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赌徒 作者:复能歌

字体:[ ]

 
文案:
     十字开头的年纪,他不懂得委婉与退让,只会将韩半青对他的爱数尽挥霍,顺便再告诉他,你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爱多么令人作呕。他不知道,再就是满腔热忱也终有冰冷的一天,就连岩浆都会冷却。一个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大少爷该怎么学会去爱一个人?花痴温柔受&迟钝学神攻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花季雨季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半青,千鹤 ┃ 配角:杨简,黄世新,李雾 ┃ 其它:原耽
==================
 
  ☆、我怕鱼
 
  “阿鹤.....鹤宝宝.....”韩半青望着千鹤那在阳光的下跳动着的黑色影子微微出神,长长的睫毛似乎洗刷了一整个蓝天一样清澈。“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
  千鹤没理他,轻轻一晃身,篮球重重落地忽又弹起,继而双手抱球那么一投,还是那么漂亮的曲线,又是一球。
  “唉唉唉!千鹤我说你今天干嘛呢,平常咱找你出来打球你都不来,今天来了还可劲赢了,你让我们兄弟都晾在一边算什么事啊?”说话的少年浓眉大眼,皮肤呈淡淡的熟赫色,虽比不上千鹤的精致,但是却平添了几分男子特有的阳光健康。
  韩半青追了千鹤这么久,明白说话的那少年乃是李氏集团的少爷李雾,独生子。从小那可是被当宝贝似的带大,何况李家与千家又是世交,两人的关系确是不一般的,于是韩半青经常在他身上下功夫。
  旁边的兄弟也跟着起哄:“对啊千哥,你媳妇都催你走了,有啥气也该消了。”
  千鹤也顿时没了兴致,用了最大气力把球砸向李雾旁边一人的脑袋,正中鼻梁。只听那人惊呼一声,鼻血伴着篮球一起落地。
  “我没生气。”千鹤停顿了一下又道:“你们玩吧。”
  李雾众人想破口大骂却又不得不憋回去:你他妈这么闹我们还怎么玩的下去?!
  千鹤朝着宿舍走,韩半青就上去搭住他的肩膀:“宝贝,谁惹你了?”
  “谁敢惹我家千鹤啊。”
  “千鹤生闷气的样子也超级好看阿。”韩半青又不自觉得盯着千鹤的脸不放:“如果你是我一个人的就好了。”虽然这句话韩半青可能对数不清的人说过,但在千鹤这里,他是真心实意的脱口而出。
  那人却皱起眉头:“你话怎么这么多?”
  “你知道有句名言说,遇美人话则滔滔不绝.....”韩半青正要编下去,却给千鹤打断。
  “这是哪门子的名言?”
  “美人,这可是我独创的...”
  “拔丝煎面?”千鹤忍不住接上去,自己却笑了起来。他不常笑,但笑起来确是好看,恰似那早春的朝阳,并无多少温度却夹着几分特殊的暖意。
  韩半青见他笑,于是也随着他一起笑。对了,有句名言怎么说,见君一笑我亦笑,非为玩是为君。
  于是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笑,韩半青也的确能哄千鹤开心,不过也仅此而已。韩半青知道千鹤生气大概是为了那个高一的小学弟,今天千鹤又难得没和他去吃饭,想来是吵架了吧。稍微也会有点难过呢,他无论高兴还是难过却皆不是为了自己。
  出了校门,转个弯就到了千鹤家楼下。韩半青便就顺理成章地和他一起进去。
  “你怎么不回家?”千鹤问道。
  “我顺路,看你一个人这么lonely,就打算陪你吃晚饭。”韩半青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千鹤想着,你家明明不在城关,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他这一片好意:“嗯,我请你。”
  “那吃小龙虾好不好?”韩半青对这类东西原本不怎么感兴趣,但千鹤却喜欢的紧。
  “好。”
  刚进店门的时候就有十多个玻璃水箱,暗蓝色的水里游动着鲜活的鱼,那些水箱恰好背光,里面的鱼便一览无遗。
  所以一进门,韩半青就不再说话了,眼睛一直盯着地板,身体也不自觉地往千鹤那里靠拢。
  千鹤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我有点怕那个鱼。”韩半青说着,脚下有些发软。
  千鹤一把环住他,略微带了点宠溺的语气:“笨蛋,几只鱼有什么好怕的。”
  韩半青的鼻子有些发酸,想起自己第一次喜欢上这个人的时候,就是这么好看的脸,这样温柔的语气,才有了那天的一见钟情。
  千鹤一直揽着他到了楼上的一个小隔间,韩半青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深海恐惧症还能不能治,我觉得我已经晚期了。”
  “是得治治,我第一次听说怕鱼的。”千鹤漫不经心道。
  千鹤话音未落,韩半青那边已经开始点菜了,拿着个小平板,那个好吃,这个也好吃。点完一加起来,才可怜巴巴地给千鹤看价格,千鹤看着他那个表情,哭笑不得:“我有带够钱,你随便怎么点。”
  “阿,我们千大总裁啊吼。”
  千鹤俯身就压上来:“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韩半青愣了几秒,忍不住“噗哧”喷了千鹤满脸口水:“你哪学的?”
  “你TM喷了我一脸!”千鹤怒道。
  韩半青赶紧抽出两张纸给千鹤擦脸,然后环住他的脖子:“你真可爱。”
  “刷”的一声,小隔间的推拉门就被打开了。还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哥夫!”还穿着校服的小女孩瞪大了眼睛,几秒的时间里三个人都处于极度尴尬的局面,然后女孩腼腆地笑了笑:  “抱歉我走错了,你们继续。”然后又是“刷”地一声,门被紧紧关上。
  “放手,我脖子都给你勒疼了。”
  “不要嘛。”韩半青不舍得放手。
  隔壁响起一个男孩的声音:“屁大点地方也能走错!你长没长脑子?”
  另一个男孩附和:“我看她不但不长脑子,也没长奶-子。”
  “死三眼狗!”是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唉,我和你们说啊,刚才啊啊啊啊我看见隔壁.....”(这家饭店真的隔音效果基本为负)
  韩半青委屈地放开了千鹤,“你看都怪你,非要学什么霸道总裁,你看玩脱了吧。话说,到底是谁教你的?”
  “黄世新说女孩子都吃这一套的。”
  韩半青撇了他一眼:“又是你的亲亲小宝贝学弟啊,被人骗的还不知道,再说我也不是小姑娘啊。”
  千鹤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啦,跟个怨妇一样生什么气呢。”
  小龙虾一上来,刚刚还在生闷气的那人,马上是恢复了好心情,虽然他是不太喜欢这些辛辣的食物,但是韩半青确实不挑食,可能是...穷人家的还是不允许挑嘴吧,更何况韩半青又从小没了父母。
  尔后那服务员又端了一盘烤鱼上来,韩半青就吃得更欢了,千鹤忍不住问:“你刚刚不是还怕鱼怕得要死,怎么吃的时候就这么欢脱。”
  韩半青嘴里塞满了东西,含糊不清道:“那怎么能一样,活的鱼在水里游那想想就可怕,可是煮熟了还不都是吃的,有啥好怕。”
  “吃货。”不得不说,有韩半青在自己身边闹腾,好像时间满的没法去想黄世新的事情了,千鹤居然觉得,就这样下去也挺好的。
  “你吃完之后我可以先送你回家。”千鹤盯着韩半青吃鱼。
  韩半青又楞了半响,今天千鹤实在对他太好了,好的有点过头了:“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又接了一句:“你一会还要去哪里吗?”
  “等下去酒吧喝两杯,会比较晚。”
  “那我也不要回去了,我要陪你一起去。”
  “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关照。太苏太狗血的话也鼓励一下我,读者大老爷你们的意见就是我的动力,希望有什么观点的话可以评论。
 
  ☆、莫名被打
 
  华灯初上,这个城市群并没有因为夜晚的降临,而平息了那一场场风花雪月的闹腾,人群聚集的地方,酒吧里闪烁不息的灯红酒绿编织着一场场光怪陆离的梦。
  韩半青偷偷地挽住了千鹤的手,千鹤当然也没拒绝,不过矮了他一个额头的距离还勉强可以与他比肩,光影缭乱之中,也没人注意到他们。
  那一瞬间,韩半青差点以为自己和千鹤终于走近了,不外乎只是身体的近距离,而是终于轻叩了他的心门。
  “能喝酒吗?”千鹤在韩半青耳边软腻地开口。
  韩半青的心扑通跳了一声,然后犹为惊慌地漏了一拍:“能....能喝一点。”
  然后两人就找了个位置坐下,韩半青屁股都还未坐热,那边的服务小生就端了一瓶酒上来:“先生,这是那边的小姐点名要请你喝的。”韩半青顺着小生的手指望去,光影斑驳衬得那女人的脸格外的...大,还有那实在没什么辨识度的五官,黑色的紧身T勾勒出胸部那玲珑有致的线条,高挑的身材又凸显着臀部的弧度,确实是足够火辣了,只是那张脸真心能让人痿了。
  黄倩倩还笑着给他打了个招呼,韩半青先前是为了她旁边坐着的那个斯文漂亮的女孩陈惠,才去接近她们那一群社会姐的,没想到那女孩丝毫不想理她,更悲剧的是他居然被这个胸大无脑的给看上了,他还一时迷幻和她处了好几天,然后发现自己还是改不了纯颜控晚期的毛病,到最后一步了,却死活硬不起来,最后羞愧难当地跑了。
  到后来,自己只要一被黄倩倩这一行人逮到,就免不了被几个女的围在一起揍的鼻青脸肿。虽然今天有千鹤在,但韩半青还是一阵胆寒,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阿,招惹了这个女人。
  “我和你说件事哈,阿鹤你别生气。”韩半青小心翼翼地说道。
  千鹤摇了摇酒杯,玻璃杯里的冰块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怎么了?”
  “我其实是....我家特别穷你是知道的,然后我之前向那边那个胸特别大的女的借了点钱,还没还上。每次被她碰见,都会被打个半死。所以我想要不然我先撤了。”编的一口好谎话的韩半青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只是遗憾于好不容易能和千鹤单独出来,却这样先走了,真不甘心。
  千鹤面无表情,又喝了一口,然后起身要向黄倩倩那边走去。
  韩半青一把抓住千鹤的手臂:“你要干嘛?!”
  “你欠了她多少钱?”
  “你要帮我还钱?”
  “嗯。”
  韩半青显然没想到,千鹤会来这一套。慌慌张张地回答:“两万吧。”韩半青笃定千鹤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不曾想千鹤从书包里翻出一张卡:刚好这张卡里有2万多,连本带利地还给她吧。”
  “不是,大哥。你没事放这么多钱在身上干嘛啊!”韩半青撅着嘴,然后看见千鹤那疑惑的眼神,又改了口:“不是,我是说,其实我记错了,我欠了她两百万才对。”韩半青很清楚,千鹤的家底,这两万块钱说是他一个高中生的零用钱也不为过。
  “你...”千鹤叹了口气:“你欠她的恐怕不是钱吧。”
  “当然是钱了,不然我怎么会和这种女的扯上关系。”韩半青强装镇静。
  “欠太多风流债,现在在遭报应了吧。”
  “你怎么会知道!?”
  “李雾说你之前几乎把我们年段所有长的能看的都追了一遍。你说学校还能有几个人不知道?”千鹤用一种极其轻佻的眼神望着韩半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