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总有人想撩我怎么破 作者:双子的五月份

字体:[ ]

 
文案 
 
 
对上眼的时候。
南槿:你那么好看,我只想跟你睡觉。
白斩:我脱,马上脱。
撕逼的时候。
白斩:你吃饭怎么跟吃翔一样!
南槿望着对面的饭碗:这翔不是你做的?
收拾的时候。
南槿:今天我就要干你,谁说话都不好使。
白斩抓着被子:我承认错了,但是!求轻点……
 
 
食用前友情提示:
1.宝宝们需时不时带好去污粉,以备不时之用~
2.1V1,轻松文,结局HE~
3.本文无逻辑,时而脑抽会冒出稀奇古怪的东西,智障作者也不造这是为啥~
4.日更,日更,日更哦~有意外会提前说~
5.不喜勿喷请点X,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槿,白斩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南槿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性冷淡,而这次却梦见自己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一个热火朝天的时代。
 
这儿四周全是火山围绕,男男女女形形□□,姿势也颇多,他看的表面平静,实则内心在沸腾,他站在山上,感觉脚下正在慢慢波动,这种波动蔓延到全身令他僵硬了起来。
 
“嗯!”他闷哼了一声,最后坚持不住痛的一脚踹了上去,只听见谁像打树桩一样“咚”的掉了下去。
 
南槿惊醒了过来!
 
他发现地板变成了天花板,那些椅子桌子之类的都倒了过来,脑袋停机了三秒钟之后,南槿迅速的扬起了下巴,才发现自己半个身子挂在了床沿上。
 
他蠕动了一下,感觉凭一个人的力量无法顺利爬起来,而且姿势也优雅不到哪里去,于是他大喊了一声:“小司?!”
 
小司是他的二把手兼司机,平日里除了吃喝拉撒睡,他一般都会在南槿的身边,今早上是来接南槿的。
 
通常情况小司会等在房门外,而今天他的声音却出奇的从床的另一边回应了起来,南槿以为自己做梦做傻了:“你在我房间?”
 
小司慢吞吞的扶着腰从地板上爬起来:“是啊,我在外头实在听不下去了,老大有难,我吃你的饭当然要帮你的忙了。”
 
“什么忙?”南槿被扶了起来,见小司一伸手把一条小裤裤拎到他眼前,南槿往下看看,然后懵了。
 
“你不要怪我。”小司委屈着叹了口气,“我就是想帮你治治这个毛病,刚才听你在梦里嗨的起劲,我就顺道觉得这是个时机,然后……”
 
“然后就干了我?”
 
“对对对,哦,不不不不不,”小司赶紧辩解,“我不好那口,真的,我没有对你产生非分之想。”
 
“那你刚刚是怎么做的?”
 
“像这样。”小司在南槿跟前扭起屁股摆动腰来,还搓着手,“来跟着我一起摇摆,摇摆摇摆~”
 
看他像个蛇精病一样在跳水蛇舞,还笑的跟个花痴一样,南槿穿上小裤裤丢下一句:“妈的智障。”
 
房门开了又关,小司边穿鞋子边追出去,手里还搁着南槿的外套:“老大,等等我,今天我们上哪去啊?”
 
“一个富婆家。”
 
“啊?你要被包养了啊?”
 
南槿站住后突然转过身来,抬起食指撩了撩小司的下巴,眉眼含笑道:“现在飞来横祸多,认真点儿开车。”
 
今儿个日子不错,白斩打算去市里溜一圈买点好吃的回来,毕竟家里库存没有了,而且他个蠢货也不会做饭。
 
他住的是公寓楼,在最顶层二十楼,当他拿着信用卡出门按上电梯的时候,他发现电梯并没有反应,然后他就在上面狂按:“操,什么破玩意儿……”
 
实则是昨天的公告早已贴了出来说是今儿电梯全部进行维护不运行,但白斩从来不关心公告这种东西,便在上面狠狠的踹了几脚,结果电梯按钮弹了出来,弹在了他的鼻尖上。
 
“卧槽!”白斩按着弹痛的鼻尖,望望一边的楼梯通道,“破玩意儿,要老子走二十层?特么的……”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他的专属司机打来的,白斩“哟嘿”了一声,赶紧接电话。
 
“白哥哥,”司机的声音从来都是软软的细细的,让人听了汗毛都竖了起来,“我等你很久咯,尿尿都快尿身上了,你到底……”
 
“又不是尿我身上。”白斩打断道,“你给我上来,立刻,马上!”
 
司机听罢忙挂了电话跑上来,然而一跑到电梯前就知道自己上当了,于是要给白斩打电话,可是电话里传来了: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司机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望着这高高的二十层,突然觉得像是地狱般,而自己就将踏入这地狱。
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屏住,司机发出“啊”的咆哮声直接往楼上冲去。
 
大约用了十分钟,司机气喘吁吁的踩上破门点,不仅大汗淋漓,而且脸也红的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白……白哥哥,我……来了……”
 
白斩正坐在电梯口吹着口哨,见司机这副样子出现,顿时笑的连口水都喷了出来:“你,你,你怎么搞的像开水里捞出来的?特么的……哈哈哈……”
 
白斩这样笑自己,司机遮了遮脸不好意思起来:“矮油,别笑了别笑了,这都不是为了你吗?”
“你说为了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我我我,我喜……我我,我一个男人怎么喜欢男人呢……”
 
“你看你都硬了!”白斩的手快如闪电般的摸上了司机,弄的人家超级难受,“我就是吃准了你这点,来来来,老规矩。”
 
白斩的手一松,司机人都软了下去,他趁机跳上了司机的后背,让的背下楼去。
 
将白斩甩到车上的时候司机像是瘫痪了一样,直接躺在白斩的身上,带着累意很随意的,司机的手就这么搭在了白斩的屁股上,然后摸了摸。
 
“我草你妈!”白斩直接跳了起来,“你滚你滚,还说不喜欢我!你看你都摸我,你摸我!屁股!”
 
司机像是个皮球一样被推着滚到了车外的地上,正要慌张辩解的时候,白斩跳回车上自个儿开走了。
 
车子开到半路,因为路面温度过高爆胎了,只听得“呯”的一声,夹杂着白斩的脏话连篇,车子在急刹之下侧翻撞了护栏上。
 
惯性的缘故,白斩从车窗里飞了出来,正好飞到了旁边正在等红灯的一辆车子的挡风玻璃上。
 
“咚”的一声,白斩摔的可晕乎了,车里面的人吓了一大跳,而白斩却是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手臂的力气这么大,能把人家的车子给拽住!
 
“喂!”庆幸之时,车里的司机在挡风玻璃上敲了敲,一脸愤怒,“你还不快下来,想在上面做窝啊?”
 
白斩想想不对劲,自个儿就这么趴在上面太失面子了,而且自己现在是个有钱人,别人这般口气,自己也不能输!
 
于是,他像滑滑梯一样从挡风玻璃上麻溜的下了地,故作沉默一会儿,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来:“喏,拿去,算是赔你的精神损失费。”
 
“小样,你不看看车子就给钱?你当我们穷人见钱眼开啊?”
 
“不就是辆911吗?老子告诉你,我家能买好几辆911,屁一样的车,还好意思跟我叫板。”
 
车里还有个男人,就是南槿,当他注意到白斩侧脸的时候被深深的吸引住了,下一秒,车门打开,一条长腿儿迈了出来,接着是半个身子和另一条腿儿,然后是脑袋。
 
卧槽……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简直震住了全场。
 
白斩望过去的时候,恰巧一道阳光从南槿的头顶上方射过来,他瞬间就有种被闪瞎了钛合金狗眼的感觉。
 
南槿又把墨镜给摘了,露出一双又黑又深邃的眸子,嘴角微微扬起的望着他。
 
我的妈呀,简直一只帅比!
 
白斩这个时候想的是,被帅比闪瞎是值得的,最好瞎了之后被这个帅比包养一生,责任都他担着,不仅天天都要他喂饭把尿,而且睡觉都要贴着他的胸膛……
 
然,现实给了他强烈的冲击!
 
“那边的小书生。”
 
小书生?是指我吗?白斩左右看了看,发现都是老头子和老太婆。
 
“说你呢。”南槿搭在车门上把玩着墨镜,叹了口气说道,“一张支票还不如你值钱,我看不上怎么办?”
 
看不上?那你的意思是看上我了咯?
 
白斩不知为啥心里乐呵呵的,被帅比看上的感觉真的太棒了!但是,眼前归眼前,自己还是不能输的。
 
他装作头皮发麻的感觉,“哎呦”了一声后作呕了一下:“搞.基?大叔,我们不搞.基!”
 
大叔?自己并没有这么老。
 
南槿的嘴角抽了抽,好像听见这两个字后没打算放过白斩了,虽然自己是要奔三十的男人,但眼前这个小书生,看着也要二十多岁,至于叫自己大叔?甚至连小朋友看见了自己,还要喊哥哥呢!
 
“你叫我什么?”南槿往这边慢慢走了过来,将白斩往车跟前逼了过去,然后“唰”的伸手撑在了车头上,就这么饶有趣味的盯着白斩。
 
大概是看南槿的眼神不太对,白斩有些胆怯,可他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脚软,便仰了仰颈子:“草……草泥马,你,什么意思?”
 
南槿咧嘴笑了笑,另一只手“唰”的又撑在了左边,然后上半身向前倾去,往白斩的耳朵里吹了口气:“你猜?”
 
白斩一下子耳朵根巨红,头皮发麻,腿也软了,差点就往车头上坐,而南槿也正是看准了他这点,轻轻把他的脚一踹,身子再往前倾,白斩只能往后靠去,为了躲避就坐上了车头。
 
南槿再往跟前走了走,就和白斩贴在一块儿了,他身体周围的热气一下子扑面而来,烧的白斩全身都冒汗了,而且有个部位还蹭着白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