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寰宇时贤+番外 作者:御澜山

字体:[ ]

 
文案:
 
     变态鬼畜疯狂科学家攻vs落魄阳刚腿残武警受
 
ABO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寰,赵时贤 ┃ 配角: ┃ 其它:abo
 
==================
 
  ☆、[一]
 
  初秋微凉的雨丝在晦暗的天空中飘飘洒洒,街头的路灯昏黄地亮着一点微光照不尽无边的黑暗。
  在这个一如往常街头里,平凡的小巷里,发臭的垃圾堆旁蜷缩着一个跟别的乞丐没什么不同的乞讨者。是的,他和其他乞讨者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穿着肮脏破烂的衣服,一样的拖着孱弱不堪的躯体,一样的有着麻木腐坏的灵魂。
  男人唔了一声,似乎是在睡梦中也不得安稳,他被长长的杂乱的头发遮住的面容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头枕着黑色的垃圾袋,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大概是做乞丐的时间并不长吧!他的眼中还有点点未泯灭的烟火,那么的生机勃勃。可是在他睁开眼睛一段时间后那点火花也熄灭的一干二净了。
  男人慢吞吞地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爬起来,一条腿不能动了,只能用另一条腿屈起,然后伸直使自己能够坐起来。
  和一般的乞讨者不同的是男人坐起来的背部挺得笔直,就像一棵笔挺的白杨树一样。
  垃圾袋旁边的气味并不好闻,但是他的嗅觉早在这样的环境里退化了。
  男人瞬间得了软骨病一样躺在垃圾袋上,肮脏的脸上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微微阖上。流金光彩消失得一干二净。
  呵。
  深深地叹息声,道不尽满心酸楚。已经多少天了,他数不清也不想要数清。
  淅淅沥沥的秋雨爬在他的脸上、胳膊上、还有麻木的心上。
  “给你。”一个长相可爱讨喜的小女孩怯生生的对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男人说道。然后笑着跑到她的妈妈那里。
  男人被一把同样可爱的小红伞遮住,他放下横在脸上的胳膊,冲着女孩露出了微笑。
  女孩摆摆手,一蹦一跳地拉着自己的妈妈走了。
  多么可爱的女孩,男人伸手摩挲着小红伞的伞柄,木质的伞柄还残留着温暖,很温暖,直暖到他的心里。四周似乎也不是那么冷了。
  远处看这独特的街景,晦暗逼仄的街道上,昏黄的路灯映照着一把小小的小小的红色儿童伞。
  饿着肚子睡着了又醒了过来,赵时贤饿得胃都在抽痛,多亏了他当刑警时期磨练的坚强意志才让他没有这么快晕过去。他眨了眨眼睛,一只手来来回回地抚摸着雨伞的伞柄。
  哒哒哒
  一双精致的男式手工牛皮鞋就站在他的小红伞前。
  赵时贤懒懒地抬起眼皮,就好像他的眼皮有千斤重一样。这又是哪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少爷来显示他的善良与优越吗?
  “要不要跟我回去”那个声音从伞顶穿过来。
  好好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刮了胡子理了头发的赵时贤躺在舒适的大床上伸了一个懒腰。赵时贤当时毫不犹豫的同意跟着这个比自己还要矮上几公分的年轻男人回去。虽然这个男人是个极具攻击性的alpha,不过赵时贤自己也并非是娇弱可人的omega,相反他是同样强悍的alpha。他既没有值得alpha留恋追狂的气味也没有金钱和地位,没有什么可以骗的了。因为这样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不是吗?毕竟没有比在垃圾堆里苟延残喘更加糟糕的事情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啊!赵时贤在睡着前还这样想着那么那个名叫李寰的男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想了很久也没有任何头绪,因为李寰看起来是一个家庭教养极好的人,也许他真的遇到了什么好人也说不定。赵时贤在这个时候又想起了那个给予自己一丝温暖的小女孩,要是能有这样一个女儿就好了。
  赵时贤闭上眼睛,他的女友那个美丽动人的omega给了他一生无法释怀的创伤,曾经他也是渴望和她共建一个美好的人人艳羡的家庭,只有她一个omega,他会用一生去爱她,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可笑的是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那个omega轻蔑地嘲笑了他的愚蠢,践踏了他的真心然后转身投入了另一个alpha的怀抱。如今的他丢掉了自己的地位,丢掉了自己的尊严,丢掉了自己的健康,换回的只有那一句,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你只是一厢情愿,你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有多恶心。
  该死的omega,该死的郑叙凉,当然还有该死的自己。
  清晨的阳光照在脸上痒痒的,赵时贤睁开眼睛,又马上缓缓闭上,他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醒过来他还在那个肮脏的垃圾堆里,可是不是这个不是梦,他正睡在一张柔软适宜的床上,穿着干净舒适的睡衣。
  该感谢一下那个捡他回来的男人?
  这么想着赵时贤洗漱完毕就噔噔噔走下楼了,空气里漂浮着诱人的食物香味,赵时贤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饿到了极限了。
  “可以吃饭了。”李寰穿着不适宜他的围裙,正往桌子上端来最后一道菜,都是些不需要烧煮的沙拉、三明治之类的,他优雅地解下身上的围裙,丝毫不因为别人撞到窘态而感到尴尬。
  “谢谢你啊。”赵时贤狼吞虎咽地开始吃起李寰准备的早餐。虽然无论谁的手艺都是比不上闵栗的。赵时贤的神情因为自己想起了那个omega而暗淡了一下,但是又重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好好吃饭的了。
  李寰正襟危坐,身体笔直,拿起食物的动作就像是严格计算好了角度一般,每一次下筷都是同样的角度,同样的量。吃菜也完全没有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吃,而是固定的每一种菜吃上同等的量。
  他为了回答赵时贤的话,停下手中的筷子,然后慢慢放回桌子上:“你不用谢我,我救你回来,你也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赵时贤嚼了嚼嘴里的东西,然后用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李寰,似乎在问你要我做什么。
  “昨天你应该睡得很好吧。我会帮你治疗你的腿,还有我会提供你足够的钱,你可以享受美味的食物,住宽敞的房屋还有甚至其他我可以为你做到的事情。”李寰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赵时贤吃饭的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他本就做好了要付出什么的决定。
  “你只需要成为我的实验品。”李寰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就像是在水里咕隆咕隆发出的似的,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的,赵时贤无法控制的失去了意识。不对,他在对自己下药,自嘲的想着没想到真的遇到了一个疯子。
  等到赵时贤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被手铐拷在床上。他很淡定地四处扫视,这是一间简洁得不能再简洁的房间,除了这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床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看着满目白色,赵时贤没由来的有点烦躁。他对自己命运的未知感到了恐惧。是的,是恐惧。他本来没有对人生有一点希望,可是那个男人再给了他希望之后又无情的将它毁灭。
  不知道那个疯子要对自己做什么。赵时贤阖上眼睛,又何必害怕,就算再糟糕也不会比现在更加糟糕了。
  门口响起脚步声,赵时贤睁开眼睛就那么注视着门口。
  门被推开,李寰穿着白大褂手里捧着文件夹走了进来,看见赵时贤凌厉的眼睛就微微勾起了嘴角:“没想到你醒得那么早,看来你的身体素质确实不错。”
  “告诉我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赵时贤舔了舔起皮的嘴巴,他是一个男性魅力十足的alpha,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做得令魅力四射。
  李寰慢慢踱步过去,身上带着消毒水的味道:“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帮你做了全身检查,不错,是我需要的实验品。”
  赵时贤瞥了他一眼:“你到底要做什么”
  “可以知道的是你的身体素质很好,底子不错。你的腿还有救,只要好好治疗就能够痊愈。”李寰面无表情地对他说道,好像他只是一件物品,或者对他来说是一只白老鼠更为贴切。
  “你他妈回答我问题!”赵时贤脾气并不好,在alpha中也算是暴脾气,军衔一直升高之后就几乎没有说过粗话。一是因为手下管着那么多人,上头觉得这样影响不好,还有就是那个omega不喜欢他说粗话。
  李寰的眼睛仿佛是最深的潭水,冰冷彻骨,深不可测:“今天晚上就可以开始实验的第一阶段,可能有些痛苦。”说完这些李寰就从床头抽屉里拿出针管,对着赵时贤打进去。赵时贤没有挣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种情况下挣扎也没有用的。
  李寰拿着那双漂亮的过头的桃花眼毫无情感的看着赵时贤:“只是一些葡萄糖,你需要更多的体力。”明明长着一双最富多情的眼睛,却给人毫无感情的感觉,这种悖论在他的身上完美的呈现着。
  李寰转身走了出去,赵时贤再看了一眼手上的手铐,不死心扯了扯,真结实,赵时贤重新闭上眼睛,他这段时间真是把十六辈子的霉都一次性倒掉了。
  极不情愿再看到李寰,早上还对他满怀感激,现在就只有厌恶了。赵时贤全身上下散发的alpha强势的信息素的味道逼得同是alpha的研究员不得不屈服。就算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的是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alpha。李寰对于实验品的状态十分满意,他要做的实验需要的就是一个异常强大的alpha。至于这个alpha的来历,他没有兴趣知道,因为他只需要完成他的实验。
  李寰身高并不算矮,他有182公分的身高,而且身材比例都很完美,每一处都长得恰到好处。穿上白大褂人模狗样的,就跟郑叙凉一样。
  “我现在要抑制你的alpha腺体作用。”李寰说着,就给了助手萧毅一个眼神,萧毅强忍着不适掐住赵时贤的脸颊,迫使他不得不张开嘴。
  李寰把一管晶莹的液体倒进了赵时贤的嘴巴里,呛得他猛烈的咳嗽起来,可是这样液体还是一大部分进了他的胃里,让他恶心干呕起来。
  赵时贤真恨不得打得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alpha不能自理。就算是他最狼狈的时候,被朋友和女友联合敌人一起打击的时候他都没有有现在这种无助感。好像别人一抬手他就会被掀起的气流击倒一样。他是个alpha,不是那些依附别人胆小怕事的omega。事情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控制和预料的范围,这让alpha的自尊心受打了极大的打击。
  “这管药剂,我做了很多改进,不出一个小时你身上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就会消失干净,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李寰带着医用塑胶手套的手轻轻地抚弄着赵时贤的脸,“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我的实验一定会成功的。”
  “呸!”赵时贤啐了他一口,“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谁知李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心情极好的勾起了嘴角,他的嘴唇薄而优美,笑起来让人心生向往:“很好,你比以往的实验品更加让我兴奋。因为越是你这样烈性的alpha才能更好的证明我的实验,我在垃圾堆那堆腐臭物里就闻到你信息素的味道,那时候我就知道你就是我完美的实验品。”
  “疯子。”赵时贤没由来的心寒,被个疯子坑到这种地步,他能够怪谁?要是他还在他的官职上,他一定要用□□把这个疯子打成筛子。
  “你真是我至今找到的最完美的艺术品,身上的每一分每一点都是我想要的。”赵时贤被这个疯子恶心的够呛,干脆扭过头不去看他。
  “萧毅,去把电击棒拿过来。”李寰站了起来,用衣袖擦了擦赵时贤的脸,“首先我要让你无比厌恶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我一直觉得精神的力量很强大,我的实验必须完美。”
  赵时贤懒得再去理会这个疯子,逃避似的闭上了眼睛。
  “这管子里装的是你的信息素的提取液,颜色很漂亮啊!”李寰晃了晃手里的试管。橘红色的液体在里面跟着晃动起来。
 
  ☆、[二]
 
  那一晚上对赵时贤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电击的痛苦还有药剂导致的恶心让他生不如死,但是他在最后一刻都没有露出一丝呻#吟。要他屈服,除非他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