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的小说里有没有我这样的男主+番外 作者:小野蜜桃(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篇以傻白甜为初衷的甜文。【看我真诚的双眼】
 
设定:男男可结婚
 
攻是个从小背《莫生气》,以至于大家看不到他真实情绪的腹黑二世祖,受是个家族食物链底端的死宅加重度现世废网络小透明写手。
 
攻受相亲认识,攻为了摆脱被家里逼婚的现状,以帮助受完成梦想为交换和受契约式结婚
 
先婚后爱,有糖,糖里有肉,咳,也有玻璃渣
 
副CP:暴发户二代脑残粉x十八线小明星【全文发糖担当】
 
相信我,我是为了发糖而存在的~
 
内容标签:恋爱合约 娱乐圈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唯 ┃ 配角: ┃ 其它:傻白甜
 
==================
 
  ☆、第 1 话
 
  豪华加长林肯婚车里,花裕和韦卿霏面对面坐着。
  “你想清楚了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花裕松了松领结。
  韦卿霏将目光从花裕西装外套的扣子转移到花裕那张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客套的笑容,她缓慢地眨了眨眼,道:“还——来得及,吗?”
  花裕看到她嘴角那一丝不屑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愚蠢,这件事,好像的确不是他们两个后悔不后悔就能改变的,便转过头没有再开口。
  今天是他和韦卿霏举办婚礼的日子,这是一场家族之间为了让生意上的关系更加牢靠而促成的婚姻。
  可纵使是在这样一段婚姻下,花裕也在一开始就输了。虽然有些好笑,但是他看到韦卿霏第一眼就爱上了,也是没有悬念的事情。韦卿霏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抛开好看的脸和完美的身材不说,一颦一笑,哪怕是不经意间垂下的发丝她轻轻撩一下,都让人完全没有办法挪开眼,那是一种看一眼就可以让人魔怔的美,毒到骨髓里,再无欲无求,也想要不择手段去得到她。
  可是就是那样的韦卿霏,坐下后连水也没有喝一口,便开口道:“花先生,我有爱人了,我今天会在这里只是因为我不能违背父母之命,相信您也不会愿意接受这种荒唐的关系,希望您能主动提出来对我不满意。”她低下头,用没有感情的声音道:“谢谢了。”
  她那么坦荡,花裕的心突然就抽疼了一下,想要得到她,但是如果无法得到她是她期望的,也只能去接受,既然今生无缘,也无需勉强,只是不由得在心里感叹,有什么得失不是在一瞬间发生的呢?
  可是这个世界有一种定律,它会按照你最不期望的方式发展成你期望的样子。
  比如现在。
  车停了下来,车门从外打开,花裕伸出手,韦卿霏毫不忸怩地将手伸出来任花裕牵着。一对恩爱的新人从车上下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车门外是已经站好队的伴郎团和伴娘团,站在最伴郎团最前面的,就是花裕的亲弟弟花唯。
  花唯拉响了手中的礼花,后面的伴郎们也跟着拉响了礼花。
  花裕和韦卿霏在欢呼声和祝福声中走进酒店的大门,伴郎团和伴娘团跟随其后。
  花唯站在原地,看着一群人的背影,微微松了口气,掏出手机,拨通邱泽的电话:“喂,我哥和嫂子都到酒店了,你到哪儿了?”
  邱泽正在开车,道路虽然不至于拥堵,但是车行缓慢,他也有点急,回答道:“我这儿有点堵。”
  “你这伴郎还当不当啊?”花唯幸灾乐祸道:“我哥要是知道你为了去看你那个三线小明星,不但没去他的单身party,抢亲不能及时到,连他们都到会场了你还堵在路上,啧啧,你惨了。”
  “哎!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三线小明星’?”邱泽倒是一向挺会抓重点。
  见邱泽在电话那头听出了自己的嘲讽味,花唯赶紧纠正:“好好,不是三线小明星,十八线大——明星。”
  “花唯!”邱泽朝电话吼道:“我家麒麟迟早红遍大江南北!”
  “是是是,你快来吧。”花唯笑,小声的补充道:“来迟了,会错过最精彩的部分哦。”
  花唯说完,没有等邱泽开口就挂断了电话,转过身,看到了身后的巨幅海报:花裕穿着白色西装搂着穿着婚纱的韦卿霏,郎才女貌,登对得很。花唯用食指和拇指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海报上笑靥如花的韦卿霏,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笑。
  我嫂子长得真好看,演技也不错,假笑都这么迷人。
  就是,欣赏水平不怎么好。
  “唯哥!”
  花唯把手机放进口袋里,转过身,脸上带着他标志性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望向叫他的这个和他一样穿着伴郎服的公子哥,问:“怎么了?”
  “裕哥在找你,他在休息室。”
  “好的,我现在就去。”
  花唯走到休息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出花裕的声音:“请进。”
  花唯推门而入,花裕坐在沙发上,手边的香槟杯装着小半杯香槟,看到进来的是花唯,花裕收起紧绷的模样,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花唯笑道:“你昨天还没喝够啊。”
  花裕的手停了下来,问:“阿泽呢?怎么没看到他?”
  花唯哈哈一笑,说:“他昨天去B市看歌友会了,哈哈哈,好像他家安麒麟唱了两首歌。”
  花裕脸上是无奈的笑容:“他还在追那个小明星?”
  “别这么说,”花唯说着把食指竖在嘴前,“阿泽说了,他家麒麟迟早红遍大江南北,嗯,只要阿泽愿意,我觉得有戏,你要不要跟我赌一赌,只赌……”花唯认真地想了想,竖起两根手指:“两百万?”
  这次轮到花裕哈哈大笑了,只要花唯一句话,新视界签下安麒麟,他花唯愿意安麒麟有多红他就能有多红,只是他那么聪明的脑袋应该一瞬间就能够算出来,那不是亏个两百万就能解决的事情吧。
  花裕笑够了,看着眼前还像孩童一般天真可爱的弟弟,突然伸出手,摸了摸花唯的脸颊,有些惆怅地问:“唯唯,你恨我吗?”
  花唯依旧笑,道:“我为什么要恨你啊。”
  “当初教你背《莫生气》的是我,而如今你真的不会生气了,我却变得害怕起来。”花裕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垂下手,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我现在越来越想知道,你这张扑克脸下,到底是什么表情呢。”
  花唯有些俏皮地皱了皱眉,嘴角却勾到一个有些诡异的弧度,语气轻佻:“大概是这个表情吧。”
  花裕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花唯又变回往常的笑脸,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果然是恨我结婚了的吧?”
  花唯却笑着伸出双手给了花裕一个熊抱,拍着花裕的背,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一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哥,我怎么会因为这个恨你呢?毕竟——这婚,还没结成啊。”
  花唯放开花裕,脸上还是那个笑容:“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先出去看看,阿泽应该快到了。”说着转过身往门口走,手刚放到门把上,就听到后面传来花裕有些冷漠的声音:“唯唯,别做奇怪的事。”
  花唯顿了一下,按下门把,笑道:“当然。”
  花唯从休息室里出来就往大门口走,一路上遇到每个人都礼貌的点头微笑,有人祝贺,花唯就一一向对方表示了感谢。
  真是有趣,是花裕结婚,又不是我结婚,祝贺我干嘛?
  花唯走出大门,拿出一支香烟,点燃猛吸了一口,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十一点半了,婚礼十二点零八分准时开始。
  该,到了吧?
  花唯站在巨幅海报旁边的垃圾桶前抽着烟,看着络绎不绝的抵达会场的宾客,商界大佬,政界要员,退役冠军运动员,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明星,花裕这个婚礼还正是搞得满城风雨啊。
  看着一辆辆在自己面前停下又开走的豪车,花唯都快审美疲劳了,突然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停在了自己面前,车上下来一个头发有些凌乱,戴着框架眼镜的男孩子,用手机付了款,下车有些慌乱地拉了拉自己的西装,抬起头看了花唯一眼,花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他却突然回过神,开始慌乱地接他刚才因为惊到而没有拿稳的手机。
  他颠了几下,总算把手机握住,松了一口气,才滑开屏幕,语气唯唯诺诺:“我……我我到了……刚下车……我现在在进来的路上……”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酒店大门跑去。
  花唯望着他的背影,嘴角不自觉地咧开了,就像吃了一堆腻人的甜点后咬了一口青柠,竟觉得有些清新的爽快感。
  身后响起喇叭声,转过身看到从玛莎拉蒂上下来的邱泽,他正把车钥匙给泊车的人,绕过车头朝花唯走来:“唯,你看什么呢?裕哥呢?”
  “在里面。”花唯灭掉手里剩下的半支烟,心里默算,三支半烟的功夫,仪式应该要开始了,花唯不禁莞尔:“我们也走吧,好戏就要开场了。”
 
  ☆、第 2 话
 
  婚礼仪式十二点零八分准时开始。
  仪式在酒店的花园举行,舞台上花裕和司仪已经就位,花唯站在舞台旁边,手里正一开一合,玩弄着装着花裕和韦卿霏婚戒的盒子,邱泽站在花唯身边,还在念叨着他的安麒麟:“你是不知道,昨天我家麒麟发挥得有多好,我一会儿把录像给你看,真是没了谁了!而且他看到我了,还一边唱歌一边跟我打招呼!”
  花唯耸耸肩,手上依旧在玩盒子,毫不留情地打击道:“你要是上一次台,就会知道,舞台上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台下。”
  邱泽觉得膝盖中了一箭,气不过抬起脚就往花唯脚上踩,花唯虽然玩着手上的盒子,却轻松地抬起脚躲过了邱泽的暗算,不紧不慢安慰道:“不过你举的灯牌,他应该能看见。”
  “那当然!你没看到我那个灯牌做得多威武雄壮!”邱泽说着伸手比划,还碰到了花唯拿着盒子的左手,花唯手没有拿住,盒子从手上滑了下来,还好花唯眼疾手快,在盒子落地前用右手接住,直起身来的时候,看到了之前在门口看到的男孩子,坐在新娘亲属区域,正低着头玩手机,能清楚地看到他头顶的两个旋。
  一定是个犟脾气。花唯想。
  此刻,韦卿霏正被韦鸿洲牵着走向花裕,在婚礼进行曲中,配合着司仪矫情的演说词,前排还有泪洒现场的做作亲戚,真是浮夸得不行,相比之下,竟觉得司仪平时主持的那档烂俗的综艺节目好看多了,要不是一会儿有好戏,花唯真是一秒钟都不能忍。
  花唯关上手上的婚戒盒子,伸手看了下时间,十二点十三分。
  韦鸿洲郑重地把韦卿霏交到了花裕手上,如此感人肺腑的场景,韦卿霏脸上还敬业地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媒体的闪光灯下,一张张都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下一个流程到自己了,花唯朝邱泽伸出手,邱泽递上托盘,花唯认真地把两个装着婚戒的小盒子放在托盘上,像用游标卡尺那样精确的左右上下完全对称,看得邱泽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
  花唯端着托盘走上舞台,就要交换戒指了,花裕和韦卿霏分别拿着对方的戒指,等着听完司仪那套老套的说辞后互道愿意,然后给对方戴上戒指。
  花裕望着韦卿霏,她太美,没有一点点瑕疵的美,他就要得到她了,即使她曾经不情愿,即使自己曾经也为了成全她的不情愿,而表示自己不情愿,可是终究敌不过父辈的强硬,竟如了自己的愿,只是这份幸运来得有点让人忐忑不安。
  就在一瞬间,花裕用余光瞄到了,在自己身边端着托盘的花唯,嘴角勾起了一个有几分诡谲的笑容,下一秒,这个安静的、等待着韦卿霏说出“我愿意”的空间,突然响起了一个有些刺耳的男声:“霏霏!你不能嫁给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