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受苏大乱炖+番外 作者:掠过明月

字体:[ ]

 
文案:
 
     世上受苏千千万。让我个个说一遍。
 
主攻,攻控。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深(神) ┃ 配角: ┃ 其它:
==================
 
  ☆、傲娇受的二三事(1)
 
  宫深是被冻醒的,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只穿了件单衣睡在地板上。
  他坐起来看向床上鼓鼓的一团:所以现在是什么状况?
  如果是有人捉弄他那么他可以保证那个人一定会死!无!全!尸!
  宫深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正要起来掀人被子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戏弄他。就听床上传来一道声音。
  “呵,起来了啊,过来,替我穿鞋。”
  那声音十分动听,更是带着分即骄且傲的味道。
  被子被掀了起起来,露出一张骄傲得跟孔雀开了屏的脸。
  许泽看着仲湶只看着自己的脸发痴(……)而没有立马执行自己的命令为自己穿鞋忍不住皱眉:“你是傻了吗?还不过来?”
  宫深脸黑:卧槽!你特么谁啊?让老子给你穿鞋?!你特么脑子没毛病吧?!
  宫深向来是有话直说绝不肯委屈了自己的性子,他虽然感觉自己目前的处境不太对可也绝不肯让这么个东西骑到自己头上来当即冷声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许泽被吓了一跳,随即一股无名火直冲到脑门。没同意和他在一起之前仲湶那一次不是好言好语软声相求?现在刚搬进他家他居然敢对自己大声说话了?!他这是要反了天了!真是渣攻!果然这样的人就是不该妥协就应该让他跪舔到地老天荒!
  许泽猛地掀开被子光着脚跑到宫深面前指着宫深鼻子开始骂:“仲湶别忘了是你死乞白赖求着我住你家的!如今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这哪来这么不要脸的人?住别人家还能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宫深简直要被逗乐了,他冷笑着一把把指着他鼻子的手拍开:“呵,把爪子好好放好再不老实我不介意帮你剁了。”
  许泽气得浑身发抖:“仲湶你居然敢这么对我?!”
  宫深低头慢条斯理地理好衣领袖口这才抬头瞥了许泽一眼:“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值得我顾及?”他半垂着长睫那神态清清楚楚的写满不屑“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这么个不知礼的东西真是做宠物都嫌掉价。
  他的不屑厌恶太过明显,一反他之前留给许泽的温柔忠犬痴汉跪舔形象。许泽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瞬间气了个头昏脑胀。
  可看着对方的冷脸又只能一忍再忍,许泽表示才不是因为害怕仲总裁真的甩了他呢!他忍让是因为真的爱他!虽然他嘴上不说!他这真的是爱你在心口难开!你们怎么能委屈一个傲娇开口说爱呢!
  宫深看着抛下一句“仲湶你会后悔的!”就心若死灰伤心委屈一脸你来跪舔我就勉勉强强委屈自己原谅你好啦的许泽内心深深扶额无语:喝三鹿奶粉长大的人脑回路都是如此不正常么?
  宫深还没来得及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仲湶就听脑子里有人在说:“你怎么能让许泽伤心呢?”
  宫深下意识嗤道:“那样的货色除了脑残才会惯着。”
  某脑残:“……”
  宫深嗤笑:“怎么?说你脑残你还委屈了?”
  仲湶小声反驳:“我没委屈,我只是……哎哎!你怎么知道我是仲湶?”
  宫深听着脑子里满含不可思议的声音又鄙视了把仲湶的智商:“因为我可不是你这样的脑残。”
  “喂喂,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仲湶脾气温和要不然也不会忍让许泽那么久因此对于宫深的鄙视也只是无奈而已。何况,他做的事确实脑残。“我只是喜欢许泽。”虽然他压根不明白为什么喜欢许泽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许泽。
  宫深表示呵呵哒:“喜欢一个人就是糟蹋自己?”就在刚才他所看到的记忆里仲湶是如何卑微忠犬痴汉跪舔许泽是如何傲慢无礼自私自利勾三搭四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远的不提就说现在。
  许泽住在仲湶家吃他的喝他的睡他的,因为不想跟仲湶睡一张床所以把人赶在地上?宫深简直想糊许泽一脸,你他妈哪来的脸?到底什么样的厚脸皮能让你这么做?不知礼不知义更不知情!更遑论那为了考验仲湶到底爱不爱自己而不给床褥不开空调的行为到底有多恶劣了,尼玛!不爱你会这么糟蹋自己吗?!
  对于许泽宫深是倒足了胃口,但对于仲湶这不知自尊自爱宁肯为了这么个货色卑微到尘土里的脑残也是各种无力:你要是高冷点不搭理这货不就完了吗?人都能往你脸上吐口水了你还腆着脸往人跟前凑你就这么缺暖床的?礼为克制许泽不知仲湶同样不知。
  内心疯狂吐槽个过瘾,宫深往床上一扑准备补眠,又猛然想到一件大事于是特别认真特别严肃地对仲湶说:“好歹是你喜欢的人所以我不会主动去搭理他,但是他若是找到我头上了。那么,我是不会退让的,反正我永远不会成为你那样的。”
  仲湶没说话,宫深也不介意,过了很久,宫深听到脑子里有人小小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不是太喜欢他了,最起码我不会再像之前那个样子了。所以如果他真的惹你了那么不用顾忌我。”
 
  ☆、傲娇受的二三事(2)
 
  仲湶是朝阳集团的总裁每天都是千万人民币经手,工作必须保持高效稳定。宫深乍一成为仲总裁,表示:毫无压力。他原本就是聪颖至极的人,要不然不可能十五岁接管公司并将其经营得有声有色。
  在朝阳集团虽说他有些人生地不熟不过脑子里的仲总裁可不是吃素的,于是两个人联合工作那效率“蹭蹭蹭”看的公司一帮人表示“老板突然间更厉害了好想嫁肿么办?!”
  宫深除了对仲湶工作能力的满意以外还对他目前所接触的人表示满意,因为他发现这里的脑残确实只有许泽一个人其他人还是三观很正的。(╯3╰)
  他的好心情在某天下午被打破了,因为许泽带着一个女人来他办公室找事了。
  他的夏助理快要哭出来了:“对不起,总裁,我实在是拦不住。”
  宫深摆摆手示意无妨后,夏助理很是自觉出去,关门。一出门夏助理悄悄一招手,呼啦跑出来一群公司职员。
  公司职员表示:许泽那个小婊砸再来祸害我们总裁我们就把他叉出去人道毁灭了!(ノ=Д=)ノ┻━┻
  宫深对于这个女人也算熟悉了,许泽的亲友团,无时无刻不在指责仲湶渣的女人。
  果然——
  “仲湶你个渣滓!你怎么能这么对待阿泽?!”
  宫深支起手腕好整以暇:“我怎么渣了?”灿金的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落满了宫深一身,仲湶的皮相不错,而宫深本人的气质更是让人舍不得眨眼。他此刻垂着长睫墨玉的眼瞳安静又戏谑,支起的双手更是白皙修长完美无瑕,整个人就像高高在上观看小丑的君王。
  不管是仲湶还是许泽以及受苏亲友团都是完完全全看得发愣。
  不过很快,许泽继续摆出那副即高傲又脆弱坐等跪舔的模样,受苏亲友团则是暗骂了声真是人模狗样狼心狗肺徒有其表的渣攻!至于仲湶?咳,就让他继续痴汉去吧。
  “你为什么把阿泽赶出来?!”
  宫深微微笑:“我自己的家总还是能自己做主的。而且,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宫深突然生出极大的厌烦,对于无缘无故甚至是不分对错不问缘由就来指责你的脑残想来是没人能忍受的。
  (仲湶:……)
  受苏亲友团梗了一下,又提高声音替许泽说话:“阿泽这么爱你你怎么能不好好爱他?!”
  一旁的许泽立马摆出一副“没错,听到我这么爱你你还不跪舔”的高傲模样。
  宫深觉得可笑:“仲湶爱他所以可以给他买房买车开店为他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许泽说爱仲湶,那么,他为仲湶做了什么?”
  受苏亲友团再次梗了一下,但是,很快她说出来经典的受苏亲友团们的梗“阿泽都心甘情愿抛下男人的自尊躺在你身下了啊?!”
  他都心甘情愿让你上了你凭什么不忠犬凭什么不痴汉凭什么不为他付出一切?你要是不忠犬痴汉付出一切你就是渣!渣攻!
  宫深笑了,他笑得好看到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一样“真可笑啊,因为躺在别人身下所以就成了任意索取的理由?那么全天下的妓子是不是应该因此为由榨干他们的每一位客人?哦,你这时候会说你家阿泽不一样他是因为喜欢才躺在人身下而不是同那些人一样为了钱财么?这样说的话更可笑了吧?因为喜欢某个人所以愿意为他付出为他奉献原该是心甘情愿十分美好的事也能成为你们衡量一切物质的东西,因为他躺在仲湶身下所以仲湶就该为他付出一切?那怕是付出性命也是理所当然?”
  “真是自私自利到另人恐惧的人啊。”
  宫深叹息一声,复又开口“而且,就算你们认为理所应当可也没理由向仲湶索要什么,因为仲湶没碰过许泽一根手指头。”看着两个脸色惨白的人宫深冷声道:“夏助理请保安把这两个人请出去以后不许他们再进朝阳集团。”
  “呼啦”一声门开了,涌进来一帮人,见宫深看过来于是一帮人不约而同露出十分谄媚讨好的笑容。
  【老板!我们真的刚刚来!什么都没听到!我们才没有听到你骂了什么!】
  晚上回到家里,正在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宫深听到脑子里仲湶的声音。
  “现在想想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许泽呢?”仲湶的声音带着不可思议还有些恍然大悟的感概,宫深没说话只认真听着。
  “不会洗衣做饭不会打扫卫生不会与人交往不会应酬生意可以说除了脾气和脸他可以说一无是处,而脸也多的是比他好看的,我当时为什么会为他做到那种地步?毫无骨气简直到了亲者痛仇者快的地步。”
  宫深就很淡漠的问:“那么以后你不会那个样子了吧?”
  仲湶就笑:“当然不会了,脑残做一次就够了。”
 
  ☆、许泽番外(我那么爱你)
 
  许泽曾经有多爱仲湶现在就有多多恨他。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却要离开我?
  许泽有些痛苦地想:为什么你不明白不管我怎么骂你打你折磨你让你滚都是因为深爱着你啊!你怎么能离开我?你这个渣攻!你怎么只能看我的外表不看我的内心呢?许泽又喝了口酒只觉得心中绞痛:说到底你不懂我还是不爱我!你个渣攻!
  许泽一杯接一杯的喝酒,醉了好,醉了就不会心痛了,再醒来他还是那个高傲的许泽。
  他此刻正心痛若死,却有一双手顺着他的腰往下摸。他猛然一惊一把打开那双手扭头怒骂:“滚!少占我便宜!”什么东西也配占我便宜?
  来人是个生的贼眉鼠眼的中年人被打开个受倒也不怒只嘻嘻一笑露出满口歪七扭八的牙许泽看得一阵恶心。
  那人四下打量下许泽于是双手再一次摸了上去,嘴里还不老实的调笑:“怎么嫌弃老子?等你试过老子的本事可就舍不得离开老子了。”
  他说完嘴开始急切地胡乱去吻许泽的脸,许泽喝了酒连推拒都带了些绵软的味道来,只勉力张嘴斥骂:“滚开!我不是那种人我只是来喝酒的!”
  中年人停了动作抬头看了许泽一眼,那眼神带着看破的鄙视和调笑:“喝酒的会穿你这么骚?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用眼神勾搭男人。”
  许泽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露出的半个胸膛以及露出腰线的下身怒道:“你懂什么?!”他一点也不想穿成这个样子他还不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去刺激仲湶让他回到他身边?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说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