。
    看到他的软化,黑影加深了这个吻,他轻轻地顶开许慕言的薄唇,找到许慕言到处躲闪的小舌,勾住它,舔舐它。黑影用舌尖去轻轻地扫描许慕言的口腔和上颚。
    许慕言被他的舔舐弄得身体一颤,情不自禁地溢出一声呻吟。他感觉自己的下体正在微微*起,下身那个本不该存在的地方也开始了泛起水意。
    “公子,你醒着的吗?”青和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夫人那面已经派人来传膳了。”
    听到青和的声音,许慕言清醒过来,他一把推开黑影,对着青和说道:“等一下再进来!”
    “你……”许慕言转头一看,哪儿还有什么黑影,要不是他嘴唇上火辣辣的疼,他还以为自己做梦见鬼了呢。
    许慕言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打开门让青和进来收拾伺候他洗漱。
    “公子,姑老爷回来了,现在在大厅等着你呢。好像大表少爷也回来了。”青和一边给许慕言束发,一边分享着听来的八卦。
    “嗯,知道了。”许慕言心不在焉地听着青和叽叽喳喳的八卦。他在想那人是谁,为什么会说自己竟然不记得他了,还对自己做出那种事!
    “走吧,姑父姑母应该也等急了。”
    ……
    许慕言一跨进大厅,就看见主位上坐着杨家家主杨彦元,杨彦元身旁是许氏,杨祯临和张氏挨着许氏坐下。而杨彦元的另一侧坐着一个身材壮硕的年轻男人。
    许慕言进来时,他看到那个男人时很震惊,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在这里?那个男人紧紧地盯着许慕言,那如炬的目光让许慕言很不安。席上只有一个座位了,就只能挨着那个男人。
    许慕言坐下后,许氏向他介绍道:“慕言,这是震轩,你大表哥,直接叫大哥就好。”
    许慕言轻轻地重复道:“大哥。”然后笑了笑,向杨震轩问了声好。
    看到许慕言这种疏离的态度,杨震轩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这个小言儿,才这么些天不见,就敢这么不听话,还装作不认识他!真是欠教训。
    开席后,许慕言强打起精神回答许氏、杨彦元等的问题。突然,他感觉旁边伸过来一只大手,顺着他的大腿摸啊摸,还屈起手指在他的大腿上弹了几下,就像是在拨弄琴弦。然后渐渐地往上移,向着他的裆部前进。
    许慕言强忍着呻吟的冲动,他用手使劲的去推开这只咸猪手,可是却没有作用,只能任由它肆无忌惮地撩拨他。他转过头,在许氏等人看不到的时候,对着杨震轩做着嘴型“拿开!”。
    杨震轩对着许慕言笑了笑,然后也作出口型“偏不”。
    许慕言简直要被他的肆无忌惮给气死了。
    杨震轩不但不停止自己的行为,还得寸进尺地向前推移了,更加靠近许慕言的下身。他承认,他就是这么恶趣味,就想看着小言儿急得面红耳赤,要哭不哭的样子,这会让他很有成就感呐。
    杨震轩的大手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他隔着衣物轻轻地揉弄着许慕言的下体。
    许慕言的脑子一下子就炸了,他蹭地一下子站起来。然后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一下子脸涨得通红。
    “慕言,怎么了?是菜不合胃口吗?”
    “不是。”许慕言深吸一口气,“姑姑,姑母,我去处理急事,你们先用着。”
    然后就跑了出去。
    杨震轩替他打了个圆场,说:“父亲,母亲,表弟说他肠胃有点不适,需要处理一下。我去看一下他。”
    许慕言跑了出来以后在院子里站了一下,就向着踏问阁走去。
    等到走到踏问阁假山那里的时候,一只大手从旁边伸出来,把许慕言一把揽进了假山的山洞里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