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六姐 作者:尔文ada

字体:[ ]

 
 
文案 
忠厚善良攻X坚韧易性癖受
这是一个小短篇,特别特别短。80年代,六姐的故事。声明:耽美中有的情节,这里都没有!耽美中有的人设这里也没有!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 情有独钟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六姐,虎哥 ┃ 配角:一干众人 ┃ 其它:
 
 
  ☆、常六
 
  80年代的平顶村当时算个大村,70来户,近400口人,每年正月十五耍红火,光举旗子的就50多人,乌央乌央的,那叫一个气派,每当这个时候,村长“大驴脸”就往花车上一站,挥着一红一绿两面指挥旗,脸上那股子得意劲儿哟,就跟这50多人都是他生的一样。
  平顶村在镇上挺出名的,不过出名的原因并非村里人多,主要是这400多口人中,出了这么一号人物,人称“六姐”。
  “六姐”家当时也是响应过毛#主#席号召的,他父母一个劲儿的努力,一口气生了六个,“六姐”上面仨哥俩姐,成不成器不说,好歹五个都是正常人;唯独到了“六姐”这儿给生出个妖蛾子,“六姐”他爹一生气了,就忍不住骂,“早知道你是这么个玩意儿,老子当年就该把你按尿盆里淹死,就当给老常家积德”。村里人说好听的道,“六姐”估计是上山得罪哪个山神所以撞邪跟鬼了,说不好听的就说他是精神病,或是他们老常家祖上损了阴德,所以老天爷才给他们家添置这么个丢人败兴的玩意儿。
  “六姐”原名常六儿,小名“六子”或是“老六”,从小就跟一般的小子不一样,别人和尿泥鼻涕抹袖口的时候,六子就开始踩着小板凳给家里烧火做饭抹桌子扫地了;长得虽然不能算好看,但是细皮嫩肉的,从小就比他俩姐姐会捯饬。那个年代物质匮乏,家里人衣服叫“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不过小孩儿长的快,衣服也废,所以常家的衣服就是一波儿接着一波儿穿,到了六子这里,哥哥姐姐们的衣服就都是他的了。
  六子小时候不算“出格”儿,就算是扎两麻花辫儿,穿上姐姐的大花衬衫,顶多小孩们起个哄,大人们觉得这事儿也不算新鲜,在他们眼里,小孩子嘛,毛都没长齐呢,哪还分个男女。不过对于小孩儿来说,尤其是男孩儿,七八岁之后就一定要“捍卫”自己性别的权利了;进了学堂,课桌要分男女,操场活动要分男女,当然最关键的,厕所也分男女;男生要是磕着了碰着了,不能再跟小时候一样,咧嘴就哭,班上那么多人看着呢,泪水在眼圈圈里面打转,也要咬着牙逞能说“不疼”。可是六子从这个时候,与一般男孩儿区别就开始大了,隔三差五的还是穿着姐姐的衣服进教室,喜欢跟女生跳皮筋踢键子丢沙包,说话细声细气的,真要磕着碰着,那泪珠子就吧嗒吧嗒一颗接着一颗掉。
  六子12、3岁的时候,就已经习惯别人叫他“二倚子”了,一开始还伤心难过来着,后来发现,当偷偷穿上大姐的碎花裙后,好像也就不那么太难过了。六子小时候问过他妈,“妈,我是男的女的?”他妈笑的差点把手里的碗摔了,“哎呦……哎呦,看我们家傻六儿,还不知道自己是男的女的”。再长大些的时候,问了一次他爹,不过爹当时估计是跟别人玩骰子玩输了,劈头给了他一巴掌,骂道,“扫门星玩意儿!”
  14岁的时候,有一回就六子一个人在家,于是关了门一个人又偷出他姐姐的裙子,穿戴好,裁了一节儿红纸,嘴唇舔湿了一抿;拿着家里那面小圆镜子,左看看右看看,六子觉得自己就是个女孩儿,而且看着这样的自己,觉得分外的开心。结果还没开心多久,被他爹回来一推门发现了,父子俩先是愣愣的对视了几十秒,当爹的先反应过来后,随手操起一根柴火棍,劈头盖脸一顿打。
  六子18岁那年,哥哥姐姐们娶的娶嫁的嫁,而父母看着他这么个闹心的东西,也决定提前先给他把媒说了,结果六子连姑娘的面都没见,就开始跟家里闹,死活不娶。父母好话赖话说了两火车皮,烧火棍都打断三根,六子愣是没松口。有人说六子这是中邪了,六子他妈就去救神拜佛的给他到处找香灰喝,整整喝了两年的香灰水,六子的“病”一点都没起色,反而还来变本加厉的意思。
  六子20岁的时候,终于把他妈给气得躺炕上了,后来他爹发话说,要么结婚,要么断绝父子关系,让他看着办。于是六子跑他妈炕头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拿了个包袱就出门了。六子都没走远,在半山上选个了荒窑住了进去,当时他是这么考虑的,两个姐姐外嫁,三个哥哥跟着人出去打工了(那个时候刚时兴男人们外出打工),家里留一对儿年老的爹妈没人照顾,所以他想等他妈妈身体好点了再走。
  就在这一年,六子“出名”了,因为搬出去的六子过两天回家看他妈的时候,一身碎花的衬衫长裙,头发梳的幽黑发亮一丝不苟,鬓间还插了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从那以后,常家可谓是“热闹”了,说什么的都有,但看笑话的居多;那个年代的村里人,精神生活本就匮乏,这么大个村儿出了这么一号人,可给大家伙儿增添了一堆茶余饭后的嚼根儿。
  有人说,“常妈,你六闺女又回来看你了?”
  有人说,“孩子可怜哪,你们咋不给他去县城看看哪”
  有人说,“六子这是咋滴啦?给自己捯饬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还有人说,“六子这是准备着还给自己找个汉子嫁了不成?”
  一开始的时候,把常家父母臊的呀,真恨不得时光倒流,真把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按尿盆儿里淹死;赶也赶不走,骂了也没用,给进家门儿呢,六子就帮父母洗洗涮涮,烧火做饭;不给进家门呢,就站门口儿问声好。时间长了,父母也就过了那股子劲儿了,反正是虱子多了不咬人,别人爱说啥说啥,六子回来以后,当爹的该骂还骂。六子妈这一病,重活儿就做不了,能吃能喝不能干活儿,于是六子外出打工的计划也就泡汤了,虽然一个人住着那么个荒窑,但是没一年,还真给他住出些人气出来。
  没人关心过六子刚一个人住到荒窑的时候怎么过的,吃什么?喝什么?生活来源什么?也没人关心过六子当时睡哪里,铺的什么盖的什么?更没有人关心过从小就没什么胆子的六子,一个人晚上的时候害不害怕。人们只是当着面嘲笑,背地里讥讽,连不懂事的小娃儿都偷偷往他住的窑洞扔牛粪,但六子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永远抬头挺胸,干净整洁,没人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勇气,也没人知道六子到底图什么。
  六子按现在的说法,应该算挺有“商业头脑”的,可惜的是生在那样一个年代,那样一个小农村,那样一种身份;不过他仍旧凭着自己的智慧,把那样一个连副锅碗瓢盆都没有的破窑洞硬是住出点家的感觉:这期间,他到城里卖过地皮菜,卖过野蘑菇,有次还卖了只野鸡子。每每说起往事,六子总会说,“感谢老天爷”,因为要不是老天爷那一年风调雨顺,没准儿他早就饿死了;六子倔,太倔!从搬出来那一天开始,就没吃过家里一粒粮食,即便是回家伺候爹妈,也是做好了饭就走,有段日子他觉着自己吃野菜,吃蚂蚱腿儿吃的脸都绿了,三个月后换到了第一斤小黄米,第一口稀饭喝的差点没把他烫死,但那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稀饭,然后六子边喝边哭,哭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第二年开春,六子租了他爹的两亩地,秋收完之后,他才踏踏实实吐了口气,这一年六子21岁。
  22岁的时候,六子又得了个新称谓,“母夜叉常六姐”,这外号也不知道具体是谁起的,但缘由却是因为村里的一个老光棍儿。那人40来岁没娶过女人,日子过的人狗不如,却专爱干点撩猫逗狗的事儿,今天跟谁家小媳妇儿嘴上讨点便宜,明天跟哪个小寡妇身上摸点油水,生就一猥琐相。村里那些闲来无事专爱闲嘴的人,总喜欢把这个老光棍儿跟六子推一块儿说事,在他们的眼中,六子和老光棍儿一样,都是让人厌恶却又瞧不起的一类人,于是有年轻小伙儿常常逗这老光棍儿,
  “老王八,要不你凑点财礼钱讨了常家六闺女吧,好歹人家外面一半儿是个女人嘛”
  一开始的时候,老光棍儿还觉得这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于是追着那些好事者好一通骂,要么就是往地上狠狠的吐一口浓痰,嘴里不干不净的,一会日别人妈,一会儿还要日别人媳妇儿。后来等六子伙食好了点,脸子没那么绿的时候,老光棍儿可能觉着大伙儿说的也没错,这常老六细看下来,也有那么点女人的意思,于是这心思动着动着,就动歪了。再后来大伙再开玩笑的时候,老光棍儿也就随杆儿往上爬,趁机占点儿六子嘴上的便宜;再时间长了,老光棍儿就觉着,每次六子竖眉瞪眼的时候,好像对自己也有那么点意思?
  那天是老光棍儿去邻村吃了顿白事的宴席,席间喝了不少酒,于是晕晕忽忽就爬到了六子的窑洞前,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胡咧咧,之后连裤带都解开了,给六子气得,拎了个棍子给他一顿胖揍,从此以后,不仅得了个“母夜叉常六姐”的外号,更有无聊的年轻人开始有事没事的故意“六姐”长“六姐”短的嘲笑他,然后时间长了,六子也就成了“六姐”。
              
 
  ☆、常六酒铺
 
  六姐26岁这一年,听说修高速公路的要路过他们村儿,于是开始陆陆续续见着一些外地民工住了进来,离高速公路规划途经的地方,临时建起了一排砖房,人们称之为“一处”,据说也是修公路的民工和工头住的。“一处”离最近的村儿也有三里路,整个“一处”除了两三个大工头偶尔带个花里胡哨的女人回去,里面连狗都是公的。忙里偷闲的民工们,无聊的荒了,就下了工后,三五个一起,到最近的村里小卖部买壶烧酒,称点花生米,就算是休闲了。
  六姐脑子灵活,从这么点事儿里看出了些“商机”,于是跟亲爹借了点钱,去镇上批了点烟酒花生米,拎了个桌子隔三差五的去一处附近支摊儿;一个月后,六姐的一张桌子变成了三张桌子,那会儿正好夏天,除了卖烧酒以外,他还卖起了大桶装的啤酒,一杯多少钱,偶尔还能给续杯;三个月后,六姐跟村里租了块地方,(其实那时候村里的地皮也不值钱,送条烟给村长,这地就批下来了),找人搭个篷子,“常六酒铺”就这么开起来了,有酒还有下酒的小菜,或者某一天晚上的时候,还有免费的红薯稀饭管饱了喝,小小的酒铺竟然也很热闹。
  当然即便是六姐自己的铺子,他还是免不了被这些客人们拿来开涮,甚至在这雌性严重匮乏的地方,保持着女人外形的六姐,也常常是这些男人们占便宜的对象,不过六姐貌似也不介意,嬉笑怒骂,应酬起来就像是古代荒地酒肆的老板娘,虽然风骚不足,但泼辣有余。开玩笑归开玩笑,偶尔讨点嘴上的小便宜,然而这些在外讨生活的民工们也不敢真把六姐怎么样;原因是有一回一个年轻点的小伙子喝了酒后,当着大伙儿的面硬要给六姐验明正身,结果两人打的那叫一个热闹;俗话说狠的斗不过不要命的,那个时候的六姐可真就是个“母夜叉”,打到最后,不仅把小伙子给打怂了,还恶狠狠的从铺子里抽出一把两尺长的砍刀,要不是有人拦着,六姐扬言就要把这小伙子的爪子都给剁下来。
  虽然事后六姐还是当着大伙儿的面给小伙子陪礼道歉送酒送菜,可是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给六姐验身了。
  六姐在“一处”赚钱了,赚了钱的六姐还是住破窑,还是隔三差五的回家给他爹骂,最关键的是,虽然这钱赚在了“先机”上,可是村里羡慕嫉妒的人不这么说;眼红的人有说六姐在铺子里给人放黄色录像带赚的钱,有人说六姐给那些民工们招#嫖,还有人说,六姐自己上阵直接卖;然后就有人问了,这六姐脱了裤子还是个男人啊,到时候还不把买嫖的人给吓跑啊?当然啦,也有人说,专门有人就好六姐这一口的,走个后门儿啥的,据说还不便宜……这些风言风语一句不落的进了常爹常妈耳朵里,可是常六给家里搬回第一台电视机后,常爹只是象征性的骂了他几句,然后那些话又一句不落的从常爹常妈耳朵里倒了出来。
  六姐的酒铺开了没多久后,其实村里就有人也开了饭店,录相厅,生意虽然参差不齐,但“一处”的存在给这个普通的村庄注入了一股不一样的活力剂;似乎因为“一处”的到来,让平顶村也跟着刮了一股所谓“GAI革开放”的小春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