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猫缘+番外 作者:一梦半夏

字体:[ ]

 
    《猫缘》作者:一梦半夏
    文案:
    受捡了只猫,却不想这只猫有个面恶心善的主人。
    其实最开始想叫猫咪红娘的,但又觉得名字有点俗,我也真的就是个取名难……
    借助小猫咪的好好谈恋爱的文……(应该是吧)
    不虐,绝对不虐。
    以及,这应该算是个短篇,反正不会长,争取尽快写完吧。
    属性嘛:面恶心善攻X不太喜欢人类更喜欢动物的受。
    
    第一章
    
    林玉泽的猫走了,在半夜突发急病,开车去医院的路上就没了呼吸,到了兽医院,已没了任何的生命体征;凌晨的兽医院大厅空无一人,连动物的叫声都没有,林玉泽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怀里抱着猫咪逐渐僵硬的身体,眼泪不住地往下掉,为克制住哭声,身体不住地颤抖。
    值班的医生应该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也没出声安慰,直到看见林玉泽抹掉眼泪,抽噎着站起身,才上前问需不需要帮忙处理猫咪的身后事。
    等林玉泽再回到家的时候,猫咪变成了捧在手里的一盒子骨灰,“小乖,我们回家了……”林玉泽低头亲了亲骨灰盒的盖子,轻声地说道。
    他把骨灰盒放在自己床头过了一天,将它埋在了自家院子里那棵小乖生前最爱挠的桂花树下。
    埋好小乖站起身,太阳正好升起来,阳光洒进了院子里,他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从此这家里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林玉泽在市少年宫教幼儿英语,他自己做的绘本,讲一只叫oscar的小猫历险的故事,原型就是自家的小乖;有一天,Oscar跳出了主人家花园的栅栏,开始了在小区的历险,看过很多小动物,小昆虫,还挠了不少植物,林玉泽以小猫的视角,把遇见的每种事物都画出来,每节课讲一个小故事,能教好几个英语单词,且小猫画得生动可爱,小孩都很喜欢上他的英语课。
    他的绘本一般都是跟着上课进度画的,自从小乖走后,他就再也没动过画笔,之前画的内容很快就上完了,他拿少年宫发的幼儿英语教材对付了两天,班上的小孩有人举手问了,他用猫咪的探险旅程已经结束给敷衍了过去,小孩也就没再问,不过对上课的兴趣明显就减弱了不少。
    这天下午,林玉泽上完课,看着班上的小孩一个个被守在门口的家长接走,这才低下头整理教案,没了自制的绘本,教案都简单了不少,他把两本教材扔进包里就准备离开,这是感觉自己的衣角被轻轻扯动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扎着粉红色蝴蝶结的小女孩,这小女孩叫慧慧,平时上课都爱坐在第一排,而且一直都非常喜欢oscar,还让林玉泽在她的小本子上画了一只小猫。
    “林老师,你真的不再画oscar了吗?”慧慧奶声奶气的问道。
    “是呀,oscar的探险旅程结束了哦。”林玉泽蹲下来,看着慧慧的眼睛,小女孩的眼睛水汪汪的,听见这个答案,嘴一瘪,跟着就哭了起来。
    “为什么呀,前两天的课它不是还在挠王爷爷家的桂花树吗?”
    “那之后,他就被王爷爷抓住啦,王爷爷把它送回了主人家里,主人为了不再让他乱跑,就暂时把它关起来啦,所以,故事就结束啦……”看着慧慧的眼泪,林玉泽觉得自己的鼻子也有些发痒,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那它以后还会出来么?”小女孩显然是被林玉泽临时编的故事给唬住了,眼泪收了回去,期待地看着自己的英语老师。
    “会的,要是以后它在跑出来,老师还是会继续画他的故事的。”林玉泽摸了摸慧慧的头发,对她笑了笑。
    “太好了,希望oscar能早点跑出来。”小姑娘破涕为笑,转身拉住了在门边等自己的妈妈的手,用英语同林玉泽说了再见,一蹦一跳的离开了。
    林玉泽站起身,看着俩母女的背影,眼圈终于还是红了,哪还有什么再次历险的故事,oscar已经不在了……
    他情绪低沉的回到家,把钥匙放在玄关的柜子上,习惯性的唤了声小乖,这才反应过来。在玄关处站了会,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今天正好是小乖离开整七天的日子,自己仍旧还是没有习惯小乖的离开。
    他摇了摇头,从柜子里拿出猫粮出了门。
    林玉泽住的小区年份也有十几年了,绿化做的不错,因此有好多野猫,林玉泽长期包办了它们的饭食,一天早晚在固定的地方喂两次,野猫都认识他,到点就守在他喂食地点附近的灌木丛里,听见林玉泽的声音,就会从四面八方跑出来,有胆大的还会上前蹭蹭林玉泽的裤脚。
    小乖去世后这一周林玉泽都没有喂猫,今天他刚走到喂猫的小亭子,小区的野猫就全钻了出来,好几只都亲昵的蹭着他的裤脚,奶声奶气的叫着撒娇。
    小区里每一只野猫林玉泽都认识,还给他们依着不同的毛色取了名字,每次喂食都会点数,要是哪一只没来他就会很担心;此时他站在亭子里,看了一圈,发现猫咪们都来了,这才蹲下来,把猫粮分别洒在几个大盘子里,猫咪们三五成群的围着盘子开始吃晚饭,不是发出满足的嗷呜声。
    “对不起,之前一周我心情不好,没有来喂你们。”林玉泽蹲在猫咪中间,抚摸着几只猫的背猫喃喃自语,好在小区还有别的人也会喂猫,猫咪们并不会挨饿。
    他看着眼前的一群猫咪出神,有好几只是他从小猫看着长大的,如今也已经成了十岁的老猫了,但精神却依旧很好,想着自己的小乖却不到十岁就去世了……
    小乖是他刚工作那年冬天的一个深夜,在地铁站出口捡到的小奶猫,那一年是他人生最低谷的时间,亲人的离世和朋友的背叛,加上刚入社会工作的压力,让他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好在捡到了小乖,这只眼睛圆圆性格亲人的小猫咪,每天陪着他,自己也慢慢被它治愈了。
    可如今,还不到十年,小乖就离去了……
    要是自己早点发现它的异常,带它去体检就好了;这一周一来,他总是这么想,不断地自责;想到这,原本好了一点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看着身边的猫吃的差不多了,喂它们喝了点水,林玉泽就准备回去了。
    他站起身准备离开,听见亭子旁边的灌木丛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伴着小猫细细的嗓音,身边一只三花的大猫,原本在林玉泽脚边舔爪子,听见那声音,从喉咙里发出了两声警告似的的低吼,灌木丛里的声音就瞬间安静了下来。
    林玉泽原本要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心想估计是有外来的野猫了;小区的野猫都是家族性质的,谁是谁的妈妈,谁是谁的外婆,十几只猫形成了一个小圈子,这个圈子很排斥外来的猫咪,一般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慢慢接纳,这期间,林玉泽都要把新来的带去另一个地方单独喂养一段时间。
    林玉泽走到灌木丛跟前,往里面一看,发现灌木丛背后的草地上果然蹲着一只猫,此时天色已暗,看不清花色,但看身形能发现这是一只还没有成年的半大的猫咪,猫咪也不怕人,看见林玉泽过来,又奶声奶气的冲他叫了一声:“喵呜~”
    林玉泽听得心都化了,试着伸手过去,小猫也不躲,被抱了起来,乖乖的呆在林玉泽的怀里。
    十月底的夜晚已有些凉意了,林玉泽摸摸了猫咪的身子,也不知在外面流浪了多久,背上的骨头明显的突起,他有些心疼,想着放在小区里,这么柔软的性格估计会被其他猫欺负,干脆带回家养养好了。
    “小猫咪,跟我回家好不好?”他轻声地问。
    “喵呜~”回答他的依旧是小猫咪奶声奶气的叫声。
    把小猫抱回家,在灯光下一看,林玉泽才发现,这是一只折耳猫,身上的花纹漂亮且对称,鼻子嘴巴的部分是白色的,粉色的小鼻子,最妙的是四只小爪子,只有前端一点是白色的,犹如四足踏雪,只不过现在四只爪子早已变成了灰色,脏脏的,不过仍旧不能掩盖小猫咪的漂亮。
    小猫咪也真的很乖,被林玉泽放在玄关的柜子上,就乖乖地坐在那里任他打量,歪着头眼睛圆圆的,可爱极了。
    发现这是一只折耳猫后,原本打算用家里现成的驱虫药自己驱虫洗澡后便养着的想法也就打消了,林玉泽拿出小乖的猫包,把小猫咪装进去,带去了宠物医院。
    巧的是,碰上的医生正好是一周前的那位,听林玉泽解释完小猫的来历,帮小猫做了细致的全身检查。
    小猫从牙齿判断年龄不超过十个月,已做了绝育手术;
    “你这猫估计是谁家跑丢的宠物猫,品相这么完美的折耳猫价格可不便宜,而且这猫很健康,没有折耳猫的遗传病。”
    医生捏了捏小猫的四肢和尾巴,检查完毕把它还给了林玉泽。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从小区出来时注意了一下,并没有看见寻猫启事,我就先养着吧。”小猫很乖的靠在林玉泽的怀里,林玉泽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
    最后医生给小猫做了驱虫,林玉泽又请教了医生,买了折耳猫需要的营养素和猫粮,又买了几个小猫喜欢的玩具,带着小猫回了家。
    医生的建议是暂时不要给小猫洗澡,但林玉泽看着小猫灰灰的爪子,把小猫带到浴室,发现小猫并不害怕,开着浴霸麻利地给小猫洗了个澡,看来小猫在原来的家被教得很好,洗澡就乖乖地在浴桶里不跑也不叫,吹毛时甚至舒服地打起了呼噜。
    “给你起了什么名字好呢?”林玉泽抚摸着小猫柔软的背猫,心想,总不能一直叫小猫吧。
    他的眼神在屋里扫了一圈,定在了茶几的书本上,那是他为下周上课找的新教材,是狮子王的绘本,封面是小辛巴威风凛凛的模样,那金色的圆圆地眼睛,和怀里的小猫一模一样。
    “就叫你辛巴好了。”林玉泽轻轻捏了捏小猫的耳朵。
    “喵呜”小猫应了一声,翻转露出浅灰色鱼骨花纹和白毛相间的肚皮,睡得毫无防备。
    摸着腿上的小猫,看着放在客厅柜子上小乖的照片,林玉泽觉得,这大概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在小乖去世的第七天,自己又捡了一只小猫。
    
    第二章
    
    胥文睿开了客厅的灯,出差一个月,家里各处也没有一点灰尘,看来家政每天都有来打扫,想来自己的猫也被照顾得不错,他看了看手表的时间,晚上十点,猫应该醒了,估计是在楼上的房间玩吧;“小咪。”他刻意把尾音上扬,语气轻柔地唤了两声,却没得到回应,他皱着眉头上了楼,打开那间一面墙都布置成猫爬架的房间,小咪并不在里面,他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这个家,连一根猫毛都没有了,这是很不合理的。
    最后他黑着脸打开了小咪房间里的置物柜,把里面的猫粮和猫罐头都拿出来,算了一下存量,估算出小咪不在家至少有半个月了。
    原本出差结束回家的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他简直想把负责他家的家政人员拉出来打一顿。
    胥文睿住的小区,物业有自己的家政公司,都住在小区里的员工宿舍,他打了一通电话给物业,语气很不好,很快,负责他家的家政人员就赶到了他家,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胥先生,请问,我是哪里做得不好么?”想必是从物管那里听说了自己的雇主态度不好,中年妇女的语气带着几分忐忑。
    “我的猫呢?”胥文睿懒得跟她废话,站在玄关处,语气冰冷的可以冻死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