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恋·夏+番外 作者:心墙·蔷薇

字体:[ ]

 
文案
 
讲述了两个初中起就是好朋友的小男孩从相识到相恋到分离,重逢后又克服种种难题在一起的故事。
大部分内容和角色是作者身边的真实人物,故事也是融入了作者对于身边人与自身生活的思考而做,希望引起大家的共鸣,书凝聚了作者的青春。
 难忘的生日(代序)
 
    天色已近黄昏,我独自慵懒而惬意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这个如火的季节,只有傍晚颇为凉爽,同时也会勾起人对过去的回忆,看着道路两旁渐渐亮起的霓虹灯,我摊开手掌,看着那手上的皱纹,不觉想起,有人说过:“指纹像年轮,承载了无数往事。”是啊,四十年的点滴在指间更加清晰,怀着莫名的心情,我走下了公交车,面对欲坠的夕阳,我长抒了一口气。
 
    在醉人的晚风之中,我回到了家。夜幕掩去了最后一抹余晖。推开门,迎接我的是一片漆黑,我小心而紧张的唤着那个熟悉的名字:“翔波?你在家吗。”没有人回应,只有楼道里的一丝微光和屋中的死寂,仿佛两个世界般令人窒息,不安与恐惧涌上心头,安慰自己:“也许是他忘记交电费了吧。”摸索着墙壁,凭着经验,我一点点挪动脚步,感觉自己如同一个盲人般无助,又像个刚学步的孩子,在紧张之中,我意外的听见了卧室传来的生日歌,只见几点火光从卧室飘出来,被稳稳当当的放在了餐桌上,借着火光我隐约看见那是一块巧克力蛋糕,水果随意的点缀在上面,别扭却认真地用果酱写着“祝你生日快乐。”但是看得出来,做的人很用心。
 
    “怎么样,我亲手做的,今天是你交稿的日子,也是你的生日,你都忘记了吧?”我心中的不安与恐惧被这熟悉而温暖的声音融化了,一张意料之中的脸从火光后面冒了出来,白皙的皮肤,眯着的双眼,小小的鼻子,两片鲜红的嘴唇和圆圆的脸,上面散发着一种成熟的美,也许是因为他的娃娃脸,看上去还是稚气未褪,他微笑着看着我,:“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他的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期待,我故意逗他,并用手刮了他的鼻子一下:“傻瓜,惊喜是惊喜了,可是这么黑,我要是撞到墙了怎么办?”佯怒着,我撅起了嘴,他狡黠的一笑:“因为我相信凭你的智慧是不会撞在墙上的。”我笑了,明知是花言巧语,我还是爱听,“好了好了,寿星,快坐下吃蛋糕吧,蜡烛快燃尽了。”说着,他打开了灯,我看见那桌子已经铺上了白如凝脂的桌布,桌上那束还带着水珠的玫瑰花,姿态万千的驻足于精致的玻璃瓶中,在她旁边还有一瓶剔透的酒,从那深紫色的液体颜色上,我判断出,这是一瓶葡萄酒,两个金丝花边的玻璃杯相望于桌子两端,桌子中间被那蛋糕平分,两边的杯子旁边自然少不了精致的瓷盘与刀叉。看着这精心准备的一切,我不禁热泪盈眶,可是接下来翔波的举动却让我不解,他并未让我吹蜡烛,而是先把蛋糕按蜡烛为分界,切成若干块,我问:“这是做什么?”他得意地笑着“这你就不懂了,吹一次蜡烛可以许一个愿望,我把每支蜡烛分开,不就可以许好多愿望了?”望着他得意的脸,我不忍去戳穿他的孩子气,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心里一直是甜腻腻的,在嬉笑中我们开始吃蛋糕了,饮着那紫红色的醇香液体,吃着翔波亲手做的蛋糕,我感到了无比幸福。幸福的时间过的好快,我们已经饮尽了酒,吃尽了蛋糕,互相搀扶着来到了浴室,一起洗了澡,相拥躺在了舒服的大床上,蓝色的窗帘,床单,让我们犹如在海水的环抱中,就这样,我们平静地望着对方,安详而美好,心湖像潭平静的水,只有甜蜜与温馨,明明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不知为何,总有些孩子气的举动,大概是童心未泯吧,轻轻靠在他坚实的肩膀上,轻吻着他那撅撅的嘴唇,“想想看,和你在一起还像是昨天的事呢。”他也说“是啊。”我们不禁陷入了又一次的回忆中……翔波搂着我的双臂更紧了。
 
 一.相遇
 
    在这个季节,骄阳似火,风吹过来都冒着热气,尽管放眼望去都是绿色,没有一处不显现出勃勃的生机,可是我的心情却是烦闷而焦躁,靠在公园湖畔的一棵树下,我不禁浮想联翩,想着即将升入初中,心中既兴奋又紧张,还有那种面对新生活样貌的不知所措,再迟疑与退却中,我踏入了这个地方——中学,心中怀着矛盾与忐忑,我推开了这扇沾满无数人指纹的大门。
 
    开学后的军训让我从身体到心灵经受了磨砺,在疲惫中进入了学习生活,学期伊始,我的成绩并不尽人意,时常给自己造成困扰,或许是自己并没有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所以始终在精神上留有懈怠的状态,每天都很颓靡,没有目标。本以为可以如此下去,不受任何的干预与挫折,但是世事并不总是近如人意。
 
    那天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自习,同学们都在鸦雀无声的进行着自己的任务,而我则在作业写到一半时抬头休息一下,(那时候语文课代表是自愿当的,孙昊那个差生就因此而有机会成为了语文课代表,现在他就坐在讲台上,受语文老师的指派看管纪律。我对他则是不屑一顾。)结果正好面向他,他却认为我在挑衅,于是对我做起了鬼脸,我瞪了他一眼,他就把我的名字记在了黑板上。(回想起来,若是现在,我连头也许都不会抬吧!)他的职务左右也是代任,因此我并没有在意,可是当语文老师从门后探出头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闯祸了。忘了介绍,我的语文老师姓杨,叫杨玉蝉,将近五十的人却有着一身用不完的活力,每堂课都因为她的存在而趣味横生,她的长相也如同名字一样的动人,双眼像是一潭湖水般清澈,白皙的皮肤像是月华留下的色彩,齐肩的头发像是麦浪般金黄,苗条的身材将她的年龄最大限度的隐藏。可是此时,她原有的笑颜的却因为看到黑板上的名字而扭曲,“名字上了黑板的同学请到我的办公室来。”此时的教室还如刚才般平静,但是莫名的凉意却在每个人心中流窜,使得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从心底渗透出的不安在占据我的心脏。我们几个人小心的走出教室,像是生怕打破这平静般,连呼吸的分寸也要拿捏。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婵姐刚刚结束会议,身心疲惫,又看到学生如此的不守纪律才会生气,平时的她十分和颜悦色,后来我们还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她赏识我的才华,我敬佩她的博学。
 
    教室中所有的目光集中在我们身上,直到我们离开教室,关上门。语文办公室就在二楼,我们班教室在一楼,虽然只隔着一条狭窄的楼梯,可是我却感觉走了十年,与我同行的还有董翔波、徐亭、刘云……,我此时还在想,“这是个梦吧?”但这是不可能的。走进办公室,一种水果的甜味飘来,我却没有心情去闻,只见几个老师都在低头办公,我们几人靠在墙边,呈一字形排开,面对婵姐的办公桌,我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本来我最喜欢的科目是语文,可是却因为纪律让老师失望了。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像是只剩下躯壳般的木讷,只有无地自容可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这时,婵姐走了进来,面露愠色,神情严肃,使人不寒而栗,接下来的思想教育更加重了我的负罪感,虽然主要错不在我,但是我若是不回击他,逞一时之快,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婵姐的话平心静气,可充满了压迫感。:“好了,你们几个回教室吧。”本来以为一切终于结束了,我却没想到,有更大的灾难在等着我们,我们几个人从语文办公室出来向楼下走,就在走到楼梯口的一刹那,一个身影从旁边的数学办公室闪现出来,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红色的长发,艳丽的打扮,这样的人除了我们的数学班主任,在我们学校找不出第二个,她姓汤,正在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我们几个,让我们寸步难行,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平日里一贯严厉的她怎么会放过我们?她顿了顿从那涂满艳红口红的唇齿间吐出四个字:“回教室去!”听来在这空荡的走廊里并不大,可在我们看来,是如同山呼海啸般。我们,自然只有乖乖的回到教室门口等她,她从楼梯上不紧不慢的跟在我们后面,愠怒的盯着我们,好似生怕我们跑掉,她的手插在胸前,我却是强迫症般的感觉她手中有鞭子在鞭挞这我们,打在我们的身上,火辣辣的。
 
    回到了教室门口,靠在墙边,我始终低着头,我旁边就是董翔波,那时我们还不太熟络,我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当然是用余光咯,当我想再把视线转过来时却没法移动了,脸上阵阵的发烧,他的表情与我如出一辙,只是他一直抬着头,他的皮肤很白,脸上有一点胖乎乎的,嘴唇很薄也很红,像是雪地上的一瓣红梅,双眸像是吸收了月夜的光华,睫毛忽闪忽闪的,很是可爱……直到老师批评结束,他的脸还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回到座位上,低着头的我,心境与刚才大相径庭,扪心自问“我这是怎么了?”疑问持续到第二天,我们每人都交了检讨。如今还心有余悸,后来经过这次教训,我成了老师眼中的乖宝宝,成为了记律管理员,说得糙一点,就是打小报告的,这无非是一门苦差,我自己也矛盾如何是好哦!回到家,我躺在床上,被最近的事折磨的疲惫不堪,终于昏睡过去。
 
    皎洁的月光伸到窗里来,照在我的身上,像是一双手在抚慰我的心,也孕育着什么新的东西……
 
 二.相识相助
 
    纪律委员当了一个月,各种考验应接不暇,我与同学的矛盾在一点点激化,或许是我过于严苛,但是我想既然做了工作就要坚持并且严格执行,现在的我,处于身份迷离的状态,在工作与同学之间徘徊。
 
    天气逐渐转凉,秋天在一点点逼近,萧瑟的气息布满我们周围,雨水也在频繁的降落,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每当下起雨,就会在我身上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这让不顺心的我又多了一丝忧郁,好在婵姐经常告诉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让我或多或少的有了几分安慰与感动。看着窗外,雨丝似一缕缕银线,叶片接二连三的被打落,像是被雨水击落的蝴蝶,徒劳的挣扎着,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有化成土壤的宿命,莫明的哀伤从胸口涌了出来,倚靠在窗棂边,我不禁感慨起来:“秋叶残影,落花映月,唯有哀伤涌上心头,何处得一知己,何处解忧愁?”
 
    面对着学习压力,同时,我还要关心同学们每天的行动,是否违反了纪律,因此而焦头烂额。已在崩溃边缘的我,感觉自己像是易燃品一样易爆,烦心事偏偏在这个时候接踵而至,“铃……”下课了,“出去散散步吧!”这样想着,我走出了教室,秋风掠过cao场,带动地上的叶片发出声响,格外动听,空气中满是树叶慢慢腐化成泥土的味道,有种说不出的好闻,它带走了我内心的浊气,为我注入了快乐,我一阵风似的回到教室,顺手拿起了挂在教室后面的外套,,刚要穿上,发现不太对劲,仔细一看,我立刻火冒三丈——在衣服背部的位置有一个明显是抱球(海绵心的一种球,与躲避球类似)沾上泥水后印上的泥印,我询问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是谁干的,他们都说没看见,我也没看见,只不过这没看见还有区别罢了,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失控的跑到cao场上,蹲在了一个雨水浇不到的角落。
 
    或许是因为家中的原因,从小父亲就很少回家,经常在外奔波,回家后只要妈妈汇报我犯了什么错误,没有二话,就是一顿打,所以我几乎不敢并且没法与他沟通,因此我越来越胆小懦弱,拒绝和他沟通,自己也变得那么不坚强,有点小事就会流泪,像个女生一样。
 
    雨似乎迎合着我,在空旷的cao场上低沉的吟唱,努力替我掩盖哭声。这时,我的面前多了一张雪白的纸巾,没有一丝瑕疵,捻住纸的手也像纸一样白,却是那么有力,那么的坚实有力;纸巾早已淋湿,我抬起头,用依旧模糊的双眼看到了那个人的轮廓,是翔波啊,他平静而关心的望着我:“天这么冷,还下着雨,你不怕淋坏吗?”他抓住我的手想扶我起来,我竟然做出了疯狂的举动,一下紧紧地搂住他,大声哭起来,在cao场上显得那么刺耳,撕心裂肺,他手中淋湿的纸巾掉在了地上的水洼中,但依旧毫无瑕疵。过了一会,他轻轻说:“手都凉了,快进教室吧,马上要上课了。”那声音是那么轻柔,仿佛害怕会引起我的又一波哭声。我松开手,擦了擦眼泪,“嗯,走吧。”我挤出一个笑对他说。“不好意思啊,弄脏了你的衣服。”我补充说道,他豪爽的甩甩头上的水说:“没事。呵呵”他露出了一口白白的牙齿,和那纸巾一样洁白。他拉着我回到了教室,狼狈的我被翔波搀扶着回到了座位上,招来一阵哄笑,虽然这让我多少有点不舒服,可是心里依旧那么暖,我拿起自己的毛巾擦起了水,我前面的翔波却一动不动,任雨水因重力而下落,我已经无暇顾及衣服的事情了,下了课立刻坐到翔波旁边,我们两个都很胖,坐在一起显得有点拥挤,我对他说:“你不是有纸巾吗,怎么不擦擦水啊?还说我,自己感冒了怎么办?”他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是最后一张了啊,没办法嘛,反正这衣服一定要洗,不用擦了。”我皱皱眉:“那怎么行?别动。”说着我举起了毛巾,轻轻地开始擦他的脸,他一动不动的,眼神游移,却掩饰不住紧张,隔着毛巾抚摸他的脸,那么软那么温热,像只可爱的熊猫,擦干了水后,我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他被我盯得发毛,问:“我脸上有东西吗?”我这才回过神来:“啊?啊,没事。我回去了啊?”“嗯。”他说“谢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