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年廿载 作者:拟态满级

字体:[ ]

 
文案:
     来到这个家的第十年,管和与顾靖江发生了关系。第二十年,他们在一起了/兄弟,年上
 
CP:顾靖江X管和
 
《双份情歌》的姊妹篇,写那篇文的大纲被这对萌到了,不负责任地挖个坑_(:зゝ∠)_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靖江,管和 ┃ 配角:丁海,邱开 ┃ 其它:
=
 
  ☆、第 1 章
 
  首都机场T3航站楼国际到达出口,顾靖江站在栏杆后不耐烦地频频望向电子牌,一边掏出手机对着时间。
  按照上面的航班信息来看,管和乘坐的飞机早已落地,然而半个多小时过去也不见人出现,打手机也不接。
  时间一分一秒流过,难得亲自来接一次机的男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正准备再给对方打去一通电话,抬头就看到熟悉的男人迎面走了出来——虽然戴着大框墨镜,顾靖江还是能一眼就辨出对方。而在大洋彼岸呆了大半年,管和倒是一点没被洋垃圾填胖,反而更有些精瘦的模样,简简单单的黑色T恤,似乎能隐隐从中窥到腹肌。
  于是,平日里总是冷着一张扑克脸的男人难得笑了。
  “怎么这么半天才出来?”
  “出关的时候耽误了一会儿。”
  “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没听到。”管和当面从兜里摸出手机翻了半天,有些无所谓地回答。
  “算了。”顾靖江宠溺地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好像真是个温柔哥哥一样,“走吧。”
  “去哪儿?”
  “先回家吧,爸应该也想你了。”
  “哦。”
  管和点了点头,听着这些亲人的称谓,心里没有丝毫情感波动,这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一个个代号罢了。他顺从地让顾靖江从手中拎走了行李箱,跟在这个高大的哥哥身后坐电梯下到了停车场。
  顾靖江和管和是兄弟,亲的,只不过同父异母。说通俗点,顾靖江的母亲李亦桃是顾山明媒正娶的老婆,管和的亲妈管燕则是顾山在外面出轨有了一段感情的女人。但是实话说来,管燕倒真不是小三——当年她住在云南小镇遇上了来旅游的顾山,两人看对了眼男人却欺骗她自己无妻无子,被爱情冲昏了脑袋的女人便傻傻信了。后来,她怀了顾山的孩子想要去北京找到男人,这才知道对方竟早已有了个七岁多的儿子,可肚子里已成型的孩子管燕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摒弃,最后还是默默将孩子生了下来当上了单亲妈妈。
  于是,管和自打记事起就一直听说父亲早已过世。却没料到,十岁那年跟随母亲去台湾旅游突遭车祸,等他昏迷几日终于清醒时,母亲却与自己永远的天人永隔。那时小小年纪的管和伤心却一点都哭不出来,等伤好一些回了大陆被姥姥接回了家中,而后,又被莫名其妙地转送到了北京。
  在那间大房子里,姥姥拉着男孩告诉他沙发上的男人才是他的亲生父亲,于是他便糊涂地叫了声爸。
  那之后,他过上了并不怎么快乐的寄人篱下的生活,虽然这家里确实有他实实在在的血亲。
  “不是说先回家吗?”管和歪头望着窗外越来越不熟悉的路有些疑惑。虽然他半年都没在这里生活过了,可是通向那座老宅的路他明明是再清楚不过了。
  “是回家啊。”
  “嗯?”
  “先去我家,”顾靖江顿了顿,“我想你了。”
  管和转过头不去看他也没有回话,心里却不自觉地很紧张。
  等车终于开进陌生小区,管和突然想起来,这大概就是顾靖江之前在电话里跟他说的新买的那套房子吧。这地段确实挺方便,离顾靖江的公司挺近,也不知道他平常是不是也会经常带人回来。
  进门后还来不及看清屋里的装修和摆设,管和就被顾靖江推倒在了附近的沙发上……
  大概这个年纪的男人正是最如狼似虎的年纪,顾靖江抱着管和床上浴室的来了两回,才终于将自己所有热情都挥霍殆尽。而后,他又将男人抱着放进了自己放满水调好水温的浴缸里。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经历了一场激烈的xing爱,管和躺在浴缸里懒洋洋的,顾靖江坐在一旁轻轻地在他身上涂抹着泡沫,又将人翻面替他从后xue里抠出残留的□□。
  跟管和zuo爱,顾靖江从来都不习惯戴套子。
  终于将人是冲洗干净,顾靖江又贴心地将人抱出去放在床上,这才将自己简单地清洗一番。等一切收拾妥当,顾靖江悄悄摸去卧室一看,管和已然是沉沉睡去,安静的样子完全像是个少年,一点也看不出三十岁男人的模样。
  他看了看表,时间还早,管和应该是太倦了。至于回家,此刻应该也没有那么着急。
  等管和一再睁眼,外面天已经几乎要全黑了,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他算了下,自己竟真的就这么睡了小半天。
  披好睡衣,他打着哈欠慵懒地走到客厅,正看到顾靖江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大概是在忙着工作。
  “醒了啊?”
  “回家吗?”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顾靖江冲管和招了招手,男人疑惑了一下还是径直走了过去,而后就被顾靖江捞了一把坐到了腿上。
  “你瘦了。”
  “大概吧……”
  其实他们兄弟俩真称不上什么太熟,更别说管和一向不擅长与人交际。
  “没事,我多喂喂你,”顾靖江的话里带着暧昧的双关,手滑进睡衣在男人的屁股上捏了捏,“去换衣服吧,我们准备出发。”
 
  ☆、第 2 章
 
  直至坐上车,管和还有些没能从刚才的迷糊里回过神来——顾靖江的所有动作似乎都与半年前自己离开前无异,可细想想,似乎又有很多的不同。
  撑着脸望向窗外,他只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复杂。
  而自己与这位亲哥的关系到底又该如何形容?
  管和想了想,还是觉得概□□这个词大最为精准。他并不爱顾靖江,而顾靖江也不可能有在性`事上所说的那样爱他,虽然两人的第一次也确实是自愿——那是管和还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为了所爱之人有求于顾靖江,男人却羞辱般地提出以发生关系来做交换。管和犹豫了一晚最后还是同意,于是有着血亲关系的两人在那日滚了床单。
  后来,大概是恋上了这种肉`体关系,两人分分合合,管和也出国深造远走他乡。可是,只要他回来见了面,两人一定会半推半就地发生关系,管和拒绝不了。他的道德水准从没有多高,背德的羞愧并没有多深切——他从没真正把顾家人当做自己母亲那样的亲人关系,而无依无靠地在这个家里生存的他永远都是弱势。管和自然明白在这种环境下的生意人的手段有多残酷,他需要一个靠山。
  等到家之后管和才听说李亦桃不在,好像是跟姐妹去了海边度假,他不禁有几分的庆幸。
  跟着顾靖江走到了书房,那个血缘上的父亲正坐在靠椅上读书,看到两个儿子回来才终于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
  “小和啊,终于回来了。”
  “嗯,爸。”
  虽然管和对于家庭关系从来都很冷漠,但是嘴上的规矩倒是从来都没少过,在陌生的环境里,人们总会慢慢习得些伪装保护自己的方法。而在心里,从十岁被送到这里到今年他三十岁,在这栋房子里整整生活了二十年了,他却仍觉得自己与他们离得很远,相互活得像是陌生人一般的疏离又客气,尤其是与李亦桃——女人在父亲之外的尖酸与刻薄,是自小就压在他心里难以搬开的一块砖。
  直到现在,闭起眼睛管和还能清晰地想起自己当年刚进家的种种——因为本不属于这里,他的所有行为都变得小心翼翼,而也是在那时,管和懂得了该如何察言观色。而家庭之外的生活,陌生的学校,排斥外人的同学,都让本身性格就有些内向的管和愈发的沉默寡言。而那也正是顾靖江读高三的紧要时刻,学习本就太繁重,管和只要是在家里见到顾靖江,对方的表情总是冰冷而僵硬。他开始有些胆怯,后来也觉得这事其实挺好理解——毕竟任谁家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不知道打哪儿跑来的弟弟都会不爽。
  而再往后管和上了初中,顾靖江读北京的大学偶尔还住在家里,管和对于他的害怕与畏惧倒是一点也没减,从来都是见面躲着也没多说话。再至后来顾靖江毕业接管了家里的一些工作,管和也没多想,毕竟他知道这些东西从来都不可能属于自己。
  在书房闲聊了几句之后,保姆那边饭已做好上桌。
  围坐在桌前,管和只顾埋头认真吃饭,顾山跟顾靖江偶尔会聊上几句。饭吃到一半顾靖江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看了看跟顾山报备自己有事,起身到了客厅那头的阳台接了半天的电话。
  等人终于是回来,顾山抬头看向儿子,眼神里带着好奇。
  “谁的电话?”
  “孔南文。”
  顾山放下碗想了想:“孔家那姑娘?什么事啊?”
  “工作上的一些事。”
  “哦,你们俩现在联系还挺多?”
  “还行吧,就是刚好一起有个电影的投资合作要谈。”
  顾山点了点头:“孔家那小姑娘我还挺喜欢的,她好像一直对你也挺好的。”
  顾靖江隐隐猜到了他爸想要说什么,想要将话题揭过:“没有吧,我就是跟她哥南扬走的近一点而已。”
  “我知道。但是要是你们俩真能走到一起的话我觉得也挺好,倒也不用再CAO心你什么事了。”
  知道要老生常谈,顾靖江有些不太高兴了:“我没什么可CAO心的。”
  “靖江啊,你今年可都三十八了,从来都没给我们带回来一个女孩,我能不CAO心吗?还有,带的你弟弟三十了也都跟你一个样。”
  “这有什么好CAO心的,现在公司事儿太忙我也抽不出时间,以后该有的总会有的。”
  “可你这一年一年的以后是越拖越久,等四十岁之后各方面都不比从前了,孩子啊家庭啊……我还是希望你能找个门当户对的。”
  “那有什么,你不都四十多还有了管和。”
  顾靖江看似不咸不淡地随口说着,一桌的气氛却因此瞬间降至冰点。管和默默低头吃菜有些尴尬,知道顾靖江这是犯病又开始口不择言地乱咬人了,而桌子那头的顾山瞪着这个叛逆的儿子憋了半天,最后却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毕竟年轻时犯的错总少不了被人拉出来鞭尸。而在这事上面,他也确实是既对不起管和又对不起自己的妻儿。
  一时间,饭桌上再没人讲话。
  一顿饭终于不尴不尬地吃完,打完招呼,管和默默跟在顾靖江后面上了车。
  这是开向自己家的方向,顾靖江这回应该没有骗他。靠着座椅望向窗外,熟悉又陌生的夜色笼罩下的京城突然让他生出了些寂寞。
  车停在了红灯前的路口,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车内响起。
  “搬到我那里去住吧?”
  管和转过头望向男人,露出几分疑惑:“为什么?”
  “一个人住不觉得挺孤单的?”
  不巧刚好被戳中了心事,管和有几秒的尴尬,而后连忙掩饰:“没觉得。”
  其实从小到大,他虽不是真正的一个人住,可那与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差别。只是这而立之年又去彼岸走了一遭,心里突然有了些不大一样的想法——美帝大农村的荒凉与国内摩登都市下的寂寞似乎并不是同一品种,那种熙熙攘攘人群之外的孤单,让管和在这个深夜里将情绪放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