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学长今天也是萌萌哒 作者:于典

字体:[ ]

 
文案:
     纯秀恩爱,秀智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第一章
  推开手机,好家伙,八通未接来电,十三条短信。纪彦正诧异着,手机嗡嗡的震起来,又是一条彩信。 
  拇指一按,一张模糊的图片立刻闯入了他的眼帘。照片显然是偷拍的,画面昏暗光线迷离,尽管如此纪彦还是一眼便认出了照片里的主人公。 
  那个人化成灰他都能认得。 
  照片里的褐发男子侧头微笑眼里满是宠溺,勾住他臂弯的少女眉飞色舞好不高兴。 
  愣了半秒,纪彦把十三条短信挨个看完,越看越得意,忍不住勾起嘴角。 
  何文淋啊何文淋,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欺骗学长。
  回了一条表扬的短信,想了想,纪彦又给他的线人打过去一百块钱作为奖励。
  把照片传到电脑上纪彦立刻打开校内BBS,纪彦冷笑着任手指翻飞,三百来个字,字字怨毒地爬满了整个屏幕,打完最后一个感叹号,手指肚放在回车键上却怎么也按不下去了,半晌还是移到了删除键。 
  不行,不行,跟怨妇似的,人家肯定以为他是故意打击报复,达不到预计效果的。
  纪彦摇摇头,翻出几篇新闻,然后有样学样地写起公式化的文字:
  xxxx年x月xx日下午3点左右,Y校著名校草何文淋携不知名美女同游市民公园,剧目击者称这已经是第五个不同的女人了……外表高冷的何文淋私生活竟如此放荡形骸,着实令人感到诧异。
  看了两遍,纪彦满意地发上论坛。
  然后他熟练地换上非主流少女头像的马甲评论道:天哪,天哪我的闺蜜早就说何文淋是个花心男了,我一直不信,没想到是真的,幻灭了~~~555555
  再换一个小清新马甲:LS的别看到一个黑贴就瞎逼逼,我们文淋是那种人吗,我看这贴是恶意攻击!
  第三个猥琐马甲上阵:又是何文淋,有完没完,学校就他一个男的吗(#‵′)凸!
  如此换了十来个马甲,把帖子炒热看它上了首页HOT,纪彦才堪堪收手。
  不断刷新着网页,纪彦内心的得意再也掩饰不住,“桀桀桀”笑起来,吓得他对面铺的兄弟差点没掉下床。
  “哥们儿,你又抽风了?”张明利皱眉,挺精神一人,在外也人模人样的怎么一回宿舍就老神经兮兮的。
  “滚滚滚。”纪彦没空搭理他,“我在办大事。”
  张明利嘁了一声扭头,纪彦又凑过去状似不经意地问:“你看BBS的今日热门了没?”
  “没,干嘛?”张明利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说。
  “快看,有劲爆的。”纪彦催促他。
  张明利不甘不愿地打开手机,过了一会儿,眼睛都瞪大了。
  “靠,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你……”觉不觉得他渣。
  “啊?我什么?”
  “你一边玩泥巴去。”纪彦烦躁地挥手。
  张明利比了个中指:“也不知道刚才谁先招惹我的。”
  他是不知道纪彦对他的反应很失望,本想听听对何文淋的鄙夷结果成了变相夸奖,搁谁谁会开心。
  掐着时间数到37分钟54秒,纪彦打开扣扣找到“学长萌萌哒”的分组,点开那里面唯一的头像把帖子的链接发了过去。
  过了五分钟,那边回了一个问号的扣扣表情。
  纪彦在心底嗷了一声好萌,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学长歪着头睁着迷蒙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样子,简直鼻血都要下来了!
  咳嗽两声,拍拍脸颊,不顾对面室友投来的“又发病”的眼神,纪彦用试探的口吻打字:何文淋好像挺……表里不一的……
  一炉香:嗯,然后呢(*^__^*)
  纪彦猛地起身,一头撞到了床板上,捂着头直抽冷气。这下张明利真的被吓得滚下了床。
  “你特么……”爬起身准备怒骂的张明利声音转了个弯,“没事吧?”
  纪彦一手捂住红肿的脑门,另一只手开始疯狂捶胸。
  学长换表情了!!!!好萌啊!!!!!是(*^__^*)嘻嘻不是^_^笑了!!!!!是不是代表着学长对他的感情也跟表情包一起升级了!!!!!!!
  纪彦的脑袋里刷着无数惊叹号,捶自己不够,还砸了两下张明利又在宿舍里暴走了四五圈才冷静下来。
  一炉香:咦,人嘞?
  学长的这一个问句让纪彦差点继续激动,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打字:我看你最近跟何文淋走的很近,会不会受影响?
  一炉香:谢谢关心,我先去做实验了(*^__^*)
  纪彦把打好的一长串“好”字删掉,故作矜持地回道:那我不打扰了,下次聊。
  长吁一口气,纪彦面沉如水地合上电脑,走进厕所。
  张明利听着哗哗的水声也同样吁了口气,总算正常了,现在他在用冷水敷额头吧。然而下一秒,他就傻眼了,纪彦湿哒哒地走出来,显然是衣服都没脱就给自己浇了盆水。
  “不会是撞傻了吧。”张明利喃喃自语,开始盘算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好好住校了。
  时序已进入春天,又到了动物发情,哦不,万物生长的季节。
  纪彦哼着歌换上熨烫服帖的T恤,理理刚做好的发型,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瞅瞅:“镜子啊镜子,你说是我帅还是何文淋帅。”
  张明利捏着嗓子在后面说:“你帅,你帅,你最帅,何文淋他就一丑比。”
  “说的好,有赏。”
  纪彦拿起桌上的限量版游戏盒,张明利毕恭毕敬地领赏,内心狂翻白眼。
  小心地收起游戏,张明利受不了地对还在捯饬来捯饬去的纪彦说:“可以了,够骚包的,小女生看到准尖叫晕倒。”
  “谁管那些小女生啊,没兴趣。”纪彦往自己身上喷了点香水,嗅嗅咯吱窝,很好没异味。
  “不喜欢小女生难道喜欢御姐?”张明利脑海中募得窜入一个想法,“你这么讨厌何文淋,该不会是他抢了你女朋友吧。”
  纪彦听到这个名字就怒火中烧:“抢我的人他还不够格,我就看他到处拈花惹草不爽,这是为民除害懂不。”
  张明利了然地点点头,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果然还是被抢女朋友了。
  思及至此,他觉得纪彦那么神经病也不是不能接受了,毕竟谁失恋不会连带着失常一段时间啊。
  “加油,我看好你哦。”张明利鼓励地拍拍纪彦的肩膀。
  纪彦瞥了他一眼,嫌弃地拍开他的手:“别碰我衣服,弄脏了怎么办。”然后对着镜子仔细检查衣领。
  张明利为了游戏,忍了。
  再三确定自己确实帅的惨绝人寰,纪彦在室友的中指和少女们爱慕的视线下踏上了“偶遇”学长之路。
  哒哒哒,跑到学长上课的必经小道上,纪彦找到长凳上的情侣掏出两百块钱。
  “老规矩,半小时。”
  小情侣喜滋滋地收下外快钱,摊开身体靠在椅背上,完全挡住暗搓搓蹲在后面的纪彦。
  学长今天迟了两分钟还没出现,是不是睡懒觉了。纪彦满脸粉红地想,头发会因为来不及翘的乱糟糟吧,好可爱呀好可爱!
  然而,过了十分钟心上人也没出现。纪彦有点蹲不住了,一大堆负面想法涌入脑海,比如学长家破产了可爱的学长必须退学打工,再比如可爱的学长被怪蜀黍看上拦路绑架了……真是越想越焦急,纪彦恨不得冲上去来场英雄救美好让学长以身相许。
  就在他骨节咯吱作响地站起来又腿麻地跪下去时,一阵风从面前掠过,他的学长便在这风中留下一个逐渐隐去的背影。
  纪彦满脸崩溃,谁给学长买的山地车!说出来,他绝对打死!
  绿树成荫的小道,远远飘来的花香,不期而遇的学弟,多么完美的邂逅啊……就这么没了!
  就算是自行车也好,为什么偏偏是山地车,不过风驰电掣的学长也好萌,要是刚刚能拍下来就好了,纪彦感到遗憾极了。
  当然会被这点小失败打倒他就不配做学长的头号粉丝了,纪彦跑到公共教学楼对着玻璃重新整整衣衫,平稳呼吸施施然走进去。他早打听好了,今天的大课老师有事找了个实习讲师代课,混进去完全无压力。
  纪彦前脚刚跨进教室,女生们后脚便议论起来这个陌生的帅哥是谁,他对此充耳不闻,眼观鼻鼻观心地走到学长旁边坐下。
  嗷嗷嗷,学长今天穿的也是白T,情侣衫啊!学长剪头发了,好适合他!
  闻谦对这个时不时冒出来的学弟见怪不怪,笑笑说:“你对这门课也感兴趣啊。”
  没错,纪彦第一次混进教室的借口就是他想多多听听其他专业的知识好确定考研方向。
  纪彦机械地点点头,从包里拿出课本。
  “连书都买啦,很认真啊。”闻谦随口说道。
  纪彦背脊挺直,沉默地点点头。
  被,被,被学长夸奖了!
  他现在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上涌,深怕一开口会叫出来,好想冲到cao场跑五十圈,不,得跑一百圈。
  坐在学长旁边的纪彦简直是冰火两重天,想偷瞄学长的侧颜又怕被发现,想摸摸学长的手又怕太突兀,实在忍不住扭头正好对上了一双清亮的眸子。
  被抓包了……
  糟糕,怎么办?
  纪彦脑筋飞快的转动,硬生生把自己的脖子坳了下去,视线调低四十五度。
  “学长喜欢花啊。”
  闻谦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早上随手拿的一张印着兰花的书签:“算是吧。”
  “哦。”
  纪彦点点头,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第二天闻谦收到一束兰花,退了回去。
  第三天闻谦收到一束玫瑰,退了回去。
  第四天闻谦收到一束牡丹,退了回去。
  ……
  第八天,闻谦收下了。
  每天都有不同品种的花送过来,应该是给和自己重名的女生的吧,他代替别人拒绝坏人姻缘怎么办。把花放到实验楼门口,闻谦想着那女生会看到吧,然后骑上修好的山地车呼啸着离开了。
  何文淋走上台阶,看到一束包装精美的鲜花放到地上下意识地捡了起来。
  “谁啊,这么浪费。”
  拖着张明利准备假装路过堵住学长的纪彦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精心挑选的花被假想敌拿在手里。
  好啊,怪不得之前的花都被退回来,原来是这家伙从中作梗。
  纪彦恶狠狠地瞪了何文淋一眼,夺过他手里得花,留下一句“你是赢不了我的”后潇洒转身。
  何文淋愣愣地站在原地和张明利面面相觑。
  怎么个情况?
  张明利摇摇头叹气道:“兄弟,谁让你抢人女朋友,认了吧。”说完他也转身走了。
  “被小三”的何文淋对着一团空气纳闷,他怎么就抢人女朋友了?
  刚发了一张帖子声明那个女生是自己的亲妹妹才平息热议又莫名其妙被黑的校草回家翻了翻黄历:没说不易出行,谨防小人啊。
  周末老妈去寺庙的时候他也跟着拜一拜吧。
  何文淋挠挠头发,对着莫须有的空气挥了挥,企图把霉气扇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