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甲方与乙方 作者:林斜阳

字体:[ ]

 
文案:
     两个老司机认真谈一场傻白甜恋爱的故事。
 
现代职场。
 
恋爱关系有时也如同甲方和乙方的关系,有人施压,有人妥协,总要彼此平衡,又互有利益,才能长久。
 
而遇到一个靠谱的人,有时候只在不期然之间。
 
职场上的甲方和乙方,不如也来试试这一份认真恋爱的契约吧。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志远,曲笙 ┃ 配角:游悠悠,曲霖,姜晓月,吴秀丽 ┃ 其它:
 
 
  ☆、这也算一夜情?
 
  曲笙是一/丝/不/挂地从蒋志远床上醒来的。
  严格来说,是酒店的床。
  他睁开眼后放空呆滞了几秒,猛地从床上弹起来——而身体的某个部位并没有觉得丝毫不适,这才敢真的确认,昨天晚上他们什么也没有干。
  ——或者说,没有做到最后。
  对此他简直有些哭笑不得,感觉昨晚大概要算是他此生最最失败的约炮经历。
  而实际上他和蒋志远也称不上是约炮——要不是异国他乡偶遇,两厢无聊外加酒醉,他们两个永远也不可能滚上一张床。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不过是想乘兴来一发,两个人却都没能如愿。
  归根究底,曲笙觉得自己根本是色令智昏。
  但凡他昨晚还有一丝清醒,就不应该会有想跟蒋志远上床的念头。
  他隐约能回想起昨晚那人压在自己身上,简直好笑地问他:“你是从哪里觉得我该是下面那个?”说话时低沉的嗓音往他耳朵里吹气,笑得无奈又放肆,胸腔的共鸣隔着皮肤的热度传过来,震得他也发热。
  浴室传来的水声提示着他另一个人的存在。曲笙在“穿衣服走人”和“管他呢反正都这样了”两者之间天人交战了几秒钟,最后自暴自弃地选择趴回床上装死。
  尴尬就尴尬吧。
  蒋志远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曲笙把自己埋在枕头里,被子胡乱地盖在身上,露出大半截裸背。白色的床单衬出他蜜色的皮肤,健康又好看,后颈处上还有自己昨夜留下的印子。他个子高,躺得又不规矩,长腿有一小截都伸出来挂在床沿。
  这幅样子对蒋志远来说不是没有诱惑力的,要不是昨晚的经历,他大概还会觉得对方是刻意在撩人。
  但一想起昨晚的乌龙,他心里顿时什么绮念都消散了,只觉得这人实在有趣。
  他走过去,不客气地踹了踹那截搭在床沿外的小腿:“别装死了,起来,去洗澡。”
  曲笙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脸上还有点被枕头弄出的红印,一副没睡醒的懵懂样子。坐了一会儿,才一掀床单站起来,索性就这么坦诚相对了,走过他身边还问了声早,然后面无波澜地走进浴室。
  蒋志远身高185,曲笙只比他略矮一点,要不是两人都赤着脚错身而过,连那点略矮都不怎么明显。身材稍有些瘦,但肌肉匀称,线条舒展,一看就常常健身。他眯着眼看曲笙,嘴角勾起点笑意,觉得能够理解昨晚这人一脸尴尬地跟他说“我只做1”。
  曲笙长得很好看,但是半点也不娘气,脸部轮廓鲜明立体,喝了点酒开始撩人的时候荷尔蒙十足。只可惜他这次遇到的对象是蒋志远。
  太可惜了,蒋志远想,可惜曲笙不愿做下面那个。
  至于自己,蒋志远连这种可能性都不会考虑。无论床伴是男是女,他都只会是掌控者,从不例外。但他不喜欢强人所难,所以在昨晚曲笙表了态之后,他们只是互撸了两发。蒋志远感觉自己的自制力都上升了一个层次。
  而面无波澜走进浴室的曲笙可不是这么想的。他觉得特别糟糕,只是互撸过的关系自然没什么好尴尬的,但问题是他们前戏做得未免太足,连接吻都缠绵到了极致,卯着劲儿都想上对方,最后发现两个都只肯做1——然后蒋志远压着他在他耳边笑着说了那句问话。
  可悲的是对方这样问的时候,曲笙是认真地在自我反省的。他甚至衡量了一番,感觉只要他真想跟这人做到底,自己必定要做下面那个,可能对方再多坚持一阵子,他搞不好就会妥协了。而后在他的底线彻底动摇之前,对方只是压着他极尽挑逗之能事地用手帮他到达高||潮。在那之后,他也不甘示弱地回敬了去。一晚上搞得互撸都这么高||潮迭起精疲力尽,完事儿俩人还相拥同眠到天明,也真是没谁了。
  曲笙自认也是个老手了,蒋志远必定也是,昨夜那种程度对他们两人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可自己内心那点隐秘的动摇让曲笙觉得实在有些丢脸——在面临谁上谁下这种问题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征服,而是妥协,这让他身为雄性动物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他只能伴着花洒的水声安慰自己——
  妈的,大概因为他是甲方,而自己是乙方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披个马甲发的……马甲我都想好了!就叫一块腹肌!!
……然而并不知道去哪里披马甲发……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发这里吧……
反正也不黄【。】
 
  ☆、谁让他是甲方
 
  蒋志远不仅是甲方,还是甲方高级总监;而曲笙恰好就是蒋志远所负责的某品牌广告agency,职位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经理,lead一个小小的team,靠接甲方的brief 要求出案子赚钱——也就是俗称的乙方。
  也就是这种长期的不平等关系,让蒋志远在曲笙心里老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压迫感,妥协的想法也不能全怪他。
  这么安慰完自己,曲笙觉得好受了一点。
  其实在工作场合,他们俩的接触算不上多。曲笙日常打交道更多的是他手下那些品牌经理和品牌专员,偶尔开大的碰头会才会接触这位总监。工作时,蒋志远和私底下判若两人,有限的接触中,他总是严谨沉稳、精英范儿十足。所以当曲笙在酒吧看见这人抓乱了一丝不苟的发型,衣衫半敞地在舞池里跟个脱衣舞男热舞时,那种反差真是太刺激了。
  不得不承认,从舞池走过来,拎着酒瓶子询问他要不要来一炮时的蒋志远,真他妈性感。
  “笃笃笃”,门外那个性感的人显然等不下去了。“喂,你还要磨蹭多久?别在里面躲着了,我又没真把你怎么着。赶紧的,新年的第一天,下楼吃顿好的去。”语气中带着点儿轻佻的上扬,让曲笙不得不对回忆中那位正经八百的蒋总给出一句评价:
  道貌岸然的家伙。
  “马上。”
  度假酒店的餐厅就在海边,风景和情调都刚刚好。这天又是新年第一天,两个大男人在度假酒店的餐厅里你侬我侬的吃着早餐感觉很有那么点微妙。
  曲笙确实是来度假的,好不容易赶上了元旦假期手头又没项目,特意找了个东南亚的海岛晒太阳,本来也存了点猎艳的心思,因此连个旅伴都没约。他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蒋志远——而且对方居然也是一个人来的。
  蒋志远是真饿了,吃得风卷残云,然后一边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喝牛奶,一边笑眯眯地问他:“怎么着?一直这么深情款款地盯着我几个意思?你要是后悔了,咱们吃饱了回楼上继续呗。”
  曲笙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迫于对方的- yín -威没敢真翻,但这句话又戳到了他的痛处,便不甘示弱地问对方:“我只是在想,蒋总你怎么会一个人跑来度假,连个陪床的小情儿都没有。”
  “跟你一样,来猎艳呗。”
  “就猎了我了?”
  “哎对你自己好点儿,你不挺好吗?除了不让我上。”
  “彼此彼此。”曲笙灌了一杯橙汁下肚,心想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人这么贫?
  按照蒋志远的脾性,度假自然不会独自一人来,猎艳之类只是玩笑话。不过临出行前被认识了两个月的网红女友烦得不行,索性干净断了,一时也没来得及找个新人,干脆独自出游。碰见曲笙算是意外之喜。
  他和曲笙完全说不上熟悉,但工作中既有接触,对方又是人群里打眼的人物,自然不会不加留意。更何况还听手下几个做品牌专员的妹子饭桌八卦时提及过对方的性向。
  蒋志远男女通吃,但遇到的多半是些乖巧柔美型的小男生。曲笙给他的感觉却不一样。工作中执行力强、办事干脆,为人处事周到妥帖,私底下也很招姑娘们喜欢。所以才听过饭桌上她们不无遗憾地感慨“好男人都搞基去了”。
  在酒吧遇到曲笙时,对方正斜倚着吧台端着一杯酒,目光有点涣散地望着舞池,然后不期然地撞上他的眼睛。眼神里有点惊讶,又有点趣味的闪光,像是有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妥帖应对与他的相遇了。
  然后他感觉今晚就是这个人了。
  没有真正睡到曲笙,蒋志远是有些遗憾的,却不觉得影响心情。此刻和这个人一起吃着新年第一顿早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没营养的话,居然也觉得挺有意思。
  大概是饱暖思|- yín -|||欲之类的心理作祟,蒋志远瞬间做了一个决定。他问曲笙:“你打算几号回?”
  “3号的飞机。”曲笙低头戳着盘子里的甜点含糊地作答。
  “什么航班?”
  “G航。干嘛?”一抬头发现蒋志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到了自己身边的座位,撑着手看他,笑得不怀好意。
  “那咱俩就搭个伴儿度假呗。”
  
 
  ☆、那就搭个伴儿呗
 
  搭伴儿度假这个要求听起来并不过分,不答应反倒好像怂了——反正又不是做床伴。
  出门时曲笙有点好笑地想:至于吗,平时这脑子里也没这么峰回路转过。
  景点自然是不想去的,两人去附近的岛上玩了一趟浮潜,回来后又在当地人的指点下寻了一家颇有当地特色的路边小餐馆饱餐一顿,接着就直接窝在酒店的沙滩边晒着太阳不肯动弹了。
  这一片是酒店自有的沙滩,闲杂人不多,都是住客三三两两在玩耍。女孩子结伴游玩的较多些,其次是情侣档,也有家庭出游的,但像曲笙和蒋志远这么两个大男人的组合却不多见。即使有男孩儿结伴出游的,也早都投入到搭讪女孩儿们的行列,整个沙滩上好像就只有他们两个大男人相看两无聊,窝在一个相对清净的角落躺椅上晒着太阳发呆。
  曲笙用帽子遮住脸,正躺着闭目养神,突然被旁边的人伸腿踹了一下。
  “哎哎,你看见没,刚走过那俩妹子偷瞄我们,还笑。”蒋志远吸着一杯薄荷苏打水,一边踹他一边还对着走过的俩妹子放电。
  曲笙回应了一个呵欠:“都说了你不用管我,想去猎艳就自己去。”
  蒋志远咬着吸管转过头来看着他直笑,却没说话。
  阳光从他背后斜照过来,衬得他这笑容有几分晃眼,曲笙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索性坐了起来,有点无奈:“说吧,想玩什么去?”
  “我只是在想,”蒋志远放下手里的杯子,下巴一扬示意他看远处,“刚才这阵子往咱俩这方向偷瞄的妹子,到底是看你的多,还是看我的多。”
  “……幼稚。”话虽这么说,曲笙还是稍微留意了一下。
  他和蒋志远外形上都很不错,身材又好,穿着沙滩裤裸着上身露着腹肌,结果都只是往这儿一躺就没动静,大概想上来搭讪的妹子都没个机会了。刚才他闭目养神没留意,仔细一看,时不时往这边偷瞄的还真不少。也难怪旁边那一只雄性动物有点儿小得瑟。
  只不过……
  曲笙突然有点想杀杀他的气焰,一下起身探过去,撑住躺椅边缘便压上了对方,在蒋志远还未反应过来时吻住了他的唇。并不意外地听到了不远处偷瞄的妹子们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