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番外 作者:柴可可

字体:[ ]

 
文案:
 
     十四岁的许朝阳家逢巨变,使一个备受宠爱的富二代瞬间变为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两年后,正当他自暴自弃的时候,姐夫却将8岁的小外甥沈洛送到他的身边,使他开启了年轻奶爸模式。
 
  正因为沈洛的到来,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活下去的动力。然而,事情却发展得偏离了许朝阳的预料。
 
  “你能不交女朋友吗?”上初中的沈洛对许朝阳说。
 
  “我喜欢你。”上高中的沈洛对许朝阳说。
 
  “你舍得离开我吗?”长大的沈洛对许朝阳说。
 
  ……
 
  许朝阳就这样一步步扑进了沈洛的怀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朝(zhao)阳,沈洛 ┃ 配角:郑昊,黎赫刚,曹云飞 ┃ 其它:落阳之暖
==================
 
  ☆、不速之客
 
  许朝阳慢慢地走上楼梯,他在拖慢回家的时间,他不想回家,不想回那个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家,里面没有等候的家人,家就只是一间房子,冰冷的房子。
  快走到门口,门旁一个黑影吓了许朝阳一跳,许朝阳睁了睁微醉的眼,借着门廊的灯看清了是一个蜷缩在大旅行袋上的小孩。
  “周周?”许朝阳看清了孩子的脸,蹲下身子轻唤了一声 。
  孩子睁开朦胧了睡眼,看见许朝阳立即清醒,轻声应了声 :“小舅舅。”
  许朝阳带着孩子进了门,孩子怯生生的握着大旅行袋的带子,将一个信封递给许朝阳。许朝阳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封信和一张卡。
  信是许朝阳的姐夫写给他的,很简单,只说公司出了点事,让他帮忙带周周一段日子。卡里有些钱,作为周周的生活费 。
  许朝阳看完信又看看周周,苦笑出来,他连自己都带不好 ,如何带一个孩子,他还是一个孩子。
  “吃饭了吗?”许朝阳问周周,见周周摇头,就进厨房煮了一锅面,只是简单的煮挂面,因为他也不会做别的。但周周却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大碗。许朝阳也盛了一碗,晚上只是喝了酒没怎么吃东西,胃里隐隐疼着。
  看着周周吃饭的样子,许朝阳问:“你在门口等多久了?”
  “上午爸爸就带我来了,让我在门口等你。”周周抬脸说。
  “你一直等?”那不就是中饭和晚饭都没吃?
  “嗯,爸爸说要一直呆在这儿不能离开。”
  许朝阳不说话了,默默地吃面。
  “小舅舅,你生气了吗?”周周又怯生生地问。许朝阳看他一眼笑笑,“没有。我没有生气。”看着如此讨好人的周周,许朝阳有些心疼。
  以前姐姐虽然对周周很严厉,但周周仍是大方、爱笑的孩子,两年的时间,竟让他变得这样小心翼翼、努力讨好别人,也不能说别人,自己不也变得很多,经过那样的打击能有谁不改变。
  “今晚你先跟我睡一个床,明天我把你妈妈的屋子整理出来给你睡。”许朝阳只把碗放进厨房的水槽,就带周周去自己的卧室,经过父母与姐姐的卧室,许朝阳看了一眼,这两间卧室自出事后就没打开过几次,因为许朝阳暗自安慰自己,不打开就当做他们旅游还没回来,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周周很快就睡着了,小小的身体蜷缩在床里,没敢往许朝阳身上靠。许朝阳看着他突然眼泪就流了下来,强忍了两年没有留下的泪水在那一刻就像打开的闸门洪水喷涌而出……
  许朝阳的姐姐许潮汐比他大16岁,那时还是实行独生子女政策,许家也没打算再生一个,对许潮汐一直宠爱倍加。但许潮汐十几岁时一次发高烧几天不退,之后经常头痛、乏力、昏迷,医院确诊为细胞淋巴性白血病 ,需要移植造血干细胞,在父母亲友中配型没有成功,那时还没有造血干细胞库,父母眼看女儿危在旦夕却无能为力。后来主治医师说国外有用同胞脐带血提取造血干细胞的先例,而且配型成功率会大一些,于是就有了许朝阳。之后一切很顺利,配型成功,许潮汐渐渐好了起来。
  对于中年得子,许氏夫妇没有过多的溺爱,因为他们已经把过多的关注给了女儿,女儿的身体仍一直是他们最挂心的事,而且为了许潮汐的病家里花光了积蓄也欠了外债,许父更是积极投入商海赚钱还债。许母曾对许朝阳说,生你是为了你姐姐,姐姐身体不好,以后你就是家里的男子汉,你要好好照顾姐姐。相反,许潮汐对于这个弟弟却是倍加疼爱,对他是无条件的宠溺。许朝阳现在想,或许姐姐觉得病愈是因为他,对他感激,又或许两人的年龄差距很大,小小的许朝阳激起了许潮汐最初的母性情怀。许朝阳的童年几乎是姐姐陪伴的,姐姐对于许朝阳的意义很大,甚至大过于父亲、母亲。
  后来许潮汐嫁给了父亲生意伙伴的儿子,算是门当户对,然后有了周周,周周大名沈洛,徐潮汐说想他一世周全,小名就叫周周,而周周这个名字也只有许家人在叫,沈家人从来不这么叫他,只叫他大名沈洛。
  许潮汐对周周特别严厉,有时严厉的不像一个母亲,许朝阳觉得许潮汐对他远远好过对周周,那时虽有些不解,但因年纪小,仍然喜欢享受姐姐的宠爱,小小的心里还因为姐姐只喜欢自己而不喜欢她儿子而开心。
  但周周被许潮汐教养的很好,懂事、听话、彬彬有礼,一本正经像个小大人,但背地里却很黏许朝阳,可能是小一点的孩子都喜欢大孩子,总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跑,小舅舅、小舅舅的叫,甩都甩不掉。十几岁的大孩子都不喜欢小孩子,觉得麻烦,许朝阳也一样,经常躲着周周,自己和朋友出去玩,回来的时候看见周周还一个人站在门前在等他,就觉得周周好傻。可是当姐姐严厉教训周周的时候,许朝阳又觉得他很可怜,不自觉地又去安慰他,哄他,还把自己的零食、玩具塞给他。那时周周特别开心,总说:“小舅舅,你对我真好,我最喜欢你了。”
  但所有的美好却在许朝阳14岁那年戛然而止。那年许朝阳的姐夫要带许家全家人去旅游,但因许朝阳之前报名了夏令营就没有去成,而沈洛突然生病,姐夫留下来照顾他,说等他好一点就带他过去与他们会合。他们是自驾游,在那时算是相当牛的。事情似乎应征了墨菲定律,永远向着不好的事情发展。车在高速上出了车祸,冲出围栏坠下山崖,车内许家三人无一幸免。事后的事故报告说是刹车失灵。
  许朝阳至今还记得那天出发前他向母亲和姐姐撒娇要礼物的情景,可等他从夏令营回来却没看见礼物,也从此再也没见过最亲的人。
  许朝阳将周周轻轻揽入怀中,心中突然有了踏实感,那小小的身躯却奇迹般给了许朝阳一股力量,使冰冷了两年的心沁入了丝丝温暖。
  这一年许朝阳16岁,沈洛8岁。
  
 
  ☆、养个孩子不容易
 
  许朝阳是被推醒的,睁开眼就见沈洛在轻推他,见他醒来,沈洛小心翼翼地说:“小舅舅,送我上学,行吗?”
  许朝阳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昨晚的事。洗漱后见沈洛已经穿戴整齐拿着书包等在门口,家里也被简单整理过,许朝阳一愣,这对于一个8岁的孩子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
  “走吧,我们出去吃早饭。”许朝阳拉起沈洛的手。沈洛紧紧拉着他的手好像他会随时离开的样子,许朝阳不明所以任由他拉着。
  吃完早饭,许朝阳问清了沈洛就读的小学,竟然在许家附近,却不在沈洛家的附近,许朝阳想可能姐姐、姐夫想让沈洛上下学有许家接送,后又一想不对呀,出事前沈洛还没到上学年龄,是这两年上的小学,那这又是为什么?
  “小舅舅,今天我会记住上学的路,明天你就不用送我了。”沈洛突然说。
  “……为什么?你不想要小舅舅送你上学?”许朝阳不解。
  “不是……”沈洛低头小声地说,“……我不想给小舅舅添麻烦。”
  许朝阳笑笑,真是懂事的孩子,也就没有多想。
  送完沈洛,许朝阳也上学去了。许朝阳这两年可是混的可以,自出事后,他找不到活着的意义,更何况是学习,他完全的自暴自弃,在社会上疯玩,上学是偶尔的消遣。
  用今天的话说许朝阳算是富二代了,那时许父的公司已经上市,许朝阳自有自己富二代的圈子,两年没被学校开除一部分原因是许家当年往学校捐了不少钱,一有活动学校领导就找许家筹集资金,而许家因为许潮汐的病,也愿意做善事为女儿积福。这不是主要原因,毕竟人死如灯灭,事过情迁,谁还有多少过多的心思想着以前的恩惠。那另一部分原因就是跟许朝阳一起混的铁哥们郑昊在一直保着他,县官不如现管,郑昊放话,如果开除许朝阳他也退学,谁会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学生得罪另一个财神爷。
  “小阳阳,想死你了。”郑昊看见许朝阳立即过来搂住他的肩膀,笑得贼兮兮的。
  “滚。”许朝阳甩开他的手笑骂,昨晚还在一起玩的,想个屁。
  “晚上带你看好东西。”郑昊冲许朝阳眨眨眼,其中意思不言而明。上了几节课,实在无聊,许朝阳下课拽着郑昊就溜出了学校。
  在外面玩到七八点,许朝阳突然想到一件大事——没接沈洛放学。许朝阳是完全忘记沈洛的事,等他跑到沈洛的学校就看见紧闭的大铁门外蹲在路灯下的一个小小身影,在黑漆漆的马路上,格外可怜。许朝阳暗骂了自己一句,快步跑了过去。
  “周周,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沈洛一听到声音立刻抬头,小脸上原本伤心的表情瞬间变成惊喜,猛的扑进许朝阳的怀里。
  “小舅舅。”沈洛紧紧抱着许朝阳的腰,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我以为你也不要我了,我会乖我会听话我会帮你干活收拾屋子,你别不要我……”
  许朝阳愣了,他以为沈洛会对他哭闹,埋怨他来晚了,毕竟这才是孩子的正常反应,他完全没想到沈洛会这么说,感觉这个孩子非常没有安全感。
  许朝阳蹲下身子一手抱着他一手轻轻给他擦眼泪,“我是你舅舅,亲舅舅,除了你爸爸,现在跟你最亲的人,我不会不要你的,今天……嗯……是我一时忘记你住在我这儿,对不起,原谅舅舅好吗?”
  沈洛慢慢止住眼泪认真看着许朝阳,“你真的不会不要我?”
  “不会。”许朝阳举起一只手保证,“要不咱俩拉钩。”
  沈洛真的郑重其事地与许朝阳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拉完钩沈洛开心地笑着扑到许朝阳怀里。
  许朝阳带沈洛吃了晚饭。还好沈洛学校中午提供午餐,不然许朝阳的罪过可就大了,许朝阳想。
  
 
  ☆、发愤图强
 
  回到家,许朝阳给了沈洛一把家门钥匙和一些零钱,还给他写了家庭地址。“以后我如果到点没来接你你就自己打车回来,把地址给出租车司机叔叔看就行了。”那时还没有拐卖小孩什么的,人也大多本分,所以那时的孩子放学自己回家根本不担心被坏人带走。
  因为根本没打扫屋子,所以沈洛仍与许朝阳睡在一个屋里。
  虽发生了这一次,但许朝阳也根本没长记性,出去一玩转头就忘了,还好给了沈洛钥匙,许朝阳回来晚了,就看见他已经回来了。
  又持续了近一周,一天许朝阳又玩得很晚回来,他其实不是那么喜欢玩,只是在外面还多人在一起给了他一个热闹欢乐的虚假氛围,让他感觉他不是一个人,疯玩了两年,什么没玩过,什么没见过,那些早就玩腻了,早已没什么东西可以吸引他了,他甚至早已感觉无聊,但他却害怕一个人呆着时的孤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