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极道夫 作者:hudie_123

字体:[ ]

 
01. 
 
李伏羲下了轿车,站在本宅门口,看了看这青砖石阶长路,那花岗岩拱门,弯了弯嘴角。
多少年没踏足这阴沉沉的本宅,如今却是不得不来到此地。
拢了拢西服,扣上扣子,迎接的几名黑衣保镖恭敬站在一侧。
“伏羲哥。”
伏羲点了点头,让人领着进了本宅,听着后面铁门低沉的挪动直到砰的一声关上,觉得莫名的刺耳,一种自由永与自己无缘的声调在背后讽刺着李伏羲。
鹅卵石小路两旁种着不少桃树与樱花,此时不知是不是温度适宜,竟然争相开放,一阵微风吹过,花瓣滑过小路,李伏羲走了几步微微迷上眼睛,感觉空气中淡淡的香气里面隐约飘动着血腥,前面的大宅内灯火通明,落地玻璃把大厅内的情况昭示的一清二楚。
佣人领着李伏羲换了室内鞋,开了雕花大门进入那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式的红木沙发两侧坐着两派人,沙发后面跟着三两个保镖。
正手的位置还空着,李伏羲微微停顿了一秒,接受着众人的冷冽视线扫视,抬脚走了过去,坐在正手的位置上。
缓缓解开西服扣子,不至于让那身高档西服填上几道褶子。
“哼。”下手一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对李伏羲这还不入而立之年的男人表示出了十足十的蔑视。
转而看向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
“大哥意外死亡你我都清楚,有些人有些事脱不了干系,处理这事儿需要时间,这之前,我们组还是安生些!还轮不到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来和稀泥!”那人一脸的嫌恶看着李伏羲,仿佛是某种瘟疫一般。
李伏羲身后的两人顿时脸色不好,却被李伏羲抬手制止。
另外一边的人却默不作声。
“王老二!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
李伏羲狭长的眼睛看着那个大嗓门的中年男人,猛然间掏出怀里的一把手枪,一枪正中这男人的太阳穴,瞬间结果了对方,这中间只不过1秒钟的时间,那中年男人背后的保镖还来不及反应,李伏羲已经把枪放在茶几上,只听见身后又是有人开了两三枪,这才安静了下来。
看了看茶几上溅上的几滴血,李伏羲掏出手帕擦了擦。
后面的人已经动作迅速的开始收拾这几个人,准确的说是几具尸体。
而被叫王老二的男人也只是愣了一愣,并没有太大的动作,沉默的看着李伏羲。
“王哥。”李伏羲此时才开口。
“周福这人的生意路子背着本宅,背着我大哥有年头了,他和我大哥和你三人是多少年的拜把兄弟,我大哥这些年年纪大了,又不愿意失了兄弟情义,任由他借着本宅与大哥的江湖名声,做那下三流的事情,你与大哥是不愿,也不忍。我却愿意背这黑锅骂名,不为别的。”他看着叫王老二的男人。
此时的男人才有些变了表情。
“我为的是我那嫡亲的小侄子。”
李伏羲转了转袖口,摸了摸那泛光的袖扣,看着佣人们上来的热茶,端起杯子浅浅品了一口,还是当年的老味道,苦涩,内敛又带着甘甜。
李伏羲只觉得此时他与小侄子正过的是苦涩的日子,如果没有人狠一点,那这小侄子,这大哥唯一的嫡亲血脉........恐怕用不得甘甜之日到来。
他斜眼看着王老二,那眼珠里迸射的杀意让那站在王老二身后的保镖们都此时觉得脊背莫名的一阵发冷。紧了紧拳头,准备掏出西服内的枪支。
“够了。”王老二也不傻,这组里能混到与大哥并肩的除了刚才那个魂归天的周福,也就只有眼前的王老二,王老二是个外号,这人姓王叫安平,很普通的名字,却是不普通的人。李伏羲可以随时不用给周福面子,杀了他就跟杀鸡一样,不眨眼,可杀了王老二--王安平。李伏羲自认这个时间,他还做不到。
王老二身后的保镖才放松了戒备,不再动作。
招了招手,保镖低头。
王老二跟对方耳语了几句,对方点点头离开。
没几分钟,保镖从侧门出来,领着一脸忐忑的年轻女佣人,身边还跟着一个半大的孩子,那孩子身上还穿着私立学校的校服,贴身的剪裁衬得孩子小大人一般。
那孩子也安静,带到此地半天也不言语,大眼双眼皮静静的看着李伏羲。
保镖把人领到李伏羲面前。
王老二此时喝了口茶,才翘起二郎腿靠在沙发上。
“你做了周福若是神不知鬼不觉,我倒是不介意,毕竟与我与组里没什么不妥,他开出来的路子,好的组里收了,坏的他的人背。”
李伏羲此时冲孩子招了招手,就见对方略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走了过去,靠在李伏羲身侧,温热的小手搭在李伏羲的腿上。
“如今你坏了江湖规矩,刚入了组大哥夫妻俩白事还没完,就见了血。”
李伏羲哼了一声。
“我回来是打算豁出性命护着我侄子的。”
王老二一听,哈哈大笑几声,笑中带泪,仿佛听到了什么宇宙搞笑的事情一般。
“那么你死了呢?”王老二突然神色一冷,身后的保镖立刻拔出枪对准李伏羲。
李伏羲此时正在给小侄子正领子,看也不看王老二。
“我说了我是豁出性命,与你是有不同的。”
王老二此时来了兴趣,这青年是大哥的弟弟,虽然不是一母,但是大哥倒是从来不避讳。这李伏羲也从不出现在本宅,如果大哥不死,本来这里永远不会有李伏羲这人出现,二十年前不会,二十年后也应该不会。
不过今天,头七都不到的日子,李伏羲出现了,黑西装黑皮鞋,左臂一侧別着个黑底白字的孝。
整理好了侄子的衣服,对他笑着安慰了两句,便让女佣领着站在一边,他笑着站起身,脱下黑色西装。
王老二瞬间变了脸色。
白色衬衣内鼓鼓囊囊,他身上绑着全是炸药。
“王哥,我敬你是真爷们儿,今天这本宅这组我保得住便保,保不住你今儿也别想从这里出去。若是明天这里爆炸上了新闻,我那些等信的兄弟在全境咱们三十个分堂内一起陪我下去孝敬我大哥。”
李伏羲十岁便被安排出了本宅,因为不是嫡亲,因为没资格继承参与本宅和组里的事物。
可谁也不知道,李伏羲的大哥李伏玉如何处理的。如今王老二算是开了眼界,为了他的孩子能稳稳坐上这本宅的位置,这李伏玉还是把该得罪的能得罪的人都算计到,所有人都没想到,李伏羲才是他李伏玉的后手,稳稳地一步一步的把着这江湖最大组的地位。
看着王老二半天没办法言语,李伏羲看了身后的人一眼,其中一个保镖离开大厅,一会儿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人提着皮箱走了进来,此时的李伏羲已经把西装重新穿上,除了这屋里的,没有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放下皮箱显然也没有觉察到刚才的气氛,从容的打开皮箱,拿出几份文件。
“王哥,签个字,这就是你应得的。”
王老二拿起来看了看,瞬间黑了脸。
“放屁!死也不可能!”让出几条路子,那他手里的钱少挣了不止一倍!
李伏羲也不恼怒,从身后保镖处接过来手机,点开视频递给王老二。
视频里面一对母子此时略显凌乱,女人满脸泪光抱着小男孩儿。看到来人递给自己的手机里有老公的脸,女人顿时哭了出来。
“老公!”
王老二显然差点气炸了肺。
“小侄子今年才十岁,到法定成年还有八年,这未来八年我打算接管下来让组里尽量洗白点,大哥承诺你什么到今天为止,以后你若因为这些黑市交易出了事儿与本宅与组里无关,八年后小侄子接管后想怎么办也与我无关。你签了,家庭团圆,你不签也可以。”
突然手机里女人大叫了一声,旁边的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
看着王老二恨不得脑出血的表情,李伏羲心情莫名的好多了。
“这八年期合同你签了,大家今日好聚好散,嫂子和孩子也与你团聚,王哥。”视频被突然挂断,连一点有用的信息也没有。
王老二恨不得能用眼杀死对方一千次一万次,颤抖的拿着律师递过来的笔把名字签了上去,恼怒的站起来,摔门而去。
此时窗外忽然一阵风,刮得花瓣漫天飞舞起来,煞是好看,一侧的小侄子也被吸引了视线,松开女佣人往前走了几步,趴在落地窗前静静看着窗外的花瓣。小脸看不出喜怒哀乐。
送走恨不得中风的王老二,李伏羲一边让人把身上的炸药撤了,一边看着小侄子。
“你爸爸不在了,以后小叔护着你。”
风向转了,花瓣飘动的轨迹也突然转了,本来顺风的美感突然乱了套一般,在院子里乱飘。
“嗯。”孩子此时应了一声,却没再言语,只是伸手捉住李伏羲的西装裤一侧,温热的小手烫的李伏羲大腿隐隐发烧。
李伏羲想着,大哥,我定是不会负了你和嫂子对我的恩情,定是不会让我组走向灭亡,他想着应该怎样护着小侄子,稳稳当当护他八年,八年后若是侄子念得恩情留他一命,李伏羲金盆洗手,从此当得小侄子的一个佣人也是不错的。
 
 
02
 
洗了个舒服的澡,李伏羲穿着睡袍站在卧室里思索起来,他住这本宅以前自己的屋子,不是主也不是客。思索对李伏羲来说是件易事,也放松放松。
此时门被敲响,李伏羲停下思考。
“进来。”
“李先生,小少爷在发烧,请个医生来看看吧。”
李伏羲一皱眉,抬脚走了出去。并不看这年轻的女佣一眼。
到了小侄子房间,只见床上的孩子此时只是安静沉睡,脸色发红。
他走到床边坐了下去,伸手摸了摸小侄子额头,果然有些热,还有些汗,又顺着脸颊摸到脖子,仿佛热的有些滚烫,这孩子竟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红着脸睡着。
叫人请了医生,李伏羲也并不回房,坐在侄子身边静静看着,轻轻握着侄子的手,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热传入自己的掌中。
也许下午那会儿他便发热了,所以手掌才那么热烫,李伏羲表情不好的有些自责,想到也许这几天孩子压力和打击太大,发热难免。
没多久一中年医生进屋,李伏羲此时才让开让医生诊治。
“只是单纯的发热,物理降温就行了,这孩子我看体质不错,不需要用药,毕竟是药多少对小孩子都有损害,如果明天下午还不降温,再叫人过来我给他开药吃。”
李伏羲点点头,命人把医生送了回去。
此时女佣才端来一盆冷水准备给侄子擦身。
李伏羲抬手制止。
“你下去吧,忙了一天了。”
女佣想说什么,看着李伏羲的神情莫名的一哆嗦,没敢多说话,便离开了。
李伏羲拿着盆子,把里面的水倒了,毛巾也扔进垃圾桶,在柜子里找了条新的,接了点温水,拧干给侄子慢慢的擦拭。
解开衣服扣子,轻轻把小身子也擦了个遍。
此时保镖进屋,轻点了点头算是给李伏羲打了招呼,没有声音,也没惊动床上的孩子。
“去把这屋子里所有的佣人包括厨师全部辞退。”声音轻,足够让保镖听见。
觉得侄子那身睡衣已经汗湿,干脆又从旁边的柜子里抽出一件,轻轻给对方换了,保镖并没有走,似乎等着李伏羲下一步的交代。
“把成敏从拢西叫回来首都,这宅子他不坐镇我不放心。”
这时候保镖点了头,才轻轻带上门离开。
换好了睡衣,孩子才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是小叔,神情放松了些,却也变化不大。
“渴不渴?喝点水还是饮料?”李伏羲坐在床边一眼不眨的盯着侄子,仿佛是个宝物般,别看一眼就被人偷走一样的小心翼翼。
侄子摇摇头。
“我小时候发烧,大哥,就是你父亲心疼我,都是给我买了好多饮料,果汁给我喝,让我觉得生病其实并没有那么痛苦。”
李伏羲回忆起来,轻轻告诉侄子。
小侄子不言语,点了点头。从被子里伸出手握着李伏羲的大手。
“小叔,我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