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好“食”成双+番外 作者:蛋蛋的理想

字体:[ ]

 
 
文案
谢小唯在留学回国的第一天就被车撞了,撞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这一辈子最怕见到的那个人。
 
只不过,车祸没有带来穿越也没有叫他重生,踏踏实实的面对怒气冲冲的肖少爷,但愿一盘美食能叫他消气吧
 
【伪】美食文
 
人物剧情为主,美食只是调味~~
文中所有吃吃喝喝都能从菜谱中学到,简单的西式料理
对了,本文还有狗血出没,莫慌莫怕=皿=!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美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诚,谢小唯 ┃ 配角: ┃ 其它:
==================
 
☆、车祸
 
  夏末,G城刚刚褪去盛夏的炎热,马上就要迎来秋高气爽的好时节。
  在市区东南角,坐落着这座城市赫赫有名的大学城,不过比大学城更叫人瞩目的,则是外围所环绕着的美食一条街。每天入夜后,天南地北的小吃汇聚在此,美食街里人头攒动,挤满了学生和慕名而来的食客,那场面相当壮观。一提起当年的盛况,张婶就忍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
  泪是欣慰,因为自家的苍蝇小店也曾有幸参与过那个美好辉煌的时代,鼻涕是痛心,因为随着后两年市中心的往外迁移,大学城渐渐落败,牵连着这条兴旺一时的美食街也渐渐的门可罗雀、乏人问津,直到现在彻底的沦为一条死街。
  就像今日,张婶懒散的睡到九点左右才起床,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早起了,磨蹭磨蹭打扫卫生,热点早饭,等到她的酸辣粉小店终于开门营业,差不多到中午十二点了。
  反正也不会有客人的——满眼脏兮兮的老旧街道,或停业或出租的破败街铺,失去了大学城里朝气蓬勃的学生仔,这条美食街在一夜之间落败下去,失去了所有新鲜的血液。前两天街口的张家小子还给打电话过来,说半年来店里的亏损太大,小日子实在撑不下去了,打算把门面出租。张家小子经营的是这条街上口碑最好的西餐店,连他都打了退堂鼓,更何况张婶这卖酸辣粉的苍蝇小店呢。
  张婶无精打采的拉开门帘,谁知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咕噜噜摔了进来——好家伙,现在连流浪汉都睡到店门口了,这日子还能过吗!
  张婶捋起袖子,正打算借此机会泄一泄自己憋了满腔的起床气,那“流浪汉”却揉了揉眼睛爬起来,见到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啧,挺俊的一个小伙子啊,怎么就混到流落街头了呢?
  谢小唯赶紧爬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尘土,从门口拽进来两只巨大的行李箱,然后对着张婶恭恭敬敬道:“请问现在开始营业了吗,能做酸辣粉吗?”
  张婶的嘴巴张成了鸭蛋,结结巴巴道:“你该不会是一直等在门口……”
  谢小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记得以前这里上午十点就开门的,不知道现在时间改了,所以来的有点早,那老板,我要最大份的全家福酸辣粉,再来一个葱油饼!”
  “好……”
  张婶浑浑噩噩转到后厨,好半天才逼着自己吞下眼前的事实:有客人了,她的酸辣粉小店,这星期终于有第一个客人上门了!
  张婶喜的合不拢嘴,手忙脚乱的从柜子里掏出锅碗瓢盆,很快,小厨房里就弥漫出一股辣椒油特有的浓香。趁着热锅的空隙,张婶细细把外面坐的年轻人打量了一番,明亮的眼睛,秀气的眉毛,白白净净一个小伙子,一瞧就叫人心里舒服。
  只是现在夏天只剩个尾巴,这年轻人还一身休闲衬衫配牛仔裤,看起来未免有些单薄。张婶的目光扫到年轻人脚边那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在心里长长的“哦”了一声,行李箱上还贴着机场过检的标签,这孩子八成刚刚从外地回来吧。
  不出几分钟,一碗飘着红油的酸辣粉面就端上了桌。张婶又将煎锅上的面饼翻了翻,饼皮上吱吱的冒起鼓泡,覆上一层香脆的焦黄。
  谢小唯眼睛一亮,把酸辣粉捞到眼前,深深吸一口气,满腔都是浓厚的香辣。张婶的酸辣粉用的是自家做法,香油与花椒放的十足,汤头是现煮的鸡汤,绿色的时令蔬菜铺的满满当当。
  不过要说谢小唯最喜欢的,还是端上桌前最后的一步:嫩绿的香菜,香脆的花生米,饱满的白芝麻,用滚烫的热油一浇,所有香味一股脑全炸了出来,拦都拦不住。
  谢小唯搅开表面一层凝脂似的红油,肥厚的油光裹着晶莹剔透的宽粉,挑逗的人胃口大开。送入嘴中,软韧的粉条轻轻打在食客的牙齿上,嚼劲十足。
  “好吃!”谢小唯呼出一大口热气,由衷的赞叹道:“果然还是张婶家的酸辣粉最好吃!”
  “你……认识我?”张婶不大确定道。
  谢小唯擦去嘴角的红油,笑了,“瞧您说的,G大出来的学生哪个不知道张婶家的酸辣粉呢。”
  张婶也乐了,“原来你是大学城的学生啊,怪不得会来这里。唉,阿姨可真想你们,自从大学城搬走后就再也没有人来美食街了,年纪大的人不喜欢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年轻人嫌地方太偏太远也不肯来。你瞧瞧,这才过了几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是挺遗憾的,”谢小唯苦笑着搅了搅汤汁,“我记得这里的夜市小吃是G城一绝,虽然之后也在别的地方吃过,但是都复制不出来这里的味道。炸油泡,酸辣粉,牛肉粉丝面,紫菜抄手……到现在什么时候一想还是直流口水。不过我早上来的时候从头到尾转了一圈,好像整条街只剩您这一家还在营业了。”
  张婶眼睛眯成一条缝,听着眼前半大的小伙子絮絮叨叨数落那些老牌的味道,竟还生出点物是人非的伤感来。没一会儿,热腾腾的油饼出锅,黄褐色的饼皮外焦里嫩,张婶在中间撒了一小撮细碎的葱末,盖住下面圆滚滚的金黄煎蛋。
  谢小唯吃的满心开怀,张婶瞧着也舒坦,好像自己也吃到嘴里似的。
  “小哥儿,我怎么感觉你挺面生的啊,如果你是G大的学生,又这么健谈,我应该对你多少有印象才对。”
  谢小唯不好意思的抿了下嘴,“我以前都是和同学一起来的,混在人群里不起眼,张婶不记得我也很正常。”
  “可是我瞧你……”张婶仔细看了看行李箱上的标签,“你这是从国外回来的?留学去了吗?真厉害,年纪轻轻就这么有出息,你父母肯定很骄傲。唉,哪像我家那臭小子,早早就辍学了,现在整天跟人家混劳什子夜总厅的不学好。”
  “我父母都去世了。”谢小唯勉强笑笑,继续吃粉面。
  张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闭嘴缩回后厨,冷清的小店只有这么一位客人,就是谢小唯吃饭的这会儿时间,外面街上连个路过的行人都没有,说是荒凉也不为过。
  吃完饭,结账却成了老大难。谢小唯翻遍里外口袋,掏出的全是清一色的百元大钞。出海关的时候谢小唯只换了这些纸币,坐车刚好花掉一整张,剩下的都还没来得及换零。
  一碗酸辣粉只要六元钱,张婶只能翻箱倒柜的找零钱。谢小唯瞧的抱歉,“要不余钱先放在这儿,您先帮我记着,反正我这两天一定还会来的。”
  “没事没事……这不,找齐了!”张婶不知从哪翻出一只落灰的铁盒子,里面沉甸甸的全是硬币。谢小唯手一滑,铁盒摔在地上,亮锃锃的一元硬币蹦跳着滚出店门,跑的满街全是。
  “对不起!”谢小唯赶紧跑出去,“我这就捡回来!”
  张婶正想说不用着急,就在这时,一道车影突然出现在萧条无人的街道上。
  “小心——”
  谢小唯闻声回头,一辆闪着冷光的汽车就这样迎面撞了上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也太措手不及,张婶吓得闭上眼,尖锐的刹车声与碰撞声接踵而至,最后只听“碰”的一声钝响,一切尘埃落定。
  谢小唯倒在离店十米远的地方,张婶吓得两腿发软,赶紧跑过去。“小哥儿你没事吧,喂,你醒醒啊!”
  谢小唯咕哝了一声,半晌缓缓睁开眼,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头晕恶心的厉害。见谢小唯仿佛只是被撞懵了,张婶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又赶紧去摸谢小唯的胳膊腿,生怕会摸到什么其他血迹。
  他们这边一惊一乍,肇事的车辆却还停在原地,既没有逃之夭夭也没有人下来过问,沉默的诡异。车窗贴着单反膜,完全隔绝了外面人的视线,张婶一心顾着谢小唯,也没心思操心背后的肇事者。
  轿车内坐着一男一女,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先是顺了顺因为急刹车而乱掉的发型,然后才不满道:“我就说不要走偏僻的小路了,就算赶时间也别绕这种近路嘛,这种破街上总是有人不长眼的乱跑,真是够了。”
  女人连车窗都没有摇,粗粗扫了一眼地上蜷缩的谢小唯,又是轻哼:“反正能来这种地方吃饭的都是些不上档次的穷鬼,我就随便给他们打发了吧?肖诚。”
  驾车的男人便是肖诚,利索而漆黑的短发,高挺的鼻梁,一身黑色的西装从头包裹到脚,不过最抢眼的还是他的那双眼睛,锐利而细长,仿佛沾染了未擦净的眼影,无端给人一种不舒服的阴枭感。
  肖诚苍白如纸的嘴唇抿了抿,没有答话,女人只当是默认,低头去找钱包,因而错过了肖诚因为紧捏方向盘而泛起白骨的手指。
  车窗摇下,张婶奇怪的回过头,就见几十张百元大钞纷纷扬扬从头而降,车中的女人冲他们撒完钱,吝惜的连一句话也不说,轿车启动,转眼扬长而去。
  “这、这都什么人啊!”
  “张婶……”谢小唯捂住脑门,安慰似的冲张婶笑笑,“我没事,就是腿有点疼,咱们先回去吧,老在街上躺着也不是事儿。”
  张婶赶紧点点头,把人送回店,又出来一趟把满地的钱捡捡。这条街几乎死绝了,除了他俩再没有第三个人,也不知道那辆车究竟是从哪个旮旯缝里冒出来的,还好巧不巧撞到冲出来的谢小唯。张婶在这条美食街做了十几年生意,场面也算见的不少,可是这么名贵的轿车她还是头一次见。
  谢小唯的腿似乎扭到了,正在冰敷,肌肉一抽一抽疼的厉害。张婶等了一会儿,渐渐有些焦急:“我瞧还是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我数了数,刚才那女人丢出来的钱足有好几千,肯定是给你看伤的,你就别在这里窝着了,万一真被撞出问题可怎么办?”
  “没事,只是稍微扭了一下,冷敷再热敷就行了。而且……”谢小唯的目光落在那两个个头不小的行李箱上,“我晚上还要赴约,别的都是次要的,但是晚上的赴宴可一定不能错过。”
  “可是……”
  “张婶放心,没事的,年轻人磕磕绊绊多正常。”
  那女人给的钱大约四五千,谢小唯分成两份,一份给了强烈推辞的张婶,一份自己拿走了。“人家既然给了钱,我们不拿实在过意不去,”谢小唯在钱的问题上倒是干脆利索,“再说我这实打实被撞了,人家不屑一顾就算了,我总要为自己的身子负责不是?”
  张婶被他逗的哭笑不得,只好应下。店外的胡同里,两个人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生日宴
 
  告别张婶,谢小唯没有在美食街逗留的太久,草草将行李寄存到一家小旅馆,便带上小背包马不停蹄的奔往城郊。
  在城市北边有一片很大的高级别墅住宅区,汇集着全城的富豪名流,一般人根本没有资格踏入进来。谢小唯始终不清楚整个住宅区占地面积究竟有多大,尽管他曾在这里住过很多年,但如今再回来,他仍旧是一个陌生的来客,为这高调的富人区惊叹咋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