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烟欲笼+番外 作者:白首

字体:[ ]

 
 
《烟欲笼》作者:白首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生子/正剧
 
关键字:严烟唐二少 云翔雨霁  3P生子 先孽,后温馨甜蜜
 
严烟与双胞胎兄弟唐子谦唐子墨的3p恋情
 
生子 先虐后宠  甜文 
 
嘿嘿个人癖好绝对是甜文,攻及宠受
 
先有一个可爱滴小男孩baby后有一女孩儿
 
 
01母亲离开,回忆之殇
 
  八月,灼热的阳光洒在严烟十四岁的单薄背脊上。他跪坐在一旁,一切显得那麽不真实,恍惚著,他看到一个个人,神情悲戚,面带感慨地将手持的花束放在墓前... ...
  照片里,她看起来那麽年轻,美丽,婉约。额角没有岁月刻下的皱纹,鬓间没有辛劳留下的银发。她腼腆地微笑著,仿佛拥有全世界一样感到无比满足... ...
  忽然,严烟的眼睛干涩地疼痛,他已经流不出再多的眼泪,汹涌而过的悲伤过後,留下的是深深地惋惜和不公,妈妈那麽年轻,又那麽善良。三十九年来,没有一天是真正开心快乐度过的,为爱失去亲情,为自己又失去丈夫,一个人独自抚养自己和梦琪,然而就在梦琪考上名牌大学,全家人看到生活的曙光时,她就这麽倒下了,再也没有醒来过,眼角的胀痛让严烟睁不开眼睛... ...
  为什麽要这样对她?为什麽?
  耳边传来何梦琪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严烟一时间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那一刻... ...
  三岁的那一年,尽管记忆模糊,但妈妈拥著他,为爸爸的逝去而痛哭的那种感觉清晰可见。
  他当时太小,不明白那是怎麽一回事,而现在,那种感情针扎般狠狠刺痛他全身上下的神经,让他痛苦地喘不过气来,呜咽著压抑哭声,何梦琪拉起神志不清的严烟,道
  “小烟,起来,我们送妈妈最後一程...”
  严烟僵硬地转过头,表情怪异地看著何梦琪,微微开启苍白干裂的嘴唇:
  “最...後...吗?”
  忽然,唇边扯起一抹奇异的笑,摇晃著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到妈妈的墓前,轰然跪在那坚硬的大理石上,抬起颤抖的指尖,抚摸著墓碑上凹凸不平的纹理... ...
  能不能让时光倒流?哪怕让他再过一次并不美好的童年。哪怕让他再经历一次那被贫穷逼迫,尊严尽失的时光。只要,妈妈能够回来。
  严烟颤抖著肩膀,沈默地低泣著。看著那个小时候朦胧记忆中,妈妈慈爱的笑容。
  陷入深深地回忆之中... ...
  
  童年,这个字眼对於严烟来说是模糊的概念,从记事起,便是频繁地随父母逃跑,搬家。母亲加羽!是一
  个温婉沈默的女子,而她的骨子里镌刻著的东方女子那坚韧与执著,为她带来了短暂却刻苦铭心的爱情,
  却也在无时无刻不在侵蚀她那柔弱的身躯。而父亲,唯一留给严烟记忆的印记,便是那黄昏的午後,温暖
  干燥的掌心,有著无穷的魔力般,附在他稚嫩的小手上,带他在老旧的琴键上留下“叮叮咚咚”幸福的音节
  。在母亲以後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严烟知道,母亲是当年加羽家,那个百年贵族世家的二小姐,传统的家教
  ,封闭的童年,让加羽!无比渴望自由,热情。而正是这样,让她无法自拔地爱上了那个贫穷的钢琴师,
  也就是严烟的父亲──严毋潜。这个家境贫寒,却青春四射,才华横溢的少年,同时也为这个看似温柔,
  却特立独行,敢作敢为的璞玉般的女子深深倾倒。但两人的恋情被加羽家的老爷发现,为此严烟的外祖父
  感到耻辱万分,利诱不成,不惜动用武力拆散他们。
  发现自己怀上小严烟的加羽!无奈与严毋潜从此开始了逃亡之路,本来有名校毕业证的严毋潜害怕被加羽
  家发现踪迹,不敢轻易到正规单位应聘,只能在小酒吧,餐厅弹奏钢琴,或是兼职家教以补贴家用,而加
  羽!留在家中照顾小严烟。虽然日子清贫,但也幸福充实。但是好景不长,在严烟三岁时,加羽家的唯一
  继承人,加羽泰──加羽!的哥哥,意外死亡,於是本来放弃追捕二人的加羽老爷知晓严烟的出生後,迫切希望严烟作为下一任继承人。
  然而好不容易从那座金质牢笼里逃出的加羽美岂会让小小的严烟重蹈自己的覆辙?深深了解妻子的害怕与无助,严毋潜携著妻儿再次踏上无尽的逃亡之路
  数年前的一天...
  加羽!右手剧烈的抖动著,抓著电话的手冷汗直冒,嘴唇颤动的与不成调
  “毋潜...毋潜...呜呜呜...快...快...救救小烟...孩子...孩子...被他们抓...抓走了...呜呜呜...”
  恐惧的泪水从加羽!的指缝不断的溢出,电话的那一头,严毋潜仿佛遭到晴天霹雳般,一瞬间觉得天地
  都在颤动。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慌...
  “!儿...别慌...听我说,他们,把小烟带到哪去了?”
  加羽!泣不成声,慌乱地抹了一把眼泪,道
  “不...不...知道...他们一下子...冲进来,抱走了小烟...我来不及抢回小烟...都怪我...呜呜...都是
  我...怎麽办啊...毋潜...小烟...小烟他...”
  严毋潜听著,已在心里决然...
  “!儿,你听我说,先在家呆著,哪都不要去,知道吗?”
  “呜呜呜...”
  感受到爱人的安抚,加羽!呜咽著“嗯”了一声。
  爸爸...妈妈...这里是哪里,好黑...小烟好怕...
  “呜呜呜....妈妈...爸爸....”
  四周黑暗无比,密闭的空间,让严烟浑身战栗,慌乱地爬起小小的身躯,严烟四处摸索著,是车厢,密闭
  黑暗的车厢,严烟狠命的拍打著车门,大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车子飞速行驶的引擎声,车子正往千里之外的加羽家行去,三天来无数次的呼喊,得不
  到任何回应,只有定时从前方小口处送来的饭菜,那麽的死寂,那麽的黑暗,恐惧,愤怒,不安,害怕
  让这个只有三岁的孩子一次次的崩溃。
  “呜呜呜...妈妈...放我出去....爸爸....呜呜呜....”
  严烟已被抽干了力气,只能低低啜泣。终於,在四天之後,车子停了下来,在严烟快要昏死过去时,一把
  大力将他拉出,小小的身子跄踉了几下,在眼睛适应强烈的光亮後,严烟看清眼前这个蓄著威严胡子的老
  人,他高傲的昂起头颅,睥睨著严烟,抬起手中的拐杖,指了指严烟,浑厚慑人的声音响起
  “严烟?”
  严烟瑟缩了一下,本能的点点头
  “哼!严烟?好一个严烟!一帮畜生!”
  加羽老爷一声怒斥,四周的保镖都吓得一身冷汗,严烟更是浑身发抖,背过身,加羽老爷嗤笑一声,吩咐身边的仆人,道
  “将他带上去!”
  “放开我!你们是谁?放开我!我要爸爸妈妈!呜呜呜...”
  严烟哭叫著被带上二楼的卧室里... ...
  
  不安地踱著步子,加羽美再次拨下电话号码。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
  蓦地挂断电话,加羽美紧张地浑身冒汗,忽的电话响起,慌乱地按下接听键,而耳边的声音却是她噩梦的开端
  “小姐,老爷让您回来。”
 
 
 
 
02加羽老爷,何其残忍
 
  “是的,小姐,严先生今天上午八点所乘坐的计程车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事故,坠入山崖。”
  一瞬间,头脑一片空白,加羽美跌坐在地上,浑身剧烈地颤抖,幸福好不容易刚刚开始,为什麽...为什麽
  加羽美瞪大的双眼里满是难以置信,豆大的泪珠雨点般的不受控制地砸下。眼里满是仇恨的看向自己的父亲,那个残忍杀害自己丈夫的人!
  “是你!一定是你!为什麽这麽做!你怎麽如此狠心!”
  加羽老爷冷笑,道
  “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明白吗?杀死一个人,对我来说,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啊啊啊啊啊!你去死!你去死!”
  加羽美发狂地冲了上来,却被保镖一把拉住。
  “看好小姐,别让她疯了!”
  说完,加羽老爷转身离开...
  老天哪...为何如此咄咄逼人?小小的严烟不知发生了什麽,他只知道,只知道妈妈很难过,非常非常
  难过,他蹲下来,轻轻扯了扯妈妈的衣角,怯怯地问
  “妈妈...爸爸不见了吗...他不回来了吗?”
  迷惑的表情,傻傻的问题,稚嫩的童声,此时却像烧红的铁杵般戳刺著加羽美的心脏。紧紧地将小严烟搂
  在胸前,无声的流泪。一遍一遍抚摸严烟那细长的眉,挺立的鼻梁,看...多像那人,他的眉,他的双眼.
  ..他怎麽能这麽自私,这麽无情的弃她们而去,怎能让他们孤单的母子在这冰冷的世上独活...
  严烟抹下妈妈脸上的泪痕,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些困惑,又非常难过,比没有玩具玩,没有糖果吃还要难过,但是,严烟不知道这是为什麽。他只是跟著妈妈哭了起来... ...
  仆人站在加羽老爷面前,忐忑道
  “小姐还是什麽都不吃。”
  闻言,加羽老爷猛地将手杖甩了出去。“哗!”得一声,电视机被砸的粉碎,怒吼道
  “两个星期什麽都不吃!她想死吗?那个严烟呢?”
  仆人哆嗦著嘴,道
  “吃倒是吃一点,但是总喊著要爸爸。”
  “爸爸?哼!等著他去地狱找!把小姐给我带上来!”
  “是,老爷!”
  看著眼前奄奄一息,消瘦地一张纸般轻薄的女儿,惊讶,痛惜,懊恼潮水般袭向自己,加羽老爷强迫自己背过身去,强硬道:
  “你是准备以死相逼吗?啊?”
  加羽美微弱的声音响起:
  “如果你不放了小烟,我就死给你看!”
  加羽老爷不怒反笑
  “哈哈!我就知道!阿辉!”
  “是!老爷!”
  一旁的黑衣男人恭敬地上前,听候命令。加羽老爷道
  “没收她的一切信用卡,支票,学历证书!想凭自己?我倒要看看你多大本事!”
  黑衣人退下,加羽美说
  “如果不依靠你能活下去,你会不会放过我和小烟?”
  加羽老爷不屑道
  “哈!我等著你们母子哭著来求我收留你们!”
  严烟被妈妈冰冷的手掌牵著,颠颠地摇晃著跟著妈妈,问:
  “妈妈,我们可以走了吗?”
  加羽美虚弱地笑著:
  “小烟想呆在这里吗?”
  “不要!小烟才不要!这里好可怕!小烟要和爸爸妈妈呆在一起!”
  闻言,加羽美身体一僵,泪水无声地再次滑落下来。握紧手中奶妈塞的五百元钱,坚定地拉著严烟走出加羽家的大门,不复回头...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