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漫长的告白+番外 作者:简柚 (下)

字体:[ ]

 
  ☆、第 130 章
 
  那天回来的路上,顾海生开始觉得心里没底了,苏麒那种孤注一掷、近乎疯狂的态度,深深动摇了他的自信心。
  原本他想,只要自己和苏誉抵死不从,任何人,都拿他们没办法。
  现在,他又不敢这么想了。
  别的副总,或利诱或说服,总能摆平,唯独苏麒,他没这个把握,只因彼此太熟,四五岁就玩在一起的两个小泥猴,共同长到四五十岁,连对方有几根汗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对付别人的那些手段,拿来对付苏麒,恐怕不灵。尤其这家伙如今竟似走火入魔般偏执,令顾海生更觉棘手。
  但他这份担心又不能对豆腐说,只说苏麒虽然不悦,也只能同意他的意见,所以下周俩人去国外是确定的事。
  豆腐这一趟和顾海生一同去,一来他已经辞职了,有空闲,二来,顾海生也希望那边的一家人能接纳豆腐,至少,他带去了一个活证据。
  “苏总不知道心里怎么骂你呢。”豆腐说,“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啊!白送人!帝国大厦都买下来了吧?”
  顾海生笑:“没那么夸张。其实这次我也做了准备的,不管怎样,得说服苏昕兄弟答应,不要做损害瀛海的事才行。我自己选的道路,就得自己把它完善起来。”
  豆腐默默听着,他忽然觉得,是他为难了顾海生。
  ……如果没有自己,如果,顾海生爱的真是苏誉,那么这一切麻烦,都可以免去了。
  他知道不该这么想,这种阴暗的念头对不起顾海生,他知道顾海生有多爱他,但豆腐控制不住。那天苏麒对他说的那番话,像诅咒般反反复复在豆腐耳畔回响,他简直要怀疑起来,或许对方说的,是真的呢?
  如果是真的……
  然而,就在他们启程去国外的三天前,苏麒突然一个电话打到顾海生这里,他说,邀请顾海生和豆腐来他的办公室,他要给他们看一些东西。
  顾海生皱起眉头,那天是周六,他在家休息,和豆腐共同做旅行的准备,苏麒这个电话打得没头没脑,莫名其妙。
  于是他有些不耐烦道:“就不能上班了再说吗?今天是周末!”
  “周一你就启程了,等到那天就来不及了。”苏麒很坚决地说,“你过来,立即,把小墨也带过来!”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苏麒很少如此做派,顾海生心中隐约不安,他告诉了豆腐,豆腐想了想说,那就去呗,看他到底能捣鼓出什么来。
  顾海生本不想去,豆腐这么一说,也只得答应。
  俩人放下手里的事情,换了衣服出了门。
  赶到瀛海,刚下车,却见布丁和苏誉从旁边一辆车里出来,他们看见豆腐,也吃了一惊。
  “你们也是苏总叫过来的?”布丁问。
  “对啊。”豆腐说,“突然一个电话打给海生,非要我们过来……”
  苏誉没好气道:“他又撒癔症呢!”
  布丁噗嗤笑起来:“你别这么说人家。”
  顾海生说:“既然来都来了,上去看看呗。”
  于是一行四人乘了电梯上到苏麒的办公室。苏麒正在里面忙,一抬头见他们到了,忙从办公桌那边绕出来:“正好,大家都到了,各位请坐吧。”
  他连倒水寒暄这个过程都没有,也不管他们四个,自己在那儿调试投影仪,忙忙碌碌不亦乐乎。
  顾海生更奇怪:“阿麒,你到底在干嘛?”
  “在准备仪器,把东西放给你们看。”
  豆腐在旁边,不凉不热地说了一句:“又是录像么?”
  顾海生敏锐捕捉到那个又字,回头看豆腐:“什么叫又是录像?苏麒给你看过录像的?什么录像?”
  当着苏麒的面,豆腐也不好直说,只微笑不答。
  好在此刻苏麒已经弄好了电脑和投影仪,他冲着已不耐烦得像个大兔子的苏誉摆摆手:“稍安勿躁,马上就给你们看。”
  “看什么?”苏誉讽刺地问,“感召我和顾海生的圣灵福音书?”
  “等会儿,你自然就知道了。”苏麒淡淡地说。
  他拿起桌上一个纸包,众人凑过来一看,是个快递,上面写明了收件人是苏麒。
  “今天早上收到的。打开来,里面有一张纸条,喏。”
  他将那张纸条摊在桌上,顾海生低头一瞧,心里就打起了小鼓。
  那纸条上用钢笔字写着:苏麒先生,把U盘里的东西放给他们四个看,我能让您达成所愿。
  苏誉的心,突地一跳!
  他抬头看着苏麒:“你已经看过U盘里的东西了,是么?”
  苏麒仔细端详他的脸色,笑起来:“干嘛那么紧张?苏誉,你是有什么不愿让我看的——或者其实那些东西,你是希望我看见的?”
  苏誉忽然,说不出话来。
  苏麒也不理他,他请豆腐和布丁他们坐下,然后,打开电脑,插上U盘,打开投影仪。
  镜头展开,首先,是一间厨房一样的地方,做好的三明治和火腿煎蛋,出现在镜头里。
  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镜头之后响起,是个男孩子的声音:“……做好了。其实一点也不难,对吧?哼,一点都不比他做得差!”
  那用词,那口音,听起来有点耳熟,一时间,豆腐听不出是谁的嗓音,他转向顾海生,正想问他是否听出是谁,却忽然愣住。
  顾海生面白唇青地盯着那视频,那样子,像见了鬼!
  镜头随着摄像人的转移,离开厨房,转了一个弯,来到家居的房间,因为里面有一张雪白的大床。
  床上,有一个男人。
  男人在熟睡。
  豆腐顿时屏住呼吸!
  那人是顾海生!
  一个年轻版的顾海生,镜头里沉睡的男人远比如今年轻,他的脸上还没有如今这么多风刀霜剑,乌黑的头发堆在头顶,虽然睡着,但好看的眉眼仍旧散发着青春光彩,就仿佛他此刻做梦都是香甜的美梦。
  摄像的人在低笑,他用很小的声音呼唤:“海生?海生?”
  视频里的顾海生似乎真的睡着了,一直没醒。呼唤他的男孩有点不耐了,他把声音提得高了一点:“海生?喂!八点了!太阳晒屁股了!顾海生!起床!童安格!起床!大炮!起床发射!”
  床上的顾海生陡然睁开眼睛,伸手一把抓住拍摄的人,他大笑道:“起床发射?起床就发射不了了!”
  男孩咯咯笑起来,用力向后挣扎,又一次把镜头对准他:“我要把这个辉煌的时刻记录下来!海生你看,我足足比你早起一个钟头!”
  豆腐忽然无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他看见了顾海生脖子上的玉羊!
  镜头里的顾海生,上身赤/裸,脖子上那根红绳,还有红绳底下坠着的玉,无比清晰!
  那就是苏誉戴在脖子上很多年的那枚小玉羊!
  豆腐就像被什么操控着,僵硬地转过头,望着苏誉!
  他看见苏誉的脸,黄得像一张旧报纸,他的眼睛瞪得那么大,就好像魂都离了九重天!
  在他一旁的布丁,竟是一种痴痴呆呆的神色,仿佛噩梦成真。
  屋里,没人说话,U盘里的视频还在播放,拍摄者把手机转了个方向,对着了他自己。
  那是个男孩,眉眼像极了苏誉,豆腐的脑子嗡的一声,他想起来了,这就是他在顾海生海外别墅里,看见的那个苏誉!那个照片里的苏誉!
  十七岁的苏誉。
  少年苏誉此刻已经倒在床上,他高高举着手机,镜头里的顾海生一把抱住他,不断亲吻着他,苏誉被吻得咯咯笑,还一边说:“早餐做好了!海生,快起来吃饭!再放就凉了!”
  “我不要早餐。”镜头里的青年含混地吻着怀里的男孩,“我要我的小奶牛……”
  缺氧似的窒息,死死扼住豆腐的脖子,他的脑子嗡嗡乱响!
  我不能呆下去了!我不能呆下去了!
  他的脑子不断回响着这句话,但是两条腿却像生了根,定在地板上,一步也挪不动。
  一旁的苏麒见他如此,不察觉地冷笑,小心翼翼把视频的声音调大了一些。
  男孩仍旧举着手机,他回过身来,认真望着顾海生:“海生,你会一直爱我么?不光是现在,等你到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你都会像现在这么爱我的,是么?”
  “当然。”顾海生把他紧紧抱在怀里,“这辈子,我只爱我的小誉,我只爱你一个人。”
  豆腐突然拉开办公室的木门,疯了似冲了出去!
  他用力关门的巨响惊动了在场的人,顾海生仿佛是从迷梦中刚刚清醒,他这才反应过来,紧跟其后,也追了出去!
  屋里,只剩了三个人,苏麒抱着手臂,事不关己地站在一边,像个泥塑判官,一眉高一眉低,一脸嘲弄地看着苏誉和布丁。
  好半天,布丁的脸上,这才泛起一个苍白的微笑,他哑着嗓子,轻声对苏誉说:“咱们……回去吧。”
  苏誉和布丁两个人,如同两道游魂,静悄悄从办公楼上下来。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苏誉看着布丁,他的脸色那么苍白,眼睛一直大睁着,像个盲人,走路也跌跌撞撞的,时不时就得让苏誉搀扶着。
  直至走到楼下,站在大厅里,布丁忽然轻声说:“所以那枚玉羊,其实是你扯断了还给他的,是么?”
  苏誉望着他,嗓子里竟一声都不能出!
  布丁凄然望着苏誉:“我怎么那么傻?竟然又从他那儿拿了给你……”
  苏誉忽然用力抱住布丁!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布丁!那都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可你至今都还在爱他,难道你可以否定这一点么?”
  苏誉只觉得身上在抖,他的皮肤像被火焰猛烈烧灼,外面这层表皮在承受不住的剥落,就要暴露出里面最不堪的东西。
  布丁轻轻推开他,转头朝大厅外头走去,苏誉眼看着,布丁一点点从黑暗里走出去,走向那刺目的,几欲将他融掉的光亮之地。
  他脸上的神情,就像踏入阴阳之隔的幽魂。
  
 
  ☆、第 131 章
 
  苏誉把布丁带回了公寓。
  从瀛海出来,他一直抓着布丁的手不肯松开,布丁做了微弱的挣扎,没有挣脱之后就停下来,或许只是已经没力气了,只能任由他纠缠。
  到楼下时,布丁忽然说:“你不要上去了。回你自己家吧。”
  苏誉立即说:“我不!”
  “明天我递辞呈……”
  “不行!”
  “那你还想我怎么办?”布丁迟钝地转过眼睛,呆呆看他,“继续帮你填空?你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受不了顾海生找了豆腐,对吧?”
  苏誉深吸了口气,他下了车,又给布丁打开车门。
  “我想把一切都讲给你听,布丁,等你听完,自己来做判断。我不会强迫你,但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和你说就放你走。”
  终于,布丁从车里出来,低着头,跟着他上了楼。
  到家来,苏誉去厨房烧了开水,又拿杯子倒了杯水,放在布丁面前。
  他挨着布丁坐下,然后把布丁的手抓着,放在杯子上。
  “你的手冰凉,捂一捂。”
  布丁却把手收了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