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哥很专情 作者:梦晓生

字体:[ ]

 
文案:
 
     金力天是现在M城最大的黑道老大,一直信服着有钱我最大的这一永恒不变的深刻定理。于是拿钱可劲儿砸萧栎,可是这奇葩不但不为所动,还软硬不吃。
 
    一头扎进爱情的迷窝里,拔都拔不出来。金力天不仅放弃大哥的尊严甘于人下而且还怀了孩子。
 
    他就不信打动不了这死倔死倔的萧栎,待他得了他的心,天天压在他身上嘿嘿嘿,想想都美得冒泡。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力天,萧栎 ┃ 配角:李源 ┃ 其它:黑道生子
 
  ☆、献身换真心
 
  M城最大的夜店,本应该人声鼎沸,但今日却安静非凡。具有浪漫情怀的古吊灯,奢侈迷人的特色房间,还有魅力妖娆的男孩女孩们此时都被一人所包,全场无不诠释着壕。
  要问今日是什么日子?那是如今在m城一手遮天的黑道老大在此宴请m城具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
  这金力天成为这M城最大的老大,并不是靠手碗,也不是靠武力,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有钱,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可是能叫磨推鬼的财神爷。你看这不是要想在M城立足所需要拉拢的大人物们都在这儿被自己一一供着,这屁大点的地方还不是手到擒来。
  虽然他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可如今他不也是个响当当的有名之士,只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硬是装那个伪君子,呃,不对是文化人在那里与别人家常里短,相互寒暄。
  拿起装着半杯酒的高脚杯,微微一笑,“各位,今后我在这儿立足还需要大家多多照顾。”
  这可是有枪支弹药真家伙的,哪个不开眼的敢不应是,纷纷端起手上的高脚杯,“金爷说笑了,该帮的一定帮。”
  金力天心里其实憋闷的很,这领带嘞着他脖子疼,这酒只装半杯还要拿着那个特别大的高脚杯装,喝不尽兴不说,还随时担心把它给摔了。他多想拿着二锅头的瓶子往嘴里灌。
  他爸以前就是混黑道的,只是为人随后,也不喜欢太出风头,所以在道上一直相安无事。他从小和旗下的小弟们到处胡吃海混,大口吃肉,大口吃酒,养的太过,呃,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拘小节。只是最近出了一件大事,逼得他不得不每天装孙子。
  金帮的大哥被仇人给杀了,这倒好,本不想太出名的金邦几日就崛起,连连宴请了M城许多主事的人,旗下的弟子一到晚上就到处翻江倒海,寻找杀害老大哥的人,搞得人人自危。这招震慑敌人的妙招可不要误以为是金力天那个二世祖想出来的,他爸虽然走了,可是他下面还有个统一全局的军事,运筹帷幄,也是他爸的地下情人,他的老师。他爸不像别的大哥有很多个地下恋人,就娶了他妈生了他,还有就是那个他爸一生深爱的君谨,他不怪他爸,谁叫他也爱男人。可见遗传是多么可怕呀!
  往那正襟危坐,看到金力天一脸的不痛快,餐桌上的人拿起酒杯的手都在瑟瑟发抖,他们不会想到那坐在上位的人只是不习惯这么拘谨的吃饭,以为他不苟言笑,深不可测。
  “今日到这儿就散了吧?这里有很多美人,男的女的随便挑,我请客。”
  说完便转身去了主房。
  “那就多谢金爷了。”
  这句多谢可不是奉承,要知道在这儿莫离消费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一个个急不可耐的要去寻找可人儿,又不好太明目张胆,只好假惺惺的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才四散开去。
  想到床上的人,金力天就浑身燥热,要不是老师在那里看着他,他早已去那温柔乡了。回到房间快速冲进浴室,一只手解领带一只手解扣子,脚还边跑边踢,总算把鞋踢下来了。打开水就往身上冲,也不管冷了烫了,脸上还带着色眯眯的笑容。笑话,今日可是他的大日子,能不能捕获佳人的真心,就靠今日了。
  大致的洗了个澡,金力天就朝卧室走去。没错是走,大哥也不是谁都能当的,除了财力,智力,小弟,最不可少的就是装逼神技。
  床上的人此时双眼紧闭,睫毛不停的煽动着,细致的瓜子脸微微泛红,呼吸急促,头发早已被汗水浸湿,贴在额头上,全身□□,不停的蹭着床单被子,手还握着自己的小弟弟不得要领的揉动着。看上去难受极了。
  看到这幅场景可要了金力大天的老命了,一股热流从小腹处升起,穿过四肢百骸,直达脑顶,只觉的人都要炸了,摸摸自己的鼻子,没有红色温热液体流出,便像饿虎扑食般扑到了床上。
  金力天拿开他的手,将小萧栎拯救出来,缓缓低下头...
  感觉小萧栎渐渐抬头,拿起放在床边的润滑剂,使劲扣出一大坨抹在自己的那出,仔细扩张后,慢慢坐了下去。不等金力天适应,萧栎便大力动了起来,这下可真成了龇牙咧嘴。金力天自认为自己是个完美无缺的人,只是他有个小小的的缺点,怕疼。作为黑道的儿子,金力天也是个牛人,各个武器都能运用自如,傍身武艺也是融会贯通,只是受的伤也是不计其数,偶尔还要被殃及池鱼,被仇人绑架什么的。总之经过从小到大对疼的深刻领悟,他可悲的发现自己越来越怕疼。
  金力天努力放松着自己,适应这疼痛,但萧栎好像觉得不够尽兴,抱着他翻了个身,便压在他身上。
  血慢慢流出,染红了被单,他的脸越来越白,却痴痴的带着笑。待得到他的心,谁上谁下还不是他说了算,到时候可以每天嘿嘿嘿,今天的先欠着到时候慢慢还。想着想着便美滋滋的晕了过去,身上的人恍若未觉,依然抱着他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天蒙蒙亮。
作者有话要说:  好多天没有登,今天才发现被锁了,肉没有了,小可爱们喝点汤吧。今天开始我要努力勤更了,喜欢的点点收藏哦
 
  ☆、雨中的初见
 
  作为m城的老大,金力天为什么要做到这份上,实在是他太爱萧栎了,不仅想得到他的人更想得到他那颗心,也不怪金力天搞幺蛾子,他将萧栎带回金邦已经过了三年了,这三年来他软的硬的都试过,就是没有办法得到他一个眼神。他众多优点中最大的优点就是专情,没办法移情别恋总不能这样别别扭扭的过一辈子吧,爱情嘛!总要有付出不是。所以他就决定委屈一下,到时候怀上萧栎的孩子,看他还想走。
  三年前,金力天在他老爸的勒令下陪同他爸去处理一件叛变事件,回来的途中看见一个几岁的孩子跪在路边,在大雨下哭泣,他的身前,一个少年正躺在雨中。金力天本不是个善良的人,没打算多管闲事,只是这男孩哭的实在是太悲惨,便施舍般撇了一眼。嗬!这可真是个极品,长的十分秀气,给人一种舒适的阳光感。
  金力天急急忙忙下车,倾盆的大雨瞬间淋湿了他的黑色风衣,他却毫无所动,只是弯腰抱起地上的少年,“小孩,你也上车,我带你哥看医生”
  小孩连忙收起啜泣,跟着上了车。
  “你哥怎么了?”
  听到金力天的声音,小孩似乎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张开嘴就开始嚎。
  “呜呜呜~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哥哥接我放学,走着走着就倒在地上了…呜呜呜~我好害怕。”
  男孩的声音好不悲惨不过听在金力天的耳朵里只觉得头疼的很,他还是温言细语的对他说
  “没事的,他可能太累了,走着走着就睡着了。”
  想着小孩都很好骗,金力天毫不脸红的撒着谎。只是这个小孩似乎特别聪明
  “叔叔骗我…呜呜~”
  金力天越来越烦躁,虽然他还没无良到打小孩,还是忍不住把脸一沉“闭嘴。”
  金力天好歹也是混黑道的,这气势,唬得小孩马上停止了哭泣,金力天得出了一个结论果然都是吃硬不吃软,白瞎了他那么多时间。
  怀里的人抖得很厉害,扒掉他身上的毛衣,将车上的毯子搭在他身上。金力天越看越觉得拣了个宝,这人的皮肤白皙光滑,亲起来肯定很香,身体也柔软无骨,抱起来肯定很爽。其实金力天有很多男宠女宠,时不时就亲亲抱抱,只是从没有做的最后。作为黑道的儿子,他必须树立一些放荡不羁,神秘莫测的假象。可是一来他随他爸是个不易动情,一动情便不管不顾的性子,二来他身体有一个缺陷,多了个女性的器官 ,是个双性人。看着怀里的人,金力天的嘴角向上勾起,为他冷漠的脸添了些许柔和,他或许会不一样…
  下了车抱起昏迷的人,“小孩,你跟着我。”
  小孩便亦步亦趋,小心翼翼的随他进了小别墅,这是金力天狡兔三窟的其中一处,是个比教隐秘的地方,四面的都是山和水。
  将少年放到床上,脱掉他的裤子,拉过旁边的被子仔细盖在他身上,自己换了件家居服坐在床边看着晕过去的人。不一会儿,李源便推门而入,“你怎么了,叫的那么急,是被刀砍了吗?害我从温柔乡…哟,这是在哪淘的美少年?”
  说着说着就想上手摸摸。
  金力天脸色一凛,连他都还没摸过。“你的爪子看来是不想要了?”
  连忙收回快要触摸到脸的手转而搭到手上。李源一本正经的说,“没什么事,就是太过劳累,输点营养夜,睡一觉就好了。”
  想想又很火大,“这么点小事,你把我从主院叫来?”
  将腿搭到桌上,“怎么?有意见?”一副我愿意的嚣张样。
  看着老大这幅模样,李源表示很无奈,可谁叫我们是小弟,“没意见,还有美人在床上等我,我先走了。”
  说完打开房门就走了,一副急色的模样。
  李源是他爸手下得力大将的儿子,是主家的家庭医生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是他为数不多的狐朋狗友,呃,知心好友。
  李源一走,金力天马上凑到少年身边,东看看西摸摸,心里还在不住吐槽:走的这么急,真是个穿衣带帽的禽兽,有辱斯文的败类。完全忘了自己色眯眯的眼神和四处游走的爪子。看看眼前的可人儿,金力天陷入了沉思,他该怎么把他留下来呢?用钱砸?
  到了晚上,少年果然醒了,金力天立马拿走自己的狼爪子,可不能给人留下坏印象,眼神慢慢聚焦定在金力天的身上,只是眼神有些戒备冷漠,淡淡的说,“我弟弟呢?”
  少年的反应让金力天有些失望,他不应该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着急的问‘我弟弟呢?’,然后自己再对他柔情蜜蜜,细细安抚吗?
  “没事,被我留在下面看电视了。你叫什么名字?”金力天曲起嘴角,努力搬出一副无害的笑脸。
  “萧栎,是你救了我?”
  “嗯,饿了吗?”
  “有点,顿了顿“谢谢你”
  “不用。”救了你,你总要还的。
  叫人端进来晚饭,都是些清淡又滋补的菜肴,金力天陪着吃了些无言无味的菜,就停了筷子,等二人吃完,萧栎首先说道“我没事了,该回去了。”
  想回去,门都没有,金力天在心里冷哼,但面上还是一片平和的说着,“你还没好透?再多休息几天吧?”
  说完也不待萧栎回答,径自出了房间。
  金力天回到自己的房间,便开始打电话,“小钰,你去帮我买些名贵的表,车子…”
  挂掉电话,心里美滋滋的:我就不相信打动不了你。
  可有人就是这么奇葩,东西送多少,退多少,就一个劲儿,嚷着要走。绕是金力天这些年被他爸磨得学会不动声色,此时心里也忍不住骂娘了:奶奶的,老子这辈子的笑脸都对着你用完了,还打动不了你。
  本来金力天只是图个新鲜也没想将他怎么样,只是看他那倔强样,又有些不为才动的傲骨,搞的金力天心痒难耐,这下可勾起金力天的好奇心和强占欲了。
  金力天估摸着,不吃软,总该吃硬吧。于是也不送他礼物了,直接强占了他。他不怕萧栎将他是双性人的事说出去,因为他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还有人软硬不吃,闹起了绝食。看着萧栎本来还有几两肉的脸渐渐凹了下去,可把金力天给心疼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