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陆逢臻+番外 作者:果腹

字体:[ ]

 
文案:
 
     原名《向来日而生》
 
【完结就是黑历史-系列】 ==跳坑慎重==
 
#一个踹了渣受,不,被渣受踹了,再遇真爱的故事。#
 
陆友铭上辈子的人生里只有宋千宁一个人,他为了他放弃学业,为了他和家人决裂,为了他终日勤勤恳恳,活成如今这副粗糙的模样,但是爱情却在此时戛然而止。
 
丧尽自尊颓然离场,他却意外重生!那么,这一世,他选择冷静放手,活成自己。
 
但是……他开始不停地遇见上一世无故伤害过的那个男人……
 
所以——那个男人才是重点O.O
 
HE;土包子忠犬攻VS清冷闷骚受[主攻+双视角];文主走感情线;作者脑回路不正常;笔力弱;跳坑请慎重;
 
【看这里→最初设定有副CP,现在不造会不会上线[我造半道砍了很不厚道,所以随意吊打吧ㄒoㄒ]划掉】;
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和臻,陆友铭 ┃ 配角:文非,穆云歇,文正,和亦景... ┃ 其它:换受有,狗血有,原名《向来日而生》
==================
 
  ☆、完
 
  
  陆友铭站在隧道中央,壁灯柔和却明亮,前方不远处有道纤细的身影正背对他往前缓缓走去。
  他伸出手,叫:“小宁……”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往前飘去,他低头,才发现整个人是悬浮在地面之上的。
  是,死了吗?他惊恐地睁大双眼,随后又笑了起来。
  死了,也好。反正他已经一无所有,上天算是替他做了一个最好的决定。
  只是,他望着前方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胸腔中泛起一丝疼痛。
  他伸出手往前飘去,来到那人背后,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小宁吗?”
  那人回头,一张似在白瓷上描绘般的精致面孔,眼瞳清澈,弯起唇对他笑,脸上的肌肉被牵动,从他的眼眶里,挤压出一滴血泪。
  “啊!”陆友铭大惊,一瞬清醒过来。
  他瞪着眼,胸口还在不停地起伏。入眼是浅蓝色的天花板,他动动手指,轻轻抚了抚身下的床,柔软温暖,真实的触感。
  这是哪儿?
  他晕乎乎地坐起来,眼神迷惘地观察着这间屋子里的陈设,这——这是他家!
  客厅传来开门的声音。
  他屏息细辨。
  哗啦,钥匙被扔在玄关的柜子上,窸窸窣窣的是换鞋声,接着传来皮箱滚轮滑过地面的声音。
  咔哒,卧室门被打开。
  陆友铭瞬间打了个激灵,抬头望着站在门口那人。
  “陆、友、铭!”宋千宁气呼呼地把皮箱往门口一撂,冲坐在床上的陆友铭大叫道。
  他吓了一跳,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连拖鞋都没穿,光着脚站在地上,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来。
  “你,你怎么在?”他结结巴巴地问宋千宁。
  “靠!陆友铭,你他妈是不是不想过了?!”宋千宁白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外走。
  陆友铭急忙趿拉着拖鞋跟出去。心里不由犯疑:这是怎么回事?他跟小宁,不是早就分手了?
  宋千宁把领带扯松,浑身散发着怒气,往沙发上一靠,不耐烦地冲着陆友铭嚷嚷:“不想过了就分手!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这种人在一起!”
  分手!陆友铭脑子“轰”地一声炸开,很多画面一涌而上。
  宋千宁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
  宋千宁满脸鄙夷地对着他嗤笑羞辱。
  宋千宁挽着钱瞻的手臂从他面前走过,面带挑衅。
  他绝望站在天台上。
  他颓废地混迹在酒吧里。
  他被人堵在巷子里,毫不留情地殴打。
  他望着公司的仓库,湮灭在无情的大火里。
  以及,他的车在隧道里,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车。
  然后呢……
  他想不起来。
  他迷茫地转过头,望着这间屋子,熟悉的陈设,但是又隐隐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比如,门口的衣冠镜,应该早就被打碎,是去年小宁第一次提分手的时候。
  还有,灶台上的砂锅,他早就尘封起来,自从和小宁分手,他再没有煲过一次汤。
  诸如此类,包括正坐在沙发上的小宁,他胸前那条宝蓝色的领带,是陆友铭去年送他的生日礼物,而分手后,陆友铭曾发现它躺在垃圾桶里。
  他的脑海中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设想。
  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问:“今天……是几月几号?”
  “什么?”宋千宁莫名其妙地望着他,敢情他压根没听到自己刚说的话。
  他呼地站起来,“陆友铭你吃错药了!我今天中午怎么跟你说的,叫你晚上7点去机场接我,记得提前煲好汤。结果呢?我特么像个傻子在冷风中等了半个小时,打你电话也不接。这一回来,呵呵,先不说厨房冷锅冷灶的,你特么竟然在床上呼呼大睡!”
  陆友铭一听他的控诉,上前一步,想说不是,但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吐出一个字。
  宋千宁不耐烦地推开他,“走开,最烦你这副八杆子打不出来个屁的样子。”说完走进卧室啪地一声把门关上。
  陆友铭追上去,想敲门,却又犹犹豫豫地放下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墙上的电子时钟响起一节报时音乐。陆友铭不由望过去,2015年3月1日,晚上9点整。
  他瞪大双眼,喉结上下滚动着咽了咽,这怎么可能?他明明记得,刚过完2016年的春节。
  他难以置信地再次审视着这间屋子,看到小宁落在沙发上的手机,便跑过去拿起来,翻开日历——2015年3月1日。他指尖颤抖,忍不住刷新了一下网络,日期没有任何变动。
  没错。小宁第一次和他提分手,就是这一天。
  他……因为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从车祸现场,回到了一年前。
  他惊慌之余,不由苦笑。
  2015年,他不敢回想,那是他生命中最为痛苦和难堪的一年。
  他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接受了小宁移情别恋的事实,从最开始的生无可恋到最后的丧尽自尊。直到公司仓库被烧,他赔光这么多年所有的积蓄,开着他那辆连卖都卖不出去的小破车,准备离开这座城市。
  结果,一个眨眼,他又重生到这一天。痛苦开始的这一天。
  他拍拍脸,希望这只是一个梦,但是疼痛和呼吸都如此真实。包括腕上手表均匀而清晰的咔哒声,都在提醒他,这是真的。
  他无力地垂下肩膀,一时间无法消化上天给他开的这个玩笑。
  手里握着的手机突然震动着响起来,他回神,抬起看了一眼。原本浑沌的大脑倏忽清醒。
  “钱总”。钱瞻!
  他用力抓着手机,裸.露的手臂上暴起青筋。
  “你干嘛?!”宋千宁从身后窜出来,夺过手机,瞪着他,“谁让你动我手机的?”
  陆友铭望着他的脸,胸口漫起一丝疼痛。
  宋千宁并未意识到他的情绪不对劲,转了个身去阳台接起电话。
  “嗯,刚到。”“好的,多谢钱总关心。”“今天?今天不太方便,太晚了。”“真是抱歉。”“那钱总再见。”“嗯,晚安。”
  陆友铭隔着玻璃,凝视着宋千宁温柔的侧脸,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
  胸口的疼痛证明着他还是不能放下面前这个人?可如今这种状况,难道还期望会有什么不同的命运?
  重生一次,有什么意义呢?
  重生?他突然意识到,他拥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比如现在,他可以选择冷静地分手,而不是像上一世那样,苦苦挽留然后再被伤得遍体鳞伤?
  “少碰我手机!”宋千宁从阳台走过来。
  陆友铭望着他的脸,问:“你有别人了?”
  宋千宁一愣,“你什么意思?”
  陆友铭把颤抖的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故作镇定地说:“不然为什么要分手?”
  宋千宁沉默了几秒,脸上重新挂上不屑的笑,“陆友铭,你他妈少在那儿诋毁我。实话跟你说,我早过够了!你以为你是谁?呵呵,一个送快递的,我特么说出来都嫌丢脸!”
  虽然这种话上一世听了不止一遍,但再次听到,陆友铭的心还是狠狠痛了一下。他不打算再做无谓的挣扎,抬起手抹了一把脸,转过身走到玄关,拉开门,背对着宋千宁,说:“好,我们分手。”
  宋千宁向来瞧不得他这种连架都吵不起来的闷沉样,心中气没地儿撒,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往门口砸去!
  玻璃破碎的尖锐声音。
  陆友铭沿着黑洞洞的楼梯,一口气从五楼跑下来。在一楼的拐角处,一拳打到墙上。
  什么都没有改变。他为他付出所有,他抛弃他。他努力数十年为他建筑的天堂,不及另一个人的起.点。
  他深爱着的人,原来一直以他为耻。
  *
  凌晨十二点,陆友铭回到家里,打开门,屋里一片漆黑。他深吸一口气,开灯,卧室门大开着,皮箱还被撂在门口,脚下是碎成一地的镜子,似乎每一片都能映出他破碎的爱情。
  风穿堂而过,啪地一声把门关上,陆友铭垂着头走进卧室。他躺在床上,盯着隐没在夜色中的天花板,纷乱的记忆翻涌上来。
  从十五岁初次遇见小宁,到高中毕业正式在一起,第一次亲吻,第一次对彼此的亲密试探,以及大二那年被父母发现,出柜,被赶出家门,深夜里在街头的电话亭给小宁打电话,冬雪里温暖的拥抱,再到终于买了车,带着小宁一天逛遍平湖市,两个人傻子般对着大海喊,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陆友铭用手背遮住双眼,可这一切都抵不过时间的无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小宁开始嫌弃陆友铭的粗鲁和贫穷。他没有地位没有钱,没有学历没有体面的工作,住的房子是城中村,开的车也是二手货,他没有一点能让小宁拿得出手。他再没有魅力让小宁像十八岁那年,大方地挽着他的手,在情敌面前骄傲地说:他,陆友铭,才是我的男朋友。
  他叹了口气,什么都会变的。过早的爱情,不过是一场童言无忌。
  连他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粗鄙之人。或许,他真是活该被嫌弃。
  只是,那个人太过深刻地占据了他所有的青春岁月,镶嵌在自己的生命中不可拨拔。
  他缓缓闭上眼,算了,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
  是梦吗?陆友铭恍恍惚惚,眼前的一切都在诡异地晃动。
  摇曳着欲.望的高脚杯,勾起人情.欲的玫瑰红酒,让人迷失自我的频闪灯,以及反射出冷艳光芒的灰色丝绸衬衫,还有那人在阴影下若隐若现的完美面孔。
  泛着凉意的薄唇贴上陆友铭因醉意而发着高热的皮肤。陆友铭泄愤般咬上他细白的脖颈,剥下他的裤子,毫不怜惜地压住他,强行冲进他的身体。
  没有前戏,也没有润滑。他神智不清地用衣袖绑住那人的双手,把他的双腿高高架起在臂弯,凶狠地冲撞着。
  “疼,你……停下来。”身下的人开始求饶,嘴里溢出破碎的哭声。陆友铭却变得越加兴奋,他越是挣扎,他就越是亢奋,动作也越是粗暴。
  霎时,血,满床满地的鲜血,漫上来,湮没了正在他身下承欢的那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