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怎么总是在案发现场遇到你 作者:黑椒猪肉脯

字体:[ ]

 
文案:
 
     秦扬总是在案发现场抓到阮明远,而阮明远总是无辜的。这到底是有着什么黑幕?还是真的一切只是倒霉催的?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扬,阮明远 ┃ 配角: ┃ 其它:
==================
 
  ☆、凋零的玫瑰1
 
  秦扬心情不太好。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会周公。秦扬是个作息十分自律的人,尽管干了刑警这一行经常会日夜颠倒,但是总体而言他还是个作息相当正常并且规律的人,而凌晨2点对于任何一个作息规律的人来说,都应该是睡觉的时间。
  “什么案子?”秦扬带好手套,进了案发现场,询问到场之后已经了解情况的警员。
  “是谋杀,凶手当场被抓了。”小警员正处在兴奋的状态,尽管谋杀是个大案件,但是当场就给破了。
  “小赵你别激动,满满说个秦警官听。”说话的时候周轩,秦扬的下属,平常最喜欢捉弄别人。
  秦扬是开车来的,没吹什么冷风,也没淋到雨,尽管看上去挺清明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但其实还是没怎么清醒,直到闻到了凶案现场那股浓郁的血腥味。
  一个女人正躺在一片血泊中,双目紧闭,嘴角微微翘起,表情看上去既愉悦又痛苦,显得有几分诡异。整个人很僵硬地平躺着,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而她身上原本洁白的睡衣也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甚至由于血迹已经干涸,还有点泛黑。离她不远的窗帘上也有着大片的血迹,窗户也没关紧,外头风一吹,窗帘就跟着飘了起来,尽管警察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取证,这个房间里还是显得有几分阴森。
  “凶手是谁?”秦扬揉了揉太阳穴,提了提神,想到刚才小赵说的凶手已经被抓到了。
  “就在那。”周轩正站在秦扬旁边,顺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一个人情绪十分激动,另一个则显得冷静地多,而且很眼熟。
  “是穿白色衬衫的那个。”周轩又补充了一句,“另外一个是死者的男朋友。就是他发现凶手行凶的。”
  死者叫夏妍,在公关公司上班,男朋友叫杜龙海,嫌疑人叫阮明远。
  “阮明远?”秦扬重复了一遍名字,脑海里一下子就掀起了风浪,陈年的往事随着风浪的起伏重新出现了。
  “对,阮明远。这名字听起来倒是挺熟悉的。”周轩绞尽脑汁在回忆里扒拉这个听起来有点影响的名字。
  “阮明远嘛,在我们这一带还算有点名气的,是个私家侦探,你懂得专抓小三婚外情劈腿之类的。”之前干劲十足的小警员小赵同志在一边随时等着补充资料。
  “死因是什么?出血过多?”秦扬继续问道。
  “初步推断是出血过多,但是详细的死因还要等法医解剖。死者的男友杜龙海说他睡醒之后出来发现阮明远正拿着刀,而他女朋友夏妍也就是死者已经正躺在那里,没有呼吸了,接着杜龙海报警,还缠住了阮明远,然后我们就赶到了,控制住了阮明远。”小赵在一旁照本宣科。
  法医和法证已经在工作,秦扬示意先带杜龙海和阮明远回警局录口供,而他则留在凶案现场搜集线索。
  杜龙海情绪十分激动,几次都想打阮明远,而阮明远则木着一张脸,看上去十分冷静或者说麻木,不过对于杜龙海的攻击躲闪起来游刃有余,只是这样一来杜龙海就更加愤怒了,场面差点失控。
  “你个王八蛋,我叫你查小妍,他妈的不是叫你杀她!”杜龙海几乎是在怒吼。
  “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没有杀她。”阮明远否认起来依然很冷静,一字一顿,口齿清楚,语调平稳。
  “你个王八蛋——”杜龙海还想冲过去最终被警察挡住了,带回警局做笔录。
  而作为嫌疑人的阮明远则不仅仅是做笔录了,他会被拘留。
  阮明远离开的时候跟秦扬错身而过,秦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他依稀听到了阮明远的冷哼声以及“我不是凶手”。
  秦扬还没来得及给点反应,阮明远就被押出去了。案子不算复杂,有人证有物证,证据也算确实,当然对于一向相信证据的秦扬而言,这些都只是表面证据,接下来还有的查,而且秦扬有一种直觉,阮明远不会是凶手。
  一路走来,整间客厅看上去都挺整齐的,除了门口到客厅那一段外有些打斗的痕迹。但是这是凶手跟夏妍打斗的痕迹吗?还是阮明远跟杜龙海后来产生冲突留下的痕迹?为什么死者周围一点也不凌乱?阮明远跟死者认识吗?如果认识的话熟悉程度有多深?这些打斗的痕迹到底属于谁?秦扬脑海里充斥着问号。
  “除了客厅,还有其他地方有血液痕迹吗?”秦扬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问道,“水池那边,还有浴室那边做过反应没?”
  小赵愣了一下:“我去问问法证那边。”
  “头,有眉目了?那个阮明远是不是凶手?”周轩凭着对秦扬的了解,觉得对方肯定是有想法了。
  “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间,我不会下定论说阮明远是或者不是凶手的。一切看证据说话,我们要做的是——”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呗。头,这话都被你说得出老茧了,你老这样,一点意思都没。”周轩对于秦扬这样永远一点口风都不露是一点办法都没了。
  跟着秦扬这几年,案子破了不少,对于秦扬一二三四五的臭毛病也是一清二楚。除非动机证据全部坐实了,才会肯定凶手是谁,否则一个字都不会多说,所有的人都在调查范围内,所有的人都有嫌疑,一切皆有可能。
  “死者还有什么亲人吗?”
  “有,据说还有个妹妹。”
  “不住在一起?”
  “听说是住在死者父母的家里面,死者的父母已经过世了。”
  “那明天也请她来录个口供。”
  秦扬转了一圈整套房子,三室两厅,还算挺大的,应该是死者一个人住,至于死者的男朋友也有一点衣服留在房间里,不多,看来只是偶尔过夜,并不常住。
  死者的衣橱里衣服鞋子包包都很多,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瓶瓶罐罐也不少,应该是个爱美爱打扮享受生活的现代女性。
  死者的厨房虽然设备一应俱全,但是看起来很少使用过,死者应该很少在家里面开火,大部分是在外头解决的。不过垃圾桶里十分干净,居然一点垃圾都没有留下。死者也许有洁癖。
  死者卧室的床上倒是十分凌乱,还有着□□过后□□的气息,死者应该是跟男友在发生性行为之后死亡的。
  死者浴室里还有水汽,明显有用过的痕迹。
  “这里隔音好吗?”秦扬问道。
  “隔音?不算听得很清楚,但是大吵大闹的话应该也不至于完全听不到。”周轩关上卧室的门听了听外头的响动总结道。
  秦扬只是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而外头原来淅淅沥沥的小雨也渐渐的听了,等秦扬他们从公寓楼里出来的时候,原本湿漉漉的地面也渐渐地变干了。
  “这里有探头?”秦扬下楼的时候看到公寓楼门口问道。
  “对,这里有探头,已经问管理处要录像了。”小赵急忙说道。
  “还有其他的出入口吗?”
  “没了,还有个是扔垃圾的管道,直接通到外头垃圾站。”
  “先回局里看看笔录。”
  
 
  ☆、凋零的玫瑰2
 
  秦扬他们先去买了早饭,然后才回的警局。大晚上的折腾了小半宿,肚子老早闹起了空城计,一个个饿的不行了。
  秦扬这个人很挑剔,一般只吃自己做的早饭,要是在外头吃也只吃一个地方的东西,于是他非得开了半个小时回到自家小区门口买了早饭才回警局。拿着油条大饼生煎包上车的时候,香味弥漫了整个车厢。原本还颇有怨言的周轩小赵立马就被食物的香味征服了,多等会算什么,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的,还是吃饭最重要了。
  “头,你多买了一份是给谁的?法医美眉吗?还是胡八卦?”小赵眼睛尖,一下就看到了秦扬手上还有份没动过的早饭。
  法医叫宋晓晴,跟秦扬他们重案组关系还不错。
  秦扬冷笑一声:“我自己吃行不行,我胃口好行不行!”
  小赵还想多说点什么,但是被善于察言观色的周轩堵住了嘴:“你就吃吧你。”
  胡八卦是整个小组唯一的妹子,主要是内勤,大名叫胡敏,比较神神叨叨。胡敏陪着秦扬一块录口供。她目前正在当一块安静的布景板,静静地做着记录。
  “姓名?”
  “阮明远。”阮明远一晚上没得休息,又加上还是嫌疑人,整个人都显得有点憔悴。
  胡敏偷偷地打量了一下阮明远,看上去挺斯文的一个人,居然是个三更半夜辣手摧花狠心的主,那真是一点都不看出来。
  “年龄?”
  “29,怎么还要不要问问性别?”阮明远的话有点挑衅。
  秦扬头都没抬,一点都不在乎阮明远炸了毛似的反应,继续按部就班地继续问了下去。
  阮明远也就一开始还有点不爽,不过冷静下来之后还是很认真地把事情的经过交代了一遍,没再说什么讨人厌的话。
  据阮明远交代,他是前几个礼拜接了杜龙海的委托,调查他的女朋友夏妍的私生活。据杜龙海说,夏妍劈腿吗,不止他一个男朋友,还有这其他几个男朋友。然而阮明远跟踪了一段时间也没找到所谓的其他男朋友。但是这几天阮明远跟踪之后发现夏妍的行踪明显跟前几天不一样了。于是昨天晚上阮明远跟踪夏妍进了她住的公寓,等他进了房间就发现夏妍已经死在了沙发旁,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刀。这时候正好杜龙海从卧室出来,两个人撞了个正着,接下来就是报警被抓了。
  “你是说你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夏妍已经中刀身亡了?”秦扬盯着阮明远问道。
  “对,我进门的时候她就死了。我没有杀她。”阮明远不甘示弱,更加用力地回瞪着秦扬。
  “刀伤有你的指纹,杜龙海说看到你杀人,人证物证都有了。”
  “那动机呢?我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杀她!”
  “谋财害命,因爱生恨……”
  “呵呵,因爱生恨,我要真是因爱生恨,当年我就把你给捅死了,秦警官。”阮明远打断了秦扬的话,轻飘飘地抛出了一个惊天猛料。
  “啪嗒。”胡敏本来正在记笔录,就听了个大料,惊得把笔都调到了地上。
  秦扬冷冷地扫了一眼胡敏,把胡敏看的战战兢兢的,才继续问问题,语调依然平稳,半点没有被阮明远的话刺激到:“那阮先生能说说为什么要在三更半夜用非法的手段进入受害者的家中吗?”
  阮明远翻了个白眼:“我好奇不行吗?”
  “阮先生,请你合作好吗。这毕竟是一起命案,并不是什么小打小闹,请你严肃对待。”
  阮明远沉默了半晌才说道:“我确实是好奇。做我们这一行的经常会用一些擦边的手法去找我们要的事实。我只能说我确实是鬼迷了心窍选了这么个机会。不过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杀过人,我甚至连门锁都没有破坏过。”
  秦扬闻言只是在笔记上写着东西,并没有再多说什么,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目前你的证据最充分,所以麻烦阮先生还要多呆一段时间,不放在想想还有什么可以跟我们警方合作的。”
  秦扬说完话就带着胡敏出去了,等出了审讯室,又回办公室拿了那份早点让胡敏送给阮明远。胡敏心里眼里都充满了问题,但是理智如她,决定按兵不动,再细细打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