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梅竹马论菊花+番外 作者:焦糖橙子

字体:[ ]

 
 
文案:
 
     纪景言和苏然从小一起长大,更有着穿过同一条裤衩的情分。可就是这样的小竹马,有一天走到他面前,告诉他:“纪景言,我喜欢你,不是普通的喜欢,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喜欢。”
 
      纪景言面不改色:“我身上没钱,说了也没用。”
 
     “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纪景言闭着眼睛按了按太阳穴:“我也是真的没钱……”
 
     纪景言记得,那天苏然满眼通红,咬牙切齿地对他说着:“纪景言,你知道么?我最恨的就是你的冷静,还有你这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纪景言叹息,岂止是他,就连自己,也痛恨自己的理智,没办法陪着他一起疯狂,哪怕,哪怕自己真的爱他……
 
    和你在一起,是我这一生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
 
    决定爱上你,是我这今生都不会后悔的决定。
 
    这是一个关于混世大魔王喜欢上邻家清秀小竹马的故事~
 
     [1]本文1V1,校园狗血文。
 
     [2]结局HE,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3]大部分情节由真实事件改编,希望所有的爱情可以被世界温柔相待。
 
     拍着良心保证,绝!对!不!坑!
 
     欢迎追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阴差阳错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景言,苏然 ┃ 配角:顾安远,沈糖,程浩然 ┃ 其它:淡定学霸受×二逼忠犬攻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主CP是发生在我同学身上的真实故事,中间可能会有些小说的虚构成分,但是百分之五十以上都是真实发生的,写出来也已经经过了他们两个人的允许。或许我的文笔不够成熟,而且了解得也十分有限,写不出来他们两个人经历的一切,也写不出来他们两个人所有的心理历程,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同时也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爱情都能够被温柔对待?
  那年春天,苏然高三。
  朦朦胧胧中,苏然好像回到了中考结束的那年夏天,天气燥热的厉害,他和纪景言坐在床上看爱情动作片。后来不知怎的,他们二人却纠缠到了一起,他轻轻脱去纪景言搭在肩上的背心,吻上他微微张开的嘴唇,双手在他的腿间慢慢游走……
  苏然猛地睁开眼睛,黑暗中的天花板在眼前摇摇欲坠。他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摸向自己的欲望,脑海中回想起梦中的种种,缓缓动了起来……
  或许,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春天似乎来的特别晚。已经快到四月份了,树上才刚刚开出嫩芽,带着早春的气息。苏然晃晃悠悠的走在路边,随脚踢给纪景言一粒石子,纪景言顺利地接过来,又向前踢一脚,将石子踢得老远,苏然回头白了他一眼:“擦,陪我玩一会儿不行吗!跟小时候一样缺德!”
  纪景言自动忽略他的话,转头看向他:“决定好去哪儿了吗?”
  苏然双手插兜,漫不经心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可我想出国,你英语都不及格,怎么跟我去啊?”
  不知道苏然是不是故意的,他讨厌班主任,班主任是教英语的,所以每次考试英语都不及格。但即使英语不及格,苏然还是在班级占着中上游的位置,班主任恨苏然恨得牙根都痒痒,可还是无济于事。
  苏然愣了一下,然后贱笑着勾过纪景言的脑袋,在他的头发上狠狠地揉了几下:“小爷我有的是办法和人说话,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纪景言直起身,皱着眉头扒拉了几下被他弄乱的头发:“我也懒得和你讲。”
  苏然静静的看着他,嘴角含着笑,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然后恋恋不舍的移开自己的目光,恢复了平时的玩世不恭:“听说今天有个借读生要来,你知道了么?”
  “借读?”纪景言转头看向他,“以前是哪个学校的啊?”
  苏然耸耸肩:“这谁知道?不过如果是个女的,我要考虑考虑要不要收入囊中。毕竟快毕业了,自己一个人也有些太寂寞了……”话还没说完,转头就看见纪景言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苏然一惊:“你看我干什么?眼神怎么这么诡异?”
  纪景言白了他一眼,看着地上的影子说着:“我只是在想以后你会和什么样子的女生结婚,我还在想到底什么样的女生能驾驭得了你这花花肠子!对了,你说以后你,我,沈糖。咱们三个谁会最先结婚?”
  苏然心里一酸,一瞬间竟然有些难受的透不过气来,他从来都不敢想象纪景言当上新郎,身边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在教堂里许下他们一生一世的诺言的场景,但是这是他以后必须面对的一幕。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自己会怎样?还能像现在一样,伪装得滴水不漏吗?
  正想着,手臂突然一紧,苏然一惊,缓过神来,转头看向身后的纪景言,只见纪景言一脸担心的看着他:“你想什么呢?连红灯都没看见。”
  苏然转过头,看着那刺眼的红灯,缓缓开口说着,语气坚定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我是不会结婚的。”
  因为这份无法言说的爱,自己就要葬送一生的幸福……
  纪景言看着倔强的背影,渐渐放开了紧握的手臂,转头看向一边,不再说话。
  果真就像苏然说的,早自习下课,班级里就来了一位借读生,据说是上届的学生,因为去外地治病,耽误了去年的高考。所以刚今年治好病就到一中来借读。
  借读生叫顾安远,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如果说苏然是那种张狂,放荡不羁的帅气的话,那顾安远就是那种带着书卷气,温文尔雅的帅气。以纪景言多年看人的眼光,这个叫顾安远的,绝对是个学霸。
  苏然和纪景言的后桌上周翻墙去网吧摔断了腿,非常悲壮的回家待考。所以顾安远就顶替了那个悲催的后桌,成了他们二人的新后桌,互相点头笑了一下,就算认识了。
  纪景言还算正常,但苏然一上课就浑身不舒服,因为他总感觉那个叫顾安远的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实在憋不住了,给纪景言传了个纸条:喂,你感没感觉这个新来的很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
  ----我怎么感觉他在看我?你可别笑,我直觉很准的。
  纸条传过去之后,纪景言果然捂嘴笑了一下,刷刷在纸上写着。苏然看着纪景言的侧脸,纪景言靠窗,阳光刚好打在他的脸上,镀上一层金边,长长的睫毛上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纪景言的皮肤很好,阳光一照,脸上浅浅的绒毛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再加上他练钢琴,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钢笔也很漂亮。苏然看着,嘴角渐渐上扬,眼角带着温柔的笑意。
  纪景言,我怎么可以这么喜欢你……
  “苏然!”数学老师及时打断了苏然的遐想,“你上课不听课,看着纪景言傻笑什么!”
  班级里立刻哄堂大笑,苏然吊儿郎当的站起来:“老师,我在想怎么才能让纪景言做我男朋友!”
  班里的笑声更大了,看着数学老师气的通红的脸,苏然耸耸肩,他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数学老师气急败坏的看着苏然,两人对峙了一会儿之后,数学老师只好无奈的让苏然坐下。没办法,她一个接近四十的家庭妇女,怎么能跟苏然较真。
  苏然刚坐下,就收到了纪景言的纸条,接着他的上一句话:
  ----那他就是喜欢你,正好你也寂寞了,你俩就在一起吧。
  苏然笑了一下,提笔写着:我才不要,我只喜欢你,要不然咱俩在一起吧,我是不会嫌弃你的。
  幸福满满的将纸条传过去之后,苏然用眼角看到纪景言看过之后,将纸条撕碎扔进垃圾袋里,拿笔继续记笔记,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刚才的话。
  苏然苦笑了一下,忍住心里的酸涩,默默地骂了自己一句:
  苏然,你真贱。
  上课时的小风波又成了下课男同学调侃苏然的话题:“苏然,你俩什么时候办事啊?可别忘了请我吃喜糖!”
  苏然瞪了他一眼:“吃个屁啊,成天就知道吃,也不怕撑死!”
  那人贼不要脸的笑着:“撑死也得喝你俩的喜酒啊!”说完还问了问看热闹的同学:“你们说是不是啊同学们?”
  看热闹的同学中又不少是腐女,连忙大声附和着:“就是就是!”
  这时李轩插了一句进来:“哎纪景言,你和苏然谁在上面啊?”
  李轩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全班同学听见,班级立刻静了下来,全都看向坐在一旁的纪景言。
  不知道为什么,从俩人是同学开始,算来算去也有十二年的光景,小学的时候还行,自从上了初中之后,这李轩就像看纪景言不顺眼似的,总是找纪景言的茬。在班级内,纪景言学习好,乖巧又听话,备受老师的喜爱,再加上会跳舞和弹琴,人也有点气质,所以班内的人缘也是特别好的;至于在班级外,有苏然和沈糖这俩人在,一般人也不敢把他怎样。于是李轩这几年来吃过的瘪那是不计其数,时间长了,纪景言真的是懒得理他。
  纪景言抬头看了一眼笑得幸灾乐祸的李轩,把笔放下,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什么意思?”
  李轩往前走了几步,围在纪景言和苏然身边的同学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走到纪景言面前,站定,微微俯下身子,胳膊拄在纪景言的桌子上,缓缓开口说着:“少在这装纯了纪景言,我说什么你会不明白么?就你这细皮嫩肉的,恐怕是被上的那个吧?怎么?被爆菊的滋味不好受吧?”
  苏然听了,“嚯”的一下站起身,一把抓住李轩的衣领,另一只手就要往他脸上挥:“你他妈把把嘴给我放干净点!”
  纪景言连忙起身,抓住苏然挥过去的拳头,看着李轩说着:“得了苏然,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吗?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他,就当他在咱俩面前发了个屁得了。”
  苏然放下胳膊,瞪了李轩一眼,听了纪景言的话没再接着说话。
  李轩看着纪景言,眼底一片冰冷。他冷笑一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纪景言看着李轩的背影,他总感觉这事好像不会这么容易结束。
  新来的顾安远看着刚刚发生的闹剧,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然。
  这个班级,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第二章
 
  苏然觉得他好像低估了顾安远的自来熟程度,一起吃过午饭后,顾安远就彻底黏在了纪景言身边,偏偏他们两个一上午除了李轩的闹剧之外,也没再发生什么大事。可是一到中午午饭时间,沈糖就端着餐盘迫不及待的坐到纪景言和苏然的对面,双眼放着八卦的光:“我听说今天上午你俩终于对李轩放大招了,听说连时间和地点都约好了?在哪儿啊在哪儿啊?”
  苏然一点一点挑出菜里的的姜片,语气里满是不屑:“这女人啊,就是爱八卦。”说完还一脸严肃地看着沈糖说着:“谣言止于智者,现在这紧要关头,我怎么敢捅娄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