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个男人不靠谱 作者:沐九

字体:[ ]

 
文案:
     表面温和君子攻X别扭聪慧少年。受觉得看着温柔的攻不靠谱而作死,冷吐槽年上养成虐狗
 
短篇谈恋爱。
 
又名:日常向霸道总裁、作者很想吐槽霸道总裁而写这篇文。
 
为了突然奇想的某个梗而写这篇文,这个梗大概是:
 
攻看上去是个温和大气、洁身自好的君子,其实感情淡薄冷漠,但是对受却有真的付出感情,从小被他养大保护的受因为直觉很强,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却始终觉得这人并没有那么好,受和攻吵架,挑衅攻:你大概是牙签吧。
 
攻听完一愣,微微一笑。
 
内容标签:甜文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珂、蓝小榄 ┃ 配角:小蒋 ┃ 其它:年上、养成、甜文、萌
 
 
 
  ☆、第 1 章
 
  这个男人不靠谱……
  这是五岁的蓝小榄第一次见到蒋珂的感觉,其实踏入云泽山庄,第一眼看到的并非是蒋珂,而是一个非常显眼的男人,那个男人很高、很可怕,五岁的他还不知道如何理解他觉得可怕的原因,只是觉得自己该离对方远一些。
  他背着小书包,被看上去可亲近的大姐姐带到了书房,见到了蒋珂,蒋珂看上去二十岁不到,容貌还有着少年特有的些许稚气,但他举手投足有着远超出他年龄的大气沉稳,气质也温和,但是不知道为何,蓝小榄却觉得这个男人更让他不想靠近。
  蒋珂并没有马上看向他,那个可怕的男人对蒋珂的态度尊敬,对蒋珂附耳说了几句,蒋珂并没有马上放下手中的文件,而是从容地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再确认了一遍后,才向蓝小榄走来。
  他直接蹲了下来,让自己在这个小男孩面前不那么具有压迫感。
  如此近的距离,让蓝小榄看清楚了对方的脸,蒋珂的眼睛琥珀色夹杂着些许金色,看上去十分漂亮温柔,这么一个气质温和的人却蓝小榄更加不安了起来。
  “你叫蓝澜?你姐姐找了你很久了。“蒋珂说。
  蓝小榄一脸茫然,他的确是叫蓝澜这个名字,小榄是福利院的姐姐给小名,他他的父母早就去世了,而他的记忆里隐约是记得自己似乎是有这么一个姐姐的,但是后来又不见了,再更多的他想不起来了。
  ”你姐姐的丈夫是我的哥哥,他们之前一直都在找你,但是在找到你时出了些意外……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了。”
  蓝小榄听不太懂其它的,却听懂了,接下来他要和这个人住在一起!不!这家伙绝对不可靠!他觉得对方应该和那些拐小孩的人贩子差不多糟糕!
  见小男孩不回答,蒋珂想了想,看向秘书,想叫他拿些糖果来,谁知道小男孩默默打开了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字典。
  蒋珂饶有兴致地看着小男孩的举动,接下来一个荒诞的念头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果然下一秒,那本厚重的字典朝他的脸砸了过来。
  这一砸,蓝小榄用尽了一个五岁男孩所有的力气,他拔腿就朝门外跑去。
  因为蓝小榄的举动过于突然,别说保镖了,连蒋珂都没反应过来,他的额头狠狠地挨了一下,所幸没有见血。
  蒋珂捂着额头没有说话,他对保镖示意了一下,不出一分钟,保镖就抓着拼命挣扎的蓝小榄回来了。
  这个小男孩长得漂亮乖巧,甚至从福利院一起带过来的东西都是书,他倒是没料到对方会做出这种举动。
  对方恶狠狠地瞪着他,好像他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不过,蒋珂轻轻一笑,对于蛮多人来说,他还真是,只是第一次见到他,就以这种态度对他的,蓝小榄还是头一个。
  他从小男孩背后反锁制住了他,看上去他不过是将人轻轻搂在怀里而已,但是蓝小榄却丝毫动弹不得,这人不是看上去那样,果然不靠谱……蓝小榄害怕了起来。
  “你觉得我很可怕?”
  坏人承认了自己很坏,蓝小榄更害怕了,但是他还是不甘示弱地看着蒋珂。
  “你知道我哥哥为什么喜欢你姐姐么?”
  蒋珂莫名其妙的问话让蓝小榄一愣。
  “因为她长得足够漂亮,对我哥哥来说,漂亮就够了,但对我来说,外表不过就是一副皮囊而已,养你我没有任何好处,我不过是在履行我哥的诺言,所以我对你不会花费太多的心思,你不必害怕。”
  蓝小榄皱起眉头,试图理解对方的话,但是皮囊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词在这段话似乎并不是很重要的东西……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那个人就已经挥挥手,让人带走了他。
  如同蒋珂所说,他并没有在他身上花太多心思,因为蓝小榄都见不到他,蓝小榄再次见到蒋珂是三个月后了。
  蒋珂远远地坐在餐桌的另一头,这让蓝小榄感觉安全了许多,但是他仍旧没什么胃口,蓝小榄偷偷看了蒋珂的眼睛半天,最终小孩子特有的好奇心压过了不安。
  “你是外国人?”蓝小榄认为外国人的眼睛才会是这种颜色,虽然这人长得并不像外国人。
  “我不是。”
  “那你的爸爸妈妈其中一个是外国人?”
  “也不是。”蒋珂回答得很敷衍,但却不是不想搭理小男孩,而是想引诱他说更多的话。
  可蓝小榄沉默了,他虽然很好奇原因,但是却不想与这人说太多。
  见小男孩不说话,蒋珂微微一笑:“很久以前,大概是隋唐,那个时候的汉族就混了不少异族的血了,更远可以追溯到五胡乱华的时候,我这也许叫做返祖现象?”
  蓝小榄一个字都没听懂,但是他听懂了返祖,他在福利院时,酷爱看科教片,他认真地思考了起来,回答道:“那你应该长尾巴或者身上长满毛才对,这才叫返祖。”
  “那样的话,返祖得就太久远了。”
  “太久远?”
  “猿人是两百万年前,而隋唐是两千多年前。”
  保姆张姨一脸汗颜地看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虽然五少爷耐着心回答了蓝小榄的问题,但回答的内容根本就不是小孩子能理解的,果然五少爷根本就不会对付小孩子……
  但谁知蓝小榄看着蒋珂的眼神却变得崇敬了起来,他低下头,突然觉得自己有胃口了,开始吃饭。
  到吃完晚饭,虽然还是和蒋珂保持着一段距离,但蓝小榄却开始跟在蒋珂身后,叫蒋珂“叔叔”了,张姨虽然惊讶,但是仍旧欣慰,果然小孩子的心是变得最快的。
  蓝小榄跟着蒋珂进了书房,这个房间是他来时记得的第一间房,但因为这段时间蒋珂不在,房门被紧紧锁住了,蓝小榄其实非常喜欢这间房间的布置。
  蒋珂看着蓝小榄从挂着文房四宝的红木架子下钻过,小小的一只轻易就钻了过去,他突然意识到这小家伙还真的很小。
  蓝小榄从书架上拿了本书,坐到榻榻米上,开始读了起来,字看不懂就看插图,磕磕碰碰地读着。
  等到蒋珂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蓝小榄身上时,对方小手上的书已经翻完一半了,这孩子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倒真是少见的孩子。
  “你要走了么?”蓝小榄注意到蒋珂停下了手中的活,如果对方要走了,那他应该也得出去了才对。
  蓝小榄迈着小短腿,抱着书急匆匆地朝书架跑去,然而跑到一半,小男孩僵住了,他转过头,盯着柜子上面。
  蒋珂注意到,顺着小男孩的视线看了过去,上面放着两幅手铐以及一些看着就很可以的带刺物体。
  那天送走蓝小榄后,他和人在书房里玩了一些比较成人级的玩意,之后他有事匆匆离开,因为不爱别人动他的书房,东西也放在那没收拾了。
  他那个时候还年轻,不到二十岁,虽然不如蓝小榄如此好奇心旺盛,但是很多东西还是想试一试的,虽然过后没有兴趣再来第二次了。
  “那个……其实我是警察?”蒋珂第一次试图跟蓝小榄用小孩子的口吻来交流。
  但警察绝对不会有鞭子,上面也不会有可疑的血迹,这点蓝小榄也知道。
  蓝小榄扔下书冲了出去。
  蒋珂一直认为五岁的小孩子的记忆是非常不靠谱的,今天这件事估计没几天就会忘了,但是蓝小榄偏偏不一样,蓝小榄也许忘了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对他的警惕却一直持续到了十年后。
  
 
  ☆、第 2 章
 
  年近三十岁的蒋珂从车上走了下来,云泽庄因为良好的养护还是老样子,尽管已经是修建了四十的老别墅,但瞧着仍旧精致、典雅,看不出如此有年头了。
  现在是下午五点,蓝小榄还没有那么快放学,蒋珂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少年准时出现在了门厅里。
  蓝小榄如果出生在普通家庭里,绝对是那种最省心的孩子,唯一兴趣爱好就是看书,上课专心上下学准时,生病了也会撑着自己往学校跑。
  十年过去,蓝小榄从当初的一个小豆丁长成了一个少年,他和她的姐姐的确长得很像,当初蓝小榄的姐姐可是让他那阅人无数的哥哥都心动了的漂亮,只是蓝小榄的书卷气息太浓,都盖住了几分容貌所带来的惊艳。
  蓝小榄全神贯注地看着手里的书,换鞋子的动作全凭着本能,丝毫没有注意到蒋珂这边。
  “新高中还顺利么?”
  蒋珂看到少年的身体僵住了,蓝小榄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点了点头,他几个月没见到对方了,都已经快习惯这个人不在家里了。
  “洗洗手,来吃饭吧。”蒋珂倒也不在意,十年相处,他对少年的反应了如指掌。
  少年放下书包,洗完手,坐了下来,两人吃着饭,始终没有说话,但是气氛也不算僵硬,蒋珂也吃得随意。
  “割了脖子就没得救了么?”蓝小榄突然抬起头,问道。
  “又好奇了?”蒋珂问道,从小时候开始,蓝小榄十足的好奇心一直都少过。
  蓝小榄扭过头没搭话,从小到大,对他来说,得到答案最快途径从来都是直接问蒋珂,尽管他如今可以上网搜,但是他就想尽快得到答案。
  “那要看割到哪里了,”蒋珂也不吊他的胃口,“如果是静脉还好说,假如割到脖子主动脉基本没救了。”
  ”没办法做什么么?压迫伤口没有用么?“
  ”没用,主动脉血管平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旦断了,上下两端血管会往里缩,唯一有一线希望的就是及时捏住断掉的血管,不让它往回缩,但是就算能及时送医,生存率依旧非常低。“
  蓝小榄仅仅“嗯”了一声。
  “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么?”蒋珂问。
  蓝小榄不肯吭声,蒋珂估计应该是学校里的事,少年一贯不肯跟他多聊学校的事,大抵因为那是蒋珂唯一没有侵犯到的空间,和好奇心一般,他对他的防心也从来没少过。
  但是会问到这种问题的事……蒋珂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弄清楚,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蓝小榄:“我说你啊,别人养只猫还能摸一摸呢。”
  果然,蓝小榄脸色一变,但并非是恼羞成怒,而是觉得自己理亏,尽管蒋珂说过他哥哥财产也有他姐姐一部分,但是蒋珂的确养着他呢……
  “班级里有人讨论看到一个视频……看到女孩子被割了脖子,眼睁睁看着她没气了……”
  “这样。”蒋珂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那他倒没有必要担心。
  然而蓝小榄的问题并没有到此终止,他突然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他问完,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些事有点超出蒋珂该有的认知范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