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管闲事的名侦探 作者:红偶

字体:[ ]

 
 
文案:
 
     内容简介:
 
一封信能改变什么?也许什么都改变不了,也许能改变人生,又或许还能支起跨越大洋的鹊桥。                                          
 
一封与他无关的信摆在眼前,丹尼斯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这封信把他带进了林希的生活,也把林希带入了他的生命。
 
不断的谎言编织了两人相处的日子,然而真情却在谎言的温床里生根发芽。在真相已经成为纸里的火时,天降劫难横在两人的眼前,共同经历的生死能不能击败谎言?无比接近又异常遥远的两人将何去何从?
 
读下去,文字将为您揭开真相。
 
本文1V1,侦探故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恐怖 异国奇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见内容提要 ┃ 配角:丹尼斯,林希 ┃ 其它:
 
 
  ☆、Chapter 1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新老书迷收藏,评论!
第一章是双章合并,后面的是两千字一章。
  (一封信)
  丹尼斯手里拿着一个未封口的信封,靠在摇椅里盯着信封上有些呆板的英文字迹出神。
  手边的咖啡已经凉了,拿起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口,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一边叹气一边把杯子又放回白色的磁盘上。
  今天天气很好,最适合登山,水洗一样的蓝天在初秋的凉风下能让所有人阴霾的心情变得透明,却没办法解开他眉间的小疙瘩。
  把信封放在一边,他又翻了翻这个有些残破的登山背包里的其他东西,除了这封怪怪的信,还有一张已经盖上邮戳却没有寄出去的明信片,邮戳正是属于设立在**大峡谷里那间在旅游者心目中有特殊意义的高山邮局。
  明信片的图案也是这里的标志风景**大峡谷。
  除了这张写着他不认识的中文字的明信片以外,背包里还有一个专业摄影师用的那种超昂贵的用胶卷的相机和几卷胶卷,以及一个做工很考究的皮夹和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
  皮夹里有一张还没到期的面额大的有些奇怪的旅行支票,有几张看来是中国的银行发行的信用卡,一张被裁剪的与钱包非常合适的照片。
  这就是信里提到的那人?丹尼斯凝视着这张双人照。
  把钱包放在一边,丹尼斯又看了看相机里的东西。他本人也是个摄影爱好者,家里就有暗房,把交卷冲洗了之后发现,写信的人一定是个鸟类研究学者,所有的照片里都是他们这里的各种鸟类。
  “技术还不错。”丹尼斯用手指弹了一下其中一张夏威夷雁的照片赞到。
  从早晨到现在,侦探的职业病让他一碰到感兴趣的东西就忘记了吃饭,直到肚子开始抗议,他才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中午了。
  一人独居也有好处,吃饭的时候可以乱凑合,用冰箱里还剩下的几片面包和鸡蛋香肠,凑合了一下,丹尼斯又从一杯咖啡开始,琢磨这个没有主人的旅行背包了。
  丹尼斯有个代号,LADP(洛杉矶警局)的那帮人喜欢叫他“D.A.”,因为他的全名是丹尼斯·亚当斯。
  尽管电脑好像在报时一样的一会儿一声铃响,他仍旧对那些不断涌进他邮箱里的邮件没兴趣,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个旅行包和包里的东西上。
  这个旅行包是他在协助LADP破案的时候在逃犯的一个窝点捡到的,案子结了之后,发现这包不属于嫌犯,只是嫌犯捡来的东西,把里边的现金用光之后,就丢在那里。
  因为不是证物,LADP就没有保留这东西的义务,但明显这个包也不属于一个美国公民。
  而通过跟中国大使馆联系,确认这位中国公民在美逗留期间去世了,死因是突发急病。
  不过看过藏在包的夹层里的那封信以后,丹尼斯确定此人并不是死于突发疾病,此人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否则也不会写这么一封类似遗书的信。
  而这个人的美国之行显然是为了完成死前的遗愿,所留下的一切联系方式都是错的,他来了就没打算回去。中国大使馆找不到此人的家属,这个背包自然就成了没人理会的东西。
  所以,这个不是证物也无人认领的包就被扔给了他。
  得到这个旅行包,未尝不是好事。因为他最近心情越来越糟糕,每日面对由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所引发的杀人案,他需要点儿新鲜的事物转换心情。
  那个纸张很硬的信封在他灵巧的食指上微妙的保持着平衡,有点像他每日穿梭于火线的心情。
  查了查行事历,他把后面的工作全部用笔划掉,收拾了简单的旅行包,带上了他心爱的相机,决定去一趟信中所提到的城市。
  至少远在中国的那个城市,他并不陌生,他上大学之前在那里的大熊猫繁育基地当过一段时间义工,米切尔夫人应该还记得他。
  …………
  …………
  上午还在家里坐着,傍晚丹尼斯已经在飞机上吃着晚餐了。
  那个包里的所有东西,他最在意那张明信片,因为上面没一个他认识的字。真是惭愧,他虽然会说中文,说的还算很流利,而且还会一点方言俚语,却一个汉字不认识。
  不过这年头,有互联网什么都能解决。在机场等航班的时候,他下载了一个软件,是一部电子汉语字典,那个软件有个好处,用摄像头照着要翻译的文字,那软件就可以识别文字,并告诉你文字的读音及含义。
  一边嚼着口味很糟的可乐饼,丹尼斯一边回忆着明信片上的文字。
  [林希:
  愿安好!
  这里很漂亮,比明信片照片上还漂亮,你真应该出来走走。
  ……
  最后,请不要等我。
  韩耀辉
  **年**月**日]
  “林希”肯定是信里所说的那个“小希”,这最后的“不要等我”又是什么意思?
  丹尼斯百思不得其解,字面上意思,汉语字典已经告诉他了,就是一种请求或者命令的口气,希望听话的人不要进行等待这个动作。
  明明信里那么放心不下,明信片上前几句还溢满关心之意,最后却是一句拒绝的话。这到底是分手还是表白?
  大概是他天生直觉灵敏,总觉得这四个字混杂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深情和浓浓的哀伤。
  “真不明白中国人的脑回路是怎么构成的。”丹尼斯不禁嘀咕了一句。
  他把残羹剩饭交给乘务员,开始闭目养神。
  一闭眼,那张令他印象深刻的照片立刻浮现眼前,照片上的两名男子看起来都很开心。
  一个带着爽朗的笑容,露出一口健康的白牙,皮肤因为日晒而比一般中国人黑很多。
  一个虽然只微微笑,但丹尼斯就是有种感觉,这可能是这张过分好看的脸上所浮现过的最明显的笑容了。
  如果让他去猜谁是那个“小希”,丹尼斯一定猜后者,他有接近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猜的绝对没错。因为照片里的两人一人穿着登山服,一人穿着居家服,一人因为阳光而皮肤黝黑,一人因为总是宅在家而脸色成近乎病态的白。
  谁知道是什么驱使他没有把那封信里所嘱托的事情放下不管,而是选择收拾行装踏上旅途。
  总之,在梦里,越来越清晰鲜活的是那瘦削的身形和那双清秀的黑瞳,仿佛变成了深潭,让他自愿沉溺其中。
  (公交同行)
  “热!”
  没想到家乡那边都已经入秋了,这里还跟烤箱一样。都怪他准备不周,走的比较匆忙,没有注意目的地的天气预报。
  他很清楚走过他身边的中国人屡屡回头的原因,明显是因为他这奇怪的穿衣方式。
  上身穿的很多,下身却露着腿。
  因为顶着一头金毛,他很早以前就习惯了中国人这种好奇的目光了,毕竟无论是个头还是长相,他想不显眼都难。
  从CD市的机场出来后,丹尼斯坐上一辆出租车,指着明信片的地址给司机看,用地道的方言说:“到这里。”
  这一句话弄的司机猛的回头看了他几次,震惊的表情让丹尼斯很是得意,这位师傅是今天第三个被他吓到的中国人了。
  坐了一晚上飞机,又从北京转了一班航班,到CD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本应该很疲惫的他,在脚踩到这片他陌生又熟悉的土地上时,心情莫名的兴奋,一点儿也不需要多余的休息。
  的士停在了一条路的尽头,四周并没有看起来像是有人住的房子,丹尼斯觉得司机师傅可能弄错地方了,“你确定是这里?”
  “就是这里,我知道你是要去哪儿。不过前面没路,车开不上去,你沿着小路自己往山上走点,就能看见一间独门独院,那里就是了。”
  朴实的司机师傅一边说,一边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给丹尼斯比比划划的指路,而且还特意把语速放的很慢,显然还是担心他一个外国人听不懂。
  目送着的士开走,转身四周看了看,一个公交铁牌子歪歪斜斜的立在路边,虽然看不懂上面的文字,但终点站和站牌上最上方的文字一样,显然这里就是这条公交线路的尽头。
  站点不远处,几个摆地摊的妇女都毫不掩饰好奇之心的看着他。摊位上是一些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的农产品,被均匀的分成若干堆,整齐的摆放在那里。
  一间好像便利店的商店,开在站点的对面,叼着烟头翘着二郎腿的大叔和丹尼斯的目光相触之后,眼神马上收回到报纸之上。
  他怎么觉得他到了一个有点微妙的地方,丹尼斯挑了挑眉。算了,反正都到人家门口了,打退堂鼓可不是他的作风。
  刚想沿着司机师傅给指的路上山,就发现他身边的公交站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这么热的天里,那人的衣着实在令人担心他会中暑,那人带着没有镜片的黑色眼镜框,面色紧张的盯着手上的纸片。
  让丹尼斯突然改变上山想法的是因为那人的长相。即使对方带着黑眼镜框,他也能认的出来,这就是从照片里走出来的那位“林希”。
  对于这样的偶遇,丹尼斯开始还有点儿开心,但上前搭讪的想法马上就因为对方刻意避开他的举动而打消了。
  林希在看见他的时候,刻意往远处走了几步,因此两人之间留下一个令人十分尴尬的巨大距离,让只有他们两人的站台空气几乎凝滞了。
  丹尼斯对此有些不悦,眉头不自然的拧紧,但他很快就释然了,以前他在中国时也交过一些中国朋友,不善与陌生人交际确实是他的那些朋友的共同点,总是很客气,总是让他感觉他们在刻意保持着某种安全距离。
  中国人的这种习惯即使在一些美籍华人身上也还若隐若现,别人理解不了,他没这个问题。
  因为他知道,刻意保持距离不是他们对自己不友好的表示,是深入骨髓的文化使然,就好像如果别人非要让他笑的时候不许露那么多牙齿,他也做不到。
  笑的时候要开怀尽兴也是他们美国人的文化使然。
  不一会儿,一辆公交开了过来,丹尼斯决定跟着他的“目标人物”。
  上车之后,他从包里拿出照相机,通过镜头的视角,看着这个自他回国后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城市,一边拍照,一边偷看坐在靠门第一个位置显得焦躁不安的林希。
  丹尼斯浓重的好奇心让他非常想知道林希手上皱皱的字条写的是什么,侦探的职业病让他不自觉的往坏处想,难道是受到了威胁?
  不是。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林希的这种不安明显是有些兴奋,好像要揭开某样他好奇很久的东西的面纱一样的兴奋,而不是害怕的不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