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怪盘 作者:夙颂

字体:[ ]

 
书名:怪盘
作者:夙颂
主题:耽美小说-现代耽美
简介:爱上同性,不是一种禁忌,而是一种情非得已。
叶千曦说,路一飞你总会是我的。
毕天浩说,怎么办,路一飞,我那么爱你。
而路一飞又会从两个性格迥异的两人中做出如何选择呢?他爱的不是女人吗?为什么?好像他的心动了……
 
 
 
 
 
 
 
第一章 失恋
 
“我CNMGB,李安薇,NTM不就仗着老子喜欢你宠你吗?毛线玩意儿,还给老子戴绿帽儿。C,别再让老子见到你!滚!”
作为一个男人,路一飞从没想到过自己会有被撬墙角的时候,他不就没和李安薇发生X关系嘛,谁想到这样都能被自己的好兄弟撬了墙角,但这还不是最让他憋气的地儿。女人嘛,在路一飞看来,没了就没了,如果他真的要玩女人,凭他的家世相貌,女人还愁没有吗?C!李安薇在他心里就屁大点玩意儿,分了就分了,如果是直接说分手,他路一飞眼都不带眨一个的。男女情场,恩恩爱爱,就讲究个你情我愿。可恶的是,这JH居然在外面说他X无能不举!我X了个玛丽隔壁的!要不是他从小就被家里灌输什么男人不能打女人诸如此类的思想,他早就揍这丫的一顿了。
“李安薇,我看你还是滚吧!趁你现在还有点脸面。”
路一飞的小弟鄙夷的看着地上哭的鼻涕眼泪直流的女人。当初他老大和这祸水好的时候,他就觉得不靠谱儿,一个女孩子,整天招摇造势,花枝招展,连走路都扭得跟那什么十八弯似得,正经事一点没干,也就那张脸不寒掺,可就也仅仅只是脸不寒掺。这可不,还不是出轨了嘛!想到老四被老大修理后的惨样,路一飞的小弟打了个寒颤,不禁为老四惋惜,那得在医院躺多久啊……
“一飞哥~”坐在路一飞怀里的女人对着路一飞撒着娇,小声音嗲嗲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上扒拉着路一飞裤腿不放的女人,一阵嫌恶。说实话,她早看这女人不顺眼了。她和路一飞是青梅竹马,本来吧,按照小说电视剧里的情节他们应该爱得死去活来,难舍难分才对。可偏偏路一飞只拿她当妹妹对待,半点不当回事。因为这样,她都不知道在暗地里赶走路一飞身边多少个女人了。可这个李安薇倒好,都一年了,软硬不吃得很让她头疼,还没等她想出好办法来整治这JR,这JR反倒自己捅出篓子了。这下好了,一飞哥总该是她的了吧……想到这,躺在路一飞怀里的女人眼里快速的划过一道暗光。
“一飞,我也不想的。可是,你,你不是不愿意嘛!有一次我因为这个心情不好,喝酒喝醉了,就就和……我也不想的。一飞!你知道我是爱你的……”跪在地上的李安薇完全没有被包厢里所有人嫌弃鄙视的意识,哭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我见犹怜。
可是路一飞是谁呀?他是那种女人给他戴了绿帽,跑来哭个两声他就能轻易原谅的SB吗?艹!看着地上哭得妆都花了的女人,路一飞疑惑,自己当初到底瞎了那只眼,才挑上了那么个奇葩!就路一飞沉思这么一会,被一旁的严晴,也就是路一飞的青梅竹马看到了,错把路一飞的沉思看成是心软,还没等路一飞有动作,就一大耳光子扇过去,见路一飞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其它反应,严晴就大胆的给平常陪着自己玩得好的几个姐妹使了眼色,扯着李安薇的头发把人拖了出去。李安薇被扯得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掉了,眼泪像珠子一样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两只眼睛祈求的望向路一飞,见路一飞无视了她,她咬咬牙,转而看向围在路一飞周围的混子们,可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些平时待她不错的混子们都很有默契的跟没看到她似的。
“来,大家伙们今晚敞开了喝!不喝趴下的不是兄弟!今晚账算我的!”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路一飞举着酒杯一口闷,看上去好像没啥事,可是男人嘛,哪个男人被带了绿帽子还能无动于衷的?尤其路一飞这人还特爱面子,所以,不一会,借酒浇愁的路一飞在自己的面子垮了的失意中被放倒了。
“嘿,路哥?才一会呀就给喝醉了?”
隐隐约约的听到自己的某个小弟的说话声。
“要不,给严姐打给电话让回来送路哥回去?”
“……靠谱儿。”
听到这,路一飞用手撑着脑袋,缓过劲来,胡乱的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纸钞放桌上,站起来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
走出KTV,呼吸着比包厢里好了不知多少倍的空气,再被小冷风一吹,路一飞觉着自己舒服多了。摇摇晃晃,无意识的行走着,碰巧看到了严晴一伙人堵着李安薇狠揍的情景,停下脚步,望望没有一颗星星的天,待了一会,在心里叹了声,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心,掏出手机来给正在干架干得爽的严晴打了电话。
看到是自己心上人给自己打来的电话,严晴对着正在对李安薇拳打脚踢的几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喂,一飞哥~”
路一飞靠着墙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道:“严晴,教训得差不多就成了,也别弄出人命来,既然她和老四干上了,就放她和老四好吧。”
“嗯嗯,一飞哥~人家有分寸的,也没对这贱人做什么呢,就打了几个耳光,教训教训罢了。”严晴说着,突然想到自己的一飞哥打电话来为这个女人求情,似乎还惦记着这水性杨花的女人,忍不住又踹了李安薇几脚。
“成了,严晴,你和你的姐妹们给回了吧。来陪你一飞哥喝会儿酒。”
“嗯嗯,好的,马上到,一飞哥。”严晴听到路一飞这么说,在电话这头笑得一脸灿烂,心里琢磨着今晚把路一飞灌醉然后顺理成章给睡了的事。挂了电话,看着地上被揍的半死不活的女人,严晴也没再动手,倒是她身边的一平常跟着玩的叫蒋中花的丫头接着给了李安薇几下。“好了,一飞哥叫我们回去呢。别打了,就这样吧。”严晴一开始是新仇旧恨加一起打疯了,现在路一飞一个电话才让她想起来有比教训这女人还重要的事,就招呼着姐妹回包厢了。
在阴暗处躲着的路一飞没有想要过去看李安薇伤势的想法,见严晴一伙人走了以后,李安薇从地上爬了起来,料想也没什么大事,路一飞就扶着墙站了起来,踉跄的离开了,至于李安薇之后会怎样,就完全与他无关了。
路一飞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大街上,虽说现在是黑夜,但是夜里大街上流动的人群不见得比白天少。“唔——”……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晃跄跄的倒在街道上的路一飞脑子也没给他思考的机会,觉着躺着很舒服,就干脆在地上就着这姿势睡了过去。
“少、少爷。你没事吧!”正要上车的少爷被一长相英俊的醉汉撞了,一旁的司机殷切的询问。
“……没事。”目光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撞到自己后竟然倒头在街上睡起来的男生,盯着人看了一小会儿,叶千曦眼神深邃不知想到了什么,指着呼呼大睡的路一飞,饶有兴趣,“把他给我带回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路一飞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从柔软的床上醒来,看着陌生的冷色系的天花板,路一飞觉得有些不对劲,宿醉的脑子好长时间才能转过弯来,也就喝杯烧酒的功夫,愕然发现,KAO!这TMD不是他房间!想要从床上坐起,却发现TMD自己身上居然压着个男人!好吧,长相不赖但是看着有点娘炮,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子,粉嫩的嘴唇,瓜子脸……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和这小娘炮居然躺在一张床上!还是果的!果的!这丫的腿还环住了他的腰!好吧,触感不错滑滑的!啊!不对不对!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昨晚上喝醉了,饥不择食就随便扒拉了一个小男生,和他……嗷嗷嗷嗷嗷!
路一飞脑补了一下自己昨晚上XX不如,强X小男生的情景,一口老血堵在了胸口。
“嗯~”躺在床上的男生用脸蹭了蹭路一飞结实的胸口,似乎对硬邦邦的触感不满意,皱着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路一飞见人醒了,憋红了一张脸:“那个……我、我们……”
“我们什么?”叶千曦从路一飞身上爬起来,语气带着刚睡醒浓浓鼻音,即使这样,也可以听得出叶千曦的嗓音声线悦耳。
“昨晚,我们……”
见路一飞表情扭捏却也没有外露的抗拒情绪,叶千曦挑挑秀气的眉,声音带着些许揶揄:“你是GAY?”
“不……”
“那你是觉着两个大男人躺在床上,会做A……嗯?”
“……不是。”
“那不就行了?”叶千曦大咧咧的赤着身子从床上起来穿衣服,“哦,对了,你的衣服,我昨晚扔了,一会给你送新的来,没意见?”
“……没有。”听叶千曦的语气,两人不像是有什么样子,路一飞的心情稍稍好了些。不过对于昨晚怎么爬到叶千曦的床上来的,咳咳,只能说是运气,狗血,完全是半夜尿急的路一飞自己走错门的……
“我叫叶千曦,你呢?”穿好了衣服,叶千曦好奇的问。
“哦,路一飞。”
“A大,路一飞?”见路一飞点了点头,叶千曦看似友好的笑了,“真是……久仰大名。”
 
 
 
第二章 闹剧
 
从叶千曦的家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路一飞总觉得叶千曦对自己的态度怪怪的,拿出从叶千曦那里领回来的手机,看着黑了的屏幕,路一飞敲了敲脑袋,连什么时候关的机都不记得了。按下开机键,还是黑屏……好吧,是没电了。把手机往自己的兜里一放,算了……也没什么人,会记得给自己打电话的。这么想着,路一飞棱角分明的脸流露出一丝冷峻。
“路哥!”
逛着逛着,听到有人喊自己,路一飞诧异的望向来人,想了一会儿,迟疑的开口:“阿峰?”
被叫做‘阿峰’的男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副憨相:“路哥,你……听说了吗?”
“什么?”路一飞问。
“就是李安薇。”阿峰似乎迟疑着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嗯……说吧。”看着阿峰纠结万般的脸,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路一飞问道。
“三哥他们都让我们别和你说这个,路哥,你也别嫌我嘴碎,今天早上,李安薇自杀了。”
路一飞闻言,皱眉,有些不解:“自杀?”
“是啊……今早,从教学楼那里跳下来。”阿峰像想到了什么,担忧的对路一飞说,“路哥,李安薇的家人今天听说了,都到学校闹,说是,你……强迫李安薇那啥。虽然,我们都知道不可能,但是你今天又没去学校,就……唉,现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路哥……你去到学校,要做好心理准备,别被李安薇家里那些人缠上咯。”
“……好的,我知道了。”
到了学校,果不其然的看到李安薇的家人在学校门口举着一红色的布死守着,看到上面的字,路一飞冷酷的勾了勾嘴角,这些人,真是什么屎盆子都敢往他身上扣。
走近李安薇父母,近了才发现一边还有状似头疼自己家的管家,比起焦头烂额的管家,他这一当事人倒是显得镇定自若,颇有点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味道。见到路一飞到了校,李安薇的父母就想扑上来,不过被一旁的管家给拦住了。
“路一飞!你这畜生,你害死我女儿,你不是人!还我女儿的命!”
大中午,三三两两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路过,纷纷停在路边看好戏。
对着大放厥词的李安薇父母,路一飞不由得一阵厌烦,直接略过他们,对着管家询问道:“报警了吗?”
“报了。”管家费力的拦着想要上前欺负自己主子的极品夫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