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秋杏幼年(BL) 作者:殃三

字体:[ ]

 
文案:
 
     做到一个好的梦和遇见一个美丽的人是一样的,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然而他们的来临却都是在我们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时候出现在我们的生命当中。
 
  秋杏幼第一次见到姜季时应该是在20岁那一年,那一年樱花开的灿烂。
 
  “对我而言,这一刻我很幸福,就算现在世界将停转,或者是宇宙洪荒,没关系,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因为只要我有秋杏幼那就够了”那一年,姜季说要与秋杏幼相守,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充斥的都是幸福。
 
  那一年他狠下心来决定要离开,他对着姜季说下狠言绝句,可是他却熟不知,当时打转在他眼眶里的星河其实早已出卖了他的初心。
 
...............................华丽的分割线.................................
 
  大家好我叫殃三,恩!身为作者的我是第一次写bl希望大家喜欢,同时也希望大家支持,殃三会尽量不断更,尽量每天更稿,所以希望大家喜欢,希望大家也可以多多关注,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或者是建议的话可以通过我的微博来找我,就在右方 O(∩_∩)O谢谢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怅然若失 边缘恋歌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秋杏幼姜季 ┃ 配角:孟狸陈玥 ┃ 其它:奈何情深缘浅
 
==================
 
  ☆、第一章:岁月
 
  做到一个好的梦和遇见一个美丽的人是一样的,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然而他们的来临却都是在我们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时候出现在我们的生命当中。
  时别五年秋杏幼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心里头酸甜苦辣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他在这生活了24年,同时却也痛痛快快的远离了它五年,原以为再也不会回来,岂料世事难测,无可奈何地又回到了落州。
  刚下飞机秋杏幼便栏下一辆出租准备要回在落州市的老宅,秋杏幼其实本来家境殷实只惜在他十四岁那年父母发生了意外而双双过世,他们只给秋杏幼留下了巨额的遗产和无尽的孤独。
  他的老宅有些偏离机场也算不得近等到老宅大概也得花费些时间,秋杏幼靠在车窗口再次仰望这所城市,心里头五味杂粮的思绪涌上心头。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要回来的,车速飞快,秋杏幼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点点的闪过,这里真的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如当初一样,一样的让人欲罢不能。
  没一会当车子开近市中心的时候便开始堵了起来,秋杏幼离开这座城市真的是太久太久了,久到原来熟悉的故乡早已背着他又换了另一幅模样,也需这就是背景离家的悲哀吧,从一上车,车内的收音机就一直没有停过,主持人絮絮叨叨的说着各种心灵鸡汤,分享着一首又一首温婉的歌曲,,听着听着秋杏幼慌了一下神,主持人为一位正在为爱情奋斗的女孩点播了一首《樱杏》,这首歌是当年自己亲自谱写送给姜季的歌,自己自从离开落州市以后好像也再未听过这首歌了。
  就这样,秋杏幼尘封了多年的记忆就在这首《樱杏》中打开。
  ...秋杏幼的回忆…
  姜季抱着秋杏幼躺在乡间的草坪上,紧闭着双眼,秋杏幼翻过身趴在姜季的胸前看着姜季像山一样的侧脸轮廓慢慢的抚上去,却被姜季捉住了手踝。
  “你知道吗!”姜季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种磁性。
  “什么”
  “对我而言,这一刻我很幸福,就算现在世界将停转,或者是宇宙洪荒,没关系,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因为只要我有秋杏幼那就够了。”
  秋杏幼对姜季突然的情话说懵了,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幸福,铺面而来拥抱他的幸福,因为此时此刻对他而言也是如此,多庆幸,我爱的人此时就流淌在我的身旁。
  可惜过去的时光始终还是过去了,不论当初我们是爱的如何痴心忘我,到了最后不照样还是一孤家寡人。
  在秋杏幼收集记忆的同时车也刚好开到了自家的老宅前,付钱下车。拉着沉重的行李走到老宅的大门前,拿出钥匙开锁后推门而入,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脏乱,真是万幸。
  秋杏幼回到老宅后并没有马上就收拾屋子,只是弄清楚了自己的床便跑到了自家的院子里,秋杏幼家的这栋老宅也算是栋小别墅,屋后还配有一个小花园,秋杏幼的父母曾说过因为十分喜欢银杏树所以在院子里种了一棵,给自己的的宝贝儿子也因此绘名。
  院子里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一棵银杏,一张躺椅,一座秋千,秋杏幼走到躺椅前拍落了上头的落叶躺了上去,摇摇晃晃的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孩童时期。
  其实秋杏幼以前不大喜欢自己的名字,对于一个大老爷们来说它太中性了,不过再得知这个名字对于父母来说有着很特别的寓意的时候秋杏幼也不再有什么排斥了,因为他的名字里面包含着他最爱的两个情人最美丽的爱情故事。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快到秋杏幼都不敢相信自己马上就是一个要奔三的人了,记得自己当初狠下心要离开姜季时,姜季曾问过自己,为什么不为自己流泪,秋杏幼只说,被风化的感情当然是不可能再挤出水分了,当时他自己也觉的自己这话说很有哲学性只可惜这当中的情分是真是是假的有几分又有谁能说的清楚。
  思绪了许久秋杏幼也许觉得累了便就回房间休息了,他睡了很久很久直到疲惫完全离他远去,也许在他余下的时光当中他是不会再离开落州市了。
  谁都无法代替谁疼痛,所以悲怆总是会伴随着那些离开的人,秋杏幼这一觉倒是睡了很久,很久,他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到自己回到了过去,梦到自己和父母曾经在一起的时光,梦到自己和姜季曾经的过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自己再次踏上落州市的这片土地后,自己和姜季曾经的岁月就一直源源不断的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
  其实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你选择了逃避,当你本以为他就该这样消失的时候,当你再次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原点的时候,其实你会发现,原先就在那儿的东西始终还是在那,他其实从来没有变过或者是消失过,只不过是因为你的下意识的逃避给你制造出它早已毁灭的假象。
  当秋杏幼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感觉自己好似睡了很久就像是在梦中度过了一场漫长的岁月一样,梳洗完毕看着自己略脏乱房子秋杏幼有点无从下手。秋杏幼想起了自己的在落州的好友孟狸,虽然自己后来去了日本,但是他一直没有和孟狸失去联系,有时候还是会常常在社交软件上联系,而且孟狸的父母和秋杏幼的父母本就是好友,二人也是从小到大的发小,记得当年秋杏幼的父母发生意外,孟狸的父母也没有少帮多少忙,虽然和孟狸有许久未见,但是秋杏幼和孟狸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友谊,其实他们早已把对方当成了家人,是那种真正的亲情。
  秋杏幼原本是想要给孟狸发短信的,可是又怕他看不到就一通通的拨打着,听了许久的忙音不知道在多少次后对方才接起了他的电话。
  “喂”醇厚沙哑的男生,可是声音中却又带着浓厚的疲倦。
  “哥,你酗酒了”秋杏幼带着疑问,手中焦急的等待着对方的回答,手指不停的在桌面敲打。
  “杏幼?”对方的语气显然的温柔了起来。
  “恩”
  “回来了是吗!”
  “恩”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在老宅是不是,哥这就带着吃的去接你”
  “恩”
  “嘟嘟嘟…嘟嘟嘟…”对方匆忙的挂下了电话,电话的秋杏幼其实也早已哽咽,他已经好几年,好几年,没有人在这样对待过他了,此时的孟狸可以说是这世界上秋杏幼唯一的亲人了,是如此的可贵,如此的珍惜。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文章有问题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所以希望大家可以真切的喜欢秋杏幼年,么么哒!还有秋杏幼年的粉丝群号是:539287937
 
  ☆、第二章:真的好想你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这句话讲的本是樵夫深情款款的山歌,说白了所表达的也不过是诗人失恋时写下的情诗,只是此时秋杏幼阴韵的心情倒是出奇的与这句诗倒是有些契合,可惜无可奈何命运总是喜欢苟延残喘,他想,自己可能还是忘不了他吧!
  自从秋杏幼回来以后,最停不下的就是思考,他总是在沉思,沉思自己在离开这个城市前,所有关于自己和姜季掺杂在一起的每一个悲怆的故事。
  不到半个小时,老宅沉重的敲门声响起,秋杏幼知道是孟狸来了,整理好了情绪秋杏幼就打开了老宅的大门,年久失修的木门在推开时还发出吱呀,吱呀的卡顿声,随之出现的就是孟狸俊朗的面容,孟狸的五官长的很好看,如雕刻般带着浓浓的艺术气息。
  “好久不见”孟狸看着秋杏幼许久,张开了自己修长的双臂,一把将秋杏幼抱在了怀里,均匀的呼吸打在秋杏幼的耳畔,熟悉的味道刺激着秋杏幼久违的神经。
  “我可能…再也走不了了”秋杏幼回抱着孟狸,许久许久,两人才松开,秋杏幼想,看来这世界能让自己安下心的,看来就只有这温暖的拥抱和熟悉的味道了吧!
  孟狸进屋就拿出了秋杏幼的行李,打开了后备箱塞了进去,然后又拉着秋杏幼上了车。
  “你看起来,心情好些不怎么样”孟狸撩起秋杏幼的刘海还摸了两下他的脑袋,孟狸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
  “是有点”秋杏幼说着话时只是慢慢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一路再无话,秋杏幼本以为孟狸会先把自己送回他家,可是没想到,车却在早樱大学的门前停下,早樱大学是落州市的一所重点大学,秋杏幼就是在这里毕业的,一是因为自己喜欢音乐,而早樱大学也出过不少知名的艺人,还有就是因为早樱大学只要一到季节便会开出满堂的樱花,感觉真的很是美哉悠哉。
  “来这里干什么”秋杏幼问。
  “看樱花,等会我们从后面进”孟狸松开了安全带,下车绕了个圈子把秋杏幼给拖了出来。
  “我们为什么要从后面进”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这里的学生吗”孟狸其实说话一直有一种魔力,就是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让与他对话的人语塞,准确的说孟狸总是习惯性的会堵别人的话,所以至今为止秋杏幼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与孟狸吵架,因为不管对与错,孟狸总是可以让理都归到他那里去。
  两人畏畏缩缩的来到后门,孟狸不懂是从哪里摸出了把钥匙,竟然对着打开了大门。
  “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什么吗!”孟狸领着秋杏幼在长椅上坐下。
  “什么”
  “在春天观赏樱花绽放最容易收获爱情”
  “我…不记得了”
  “你骗人”孟狸的话又一次在无声无息之中戳中了秋杏幼的心窝,他当然记得,这话是姜季曾经告诉过自己的,那一年秋杏幼做为新生第一次踏入早樱的大门,在新生报到后,第一个迎接着他的就是姜季和他那灿烂纯净的笑容。
  那一年,秋杏幼二十岁,那个同他玩游戏跟随着他的学长,就在那天告诉过他,在春天观赏樱花绽放最容易收获爱情。
  “孟狸哥,怎么了”孟狸突然伸出温暖的大手遮住了秋杏幼的眼睛,秋杏幼被孟狸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了。
  “有脏东西,我不想让你看到”孟狸轻轻的靠在秋杏幼的耳边吐着气绘着话,
  “是…什么,我想看看”秋杏幼掰着孟狸的手指,想要挣脱他的拘束。可是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孟狸的力气太大了,秋杏幼的小动作根本就没起什么作用,许久,孟狸才缓缓的放下了他的手掌。
  “可以了,回家吧!”秋杏幼觉得孟狸不对劲,他拉起自己的手就想要走可秋杏幼却感觉,自己的另一只手,好像…就在这时,也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