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云枫的故事 作者:白衣若羽

字体:[ ]

 
文案
 
云迪,等我长大了,你会像他这样赶着马车来娶我吗?”
“放心吧,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谁都不会娶的。”
标签: 林子枫 潘云迪
第一卷 第一章
 
    我八岁那年,隔壁搬来一户新邻居,他们家里有个与我仿佛年纪的男孩叫小枫,长得白白净净的,很是好看。
 
    几乎每天早上,我都会听到小枫在哭,后来才知道,他妈妈在他出生的时候就离世了,打他的只是爸爸娶的一个二婚的女人。我不明白那女人为什么要天天打他,大概是他总不听话的缘故吧。
 
    有一次我看他孤零零在院子里坐着,便小声叫他出来,跟着我来到了我们家里。
 
    既然是第一次做东,自然得顾足了面子,我一狠心,便把奶奶烤干了的玉米饼子拿出来给他吃,那可是我最好的私人藏品了。没想到他吃着吃着竟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我想是很久都没有吃饱饭的缘故吧。
 
    他性格内向,不善与人交往,同龄的孩子大都不喜欢他,除了我,村子里也许再没有第二个朋友了。
 
    有一次他到我家里玩,我们家的大黄狗后面那条东东不知怎的和另一只狗连在了一起,我们拿棍子怎么打也打不散,路旁走过来一个村子里有名的光棍,叫田富海的,看到我们在想尽办法分开它们,便嘲笑我们小屁孩什么也不懂。
 
    “你很懂吗?那不如说来听听?”我故意叉着腰问道。
 
    于是乎他就如同老学究般故意做出一副很牛的样子,歪着脑袋坏坏地笑着说道:“你们家的狗在XX呢,XX是什么要是还不懂的话,就问你爸妈去吧。”
 
    我当然不会笨到去问我爸我妈的。
 
    于是我就问了小枫,小枫当然也不懂,这下可没辙了。我一心想搞清楚田富海嘴里的XX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强拉了小枫依葫芦画瓢照着它们的样子在王婶家屋后的小柴棚里胡乱试了一通。
 
    “XX着了吗?”我憋得满面通红,也没有将自己的下面与小枫的丁丁连在一起,试想狗的那么大,或许因为自己太小的缘故才没有成功。小枫摇了摇头,看上去好像很尴尬。脸红红的,竟比平时好看了许多,我一时竟忍不住凑上前去在他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小枫被我的突然举动彻底给搞得懵圈了,小脸似乎变得越来越红,身子还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了一下。
 
    “你们两个男娃子在瞎搞什么呀?”王婶来到屋后面拿柴禾,恰巧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我们在XX呢。”现在想想当时我有多么犯二,连这种话也不经大脑说了出来。看我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大概联想到是我爸我妈的言传身教吧,于是她便拍着腿大笑了起来。
 
    后来这事王婶添油加醋地说与了别人,这种事便如同童年般的“艳照门”一般,瞬间便传开了去,小枫挨打是肯定的了,而我也因此害得父母很没面子。
 
    我大约是真的怒了,便约了小枫,在王婶家的土坯墙上用树枝画了两个很大的人像狗一样在XX的样子,旁边还歪歪扭扭地写上了王婶和他老公王叔的名字。这便如捅了马蜂窝一般,两天后便被她家的两个女儿给发现了,王婶铆足了劲到我家里大闹了一场。我妈也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吵架高手,如此过招,怎不引来全村众人的关注,那一仗打得昏天暗地,鬼哭狼嚎,结果却是我妈一人单挑了灭了她们全家满门。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两家隔三差五便会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这种关系一直延续了几十年,在别人眼里便如同世仇一般。
 
    小枫因为这事,先是被他后妈胖揍了一顿,后又逼着他赌咒发誓要与我老死不相往来,我听说后便有点担心,生怕小枫从此以后便不理我了。
 
    不过担心总是多余的,我的坚持加上小枫的执着,没几日的功夫,便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第一卷 第二章
 
    那事过了一个多月后,有一天,我吃过早饭背着书包刚出我们家巷子口,就看到小枫在那里等我,我心里的那个激动啊,竟顾不得村子里之前的那些流言蜚语,上去就给了他一个深深的熊抱,那嘴自然也没怎么闲着,好在当时没人看到。
 
    小枫可能是被我突如其来的暴行给吓到了,竟张着嘴半天没有合上。我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用袖子在他脸上象征性的擦了几下,便拉着他风也似的飞出了巷子。
 
    等走到村里关帝庙前的时候,恰好遇上了王先明他们几个,于是便一块有说有笑地快速朝学校那边奔去了。
 
    话说这王先明自打娘胎出来后就是个受气的主,虽是亲生父母,但境况比起小枫却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爸绰号王一枪,祖上是从河南逃荒来的,据说是个打猎的好手,就连打起他母子两个来也不含糊,听说常常是捆起来水蘸麻绳打的,说起来倒也与他人无干。
 
    可有些事情总是令人始料未及的,王先明本来跑得好好的,或许只顾着听我们几个八卦田富海的事了,没留神脚下,便被石头绊了一跤,像个没头的苍蝇似的一头撞在了大队部前面的石柱子上,头上顿时起了好大的一个青包,连衣服也被划破了。
 
    事发突然,我们几个又是小孩,只能小心翼翼地帮他揉着,安慰了他一番,便眼看着他呜呜咽咽哭着回家去了。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用在王先明身上再合适不过了。王老师正在讲台上讲着《乌鸦喝水》的故事,正讲到最出彩部分的时候,这教室的门突然被王一枪一脚给踹开了。话说那门本也就是个几十年的陈货,哪里经得住他这么折腾,便伴随着哗啦的一声呜呼哀哉寿终正寝了。
 
    台上的王老师也被吓了一跳,忙过来问怎么回事,那王一枪也顾不上搭理她,朝教室里的几十个孩子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们中间哪个叫林子枫?”这边话言刚落,那边便有多事的人第一时间帮着指认了。
 
    那王一枪本是出了名的杠货,小枫那里吃得住他这么一吓,于是瞅着那副凶神恶煞般的尊容,竟结结巴巴地说不上话来,连裤子都尿湿了。王一枪拎起他来照脸便是两个嘴巴,然后一脚将其踹在了地上,桌子板凳瞬间乱了一地。眼看着小枫受辱,我那里能坐得住,便起身朝那王一枪质问道:“你为什么打他?”
 
    老师也有同样的疑问,那王一枪便红眼道:“我儿子被他打了,我揍他不应该吗?”
 
    周围一片惊呼,这是小枫能干出来的事吗?
 
    于是我们一道上学的那几个便被一一地揪了出来,没几轮的功夫,那几个便迫于王一枪的- yín -威悉数变节了,只有我还在死撑着。
 
    老师对我的执着颇为恼火,便冷笑道:“你嚷嚷什么?你们俩关系不一般那可是众所周知的,你现在这样,由不得让人怀疑你才是真正的谋后主使了。”这下可是百口莫辩了。
 
    于是我和小枫一块被留了堂罚了站,还得写检查。要是搁现在,家长们微信微博一发布,那老师挨打不算,饭碗说不定都丢了。那个时候的老百姓还是比较朴实守旧的,哪家的孩子如果听说被老师责罚了,那可是有辱家门的事,父母在别人面前尚抬不起头来,哪里会二傻似的抛头露面去学校里闹了,只怕到老师跟前落井下石都说不定。
 
    小枫的后妈肯定早把烧火棍准备好了,我还得想方设法去解救他一下。我妈倒不舍得打我,但是罚做家务之类的体力活还是可以有的。一想到这里我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把王先明手到擒来,臭揍他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中午的饭自然没吃成,一直捱到下午放学,腹内早已是饥肠辘辘了。我们俩手牵着手没精打采地拐过二仙庙的大门,发现正有一家娶媳妇的驴车刚好经过。那新郎本名崔红军,原是西头一个放牛的,平时给人的印象总是邋邋蹋蹋,如今一身蓝色中山衣打扮,倒显得特别帅气,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小枫一时心有所触,便脱口道:“云迪,等我长大了,你会像他这样赶着马车来娶我吗?”
 
    我先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竟会这么直接。于是抱着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道:“放心吧,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谁都不会娶的。”
 
第一卷 第三章
 
    我回去以后便将我的想法和妈妈说了一遍,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妈妈听了我的一番陈述后,竟一反常态,坚决持反对意见,至于理由她也说得含糊不清。爸爸虽是笑到了肚子痛,但最后仍是收起脸来一本正经地训诫了我一番,说什么男女结婚才是天经地义的事,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还是及早抛掉的为好。
 
    我心里很纳闷,娶个媳妇不就是找个帮着种菜煮饭洗衣服就行了,至于男的女的有那么重要吗?说句心里话,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哪里比得上小枫,就是倒贴钱给我我都不稀得要呢。
 
    此时的心情有点郁闷,便一心想去找小枫玩。可不巧的是此时他们家的大门却是铁将军把门,一屋子的人都不知上哪里去了。
 
    村子里到处都是蝉鸣的声音,我也是闲来无聊,于是便起了捉几只蝉送给小枫玩的念头。
 
    这蝉平日里也算寻常物,如今想要捉起来反倒稀缺了许多。我一路寻来,收获不仅微不足道,还把腿上的皮擦破了几处,想想也真是够衰的。
 
    村西有一处破旧的院落,光线较外面昏暗了许多,院中那棵有水缸般粗的老槐,模样显得格外狰狞。那刚刚鸣叫着的蝉此时却不知飞去了哪里,我寻了一圈也没得其踪影。
 
    刚想转身回去的时候,忽听得从屋子里传来一阵女人呻吟声,我当时吓得腿都软了,心下暗忖,难不成这大白天的还撞见鬼了?
 
    细细听来却又不像,好像还伴有男人“哼哼哼”的用力打夯般的声音。
 
    院里的屋子都已废弃多年,那窗户上的纸早被风吹得七零八落,平添了许多凄凉之感。我寻着声音偷偷地隔着那扇窗户朝里面看去,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只见那土炕上面一男一女全身赤裸着抱在一起,那男的正一顶一顶地在女人身上战得正酣,那女人披头散着发,双臂紧紧抱着那男人的腰,这哪里是反抗,分明像棉花团似的瘫在男人的身下,闭着眼睛做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罢了。
 
    那男的虽背对着我,可我知道他就是村里的光棍田富海,那女的却令我感到非常的意外,居然是平时装得像淑女一般的王先明他妈妈吴小菊。
 
    这个时候只听那田富海气喘吁吁地说道:“小菊,你背着你男人找我XX,你就不怕他知道了再狠狠地打你吗?”那女的却在他身下一颤一颤地笑道:“我为什么要怕呢,他每次就是因为那里不行才下死手打我的。他打得我越重,说明他越心虚,越不像个男人,哪里能跟你的呢,身体壮得跟牛一样,不讨媳妇算可惜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