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的小说里有没有我这样的男主+番外 作者:小野蜜桃(下)

字体:[ ]

 
  ☆、第 70 话
 
  韦卿霏坐在办公室里听助理汇报,气得指尖都在抖,把手里的报告书狠狠摔在桌子上:“国通撤资三个月!换了两个负责人!灿海现在这样就是你们交出的答卷吗!”
  韦卿霏撑着桌子站起来,胸口剧烈起伏、大发雷霆:“新的投资方找不到!对接政府的公关无作为!这么多人我供来当菩萨的吗!”
  “韦总您不要生气……注意身体……”助理看着韦卿霏脸都气白了,有点心虚——韦卿霏怀孕快五个月了,每天都像上战场,成天盯着若水天地的项目,现在又马不停蹄接手灿海天地,汇报听了一半就已经气疯了。
  韦卿霏拿起报告书,晃了晃手腕,嘴角勾起一个不可思议的笑:“不要生气?我花了九千万,你们现在给我一份估价报告,不足三千万,让我不要生气?我……”韦卿霏话还没说完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韦卿霏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医院豪华单人病房里吸着氧,花裕坐在床边看一份文件,她有些惊讶,她和花裕要是不回花裕父母家根本不碰面,怀孕后也就产检的时候花裕会陪她一起去。
  韦卿霏话中带刺:“你怎么在这里?”
  花裕放下文件,说:“你的助理给我助理打了电话。”
  韦卿霏冷笑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问:“他还好吗?”
  花裕也把目光转向了韦卿霏的小腹,眼神突然温柔得不像话:“他很好,起码他身体比你好——作为妈妈,你要更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韦卿霏心颤了一下,花裕其实是个很绅士的男人,长得好看又有能力,为人正直待人和善,起码他从来没有勉强过自己做任何事,可是太遗憾了,如果没有遇到弘志,她或许有可能爱上他——如果遇到的是花裕,就好了,她已经没法说服自己去爱上那个优秀的花裕了。
  韦卿霏的语气也柔和了下来,说:“我知道了。”
  花裕目光又回到韦卿霏脸上,说:“我听说韦氏有个项目好像遇到了麻烦,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
  花裕话音刚落,韦卿霏的表情就变了——她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女,她永远都是力挽狂澜的那个人,所有人遇到难题都会想到她,而她永远都可以把这些难题完美地解决,如果说她的人生有过一次失败,那就是她和花裕的婚姻,家族联姻无非是为了追求强强联合利益最大化,那么,韦卿霏负责的韦氏的项目不借助花氏的力量,就是她留给自己最后一点卑微的尊严了。
  “花裕,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可笑吗?”韦卿霏抽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我韦卿霏长这么大,就没啃不下来的硬骨头!我,还不至于落魄到需要你的怜悯!”
  花裕闭上眼叹了口气,睁眼后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道:“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辞了,我会派人送你回去。”
  “不需要。”
  花唯坐在办公室里,昨晚八点《最后的阴阳师》网络销售开始,今天全国各大书店上架。书店的销量反馈暂时还看不到,但是几个网络购书平台上不足24小时,销量均破万本大关。
  前期花唯成天在微博上秀恩爱骗群嘲涨粉,在他的微博里,“公子玉书”是个惹人喜爱的男人,可爱、迷糊、贪吃、有点懒有点任性、会撒娇会耍浑,鲜活又真实,所以基本上新粉对他的印象很好,《欲望星辰》的漫画和玉书工作室的官博君都在大力宣传,还提前把书寄给了微博一些知名大V,第一时间发软广。
  就现在看来,这本书的销售情况很理想,三天内破10万册应该无压力。
  花唯心情本来就大好,结果接到电话,听说韦卿霏因为灿海项目的现状气晕了送到医院去吸氧,花唯挂断电话抬起手来捂住眼睛,嘴角扯出了一个有些狰狞的笑,也是把这个大嫂气坏了吧,瞬间花唯给自己喝醉的那些夜晚找了个平衡点,没白喝。
  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啊,花唯心情大好,提前下班,准备去工作室看看,今天韦昱纾要去工作室。
  在去工作室的路上又接到电话,韦卿霏醒来就和花裕吵了一架,花唯的愉悦感和幸福指数瞬间就爆表了,哎呀,她把气撒到花裕身上了呢。
  嗯,三喜临门。
  一到工作室外面就听到鹿茗的声音,推开门,韦昱纾就坐在座位上抱着一袋薯片,一边吃一边被鹿茗逗得哈哈大笑。
  “傻乐什么呢?”花唯走过去,自然而然地伸手去刮韦昱纾的鼻梁,韦昱纾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断断续续地说:“我们……在回忆读书的时候……那些搞笑的事情,哈哈哈,太逗了!”
  花唯也笑了,没有像往常那样,来了交代完各自的任务就带着韦昱纾离开了,他拖了一把滑轮椅到韦昱纾旁边坐下,说:“你们继续呀,难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这个已婚男人分享一下吗?”
  韦昱纾脸上有些无奈,伸手拿了一片薯片,花唯也不说话,就张嘴,韦昱纾酒就懂事地送到他嘴里,花唯咀嚼完了才想起来要报喜:“对啦老婆!《最后的阴阳师》,网络销售已经破7万啦!”
  韦昱纾听完也兴奋了:“我好开心!”
  鹿茗毫不客气抓住机会:“恭喜玉书大大!花花!那不该吃烤肉庆祝一下吗!”
  花唯笑:“吃吧,你们吃了回来我报账,我和昱纾就不去了。”
  韦昱纾听完本来很兴奋,花唯说完后半句他就有情绪了,花唯看他撅着嘴,伸手去捏他的脸:“怎么啦?”
  “我也想吃烤肉……”
  花唯哭笑不得,鹿茗也赶紧说:“就是!花花,我们一块儿去吃嘛!工作室的大家,其乐融融一起吃不好吗?”
  花唯举双手投降,给助理打电话安排定了家烤肉店。
  吃完烤肉回家,整个车厢里都弥漫着一股烤肉味,花唯皱着眉毛开车,韦昱纾却还在傻乐:“花唯,我好开心!谢谢你!我……我都没想过一天能卖出那么多……”
  花唯皱着的眉头微微松开,道:“小笨蛋,都说了是你自己的写的,不用谢我。”
  “不……”韦昱纾的语气突然有些轻微的变化,喜悦中带着点淡淡的忧伤,说:“我的文字和故事没有变,一直,都是那样,如果没有你,我不可能成为现在的我。”
  从韦昱纾的回答里就可以看出他的性格,温吞、弱小、不自信,他需要有个人来给他保驾护航,连收获成功之后的沾沾自喜他都要窝在你的怀里小心翼翼地进行。
  在那一个瞬间,花唯突然在想,自己不该那么不余遗力地帮他出名,他被更多人知道,被更多人看到他的优秀,在他慢慢接受他是真正的优秀之后,他就会逐渐认识到他不再需要自己,这样到最后被舍弃的,是自己啊。
  花唯伸出右手摸韦昱纾的头,摸着他柔软的头发,花唯心都酥了,说:“你应该再自信一点的,宝宝。”
  韦昱纾听到花唯叫他“宝宝”,整个人浑身一颤,他只在床上那样叫过自己,温柔得不像话,可自从他们第一次之后,虽然现在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上,花唯却也只是抱着他,虽然偶尔会开一些色色的玩笑,耍耍小流氓,可是都不会进行到最后。
  韦昱纾突然小声地问花唯:“花唯……你今晚……想要吗?”
  花唯惊了一下,他不敢相信韦昱纾在没有喝醉的情况下竟然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惊讶惊喜之后,突然意识到,他只是想向自己表示感谢。
  花唯把自己从期待与喜悦中强行抽离了出来,苦笑着揪了揪韦昱纾的耳朵:“小笨蛋,你现在得到的都是你自己的,我不过只是起推波助澜的作用,你不用用自己的身体来报恩的,我也没有那样要求过,你别太看不起我啊。”
  韦昱纾的脸瞬间就红了,自己主动说出这么没羞没臊的话就算了,居然还被花唯拒绝了,好丢脸!
  突然又有些失落,果然,在清醒的情况下他不会要自己的吧,上次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他只是迫于无奈罢了。
  果然就像他说的,自己就像只发情的小狐狸,真丢脸啊。
  晚上回到家,两个人洗掉一身烤肉味,开了两把黑,便上了床。自从和花唯一起睡觉了,韦昱纾的作息时间规律了许多,晚上十二点睡,早上十点起床。
  早上韦昱纾醒来的时候花唯已经去公司了,洗漱完下楼,阿姨正在准备韦昱纾的早餐,和石头在客厅的地板上滚来滚去疯了一阵,消耗了最后一点体力,躺在地上等阿姨做好早餐。
  边吃早餐边刷微博,今天的消息好像特别多,昨天开始就有很多粉丝买到了《最后的阴阳师》发微博@他,他都一一遵照花唯的意思,挨个点赞。
  昨天卖了7万本,要是他们都发微博,那得点7万个赞啊,韦昱纾有点兴奋又懒癌发作有些惶恐。
  可是一打开消息就傻眼了,大量的粉丝@他都是在一条微博下。
  @小说抄袭举报:#公子玉书抄袭#最近在微博上疯狂炒作的公子玉书新书《最后的阴阳师》抄袭雪七的《末世阴阳师》,全篇大量照搬照抄,部分修改了个别词语,添加了一些细小的情节,但两文重合率超过90%,我们工作小组做调色盘的小伙伴都表示,这是史上最轻松的工作,配图只有第一章,各位看官看图说话[微笑]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话,您的护妻狂魔即将上线~
 
  ☆、第 71 话
 
  配图就是原博工作小组做出的调色盘,韦昱纾颤抖着手点开,血瞬间冲上了脑子,心脏剧烈跳动,一股巨大的不安袭来,虽然不知道那个雪七是谁,也没有看过《末世阴阳师》,但是就看调色盘,的确就可以判断两文的确有一篇是抄袭的。
  呼吸在变得困难,大脑像死机了一片空白。
  抄袭?怎么可能……也太看不起人了,他默默无闻码字这么多年,没有名气也有骨气啊,只要是真正热爱写作的人都知道那是做不得的事情,碰一下,就是身败名裂。
  可是,谁会相信,就算是韦昱纾自己看到这份重合率这么高的调色盘也会认定是抄袭。
  可是,不是我抄袭她啊,是她抄袭我啊!
  韦昱纾大口地喘气,看着下面@自己的评论。
  “挺失望的”
  “这用看吗,这种重合率不是抄袭我把书吃了”
  “本来不相信的,看完了觉得,我要不信就是无脑粉了吧?”
  “呵呵,你们路转黑?我都粉转黑了好嘛!都是套路,《冥王的葬礼》完结后不再开新坑,整天买营销推《欲望星辰》的漫画,现在又直接抄袭别人作品出实体书圈钱,一个大写的不要脸,还和他老公成天在微博上秀恩爱装小可爱,想着就膈应!”
  评论一边倒,毕竟雪七的《末世阴阳师》是在网上连载,已经完结了一年多,韦昱纾点开链接,每一章更新的时间都清清楚楚是前年到去年。
  韦昱纾回到自己的首页,双手几乎不受控制疯狂敲下一条微博发送:我没有抄袭我没有抄袭我没有抄袭我没有抄袭我没有抄袭我没有抄袭
  很快就有了评论:
  “不,你抄了。”
  “玉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写得那么好,真的不用抄袭的……”
  “你驴我们瞎吗?你那不是抄袭是什么?”
  随手刷下来,评论仍然一边倒。
  完了,不只是路人,连平时在花唯的微博里插科打诨那些个段子手也站出来,连段子都懒得编,斩钉截铁地说,你抄了。
  无法洗脱罪名,没有人会相信,就时间上来看,对方先在网络上连载,自己时隔一年出实体书,怎么看也会认为是自己抄袭吧?
  没法解释,完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