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废土上盛开的花 作者:喵的神奇

字体:[ ]

 
    文案
    2016年,丧尸病毒爆发,2020年,劫后余生的人类又发动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2035年,废土上的生活变得日益艰难,在又一次的核爆过后,一个少年在废墟中醒来,觉得自己身上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强悍的佣兵哥哥攻X三无神秘美少年受,付云蓝在瑟利斯特的特殊能力还没有觉醒的时候照顾他爱护他,但是他总觉得自己捡回来的小白兔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故事长,脑洞大,有互攻和各种神展开,注重逻辑与合理性,科幻迷和设定控们千万不要错过╰(゜ω゜╰)
    内容标签: 科幻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瑟利斯特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我好像有点不太正常(一)
    
    瑟利斯特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一直在追逐着一个人的身影,好像在试图挽留些什么,却像是在挽回一捧注定要从手中流逝的水一样徒劳。
    他看不见那个人的相貌,却清楚地知道,那是他的爱人。
    可是最终,那个人还是离他而去,任凭他用尽全力地追逐,却只能眼看着对方离他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他终于意识到,他已经永远地失去了他的爱人,再也无能为力了。
    瑟利斯特停止了追逐,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中。
    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说:“主人,我发现你在做梦。”
    这个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二十世纪的古董老收音机一样沙哑,因为没有得到瑟利斯特的回应,它继续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地说:“虽然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应该打扰你的美梦--好吧,这梦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美,但是不管怎么说,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你确定你还不想醒过来吗?你已经超过预计应该醒来的时间三十六秒了。”
    在这个声音持续不断的喋喋不休下,瑟利斯特不得不头痛欲裂地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被困在一辆侧翻的车里,他这一侧的车门已经陷进了烂泥,另一侧的车门朝天敞开着,原本应该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
    而且那个声音也跟着他从梦境来到了现实,继续对他说:“你能够及时醒过来真是太好了,虽然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四十九秒。现在周围的核辐射已经达到了致死浓度,如果你再拖拖拉拉下去的话,身体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一些损伤了,虽然我可以修复这种程度的损伤,但是你也要体谅一下……”
    “……你是谁?”瑟利斯特迷迷糊糊地扶着额头,忍无可忍地打断道。
    在问完这句话以后他才吃惊地意识到,响起声音的并不是“谁”,而是这辆车上的音响设备。
    而且,这个显然跟车子一样古老,至少生产于二十多年前的老旧音响设备居然回答了他的问题:“我猜你也一定不记得我了,不过没关系,我一向比较善解人意,所以不会生气的。我是玛斯,你的人工智能系统,正在通过这辆车的音响和你对话。”
    “‘我’的人工智能系统?”瑟利斯特惊愕的看着那个音响设备的控制面板,面板上只有几个按钮和一块早就已经不会亮了的液晶屏幕,但他也不知道除了这个面板以外,他应该看着哪里。
    “不对……等一下,‘我’是谁?”
    这个疑问突然间毫无缘由地从他的脑海中冒出来,令他愣在了原地。
    好在,他并没有失忆,很快就回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他叫瑟利斯特,今年15岁,从小一直跟着身为科研人员的母亲艾薇儿,生活在墨塞德共和国的生物学实验室里,他的父亲付远山是一名来自大洋彼岸的亚裔佣兵,现在已经是远近闻名的飓风佣兵团团长了,平时他父亲并不和他们母子俩生活在一起,只是偶尔会来看望他,给他带来一些钱和礼物。
    现在是2031年,丧尸病毒爆发后的第十九年,全面核战后的第十五年,整个北美大陆已经成了一片充满核污染和饥荒的焦土,瑟利斯特从小就听人们说城墙外面那片被称为“废土”的战争废墟多么可怕和危险,但他在城墙内的生活一直都过得还算平静。
    直到那一天,数不尽的丧尸就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突然从四面八方一齐扑向了墨塞德共和国,这突如其来的攻势让守军猝不及防,毕竟丧尸病毒已经很多年没有像这样集中爆发过了,墨塞德共和国的自卫队在抵挡了一阵以后就开始溃退,混乱中没有人再顾及这些平时当宝贝一样护着的科研人员,艾薇儿被丧尸咬到了,自卫队的人撤走之前,将她和她毫无价值的儿子丢弃在了原地。
    在变成丧尸前,艾薇儿用私人电台给付远山发了一份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收到的消息,就将瑟利斯特关进了实验室的仓库,告诉他在这里等着,他的父亲一定会来救他的。
    然后就是黑暗,恐惧,和仿佛永无止境的等待。
    他只发呆了几秒钟,车载音响里的声音就再次开始催促起来:“主人,虽然我也觉得应该给你一点时间适应一下环境,但现在真的不是停下来想东想西的好时候,你最好马上设法脱困,并从车辆后备箱中取出防辐射服穿上。啊,好像有人来了,我要暂时停止和你联系了,请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说完这一句,音响发出了一小段“兹兹”的杂音,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瑟利斯特的大脑依然陷在一团混乱之中,那感觉就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过一样,混沌得几乎无法思考,但是这么发呆下去显然不是办法。
    他伸手去解安全带,可是解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安全带好像在先前翻车的时候出了什么故障,牢牢地卡死了。
    他开始想别的办法时,从那个朝天开着的车门里伸进来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往外一扯。
    被安全带勒疼的瑟利斯特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痛呼,他吃力地扭头看去,车门外出现一个穿着黄色的密封防护服,带着防护面罩的人,他一把没拉动瑟利斯特,就收回了手,再次伸手进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匕首。
    森冷的匕首几乎是贴着瑟利斯特的脖子割断了安全带,然后瑟利斯特被他像拎小鸡一般地拎了出去。
    车子就翻在公路旁边一条已经干涸的水沟里,当那个人把瑟利斯特沿着陡峭的斜坡往上拖的时候,瑟利斯特回头看了一眼车载音响的面板,布满了细小划痕的面板沉默得就仿佛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他的幻觉。
    理智告诉他,如果不想被人当做是神经病的话,最好还是相信刚才听到的声音只是幻觉而已。
    斜坡上方的公路上,还有另外两个穿着全身防护服的人在等着。
    瑟利斯特认得这些人,虽然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穿成这样。
    拖他出来的人叫做付云蓝,是他父亲付远山的养子,也是飓风佣兵团第一小队的队长,另外两个人外号“乌鸦”和“朋克”,还有之前本来在驾驶座上开车,现在一动不动地趴在公路边上的吉米,他们都是飓风佣兵团的佣兵,也就是说,都是他父亲手下的人。
    瑟利斯特在那个因为断电而彻底陷入黑暗的仓库里等待了不知道多久以后,就是这几个人从丧尸群里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把他救了出去。
    当时城里基本上已经看不到活人了,数不尽的丧尸追逐着这几个仅有的活物,然后被他们的机枪和突击炮弹成片扫倒,但是丧尸们并没有恐惧和理智可言,继续源源不绝地扑过来,于是付云蓝让吉米带瑟利斯特到车上去等着,他和乌鸦以及朋克留下来抵挡丧尸追击的步伐。
    这个举动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丧尸并不是他们所要面对的唯一危险。
    墨塞德的自卫队在撤走之前,给他们带不走的核武器库存设置了定时自爆,以清除满城肆虐的丧尸。
    瑟利斯特还记得,车开出去没多久,眼前就白光一闪--核弹爆炸了。
    
    第2章 我好像有点不太正常(二)
    
    付云蓝将他像一袋土豆一样拖到了公路上,朋克惊讶地说:“小少爷竟然还活着,真是命大。”
    “乌鸦,去把后备箱的防护服拿出来。”付云蓝检查着瑟利斯特的身体状况,乌鸦看起来颇有些不情愿,声音在防护面具里瓮声瓮气地说:“他都已经在核辐射下暴露了这么长时间了,现在穿防护服还有什么意义吗?”
    付云蓝皱眉:“不要废话。”
    乌鸦只好收起武器,嘟囔着爬下斜坡去撬卡死的后备箱,朋克将吉米的尸体翻了过来,检查着他的死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等我们?”
    付云蓝转头看着瑟利斯特:“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瑟利斯特摸着头上撞出来的大包,皱眉努力回忆着说:“当时……他看到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你们还没有摆脱丧尸,就开车先跑了,我想让他等等你们,但他不听我的。然后,核弹爆炸了,他大概是被吓到了,车子突然偏离方向翻到了沟里,我就晕过去了。”
    “这个蠢货。”朋克站起来,不忿地踢了一脚那具尸体说,“他撞断了自己的肋骨,然后大概是因为乱爬乱动让断骨刺进了内脏,把自己蠢死也就算了,还撞坏了我们的车!”
    “我早说了这蠢货靠不住。”乌鸦已经把后备箱里的防护服拎了出来,丢在瑟利斯特面前,然后徒劳地试图擦掉防护服上沾到的淤泥。
    “你早说的事情多了去了,乌鸦嘴先生。”朋克不爽地说,“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你干嘛不学学怎么开车?”
    乌鸦耸了耸肩:“好吧,也许队长能试试把车修好。”
    “你当队长是万能的吗?”朋克突然后知后觉地看向了瑟利斯特,“话说,你们有没有觉得,他说话的样子有点……怪怪的?”
    乌鸦继续他的乌鸦嘴:“也许是核辐射烧坏了他的舌头,或者脑子,或者还有身上其他的部件。该死的吉米,自己作死还不知道关上车门,小少爷应该在核辐射下暴露超过半个小时了,我怀疑就算我们这样把他带回去,他也活不了几天的,到时候老大指不定怎么收拾我们。”
    付云蓝皱眉看向瑟利斯特,后者正试图穿上防护服,但是姿势很僵硬,显得笨手笨脚,刚想把一只脚伸进防护服的裤腿,就自己把自己绊倒了。
    “好吧,乌鸦嘴先生你还能再乌鸦嘴一点吗?我怀疑他已经撑不到回去的时候了。”朋克不忍直视地摇摇头,“嘿,小少爷,你觉得怎么样?身上疼吗,有没有想吐的感觉?”
    瑟利斯特怀疑自己如果说“有”,这些人搞不好会直接一枪把他崩了省得麻烦,好在他并没有出现那些典型的急性辐射病症状,他谨慎地摇了摇头。
    朋克和乌鸦怀疑地看着瑟利斯特,又看向付云蓝,付云蓝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蹲下身子帮忙把瑟利斯特塞进了防护服。
    ———
    当他放下枪的时候,其他人就自觉地接替了警戒的任务,忽然乌鸦眯着眼仔细看着远处一个飞速接近的小点:“那是什么东西……速度好快,看上去好像是个变异人?”
    “你就不能闭上你的臭嘴吗?”朋克紧张地看着那个方向,“要是再被你这乌鸦嘴说中,恐怕上帝也救不了我们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