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可思议的婚姻 作者:琉澈

字体:[ ]

 
简介
 
金主一开始只想玩包养,他很有骨气地拒绝了,然后金主说,那我们结婚吧。
    
 
第1章
    盛景是常年混迹在横店等各大影视基地的一个龙套演员,吞过炮弹,跳过大神,手撕过鬼子,还装过尸,演过最重要的一个角色,是一部古装宫斗剧里的一个躺枪炮灰,有两页纸的台词,半集的剧情。
    他是三大毕业的正规表演系科班生,十六岁就考上了大学,当年入校时的艺考成绩还是名列前茅,一度意气风发。然而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五六年过去,别的同学最出息的已经拿到了三金影帝,也有的成了当红少女偶像,而他依旧在龙套角色里苦苦挣扎,甚至越混越回去,为了糊口不得不沦为了群演。
    要说三大毕业混到他这么惨的也着实没有几个,别的同学要么已经出了头,要么干脆转行了,就算同样还默默无名的,至少也能演个能出现在演职员表里的N号角色,偏偏就是他,越混越惨,却又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坚持不肯换工作就要混这一行。
    盛景长得并不丑,非但不丑当年在美女帅哥如云的表演班他也是一枝花,一张小脸漂亮得跟个小姑娘一样,大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一道极浅的梨涡,特别的甜,身高也够了,将将好178,按说这个条件在娱乐圈里混是很有先天优势的,毕竟这年头很流行花美男,小姑娘们都吃这一套。可惜的是他的运气实在有些背,加上他人太倔不肯低头,不愿意接受一些见不得人的肮脏交易,又嘴笨不会说漂亮话,慢慢也就耽搁了。
    早几年的时候还有师兄师姐出于同校情谊愿意提携他,但在他连着拍了三部男五男六的片子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过审被束之高阁,加上他又屡次不识抬举拂了愿意给他机会但暗示他需要别样报答的“贵人”的面子后,彻底没了人搭理他,他又不好意思觍着脸再去求人,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又不愿接受潜规则嘴皮子也不利索加上时运不济,落到如今这地步,当真是一点不冤枉。
    他现在在拍的是一部在横店取景的仙侠大男主剧《苍穹之上》,男主是当红小鲜肉,两个女主都是有名气的小花,还有一票老戏骨,制片方很有来头,投资大手笔,后期团队很牛逼,然而这一切都和盛景没有关系,毕竟他只是当中的一个小龙套。
    在剧组吃了两天的盒饭,盛景的戏份就差不多拍完了,虽然最后剪辑出来他可能就只能出场个十几分钟,说个几句话,但热爱表演的盛景一贯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个角色,哪怕是没有台词的群演,他也不允许自己随便应付。
    拍完最后一个镜头,确定没有问题后盛景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打算转战下一个剧组,临走之前被副导演的助理叫住,说是过几天要拍男主角的炮灰双生兄弟的剧情,是个有姓名的角色,大概有一集多点的戏份,原定的演员因为有事拍不了了,导演组的人觉得他演的挺不错的,跟男主长得也有点像,问他有没有兴趣再多演一个角色,报酬另算。
    一下被个大馅饼砸中的盛景回过神立马笑开了花,连连点头:“没有问题的,三天之后是吗?我到时候一定过来!”
    对他这种小角色来说,在一部戏里一人分饰两角实在是很平常,何况之前那个角色是个灰头土脸一边眼睛瞎了还毁了容的乞丐,估计也就他妈能认出他来。
    男主的双生兄弟虽然只有一集的戏份,还是存在于男主的回忆杀里,但却是对男主影响至深的一个角色,要不是原定的演员演不了了,他们急着找人救场,也不可能轮得到他,可以说这将是盛景这么久以来演过的最有存在感的一个角色,能有这个机会,他必然会好好把握。
    收工之后,盛景回了离影视城不远的住处,一间十平米的小房间,按天算租费,只要在横店拍戏,他就住在这里,比住酒店要省钱得多。
    端着刚泡开的面吃得正香时,手机铃声欢快地唱起了歌,老妈打电话来问他什么时候肯回家,盛景敷衍着说要拍戏抽不开身,老妈在电话里长吁短叹,恨铁不成钢:“你那是拍的什么戏啊?每次电视机里都找不到你的脸,还不如不拍,你说你都在外头混了这么多年了,也老大不小了,还做什么明星梦?老老实实回家听你爸安排去他单位上班算了,前两天你二姨还说要给你介绍个姑娘,人家是公务员,长得还不错……”
    “妈……”盛景很受不了地打断她:“别每次都说这个好吗?我真要拍戏,这次接了个挺重要挺有前途的角色,蛮好的,以后会更好的。”
    “你就会拿这些漂亮话哄我,嘴上说好有什么用?”
    “那你也别总想着给我介绍姑娘啊,我还小呢。”
    “都二十五六了还小?隔壁你王姨她儿子比你还小两岁,前几个月她孙子都抱上了!”
    “人各有志嘛……”
    “那你的志气在那里?就这么拍一辈子露不了脸的戏?”
    “哪里会啊,上次我叫你们看的那部电视剧,不是有我的正脸镜头特写吗?我出场有大半集好吧,我也不会一辈子都这样,没准哪天就一炮而红了呢?”
    “你就骗骗你自己吧,我也不多说你了,你拍戏就算了,要是被我知道你还搞那些乱七八糟自甘堕落的事情,看我和你爸不打断你的腿。”
    “不敢不敢,我保证不会。”
    和老妈东拉西扯了半天,挂断电话时泡面也快凉了,盛景挑着面条有些食不滋味,狐朋狗友发来微信,叫他一起出去喝酒。
    大学同学大多不联系了,现在还能玩一块去的都是跟他一样混不出头拿着跑龙套的报酬过一天算一天同命相连的可怜虫,盛景还想着晚上好好研究一下刚拿到手的剧本台词,原本不想去,电话一个一个打进来,硬是把他给拉出了门。
    一起喝酒的有七八个人,做东的是今天才到横店准备进组拍戏的一个三线小明星,叫郑瑞安,盛景跟他很有几分革命情谊,在对方穷得身上只剩下最后一个钢镚的时候他把他接进了自己的出租屋,供他白吃白住了三个多月,现在这小子算是熬出了头,还挺讲良心,盛景明天要进的剧组客串的角色就是他给介绍的,今天他一到这里,就把曾经一起混的小伙伴们都叫了出来喝酒。
    横店的高档夜店向来生意火爆,不过盛景很少出入这样的场所,毕竟他没钱,也交不到有档次的朋友,这次算是托了郑瑞安的福,郑瑞安玩起来特别疯,逼着一干人陪他拼酒,不多时就歪七扭八的醉倒了一沙发。
    盛景倒还好,他酒量一向不错,刚才又特地趁人不注意倒掉了一些,这会儿神智还算清醒,醉得不轻的郑瑞安趴在他身上呜呜咽咽地哭,说自己日子过得有多不容易,每天拼死拼活地拍戏想要出人头地,回去还要伺候有变态癖好的金主。
    “他真的特别变态,每天变着法子的折磨我,还喜欢玩SM,我看到他那个油腻的肚子和一身的肥肉就恶心,我真的受不了了……”
    “受不了那就离开他。”
    “我怎么离开他啊?我现在的资源都是他给的,没了他我又得去跑龙套做群演,这辈子都没指望红,凭什么啊,凭什么别人可以大红大紫,我就得跑一辈子龙套,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盛景默默听着,心里却同情不起来,当初他劝过他不要去,但是他坚决去了,还笑自己傻,现在他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其它那些屈辱和不堪,就只能忍着,这个世上从来就不可能有白吃的午餐。
    郑瑞安哭够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盛景一点不担心,一会他的助理就会过来把这一屋子的醉鬼弄走,他只用管好自己就够了。
    时间已经过了零点,他困得哈欠连天,想着明天还要拍戏,再待下去也没意思,拿郑瑞安的手机帮他给助理发了条短信让赶紧来接人,起身先走了。
    出了包间门,酒喝多了憋着尿的盛景先去了一趟洗手间,站在洗手台前捧着冷水浇脸,他整个人清醒了不少,刚打算抽张手纸擦把脸就走,身后的隔间猛地从里推开了,出来个走路摇摇晃晃的醉鬼,盛景厌恶地侧开身,对方却突然伸出手,长臂一捞,把他拥进了怀里。
    “林……”男人在他耳边低喃。
    不等盛景回过神,他已经被人给甩到了冰冷的瓷砖墙壁上,四肢被醉鬼完全地压制住,醉鬼低下头,炽热的双唇覆盖下来,强势地撬开他的牙关,舌头卷进去,胡乱地搅合。
    嘴里像蛇一般黏滑的舌头搅得盛景头皮发麻,全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对方比他高了有大半个头,喝醉了酒力气也特别大,任凭他拳打脚踢甚至用力咬他都全然无用。
    等到醉鬼放开他滑落到地上彻底醉死过去,已经是三分多钟以后,差点被憋死的盛景简直要崩溃了,伸脚就狠狠踹了两下跟死猪一样闭着眼睛躺在地上的男人,但对方似乎喝太醉了,全无反应。
    对着水龙头漱了口,再次踢了一脚躺地上的男人后,盛景愤怒地摔门而去。
    +++
    排个雷,小攻走的是苏破天际的杰克苏路线XDDDD
    
 
第2章
    郑瑞安来横店拍的是一部民国剧,他在剧里饰演男三号,托他的福,盛景拿到了一个小角色,有姓名有台词跟在几个主角身边偶尔露露脸戏份还不少,他先要去试装,正式轮到拍他的戏份估计还得等个半个月,刚好不会与他才接的《苍穹之上》的那个新角色拍摄时间起冲突。
    试装主要是针对主角团队的那些人,像盛景这样的小配角不过是做个陪衬,给制片方和导演看个整体的效果,下午盛景就没事了,被个相熟的场务介绍去给晚上盛亚横店国际度假酒店的开业剪彩仪式暨慈善晚会做跑腿的,赚几个外快。像他这样跑龙套的小演员光靠片酬根本不够过活,这种工作对他来说算是轻车熟路,而且今晚会有很多明星去捧场,其中还有盛景的女神曲薇娅,能见偶像还能赚钱,这样的工作再划算不过。
    五星级酒店开业,群星云集,这样的财大气粗大手笔也只有盛亚能办到。
    盛亚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综合性集团,集团核心产业包括矿产开发、地产建筑、商业酒店、金融投资,还有近几年开始涉足的影视文化,集团创始人叶龙老先生已经占据国内福布斯富人榜首位长达十五年之久,是全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不过今天这样的场合已经退居二线有好几年的叶老先生是不会亲自出席的,来的是盛亚现在的CEO,叶家的长孙叶苏裴。
    盛景是个外围跑腿的,活不累有钱拿还能混顿饭吃,盛亚的酒店开业,又是在横店这样的地方,来了这么多当红明星捧场,还有红毯秀,他虽然在圈子里混,能见着大牌的机会却并不多,这下算是过足了眼瘾。
    不过等到他看清楚那和他女神一块走上红毯的男人到底是谁时,就不再感叹自己这两天的好运气了。
    男人身形挺拔,剑眉星目,脸上淡淡的表情恰到好处的实力演绎着什么叫做真正的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站在他身边,即使是美艳不可方物的曲薇娅也被衬得少了那么一些气场。
    “叶boss真的好帅噢……”
    围观的女工作人员低声惊叹,叶苏裴是超级富三代,年纪轻轻才三十不到就成了盛亚集团的掌舵人,关键是他还长得特别帅,放在娱乐圈里长相也是出挑的,而且从来没有花边新闻,再毒舌嘴贱的媒体提起他,都会称道一句他是真正的优雅贵公子,简直是给玛丽苏少女们量身定做的完美梦中情人,顶级钻石王老五。
    盛景却在心里翻了个天大的白眼,什么优雅贵公子,果然也是媒体包装出来的形象,喝醉了一样是衣冠禽兽。
    他已经认出来了,昨晚在夜店洗手间里“轻薄”自己的男人就是这位叶少爷,看到曲薇娅很小女人的一路与他谈笑风生进场,盛景顿觉索然无味,无端生出了一种喜欢了十余年的偶像高大形象在心理瞬间崩塌了的失落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