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雕刻大师+番外 作者:程岩

字体:[ ]

 
 
文案:
 
     轻松版:为了让娃在军队中茁壮成长,李涵林深深觉得自己应当走后门,收买传闻中被称为“人形武器”的总教官。
 
  于是......城中有了新的传闻:据说大师最近展开了激烈攻势,正在猛烈追求黑岩将军...真是不长眼啊!
 
 正经版:李涵林一觉醒来,眼前诡异的一切让他先是惊喜后是震惊。穿越到异世,一手高超的雕刻技 艺让他成为万人敬畏的存在。收娃养娃驯男人,重重的难关接踵而来!
 
  
 
  声明:
 
1、别被上头的简介骗了= =。
 
2、本文金手指有,养娃有,驯“兽”有。
 
3、娃略凶残,自家男人特凶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涵林 ┃ 配角:黑岩、红姆、大眼、熊娃 ┃ 其它:雕刻
 
 
  ☆、第一章
 
  刚吃过晚饭,李涵林就上了楼。进房,关门,上锁,接着打开上了双重保险的玻璃橱。
  草木的清新裹挟着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让李涵林畅快地打了个饱嗝,吐出了一口浊气。李涵林低头欣赏躲在各色植物背后的宝贝们:双眼透着凶光的猎豹、虎视眈眈的苍鹰、雄壮的黑熊...既满足又得意。
  这玻璃橱中的景象简直是个微型的森林!树是活的,土壤是真的,独独那些动物是雕刻品。可怕的是,这些木雕却似乎蕴藏着一股比活物更强盛的生命力!
  这也是李涵林爱这些木雕爱到痴迷的原因。每一只在他手下诞生的动物,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新生命,这种从五岁第一次接触木雕开始就有的念头让他此后的二十年都一头扎进这项艺术活动中,难以自拔。
  李涵林从不在这些动物身上刻上自己的名字,但却学了爷爷,在他们屁股上点一滴自己的血。
  这是胎记。李涵林心想。
  认真地给他的“孩子们”做了保养后,李涵林重新上了保险,乐颠颠地打开房门。不出意料,李建国同志正猫着腰探着头试图往里看。李涵林飞快地关上门,背着手悠悠道:“亲爱的建国同志,这个点儿不出门喝茶遛鸟守你儿子门前做什么?”
  李建国一张老脸经过千锤百炼后早已无人能敌,此刻丝毫没有羞躁之色,反而端起一副封建大家长做派,厉声道:“大好青年不奋发向上成日躲在房间里鬼鬼祟祟的又是在做什么?” 
  李涵林简直将他爹的厚脸皮学了个十足十,一挑眉一掀嘴皮子:“我一单身大好青年独自一人在房间还上了锁,你说还能干什么?”
  李建国腆着脸笑道:“我还真不知道,要不你让我进去看看?”
  李涵林懒得再同他扯嘴皮子,坚决道:“不成!”
  两个月前,李建国软磨硬泡从他这弄走了巨蟒,当然是木雕,一个月后就没了!李涵林气得直抖,让李建国同志难得心虚一回。然而如今又来觊觎他的宝贝们,李涵林哪肯让他得逞,只得上了锁。
  李家世代雕刻,爷爷更是享誉一时的雕刻大师,偏偏到了他爹这一辈就中断了。上没几年学,死活说男子汉大丈夫就得报效祖国,于是屁颠屁颠得在他爷爷的黑脸下跑去参军了。
  他爹年轻啥都好,正直爽快,长得还帅,就是爱嘚瑟。年轻时炫耀老婆,等李涵林凭着一手不输他爷爷的雕刻技艺展露头角时,他爹的炫儿子生涯就开始了。他的蟒蛇就是在他爹唾沫横飞手舞足蹈的时候给丢的。
  李涵林一想就来气,转身“噔噔噔”下楼去了。李建国讪讪地笑,倏忽又变了脸,觉得自己一家之长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李涵林下楼跟他妈告了状,好让他爸能安分一阵子。他爸疼老婆,也怕老婆,跟他妈说最能省事。在李建国遭了一通骂后,李涵林心里爽快,这夜睡觉也睡得特别安稳。
  一夜好眠,李涵林神清气爽的睁开眼。惬意十足地打了个呵欠,然后他大张的口维持了足足三分钟没能闭上。
  什么鬼?!
  蓝天!白云?荒野!
  李涵林反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认真做了一套眼保健操。深呼吸,睁眼,然后……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见鬼了!他究竟是醒没醒?!
  李涵林小心翼翼地打量周围,周遭没人,只有风刮在脸侧的声响。树林“唰唰”的声音在此刻听着有些令人发悚。李涵林缓慢地转过头,生怕身后的树林会突然窜出什么不明生物。然而下一刻他便瞪大了眼,一整片茂盛的乌木!
  李涵林激动地手不住颤动。乌木,又叫黑檀,被称为“帝王之木”,极其珍贵稀少,虽说李涵林也曾想办法弄来了些,但品质良好的黑檀木千金难求,这种树木生长八百年以上方能成材,供不应求。眼前的乌木直径至少一米,高度也都在25米以上,让李涵林不敢置信。他何曾见过长势如此好又是一整片的乌木!
  回过神来后,李涵林立马起身搜寻守林人。他暗暗搓手,决心死皮赖脸搞来一点。他不贪心,给他来那么一截就够了。
  这种激动的心情让他短暂地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反而兴致勃勃地走进林子。一路上东绕西绕,李涵林发现这地方比自己想象的要大的多。几个钟头过去后,李涵林依旧没有看见半个人影。不安和饥饿感一起涌上心头。
  □□静了,除了树叶摩挲的声音,李涵林听不到其他声响。没有鸟,这么大的林子居然一只鸟都没有。他不是没有看见动物,此时就又有几只鸡进入了他的视野。
  不会叫的鸡。
  李涵林正纳闷着,突然间,鸡鸣声响起来了。先是一声,接着此起彼伏,连成了一片。
  天要黑了。
  李涵林瞪大了眼,冷汗瞬间浸透后背。没有鸟的林子,日落时分鸣叫的鸡,除了他之外再不见一个人影的鬼地方。先前的兴奋感已褪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孤独感和恐惧。夜幕的降临让林子中的鸡似乎更加亢奋,它们尖锐刺耳的声音穿插在沙沙的树叶声中显得格外渗人。李涵林再也忍不住,转身朝来时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的体能自幼在李建国的锻炼下不算差,但因恐惧而颤抖的双腿却让他几次险些跌掉。当他终于跑回原本醒来的地方时,耳边的鸡鸣声依旧不减,甚至有越来越强烈的趋势。
  现在又该怎么办?该往哪去?或者干坐着静观其变?胃中传来的抗议声让他最终选择寻求出路。现下已无心追究自己为何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兴许是被绑架,兴许是碰鬼,也或许仅仅是他大脑抽了,自己幻想的结果。但他决定遵循本能行动,就像他在雕刻一样。
  李涵林朝乌木林的反方向走,眼前是山坡,看似坡度不高也不远,可等他气喘吁吁地走到顶时,才感到自己的目测偏差..有点大。然而,往远处眺望,一间简陋的小木屋让他激动得险些跳起来!
  李涵林连滚带爬地扑过去,跑到门口时却骤然停下了。刚才兴奋过头,以为自己好歹找到了户人家,现在心中咯噔一跳,才发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自己一觉醒来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便诡异至极,还有那些落日时分鸣叫的鸡、种满了名贵乌木却没有鸟栖息的林子,更是让人毛骨悚然。眼前这个小木屋,连个屋顶都没有,虽然简陋到了极点,但看着还算正常,可里面住的是吃人的野兽也说不定。
  李涵林咽了口口水,心跳如鼓,迈出的一只脚又缩回来了。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他想寻求庇护顺便探明此刻的情况,更主要的是,找到一个和自己同类别的生物,一个人置身于陌生地的感觉太可怕,让他难以忍受。可对未知的不安也让他退却。
  思考片刻后,李涵林选择了个折中的方法。他退后几步,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小木屋大喊:“有人吗——”
  无人应答。
  李涵林缓了缓,又尝试了一次:“我...我只是迷路了,并不是坏人,我需要您的帮助,我会回报您的。如果...您愿、愿意的话...”说到后面,李涵林已经冷汗直流了。屋内传来细微的摩擦声,让他确信里面是有人在的,应、应该是人吧。他在身上抹掉手心的虚汗,又后退了两步。屋里有脚步声,且越来越近,想来是要来开门了。
  李涵林静静地等待门开的那一刻,紊乱的呼吸声出卖了他伪装的镇定。直到门“咯吱”开了一条缝的那瞬,李涵林觉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是谁?”是稚嫩的童声。
  李涵林顿时鸡皮疙瘩掉落一地,许是鬼片的影响,小孩子的嗓音在此情此景之下显得太诡异。李涵林颤巍巍地开口:“你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吗?”
  “要进来?”门又开了一点。
  李涵林犹豫地点了点头,一边试图通过那狭窄的门缝窥探对方的面貌,却因为天色原因而看不分明,只能从身高猜出是个五六岁的小孩。
  “你是新来的对不对?”小孩儿终于开了门,说话时声音带着些许不明显的兴奋。
  李涵林还没来得及消化他话里的意思,便被小孩儿的模样吓了一跳。对方没穿衣服,全身黑乎乎的简直看不出是哪个肤色的人种。藏污纳垢的头发蒙住了小半张脸,活像个乞丐。李涵林低眸略一扫,得知了对方的性别,是个小男孩。
  “你肯定是新来的。”小孩低声自语。新来的才刚来喊我的门。
  后半句他没说,也不敢说,生怕惊跑了这位来客。
 
  ☆、第二章
 
  李涵林最终还是被领进了小屋内,借着落日的余晖,他扫视了一圈,屋内竟是什么家具都没有。角落有一堆黑漆漆的东西,背着光,他也看不清,但感觉并不是危险的东西。小孩自带他进屋后便找了块地儿蜷缩起来,也不说什么。 
  兴许这是个被父母遗弃的野孩子,于是自己一人在这荒野生存。李涵林心中想着,便觉得稍稍安心了些。此时他才敢正眼去打量小孩的模样,对方闭着眼,让李涵林有些疑惑。难道是有眼疾?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李涵林蹲下身,轻声说,“你为何闭着眼?是不是...看不见?”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太过冒犯,尽管对方只是个小孩子,但对一贯小孩的喜爱让他不愿忽略对方的情绪。
  “因为天还没完全黑。”小孩轻声回答。
  听到这个答案,李涵林全身又是一抖,什么意思??得天黑才能睁眼?
  他下意识想问出口,又吞了回去。好奇害死猫,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天黑我就可以睁眼了。”小孩小心翼翼地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清楚,断断续续道,“不、不危险。白天睁眼,不好。”
  李涵林一句“为什么”差点脱口而出,要不是对方的小身板看上去并无威慑力且行为言语没有恶意,他简直要落荒而逃了。半天他才憋了个“哦"字以表示自己知道了。
  知道个毛!他简直搞不清现下是个什么情况!
  天黑的很快,当最后一丝光线被黑夜吞噬,小孩敏锐地感觉到黑夜已经完全到来,缓缓睁开了眼。李涵林夜间视力不错,所以当小孩睁开眼地瞬间,他简直被那双眼睛迷住了!
  黑而亮,澄澈而干净,完全不掺杂一丝杂质,琉璃般的黑瞳在黑夜中流溢出美丽的光。当那双大大的眼睛锁定了自己时,李涵林不自觉屏住了呼吸。此时此刻,他才相信了这个小孩并非坏人,一个有恶意的人不可能有一双如此美丽干净的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他终于敢与对方交流。
  “是禁区。”小孩说道,想了想又试图安慰他,“会习惯的,没事。”
  李涵林心中荡起千层涟漪,急忙向对方询问具体的情况。交流了半天后,他才从小孩磕磕巴巴的解释中勉强理清了头绪。
  所谓禁区,住的是被神抛弃的人。他们的出生注定带来不幸,被驱赶出城的他们仅能在荒野中独自生存,没有食物,没有衣物,没有工具,在一切都没有的情况下,只有死亡是唯一的归宿。显然小孩将他当成了“新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