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纷乱的爱情 作者:步履不一

字体:[ ]

 
 
文案:
     性格不同的两个人真的能在一起吗?
 
顾言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
 
他在他的爱情里勇往直前,头破血流。
 
最终累了,停下了,那个人却转身了.....
 
额...最近可能要隔日更啥的了...开学之后有些忙啥的...%>_<%  
 
可能做不到日更了....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怅然若失 花季雨季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简陌 ┃ 配角:俞文谦,庄骞,顾鱼 ┃ 其它:
 
 
  ☆、前言
 
  没有人会一直珍惜你,除了你自己。
  所以,对自己好一点吧。
  我深记这句话,不想继续折磨。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不知道会怎么样。
先自己占楼吧~
 
  ☆、第一章   回家
 
  从闷热的六月解放出来,也从噩梦般的高考中走出来。这是所有考生都庆幸的。顾言也是其中之一。放下那样忙碌充实的日子,也同时结束了在外省的生活。
  顾言买好了火车票,回来参加完毕业晚会,便准备回家了。
  在外省的日子,有几个可以交心的哥们,可以一起奋斗的室友。迎接过战场一样的黑色高考,至少在更大的挑战出现之前,现在这样放松之后的生活真的实在是太令人振奋了!
  微微咧开嘴角。顾言一边笑着跟室友告别,一边向校门口走去。
  好像还没到家,就闻到老妈烧的肉末茄子。
  一边想着,一边往火车站去。
  漫长的旅途在急迫的心情下都变得越来越长。除了.....
  “大哥哥,你去哪里?”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小男孩正眨着他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顾言。
  “我要去z市,是要回家啊。小弟弟要去哪?”顾言一直都对小孩子没有什么抵抗力。
  现在看到这样的小孩子,简直心都要化了!
  “我也要去z市哦!我要和我哥哥一起去老家看外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们每年都会去看她哦~”小男孩指指身边的人,顾言这才有空看到小男孩身边的青年。
  一个笑眼弯弯,十分温柔文静的青年。五官十分清秀,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就连静坐在那里也不会很突兀。他似乎已经注意了顾言一会儿,看到顾言看到他,他便笑着伸出手。
  “我叫俞文谦。”很清澈的声音。
  “我叫顾言。”顾言扒了扒头发,伸出手去握俞文谦的手,微微有点凉,却跟这个人一样,很容易让人接受。顾言性子从小在北方呆惯了,所以就算在南方呆了三年,还是透露出北方人的豪爽来。
  互通姓名之后,很多东西便可以天南地北得聊开了。特别是对于顾言这种一直都很外向的人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更加令人觉得旅途这件事变得美好的方法了。漫长的旅途也因为有这两个兄弟变得很短暂。
  知道了俞文谦也是s市一中的,和自己同一届,也是刚毕业,也要上大学。这样一来二去,年轻人之间的友谊迅速的地提升了起来。
  带着自己的小私心,顾言对俞文谦的弟弟简直没话说,如果不是知道顾言是学生的话,那股子热乎劲都会让别人以为顾言是个不怀好意的怪叔叔。= =
  z市
  从火车站下来,顾言很热心的帮助俞文谦他们搬行李,不顾自己身上大包小包的行李快把自己压塌,这样一直到出站口。俞文谦一直笑着说不用不用,弟弟俞文旻一直挤眉弄眼看着顾言。顾言一边忍不住的想要摸俞文旻的头,一边暗暗可惜行李太多了。俞文谦这次回来,一个是想要看看他的外婆,还有一个就是俞文旻的身体。
  一直到了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他们互通了手机,qq,msn。然后顾言帮俞文谦叫了一辆车,自己才满头大汗的坐进一辆车,朝家的方向行去。
  “爸,妈! 我回来了! 顾鱼! 给我出来,你哥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东西!”顾言在家门口就开始喊起来,家里的温暖真的好像化作实质性的物质,摆在他眼前。
  “来啦。老哥,你给我带了什么?”顾鱼打开了家门。看着顾言拿出来的手办海贼王纪念品。
  眼睛一亮,迅速拿了东西就直接消失在门口。留下顾言一脸无语地拿着大包小包堵在楼道里。
  在心里狠狠腹诽着顾鱼,任命地拿着行李走上楼梯。直到顾爸听到声音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帮顾言拿了行李,顾言才有余力看看很久不见的顾爸。
  有白发了啊。顾言难过地低下头,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抬起脸,笑着打趣道:“老爸,怎么样,我不在的日子很难熬吧?”不待顾爸回答,又自言自语道,“肯定不好过,哈哈,少了我很无聊吧?”顾爸笑着打了一下顾言的头。
  “你小子,出去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油嘴滑舌了!”
  “嘿嘿。”
  顾妈在家门口等着顾言回家,顾言看到顾妈,放下行李,上去拥抱了一下顾妈。
  看着家里暖橙色的光打在瞳孔上,顾言眯了下眼睛,映衬着爸妈的笑颜,哑声道:
  “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啊哦~.....
 
  ☆、第二章
 
  第二章
  顾言回家好几天了,似乎习惯了高三那样打战一样的生活,这样子惬意的生活,就好像过去了很久。看着熟悉的摆设。
  好久不见~顾言这样欢快做着嘴型。
  三年没回家了。从上高中起,除了打电话回家联系以外,其他的一切时间都用来学习了。s市的一中竞争十分激烈,里面的学生一直都以极限来要求自己。对很多人来说,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学校。因为从里面出来的学生一向不用担心自己的学业。当然,也是跟学校的高标准有联系的。里面从来不允许关系,走后门。所以所有人都是凭自己的实力上去。这样的彪悍的学校,也尽出彪悍的人才。当时顾言拼了老命才考上了这所学校,也不惜离家极远去外省上学。
  顾言在这样的学校里,还是要拼命,才能赶上进度。因为其他人从来不会停下脚步等别人去追。天赋优势不见了,所以只能在后天上拼命了。
  这样下来,顾言并不担心高考成绩,只是担心能不能考上自己心系的那所大学。每天挑灯夜读到通宵,顺其自然把。
  “老哥!出来吃饭了~老妈做了你最爱吃的肉末茄子!”顾鱼在门外叫道。顾言闻言笑开了,顾鱼也开始知道男女有别了啊。
  “哟,顾鱼啊,你也知道不能随便进入‘男人’的房间了啊?嗻嗻,长大了长大了...”顾言就这样嘴上花花,开了房间门。
  “顾言!你.....!”门外的顾鱼还来不及说下面的话,顾言的手机便响了起来,顾鱼愣了一下,恶狠狠地瞪了顾言一眼,径自走开了。顾言好笑着看着顾鱼走开,掏出手机来看电话显示。
  --嗯?陌生号码?
  顾言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响起:
  “顾言,我是俞文谦。”
  顾言想起那时候火车站,自己答应过如果俞文谦到泉景县就好好带他和俞文旻一起出去玩玩。这么说,俞文谦现在到泉景县了?
  这样想着,顾言回道:“嗯。你到泉景县啦?好嘛,让哥哥带你去玩玩!”
  “好啊,不过我可不承认你是哥哥,呵呵,到时候看谁更大再说啊。”俞文谦带着一点笑意说。“我和文旻过几天会到你那儿,到时候带我和文旻好好逛逛啊。你可是我在泉景县唯一认识的人啊。”
  “哈哈,到时候看看谁大。小的人就叫对方‘哥哥’怎么样?下午嘛?好呀。这个当然没问题啦。泉景县就是我的地盘啊,你和文旻就放心过来吧!”
  “对了,到时候还会有一个人会过来,是我以前学长,我们一起长大的,到时候一起玩啊。”
  还有一个人?顾言愣了一下,“没问题,那到时候一起玩呗!”
  “呵呵,好呀。那到时候联系啊。”
  “嗯。”顾言挂掉电话,就扑去饭桌和家人吃饭去了。期间遭到顾鱼的白眼无数,顾言也无所谓,一直逗得顾爸顾妈直笑,直到顾鱼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顾鱼看着她的哥哥,那样强压下的哥哥也没有变化啊,还是这么变态。这样优秀的哥哥,顾鱼也觉得很高兴。也知道哥哥心里的大学有多难,也知道哥哥为了那所大学付出了多少努力。
  加油,哥哥。
  顾鱼这样在心里默念着。
  顾言偶尔也会看看书,逗一下顾鱼,顺便做一下家务事。几天的时间在松散惬意的时间里一闪而过,很多事情也就这样模糊不清。直到俞文谦联系顾言的时候,顾言正在窝在椅子上看书,听到电话,立马起身换掉家居服,跟爸妈打了一声招呼便出门了。
  一直到车站,看到俞文谦和俞文旻,顾言很‘不小心’地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俞文旻身上。太萌了!表示被射中了红心有木有!顾言就这样想着,呆呆地站在俞文谦面前。直到俞文谦掩饰着咳了一声。
  顾言才回过神来,尴尬的脸一下子通红。萌萌哒真是一件大杀器。。 = =
  “顾言,我们刚刚过来,先带我们去吃饭把?坐了这么久的车,肚子都叫得欢了。”俞文谦这么说着,一边故意摸了摸肚子,很轻松地化解了刚刚的小插曲。
  “啊?啊! 好啊,我知道在泉景街有个很好吃的韩国料理店!我猜你会喜欢的。”顾言说道。
  看到俞文谦的时候愣了一下,简单的搭配,却很好的勾勒出原本不明显的气质。如果说在火车上俞文谦只是不突兀的话,现在就给人有一种让人眼前一亮的魅力。
  “那条路在这边,来来来,我带你们过去!”顾言稍作停顿之后便拉着俞文旻的小手,招呼着俞文谦朝那家韩国料理过去了。
  
 
  ☆、第三章
 
  第三章
  顶着炎炎夏日,直到坐在那家店里后,顾言立马觉得自己重新活了一次。对面的俞文谦看到顾言这般表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顾言忙睁开眼睛,脸也蓦然红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自己兄弟面前都放得很开,但是就是在俞文谦面前就会拘束起来。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顾言想了想,开了一个话头:“俞....俞文谦?...你不是说你那个学长今天也会跟我们一起吗?额,他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嘛?”
  其实只是觉得两个人还不是很熟,所以顾言更加希望用群体的方式来交往,而不是这样安静地礼貌地面对面,让他觉得有点难受了。如果是顾言的兄弟,两个人早就勾肩搭背吃high了。顾言想,应该是俞文谦太文静了。
  “你叫我文谦好了。”俞文谦一笑,“或者,叫我一文钱吧?很多人听到我的名字就会想到这个。”说完,似乎有点苦恼的挠了一下头。
  顾言立马被治愈了!他这个二货直接把人家当成了小可怜。
  “一文钱多好啊。别人想取还没有这个资本呢!”甚至开始为对方打抱不平起来。
  俞文谦心里微微笑开,真是一个单纯的人。有多久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人了?好像久到已经想不清了啊。
  顾言心里不知道俞文谦是怎么想的。见他微微失神,也不好打扰他。见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了,这才招呼着俞文谦两兄弟开始吃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