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以心侍人+番外 作者:汪呜/关风月

字体:[ ]

 
文案:
坏脾气金主X工作狂小明星,传统狗血,不太传统的渣贱^ ^ 
 
 
程颐同小老板传了绯闻,真正的金主冷冷地告诉他:不用回来了。
他托着下颔对镜自视,思索能拿到多少遣散费。助理替他不值,狠狠一拍大腿:“不行!你救过大老板的命!不能就这么算了!”
“亲爱的小姐,你拍的是我的腿。”程颐苦笑,为了拍好最近的打戏,他日以继夜苦练,膝盖一片乌青。
 
化妆师敲门,程颐收拾心情工作。镜中人蓄了不羁胡须,眼神深邃,即将登上城中男士风尚顶尖杂志的封面。
他正在拍摄的《天地》中,主角因武成痴,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堕落往事。不止蓄须,他更被要求增肥。试装时不得不向工作人员连连赔礼,捏一捏自己日渐突出的小肚子:“全赖各位巧手,替我保住饭碗。”
旁人皆笑,主编也捏一捏他的脸,他奉上去任大姐头吃豆腐吃到够,得来一句亲昵的夸赞:“怕什么,你有这张脸,尽够了。”
 
是么?
他已二十六,上妆时难免晃神。事业上升期,逐渐转型为演技派,稍不注意便是登高跌低。镜中人英俊,成熟,乐观,微微一笑,年轻的化妆师便红了脸颊,偷偷检视自己妆容可有给他留下好印象。
胖了十余斤,犹能吸引许多男男女女目光,却完全不是金主喜爱的类型。
 
他几乎想象得到大老板看到封面,十分失望,甚至骇然:“我什么时候认识过这种毛茸茸的怪物?”
庄明诚就是这点可爱,一生志趣不改地喜爱娇嫩少男少女。而他自入行时,便以帅气小生形象示人,没有半点脂粉气。人人猜他几时失宠,年年危机重重,却也奇迹般存活到今日。
 
正是第七年。
程颐颔首谢过化妆师,起身迎向璀璨闪光灯。策划要他拿一只匹诺曹木偶,做出投篮的样子。他思索片刻,“这样可以吗?对,我侧过来丢,像要运球,也像舍不得它。唔,徐姐说得对,这样还可以遮住小肚子。”
他眼神三分天真,既有即将步入三十代男士的沉稳,又不改赤子之心。配上对浮名利禄不及真心的“高见”,应是一篇好宣传。
 
“话说回来,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它。”他摇一摇绚烂木偶,充满憧憬:“我可以留着它吗?”
拍摄了一下午,人困马乏,托得他精力充沛,总算响起一片笑语声。
 
结束后立刻便要赶回剧组,他抓紧时间在车上闭目养神。助理亦累得无精打采:“湘蓝台当家娱乐节目请你,别高兴太早,是情人节特辑。一大群人做游戏,你大概只是B part的陪客,出乖扮丑,还要回答辛辣问题。”
“情人节,还有一个半月?”他调出行程表:“扮丑又如何,现在好的通告大多给了叶嘉,有一点机会都不能放过。”程颐笑得狡黠,叫人分不清真心假意。
助理小青长叹一口气,邦邦响戳他脑门:“谁不知道他是大老板新宠,偏你又在这个时候和他闹翻!等你做到马影帝那个位置再谈硬气!”
 
程颐分外委屈:“都是华姐把你带坏,我什么时候对衣食父母不用心?”小青亦无奈,将一大束犹带露水的玫瑰丢在他怀里:“庄明珏送的,小老板整人真是刁钻。不过是看不上你,何至于亲自来和你传绯闻?让亲哥哥知道对他有什么好处么?”
“这就是你不如华姐历练处。”程颐真心感佩精干的经纪人,“小老板想脱离掌控很久了,现在不过是拿我做个笺子,开始同他大哥叫板。”
 
“他们兄弟家事,连累你做什么!”
程颐对玫瑰过敏,庄明珏刻意送来,嘲讽之心一目了然。个中还夹了一张卡片,“情深意笃”,正是叶嘉新片的名字。程颐笑笑,“我们是打工仔,自然仰人鼻息。”
他捏捏小青气鼓鼓的脸颊:“替我安排,我会去的。”
 
当夜饱睡一觉,四点半神清气爽起身,依旧先给金主道早安,接着开始练武。八斩刀,燕青枪,导演喊了声好。为了拍好这部戏,他已连续半年过着清心寡欲生活,金主嫌弃他练出一身肌肉,他也不以为忤,楼上金主拥着新欢春意浓浓,楼下起坐举重挥汗如雨。
庄明诚也拿他没办法。
 
他演落魄街头演得极用心,用小青的话说:“每一根皱纹都写着被抛弃了好痛苦。”
程颐大惊失色捂住脸颊:“皱纹有那么多?”
他人缘好,连场记都被他瑟缩在旧日练武的废宅中思念妻子一幕感动,这样感人故事,不怕没有人传与金主知晓。
 
上一秒万念俱灰,下一秒大说大笑。他蓬头垢面地坐在凉棚下喝水,打开手机向金主汇报今日片场趣闻。他们之间交流一向是单方面的,更没有一点情色内容。无非是程颐告诉他“今天导演说戏,演名妓,扭得太销魂了!”——
间或问他一句:“今晚炖鸡汤好不好?”
也只有这时候金主会回应,闷闷的一声:“嗯。”
 
庄明诚就是吃撒娇撒痴这一套,只是要程颐黏着他,想想都觉恶寒。这样亲昵口吻已是极限。
华姐人在总部清点年终账目,办事速度雷厉风行。他一条不痛不痒的信息刚发出,便破天荒收到回复。
 
“剧组盒饭还行,我们在保护景区拍戏,万一掉进来保护动物的毛吃了算不算犯法?不过汤没味道,想念我的紫砂煲。”
冷战一月有余,程颐要开始让他发现自己活得很好,却又有一点不好。
“给你寄过去。”
 
程颐抱着手机小人得逞地笑,有借就有还。凯旋之日一定还他一锅十全大补汤。
小青不以为然地探头:“不看备注,还以为你是在和亲妈说话。”
程颐从善如流,将金主备注改为“亲爱的母亲”:“衣食父母,当然要孝敬。”
 
他是孤儿,从未得到过亲人爱护,故此拿出十分演技来渴望庄明诚的爱,金主惯于享受自己救世主的角色,自然对一手拯救的他多几分垂怜。
又是一个月,最艰难的戏拍完便要赶紧减重。恢复身材太急只会显得形销骨立,华胜男人在几千里外,一个电话替他叫来最专业营养师。
 
程颐感动得泪眼汪汪:“导演这两天看我的眼神就像要直接割了我,明明拍完之前他还每天拉我出去吃夜宵的。”
华胜男笑他:“娇气。”
程颐收敛了神色:“自然是因为有华姐替我看着,谢谢您。”
金牌经纪人不温不火:“嗯,你自己也要争气。”说罢便挂了电话,从头到尾不曾提及金主一句。
 
她知道他有鸿鹄志。
 
七年前,庄明诚要他在量身定做的造星计划和见华胜男一面当中抉择,他立刻选择后者。金主眼神怜悯:“她看不上你,别自不量力。”
果然如此,他被挂名经纪人冷落两三年。为一个配角,同样两个月内增肥减重二十斤,接着一头倒进医院,后遗症至今犹然。
 
好在他幸运,前十八年的孤苦终于反转,十九岁凭借这扬名国际的文艺片拿了最佳新人。趋炎附势的人何其多,不少经纪人与他接洽,他只是笑。
终于得来华胜男轻轻拍肩:“做得还可以。”
 
一个月后程颐参加节目,俊男靓女,欢声笑语,他也不再蓄须。
主持人夸张尖叫:“好帅!程颐,我们以前都没发现你这么帅!”
“谢谢,谢谢。我也没发现自己这么帅,但这么帅今天也是单身,你们看多不公平。”
 
大家笑做一团,有人眼尖发现他手上多一枚戒指,白金素戒,起哄要他揭露这个大新闻。他无奈地解释:“这和我的初恋有关啊,我看他就像仰望神。他说喜欢这种款式,我就要在今天戴这种款式。”
深情的现场伴奏退去,一片嘘声,观众热情发问:“初恋现在怎么样了?还会见面吗?”
“幼儿园毕业就没见过了,每次路过小学和幼稚园我都会想起她,但是觉得自己很像一个变态。”不待他一本正经说完,气氛便在笑声中达到高潮。
 
当夜,华姐亲自放他假。依然是熟悉的车,熟悉的司机,他递给司机一沓签名:“念念喜欢的,就说是程哥哥的情人节礼物。”
司机老李笑逐颜开:“程先生,也祝您情人节快乐。”
 
庄明诚说话不算话,这栋金屋,他终是又回来了,还搬着自己的紫砂煲。老李要替他,他含笑婉拒:“我这段时间没事就擦擦它,看这釉色多亮,是个静心的好办法。”
“你不如直接出家。”庄明诚嗤笑一声,只着浴袍,见他回来也无动于衷,只像迎进了新家具。
程颐左看右看,没有旁人,便斗胆猜金主内心波澜汹涌,面上还要口是心非。他寄人篱下,自然要做足态度:“不行啊,出家还怎么做这种事?”
 
他坦荡荡俯身为庄明诚深喉,眼神诚挚,点亮满天星辰。庄明诚不到一分钟就缴了械,程颐只来得及笑一声,就被压在地毯上狠狠侵入。
他一贯自持,只有这时连声呻吟,柔韧腰肢自觉寻求欢乐,脆弱得不加掩饰。庄明诚自认不喜欢程颐,但火热吐息间他缠着自己深吻,一滴汗沿着青年蜜色肌肤没入紧致双臀,是致命的性感。
 
庄明诚像要杀了他一样地用力顶弄,程颐抓住他肩头,颠簸中将双腿张得更开。黑暗中他绽出一个模糊的微笑——
这一次,是自己赢了。
 
 
 
 
达官贵人豢养优伶,是为取乐。程颐十分自觉,事毕同金主分享一根烟:“小和尚年方二八,剃掉了头发……”
庄明诚尝试戒烟三年,不见成效,两人在夜幕下的落地窗前吞云吐雾,金主嗤笑:“还真想着出家,每年过年初一让你去拜个佛都睁不开眼。”
程颐声音清朗,咬字别有韵味,眯眼又哼唱几句:“只有年假可以偷懒,我不忍心抛弃温暖的床。”
 
“玉堂春已经定了叶嘉,少耍花样,拍好你自己的戏。”两人一般身材修长挺拔,程颐神色平和,只闲话家常,好像他们是平等的人一样:“只是学一学,技多不压身。”
庄明诚不置可否,掐了烟转身离去。程颐烟瘾犯了,很想再抽一根,火光刚擦亮,本该躺下睡觉的金主却在内室传来分明的一声冷哼。
 
这么霸道,不喜欢他也要拥着入眠,胡茬硬硬地抵在发顶,程颐只想笑。
翌日他早早起身,晨练结束后准备早餐,同帮工的阿姨交流煲汤秘诀,有说有笑。庄明诚顶着一脸起床气下楼,程颐叼着面包片道了声早。金主喜欢烤得金黄,却不能容忍一丝焦苦,他偏偏钟意边缘焦脆的面包片。庄明诚嫌他烦,他也振振有词——“既然被人包养,就要有点被包养的幸福感。我小时候最大理想就是吃烤面包片吃到饱呀。”
 
他理想可真多。庄明诚懒懒地勾一勾手,待程颐走近时勒住对方柔韧而有力的腰肢:“你为什么想成名?”
散乱鬓发落在脸颊,显得金主有些温柔,程颐坐在他膝头,顺着他的动作腰臀款摆,由着庄明诚褪去自己的睡袍。
为什么呢,这个问题庄明诚七年之前就问过。
 
程颐相信是他的答案让他在金主心里有了几分特殊,尽管这一点特殊不堪细看,他也不会改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