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漫长的告白+番外 作者:简柚(上)

字体:[ ]

 
文案:
     夜店“独眼杰克”的老板苏誉,有两个秘密。第一个秘密众所周知:他是瀛海集团主席苏云藩的私生子。
 
第二个秘密才是真正的秘密:他曾经和苏云藩的小舅子,现任瀛海总裁顾海生,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恋情……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誉,顾海生 ┃ 配角:布丁,豆腐 ┃ 其它:夜店
 
  ☆、第 1 章
 
  离下班还有五分钟,田子晟就快速收拾好了东西,剩下的时间,也是在座位上频频看表。
  主管看他这样子,不禁笑道:“有急事啊?”
  被这么一问,田子晟那张白净的脸,就透出红晕来,他支吾道:“可能要赶不上了……”
  主管更好奇,探过身来:“约会?和哪个女孩子?”
  田子晟更不好意思:“不是的,是听讲座,六点开始……快赶不上了。”
  主管被他说得笑起来:“还当是什么紧急的事情,讲座?什么讲座那么要紧?追女秘笈?”
  田子晟还在念大学,是个学生,眼下只是来公司实习,然而上上下下都客气待他,不光因为他的二世祖身份,更因为,虽然被父亲放进家族企业来历练,这男孩子身上,难得却没有丝毫的骄纵之气,平日里,他为人和善又兢兢业业,颇得大家的好感。
  甚至他比那些普通员工更恪遵功令。因为父母管教甚严,又是温室花朵,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看起来十分的规矩自律。
  此刻被经理调侃,田子晟神情更窘,他急急分辩道:“不是的,是学术方面的!在市图书馆……”
  主管也明白,玩笑开大了不好,于是忍笑道:“知道了知道了。叫我看啊,除了爱因斯坦,你谁都瞧不上!”
  开着车从公司出来,外头在下蒙蒙细雨,年关将近,高峰时间天气又不好,短短的一段路,他这辆新买到手的马自达竟然被结结实实堵了半个小时,急得田子晟一个劲儿捶方向盘,恨不得踩着车顶跑过去。
  赶到图书馆已经六点一刻了,田子晟连伞也顾不得找,冒雨从车里出来,飞奔着冲上三楼的小礼堂。
  刚刚上到楼梯拐角,他就听见了那悠扬仿佛古弦琴的声音:“……麦克斯韦妖精的任务,就是让热量从较冷的物体流向较热的物体,这么一来,熵恒增加原理就会被破坏。”
  田子晟奔到后门时,恰恰听见一个咯咯笑的女声:“我以为物理学家是不信什么妖精鬼怪的。”
  底下是一片哄笑。
  那动听而醇厚的男声也笑起来:“其实这是由物理学家麦克斯韦创造出的一个名词,他将这种理想化的改变拟人化——如果确有其存在,麦克斯韦妖精大概是个漂亮的小伙子。”
  听众的笑声更响。
  男孩子忍着砰砰狂跳的心脏,悄悄推开后门,走进小礼堂。
  今天并非周末,又下着雨,但礼堂竟然快坐满了,绝大多数都是年轻女性。
  以最不引人瞩目的举动找到了一个座位,田子晟坐下来,至此他才松了口气。抬起头望向前方主席台,站在投影仪旁边的男人似乎朝他这边看了一眼,那眼神里似乎带着一抹微笑,田子晟的心微微一动。
  其实他不确定对方真的注意到了他,他更不敢确定那眼神里真的有微笑,可是田子晟宁可这么认为,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他就在这种飘乎乎不知所以、又快乐又迷惘的状态里度过了。
  今天,是他第三次来听讲座,其实田子晟对这类科普讲座一向没兴趣,那天进图书馆也是误打误撞,他随意晃进来,只为了打发赴宴之前多余的时间。
  结果那天的晚宴,田子晟迟到了,他甚至顾不上去留意父母神色里的不满。因为他满脑子都只剩那个站在投影仪跟前的男人。
  那人看上去三十出头,五官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英俊,眉眼间,带着点犷悍之意,你得多看他两眼,才能品出其中别具一格的滋味。这人的口音柔和绵软,十分动听,令人过耳不忘。
  于是第二天,田子晟又去了图书馆。
  讲座是系列的,楼下的宣传牌上只写了“量子物理的世界”这么个简单的标题,演讲者名叫苏誉。
  没有头衔,也没有身份介绍。
  田子晟起初以为,这人是大学里的教授,后来又一想,如果是学府出身,举办方一定会标明身份,况且他这么年轻,当教授的可能性不大,再者说,这种又小又破的图书馆,也很难请来什么名闻遐迩的大学者。
  田子晟问了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一个小姑娘告诉他,苏誉是馆长请来的,正经的学物理的出身,至于到底是做什么的,馆长没提。
  “是馆长私人的交情,所以……”小姑娘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微微一笑。
  这种反应让田子晟更为好奇,哪怕此人是个普通的上班族,馆方也用不着这么避讳吧?
  今天,是他第三次来听讲座,这也是系列讲座的最后一讲。田子晟知道自己着了迷,苏誉那翩翩的风度吸引了他,他像个刚刚从草窠里钻出来的兔宝宝,迷上了第一眼看见的红罂粟。
  七点钟,讲座结束,田子晟没有立即起身,讲台前,被小姑娘们给围着问问题的男人,那满脸微笑的耐心样子,还真有几分像是个教师。
  答疑持续了差不多一刻钟,听众们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混在人群里,田子晟远远跟着那个叫苏誉的男人,他看见他去了馆长办公室。
  又过了半个小时,苏誉才从馆长办公室里出来,伴随着的还有里面传来的说笑声,虽然站得太远听不真,但田子晟能看出来,苏誉和馆长确实有交情。
  下楼去了停车场,男人钻进了一辆鲜红的保时捷911。田子晟多少有点儿吃惊:这么想来,苏誉肯定不是普通的工薪族了,但哪怕是高校的教授,也很少有人会开这种车。
  但他不敢耽搁,也迅速钻进了自己的马自达,等到保时捷开出停车场,他发动引擎,远远的跟在后面。
  高峰期接近尾声,好在路上的车仍旧不少,保时捷不紧不慢混在车流里,隔着两台车,田子晟始终紧跟其后。
  大约在市区开了半个小时,保时捷转了弯,开始明显减速。田子晟打量了一下四周,他认出了这个地方,这一片全都是娱乐场所,酒吧夜总会歌舞厅一个连着一个,田子晟对这一带很陌生,这种声色犬马之地,他极少涉足。
  这让这个刚刚成年的少年人,心里更起了好奇,一个刚刚讲完了量子物理的男人,转头就跑到烟花地来……人性果然是不可捉摸的。
  正想着,保时捷停在一处灯火辉煌的场所门口,田子晟看见,苏誉下来车,将钥匙扔给小跑着上前的门童,他自己径直往里走,全然是一副熟门熟路的姿态。
  那是个熙熙攘攘的夜总会一样的地方,粉红翠绿的霓虹交相辉映,细彩灯管勾勒出扑克牌里红桃J的头像,上面的招牌写的是:one eye Jack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酒童这个名词是我生造的。第二,本文是HE
 
  ☆、第 2 章
 
  看见苏誉进入这样的场合,田子晟只觉好奇,他倒没感到厌恶失望,因为这少年迄今为止的人生太单纯,他对此类场所不具备概念以上的更多了解,更谈不上深恶痛绝。
  想了想,田子晟干脆也把车开过去,停在了夜总会门口。打扮得干净伶俐、戴着小黑领结的年轻侍者赶忙上前,满脸堆笑道:“先生一个人?”
  田子晟的脸上有些发烧,但他强自镇定,努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老练态度,把车钥匙交给了侍者。
  进去以后,田子晟才发现,其实里面非常大,厅内大理石的地面嵌着云纹,光滑干净得能映出人影,暗彩的砖墙上贴着五六十年代好莱坞的电影海报,洁白的旋转楼梯以海螺般完美曲线,一直深深通入高处,于璀璨光影中隐没不见。大厅正中停着一辆银色卡迪拉克的复古老爷车,敞篷,车头插着殷红欲滴的玫瑰花。有乐队在角落里演奏爵士乐,老黑人吹着萨克斯,音量不大,却韵味十足。空气里有淡淡的古龙水味儿,甜丝丝的酒精味儿,还有不知名的馥郁花香,细细杂杂混在一起,颇有旖旎之感。
  再四下里一打量,田子晟的心就有点儿慌了:视线所及,全都是男人,而且都是一对对的,有人看见他进来,还给他抛媚眼……
  侍者见他站着不动,就问:“先生有约么?”
  田子晟觉得快装不下去了,他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吧台在什么地方?”
  至少,他可以先买杯喝的。
  侍者似乎看出年轻人的不熟练,然而只婉转一笑,没再问,引他去了旁边的酒吧。
  在高凳子上坐下来,田子晟这才松了口气,他不敢喝酒,只找酒保要了杯苏打水。
  这种酒色财气兼备的地方,田子晟还是头一回进来。他慢慢喝着水,一面仔细打量着大厅里的人群,然而,苏誉不在这儿。
  他到这儿来干什么?田子晟暗想,是来玩的,还是来会朋友?看苏誉那熟稔的姿态,想必是这儿的常客了,也许他在这儿有个伴……
  田子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他只觉无限茫然,茫然里,又掺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
  正这时,有人在他旁边的圆凳上坐下来。
  “只喝苏打水?”
  田子晟蓦地回头,说话的,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那人穿着银色斜纹薄料的外套,眉眼温婉好看,肤色格外白皙,不知为何,田子晟忽然想起甜丝丝的鲜奶布丁……
  看他发愣,那青年索性凑过来,笑嘻嘻地说:“为什么不喝酒?”
  田子晟的脸顿时红了,他匆忙转过脸去,低头看着自己的苏打水,嗫嚅道:“等会儿还得开车……”
  青年安慰道:“没关系,这儿有代驾的服务,等会儿可以叫个人帮你开——来杯薄荷酒怎么样?”
  田子晟更加慌乱,他支吾道:“不行的!我爸妈会骂……”
  话没说完,那青年嗤嗤笑起来,田子晟这才感觉失言,他愈发的不好意思,险些想跳下吧台拔腿逃走!
  那青年看出他想跑,赶紧一把按住他的手,温言道:“如果你不想喝,那么,请我喝一杯,怎么样?”
  被那青年柔柔暖暖按着右手,田子晟的心突突地跳,他努力镇定下来,点点头:“好。想喝什么?”
  于是叫酒保过来,调了杯粉红的酒,又加了冰块,软缎似的红在晶透的冰层间上下浮动,仿佛流云碎霞,煞是好看,田子晟能闻到淡淡的杏仁甜香。
  “这酒很甜,”那青年解释道,“喝起来像餐后甜点,但是后劲大,和威士忌差不离。”
  不知为何,田子晟突然很想尝一口。
  “一个人过来玩?”青年又问。
  田子晟点点头:“你是……这里的?”
  他问出口,又觉不妥,生怕对方生气。
  青年没生气,笑得好像更开心,他点点头:“是呀,我在这里上班。”
  田子晟放下心来,他左思右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向你打听个人,行么?”
  “打听谁?”
  “有个叫苏誉的,你认识么?”
  在那个名字说出来之后,田子晟清楚地看见,青年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好像突遭什么打击,然而片刻之后,微笑再度爬上他的脸。
  “怎么想起问他?”
  虽然仍旧在笑,但田子晟能感觉到,青年的语气里多了一分冷冷的戒备,刚才的那种亲密也荡然无存。
  这让田子晟不由心里打起了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