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受出轨记(总受/NP/NTR) 作者:勤劳研究员

字体:[ ]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三观正勿看!没下限没节操,
 
一个- yín -荡渣受背着自己男友和不同男人不断出轨的故事
    
 
 
 
    第1章 第一次出轨(1)
    
    苏懿发觉自己逐渐厌倦了自己交往了三年的男友郑阳。当初是郑阳追的自己,郑阳高大帅气,身材结实匀称,虽然他不太爱说话,但是从相识到告白,苏懿感觉得到郑阳是认真地喜欢着自己,于是就答应了他。可是相处三年来,苏懿感觉到郑阳其实是个颇没有情趣的男人,那些讨好调情的话从来不会说,两个人做的时候郑阳也总是只晓得掐着苏懿的腰猛干,嘴在苏懿脸上脖子上乱啃,虽然身体上是爽,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苏懿外表清冷美艳,身材修长匀称,一双桃花眼看人的时候明明是毫无表情,被看的人却总能瞧出几分春色来,他平时总是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包裹着细腰翘臀,一副禁欲的样子,其实他内心渴望被男人粗暴地对待,渴望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出。
    这日,苏懿在某同志论坛无聊地翻阅着帖子,羡慕着别人家会调情懂情趣的1号,突然看到一条私信:“宝贝,想尝尝它的味道吗?”之后又附了一张图,苏懿点开图一看,图中是一个男人的下半身,男人把裤子拉下一半,一根紫黑色大屌从裤子边缘弹出来,那孽根*起的尺寸看上去至少有18cm,顶端还微微润湿着,翘着头似乎在向苏懿问好。苏懿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竟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嫩*,想象着被这根东西插进来的滋味。
    此时正好郑阳在外出差,明天才会回来,苏懿颤抖着手回复了这个男人自家地址,将他约到了自己和郑阳的家中。
    “叮咚——”听到门铃响了,苏懿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地打开了门,还没看清来人是谁,门外的男人就迈入房内一把甩上门,把苏懿抵在了门上。苏懿吓了一跳,一声惊呼还没说出口,那男人就用自己的嘴堵住了苏懿粉红的嫩唇,将那一声惊呼化作一声软软的呻吟。男人伸出粗糙的舌头舔弄了一下苏懿两片唇瓣,就轻轻撬开苏懿贝齿,深入他口中纠缠追逐着那丁香小舌,有些粗糙不平的舌头在苏懿幼嫩的口腔里来回搜刮着香涎,男人的手也抚摸着苏懿背部不断下移,停在了那手感美好的翘臀上用力搓揉,大拇指时不时故意隔着布料按一下那隐藏在两瓣臀肉里的*口,引得苏懿身体不由得轻轻颤抖一下,那*口开始一张一合,竟是想将男人的手指连着布料吸进来似的。苏懿靠在男人结实的怀抱中,感觉自己被男性荷尔蒙浓浓包围着,男人硬硬的东西抵在自己柔软的下腹磨蹭,下身的穴越来越痒,极度渴望被热硬的东西插入解痒。那男人亲嘴揉臀了一会儿,稍稍放开了苏懿,用自己额头抵着苏懿的额头坏笑道:“想不到是这样一个大美人,我今天赚了啊。”苏懿趁着这个间隙平复了一下凌乱的呼吸,瞪了那男人一眼,说:“别在这里,去浴室,先洗干净。”美人脸色潮红眉目含春,眼睛还因情欲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男人被这么一瞪,只觉得好像是被美人勾引了似的,下体又硬了几分。
    男人跟在苏懿身后,眼睛盯着那随着走路姿势扭动的翘臀,忍不住就把大掌覆了上去,却被美人白嫩玉手一把打开,苏懿羞愤道:“急什么!”心里却也越来越兴奋,期待着男人接下来对自己的操干。
    进入浴室后苏懿打开了莲蓬头,细细的热水成股流了出来,苏懿白皙修长的手指上下翻动,开始一粒粒解开自己的上衣扣子,那男人看在眼里,只觉得眼前美人在热气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彷佛若即若离,神圣不可侵犯,而那美人却是主动解着自己扣子,准备洗干净来送给自己操干,男人越发兴奋,几下就脱掉了自己碍事的衣服,走过去想一亲芳泽。
    苏懿正解着扣子,不料男人就扑了上来,苏懿吓了一跳,用手抚上男人健壮的胸膛就想推开他,男人大掌握住了苏懿细白的手腕,竟伸出舌头细细地舔了舔那白净手指,就把那手指放入自己口腔,一边模仿*交的动作在自己口中*插,一边用下体撞了几下苏懿,饥渴的眼神在苏懿身上游荡,好像想把苏懿整个吞下去似的。
    苏懿被他看得脸红,也不再矜持,抽出手继续解开自己扣子就把上衣随意扔在了地上,男人看他默许,猴急地扯着苏懿的外裤和内裤一把撸下就覆了上去,两人脸对脸,胸贴胸,全裸地抱在了一起。
    
    第2章 第一次出轨(2)
    
    男人贴上美人香软的身子,把头埋在颈窝里陶醉地深吸一口气,就开始舔弄他的喉结与锁骨,双手覆上雪白翘臀,左手轻轻爱抚,享受着手下温热滑腻的触感,右手却悄悄掰开两瓣臀肉,将一节手指插进了那销魂处细细开拓了起来。
    男人感到自己的指头彷佛被一张小嘴细细吮吸,手指轻轻转圈,细滑绵软的穴肉轻轻颤抖着自动包裹上来欢迎,没有用润滑剂竟就有些湿润了,男人不由得又惊又喜,恨不得马上把下体狠狠凿进去好好品这浪穴。
    苏懿臀部被男人掌握在手中把玩动弹不得,男人的头在自己脖颈处拱来拱去舔弄,敏感的*头时不时被男人下巴胡茬磨蹭到,不由得觉得*头有些痒,便挺起胸部要求到:“好哥哥……舔舔我*头,痒……”
    男人抬起头,只见眼前美人挺着白皙胸膛诱惑自己,胸膛上两点粉嫩被热气蒸得有些发红,眼波脉脉含情却又带着一丝嗔怒,似是在责怪自己冷落了*头。男人不由得低头亲吻美人胸部,伸出舌头把两点都舔得湿乎乎的,用牙齿咬住一边*头轻轻拉起又弹回,如此反复,左手从臀部一路摸索到了另一边被冷落的*头按住,像是要把那*头按进那绵软胸部似的搓揉,右手又悄悄加了一根手指,在美人湿滑的穴里旋转打圈,寻找着敏感点。
    温存了一会儿,男人的手指戳刺到了嫩*的敏感处,苏懿身子一颤,发出一丝甜腻的呻吟,男人坏笑道:“是这里吗?”也不再留情,知道这浪穴很是能吃,就三根手指并拢狠狠地捅向那一点,苏懿浪叫一声,只觉得身子都软了,下半身掌握在男人手里,头无力向后靠在了浴室的墙上。男人这一戳,一股- yín -水从嫩*深处流了出来打湿了手指,男人把手抽出了在灯下细细查看,只见那手指被- yín -水浸湿,在灯下油光水亮,不由得舔了舔笑道:“你的骚水好甜。”
    苏懿刚刚得趣男人就把手抽了出去,只觉得后*一阵空虚,那*口也欲求不满地一张一合吐着- yín -液,苏懿不满地看着男人,男人抬起美人下巴,把那手上的- yín -液细细地抹在粉唇上,手指摩挲着唇瓣道:“我刚刚从进来起就发现,这房里的东西都是成对的,难不成你有伴,这是在找我偷腥?”苏懿听了不由得又气又笑,这男人从进来起就一副精虫上脑的猴急样子,这会儿倒是装起了假正经,无非是想听自己说一些- yín -词浪语增添情趣罢了,就伸出小舌舔了一下男人抚在自己唇上的手指,媚眼如丝道:“他哪有哥哥的*棒大啊,骚*痒死了,就等着哥哥的*棒捅进来解痒……”男人听了,骂了一句“骚货!”便也懒得再调笑,托起美人雪臀用力一掰,就把热硬的*物狠狠干了进去。
    这一下操干又重又狠毫无怜惜之意,两人俱是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男人只觉得自己的下体进入了一处又紧又热的销魂处,绵软的内壁层层叠叠地包裹上来挤压按摩着孽根,又好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亲吻,硬得发痛的龟*顶端戳到了一处极为柔软湿润的所在,彷佛在诱惑自己继续向里操干,男人被夹得差点就射了出来。
    男人赶紧平复呼吸忍住射*的欲望,拍了一下美人翘臀:“别夹了!让我好好干你。”苏懿赶紧放松嫩*,男人将孽根抽出一半,又猛插了进去,尝到浪穴滋味的下体如同打桩机一般深凿猛干,双手托着美人雪臀用力往自己下体按,好像要把他钉死在自己*物似的,美人被干得全身透出粉红,- yín -水飞溅,不知不觉伸出细白长腿勾住男人的有力的腰部,双手也软软地环住男人脖颈,全身的重量都落在那不断在自己嫩*进出的孽根上,男人下身撞击翘臀的肉体拍打声和嫩*吞吐*物的水声在空荡的浴室里回响。
    
    第3章 第一次出轨(3)
    
    苏懿被男人托着臀部操干了一阵子,只觉得嫩*舒爽无比,男人孽根又热又硬,找到自己最骚的那一点以后就对着那里狂凿猛干,好像恨不得把那一点凿穿似的,男人干着这- yín -荡美人也是惬意极了,怀里美人身子雪白柔软,那穴也是又湿又热,每次自己干进去的时候穴肉就热情地包裹上来吸吮,龟*戳弄到骚点时美人还会发出一声娇呼,穴肉更加绞紧缠绕着自己的*物,拔出孽根时那- yín -浪软肉又依依不舍地追上来缠绵挽留。
    做着做着,男人坏心眼地把*物整根拔出,圆润龟*离开时*口发出“啵儿”一声令人脸红心跳的响声,那美人就皱着眉头扭腰摆臀,竟是想把自己身子往下沉,主动用*口去够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孽根。男人故意不动,让美人主动扭着臀部往下沉,此时美人早被干得浑身无力,- yín -荡*口抵在那热烫的龟*上,就想靠重力落下去吃进穴里,谁知那坏心男人用力掐住两片雪臀禁锢了他,男人大力揉捏着臀肉,那细腻软肉从男人指缝漏出来,一手都难以掌握,男人却故意不碰那*口,只揉着翘臀,此时美人小巧玉*也可怜兮兮地挺立着,干净的顶端湿湿的,在浴室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好不- yín -靡。
    男人*物堪堪就在嫩*下方却保持着一段距离,苏懿都可以通过敏感*口感受到那龟*的热气,这男人却迟迟不干穴只揉搓自己的臀,苏懿不上不下,觉得眼前这男人实在是坏到极点,竟如此戏弄自己,竟急得流下两行清泪来。
    男人见美人哭了,知道自己逗弄过头,存着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思凑上去舔干净美人粉泪,也不再挑逗,就着这个身体下沉的姿势狠狠插进了那浪穴,那孽根竟是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深处,两人俱是爽得头皮发麻,男人顺从着身体的欲望,抽出一些又用更大的力气肏了进去,恨不得把两颗弹丸都塞进那销魂处,美人爽得张开小嘴,嘴里流下亮晶晶的涎液,眼泪又流了出来,只是这回是被男人肏哭的,男人便像犬一样在美人俏脸上乱舔。
    两人此时如痴如醉,全身的感觉像是都集中到了那*合之处,沉醉在这极致的*爱中,哪里还注意得到此时家中大门被打开了,出差的郑阳竟是提早回来了,幸得浴室莲蓬头冲力十足水声很大,郑阳并没听到男人干自己爱人的水声和肉体拍打声。
    郑阳回来却没见到自己爱人只听到浴室传来哗哗水声,便大声问到:“苏懿,你在洗澡吗?我回来了!”两人被吓得浑身一颤,苏懿更是惊得射了在了男人腹肌上,那玉*也吓得软软趴下,男人孽根不再动作,插在嫩*里浑然不动,心里想着,这骚货的男人回来了,自己这便是隔着一道门狠肏别人家老婆,那*物竟更加兴奋了,苏懿感到自己穴里的硬烫又大了一圈,心里连连叫苦。
    苏懿赶紧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穴里含着*棒假装泰然自若地回答道:“对啊!你回来了就好!”郑阳听着苏懿的声音有些暗哑,以为他洗澡洗太久身体受不了,便一边问着“你是不是不舒服?”一边想打开浴室门进去查看情况,苏懿见郑阳的声音不断靠近吓得要命,幸好那男人进来时反锁了门,郑阳没有打开门,就继续在门外担心地问道:“你真的没事吧?”
    苏懿此时穴里含着男人*物,那男人见他想要说话,抽出了一截,苏懿以为男人是要拔出去,松了口气,可那坏心男人竟又肏了进来,还将热硬龟*抵在苏懿敏感点用力研磨,苏懿又羞又气,腰又软了下来,他抬起自己手臂在手上狠狠咬了一口,疼痛让他神智清明了一些,他尽量用着正常的声音说道:“我真的没事!不要担心!”
    郑阳听到后就离开了浴室门口,苏懿松了口气,却又不禁愁道,等会儿怎样让这男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呢?那男人却是毫不担心,见郑阳走开了竟又色胆包天地开始干穴,而且速度比之前还要快,像是要把刚才那一点点时间补回来似的,苏懿虽然气恼,但那不争气的嫩*却比他诚实多了,欢天喜地地吸吮着给自己带来极乐的*棒,苏懿嘴里的那一点抱怨也化作了嗯嗯啊啊的呻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